经得一番风霜苦,终得梅花溢清香——著名演员杜奕衡风雨演艺路

云南壹家居2019-01-10 15:13:26

   

       2014年年底,徐克电影《智取威虎山》纵横各大院线,抢占票房鳌头,观众们在感受徐大导大手笔、大场面的同时,也对片中大反派“栾平”一角记忆深刻,认为这个人物塑造得十分成功,演员刻画人物非常准确:坏得彻底、坏得真实,甚至坏得有点让人同情。而“栾平”这个大坏蛋的扮演者,就是本期“文化名流”主人公——著名影视演员杜奕衡。

        从为张学友、张国荣的演唱会伴舞,到自己出专辑做歌手;从《见龙卸甲》、《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等电影中的武行,再到《让子弹飞》中的“麻匪老四”,《龙门飞甲》中的大反派“继学勇”,《智取威虎山》中的反一号“小炉匠栾平”——杜奕衡的从艺之路、成长轨迹,正是中国艺人生存、成长的缩影。他的坎坷艺途,让人们知晓了艺人的光鲜外表之下,要经历太多的艰辛磨难;而他所取得的成就,更书写了一个娱乐圈励志哥的奋斗传奇。

偶然之遇,“乖孩子”做了舞蹈演员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杜奕衡出生于四川成都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由于家里孩子多,父母收入也不高,因此杜奕衡从小就很懂事,每个月的零花钱才一块钱,而且学习成绩一直不错,是班里的三好学生。小时候的他,心中梦想就是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让父母过上安逸幸福的日子。对于自己后来所从事的演艺事业,当时他简直是做梦也不曾想过的。因为在当时,那些从小就被按照未来的歌唱家、舞蹈家、画家来培养的孩子,一般都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而家境一般的杜奕衡,从来都没想过自己长大了要当演员。但一个偶然的机会,却打破了他只想长大了考大学找好工作的梦想,也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在杜奕衡上初中二年级那年,有次跟着姐姐去杜甫草堂纪念馆玩。进入草堂之后,发现有个地方围着一群人,不知在做什么。于是姐弟二人就跑过去看热闹。走近一看,原来是四川电视台下属的“金熊猫艺术团”在招舞蹈演员,应试者在那面试。看了一会,姐姐就拉着杜奕衡走到一边说:“我看这些人的体型相貌还不如你,要不你去试试看!”原来,当时的杜奕衡,虽然只有十四五岁,身高却已接近一米七,而且体型骨骼匀称,人长得也精神。

虽然从来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不知舞蹈为何物,但由于当时年纪小,杜奕衡觉得还是比较好玩,于是在姐姐的鼓励下,回家后就去找朋友借了一双舞蹈鞋,第二天又跑到杜甫草堂去面试了。到了招聘处之后,老师问他学过没有,杜奕衡如实回答说没有。但老师见他体型身高还可以,就示范了踢腿、下腰等几个动作让他照着做一遍。令人惊奇的是,看了老师示范之后,杜奕衡模仿得非常好,动作非常标准,感觉非常到位。用老师后来告诉他的话说,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就这样,杜奕衡很顺利地被“金熊猫艺术团”招收,做了一名舞蹈演员。进入艺术团的杜奕衡,经过短期训练之后,就迅速进入状态在团里担任群舞演员。一开始的时候,杜奕衡是被安排在群舞队的最后一排,有时候父母来看他演出,都瞧不见他在哪儿。后来,为了让父母能在演出中看到自己,杜奕衡不断努力、刻苦练功,终于从群舞队的最后一排,被调到了第一排。这样一来,父母再来看演出,一眼就能看到他了。


 在“金熊猫艺术团”跳了几年舞之后,又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杜奕衡进入了当时四川的重量级歌舞团——成都市歌舞团。那年,成都市歌舞团招收演员,杜奕衡陪自己团里的一个女演员去应试。当女演员在面试的时候,杜奕衡就在考场外的过道上等她。就在这时,一个老师(杜奕衡后来才知道,这个老师就是当时成都市歌舞团的王显德团长)从考场走出来抽烟,看到杜奕衡了,就问他是做什么的,杜奕衡说自己也是舞蹈演员,是陪朋友来考试的。那老师就说:“要不你也进来试试吧!”杜奕衡也就抱着无所谓的心态,根据老师的要求,跳了一段舞。过了一段时间,当杜奕衡已经忘记这事的时候,忽然接到了成都市歌舞团的电话:“你来我们歌舞团上班吧!”刚进入成都市歌舞团,杜奕衡就赶上团里正在排舞剧《红梅赞》,杜奕衡也加入了剧组,扮演一名革命青年,并随这个舞剧参加了全国舞剧比赛,获得了好成绩。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杜奕衡在成都市歌舞团发展得非常好,成都的一些大型晚会,他都经常参加,在业界也有了一定名气。杜奕衡还是成都第一批跳现代舞的那批舞蹈演员之一。当时,从港台传入内地的霹雳舞,很多演员视为不健康的舞蹈,但杜奕衡他们却做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结果大受欢迎,在业界引起很大反响。

舞技出众,成为张学友演唱会核心伴舞

        成都市歌舞团的工作,让杜奕衡感到很满足:除了上班、跳舞,就是回家和父母在一起。孝顺的他,发了工资,挣了外快都把钱交给父母,自己再从父母那里领取每个月的零花钱。那段时间,他觉得自己过得很单纯、很充实、很快乐。原本想着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但一场全国范围内的舞蹈演员选拔,让杜奕衡从较为单纯稳定的地方演艺界,进入了充满坎坷和变数的全国娱乐圈。

        那是在1995年,当时炙手可热的香港天王巨星张国荣、张学友,因为要在内地开巡回演唱会,需要在全国招聘100位演唱会的伴舞演员。两位天王所在的经纪公司,著名经纪人陈淑芬创办的天星文化娱乐公司,也到成都来招聘了。当时作为张学友歌迷的杜奕衡,也去报名应试,而且很幸运地被招收了。


1996年底,杜奕衡他们这100位从全国招募来的舞蹈演员,被带往北京进行集中排练,而这一排就是半年多。半年之后,天星娱乐又决定从这100位舞蹈演员中,留下三十多位,作为最终参加张学友个人巡演的伴舞。凭着良好的舞技和帅气的形象,杜奕衡再次成为这三十多位幸运者之一。

被确定担任两位天王演唱会的伴舞之后,就在当年年底,杜奕衡他们就随着张学友,开始在全国各地进行巡回演出。演出的效果令陈淑芬感到非常满意,她很高兴地对人说:“这批伴舞演员的素质都很不错,他们的专业水准不亚于香港的舞蹈演员,干脆以后跟他们长期合作吧!”于是,这三十多位伴舞演员,又都跟天星文化娱乐公司签约,成为了张学友演唱会的固定伴舞演员。

才华横溢,转战歌坛却经历艺途“最低谷”

        由于为张学友伴舞的出色表现,杜奕衡过硬的专业素质和良好的为人,逐渐被演艺圈所认可,他的演出机会也越来越多,许多歌手点名要他伴舞,许多演出机构也让他组织舞蹈演出。那几年里,最让杜奕衡难忘的演出,就是1997年参加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庆祝香港回归”大型演出。在那次演出中,杜奕衡不仅自己有一段舞蹈表演,而且还为白雪、戴娆、李丽珍的歌唱节目进行伴舞。杜奕衡说:“不是因为给那些明星伴舞了就觉得很了不起,而是因为在祖国团圆的盛世盛典上,在国人扬眉吐气的历史时刻,我亲身参与了,因此我感到很自豪,很荣幸!”


       在长期的合作中,杜奕衡的勤勉踏实、忠厚坦诚,让陈淑芬夫妇看在眼里,并打算栽培和包装他。于是在1998年左右,天星娱乐决定从为张学友伴舞的这三十多个演员中,挑选出五个,作为歌手进行培养,杜奕衡再次脱颖而出,与海鸣威、刘骏等五个演员被选中。选中之后,陈淑芬把五人带到张学友那里说:“学友,听听这五个小孩唱歌,看有没有做歌手的潜质?”这是杜奕衡第一次唱歌,而且是在歌神张学友面前,虽然有点紧张,但也算是基本完成了。张学友对他们五人的评价都很高,认为是可以培养的,并表示以后自己可以指点他们。就这样,杜奕衡就一边跳舞,一边学习歌唱技巧。

       1998年前后,杜奕衡参加了一个在海南三亚举行的演唱会,并在陈淑芬的鼓励下,上台唱了一首《饿狼的传说》,这是杜奕衡第一次以歌手的身份演出。唱歌时,杜奕衡虽然有点紧张,腿也一直在哆嗦,但演出效果却还不错。这次演出,让公司高层觉得杜奕衡形象不错,是可以往唱歌这方面培养,于是专门为他推出了两首单曲,一首是比较有气势的《中华魂》,一首是比较抒情的《你不懂爱自己》。其中的《中华魂》还在黄河拍摄了气势雄壮的MTV。此后的几年中,杜奕衡还是继续为张学友担任伴舞,但也受邀去唱歌。当有人请杜奕衡唱歌的时候,他就带着和自己一道为张学友伴舞的同伴们为自己伴舞。


        考虑到舞蹈是吃“青春饭”的,艺术生命较短,在唱了一些歌,并受到较好评价之后的杜奕衡,在给自己的未来定位进行选择时,开始正式考虑走专业歌手的道路。2003年,杜奕衡借了85万元钱,加上自己的积蓄15万,一共筹资100万元,请了亚洲顶级的制作人、词曲作家,着手打造自己的个人歌唱专辑《一滴泪》。但是由于当时团队的判断失误,杜奕衡专辑的曲风未能跟上当时时代潮流,且由于资金问题宣传力度不够,导致《一滴泪》专辑卖得相当不好,歌曲传唱度也很低。这样的现实,不仅让杜奕衡的歌星梦彻底破灭,更让他一无所有还欠了85万元外债。

 那段时间,是杜奕衡人生事业的最低谷:唱歌这条路眼看走不通了,跳舞也不行——大家都知道他转行做歌手了,也就不再请他跳舞了。那个时候,杜奕衡演出很少,常常一个人在家发呆,不知道该干什么……他甚至想回老家成都,去做个小生意算了。

“绝处逢生”,幸遇贵人徐克、洪金宝

 正当杜奕衡对自己的事业心灰意冷的时候,一个偶然的电话,却让他的演艺生涯出现重大转机。那是在2006年的下半年,由于此前杜奕衡曾客串过电视剧《康熙微服私访记》,有一定影视表演经验,且又是舞蹈演员出身,于是电影《见龙卸甲》剧组邀请他加盟,担任戏中武行。得知这部电影是由著名导演李仁港执导,洪金宝、刘德华等主演后,杜奕衡心里很兴奋。他想:“做武行虽然无法在电影中抛头露面,但是能够跟这些大导演、名演员合作,能开阔自己的眼界,学到很多东西,况且我现在已经前途渺茫,说不定通过这次‘触电’,兴许能走上影视表演的道路!”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杜奕衡很愉快地接受邀请,加盟《见龙卸甲》剧组。这是他第一次拍电影,从无大银幕拍摄经验的杜奕衡,一开始时觉得很好玩、很兴奋。但很快,电影拍摄的艰难辛苦,让他认识到,一部好电影的诞生,需要太多的人付出太多的辛苦、劳累、折磨……进组之后,杜奕衡就开始在洪金宝的“洪家班”武术班底的教导下,进行了三个月的武打、马术等基础训练。期间,杜奕衡天天练习骑乘没有马鞍的马匹,常常是被摔下马来,又爬上去继续骑,一天下来浑身没有一处不疼。由于长期骑马,他大腿上的皮整块的都被磨掉,痛楚难忍,每天都得靠喷云南白药止痛。杜奕衡说:“那时我晚上睡觉是不能翻身的,因为浑身上下都是痛的,一翻身就会碰到痛点,一下就疼醒了!”


        三个月的“魔鬼式”训练终究没有白费,电影正式开拍后,杜奕衡的拍摄始终非常顺利。由于他把这次“触电”当作自己演艺事业“绝处逢生”的转折点,工作起来格外卖力,用一种“豁出去”的状态来面对每天的拍摄。在拍打戏的时候,他经常受伤、流血,但始终保持着激昂的工作状态。这一切,让包括导演、主演在内的所有剧组人员看在眼里,都对他的敬业精神非常敬佩。一次拍摄剧中“长坂坡”那场戏时,在与演对手戏的演员的对打中,杜奕衡手上的皮被打掉了,鲜血直留,可他毫不在乎、继续开打。面对此情,导演李仁港感动了,他从监视器后跑过来叫停拍摄,亲自为杜奕衡包扎伤口,并让他休息一会。

         后来这部电影上映之时,杜奕衡一个人去了电影院。当看到自己在大银幕上的演出,他很自豪,也很欣慰,也坚定了走影视表演道路的信心。

《让子弹飞》,“麻匪老四”成就真正银幕处女作

首次触电之后的杜奕衡,开始陆续在一些电影里担任武行和动作演员,如《未来警察》、《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等。在这些影片中,虽然没能露脸,但杜奕衡吃苦耐劳、敢拼敢打的敬业精神,让许多导演对他很有好感,表示未来若有合适角色,会考虑让他“露露脸”。

说来也很巧,当杜奕衡已经转型做影视演员时,他的歌唱事业却出现了一个“小春天”——就在人生第一个银幕角色《让子弹飞》中的“麻匪老四”来临的前几个月,杜奕衡的单曲《不要连分手都骗我》,已经传播得十分火热,且商演不断。而他此时又刚刚发行了一首概括他的梦想与生命的励志单曲《热爱》。这首由中国著名创作人和音乐制作人龙军作词、作曲,由毕业于维多利亚音乐学院的世界级大师Blue编曲,刘欢御用吉他手山子演奏,马来西亚著名混音师叶进贤制作后期的摇滚作品一经推出,就在业界引起不小震动。首先,《热爱》被选为中国首部网络情景剧《找茶里边请》的主题曲,接着,广东电视台与亚洲热歌榜表示要合颁一个奖项给杜奕衡。亚洲热歌榜负责人黄总说:“广东电视台台长每天循环播放《热爱》,说很给力,一定要把奖项颁给这样的好作品!”


虽然歌唱事业有所起色,但此时的杜奕衡已经片约不断,不得不把重心往影视上倾斜。后来,杜奕衡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对艺术执着坚守的信念,更赢得了大导演姜文、徐克的青睐,在《让子弹飞》中出演麻匪老四,在《龙门飞甲》中出演大反派继学勇等重要角色。

        谈到和姜文的合作,杜奕衡说完全是一种偶然,或者是运气。那是在2009年的下半年,杜奕衡的一个名叫魏一博的朋友,正好在姜文筹拍的电影《让子弹飞》中担任演员副导演。当时《让子弹飞》中“麻匪老四”一角的扮演者迟迟没有定下来,魏一博推荐了几个演员,但姜文都不满意。后来,魏一博就把杜奕衡的一张照片给姜文看了,说:“您看这个人怎么样?”姜文拿起照片仔细看了一会说:“有点意思,你让他明天来当面看一下!”

         就在这天深夜,已经上床睡觉的杜奕衡突然接到了魏一博的电话说:“姜导有个新戏,里面有个重要角色,想请你来试一下!”杜奕衡一听是姜文找自己拍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声对魏一博说:“你别开玩笑了,拿我开心吧?”在魏一博的再三肯定下,杜奕衡才相信这个事儿确实是真的。在答应第二天会准时赶过去见姜文之后,杜奕衡兴奋得几乎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本来跟魏一博约定的是十点见面,杜奕衡九点就赶到了约定地点——北京怀柔的一个马场,《让子弹飞》正在那里搭景。可是已经快十一点的时候,姜文还没有出现,杜奕衡就有点着急了。因为就在当天中午,杜奕衡还要应邀参加中央电视台《开心辞典》的录制。最后,在焦急的等待中,姜文终于出现了,可那时已将近中午。姜文对杜奕衡很客气,问他拍过戏没,会骑马不?杜奕衡老老实实地说自己只做过武行,但是骑马、动作戏这些完全没有问题。姜文表示这些没有关系,可以慢慢学。简单交流过后,姜文便说:“中午一起吃饭,然后骑骑马看看!”面对大导演的邀请,杜奕衡在心里激烈地斗争了一下,然后却脱口而出说:“我今天中午要录中央台的《开心辞典》,要先走了!”而姜文也很爽快地说:“有事你就先去忙你的吧!”

姜文葛优:“老四杜奕衡,我看行!”

       在回来的路上,杜奕衡心想:“这下肯定没戏了!人家这么大一个导演约见我,我却说自己有事要先走!”带着“肯定没戏”的心情,杜奕衡顺利地录完了《开心辞典》。然后到下午和晚上,也没见魏一博那里来电话,这更让杜奕衡彻底死心了。可是到了当天半夜一点钟左右的时候,魏一博的电话来了:“制片主任叫我通知你,明天再来一下剧组。”这通电话,让杜奕衡对自己能上姜文电影的已成死灰的希望,又再度复燃,当然又让他激动得一夜没睡好觉。

       第二天一早,杜奕衡早早来到剧组,但是一直等到下午,姜文仍然没有出现,只是制片主任叫人过来给杜奕衡拍了几张照片。照片拍完后又等到下午六点,导演依然没到。后来杜奕衡就回去了。回家之后,杜奕衡感到很沮丧,他觉得这次没见到姜文,肯定不会再有下一次机会了,于是就彻底死心,不去想这事了。可戏剧性的一幕又再度发生:还是半夜时分,演员副导演魏一博又打来电话:“你明天可以进组了,导演说的。”又是一个不眠夜……



        接下来,杜奕衡带着激动忐忑的心情,进了《让子弹飞》剧组,和扮演“黄四郎”的周润发,扮演“汤师爷”的葛优一起拍戏,并近距离地感受和观摩他们在刻画人物时的精湛表演和娴熟驾驭。《让子弹飞》一剧中,杜奕衡扮演的“麻匪老四”和姜文扮演的“张麻子”是拜把子兄弟,而在戏外,姜文也向对待自己兄弟一样,对杜奕衡的表演进行指点、帮助。杜奕衡说:“有人说姜文很大牌、很霸气,这是不准确的。霸气也许是有的,那是因为他肚子里有学问,让他有气场,让人尊敬,所以霸气。但大牌是没有的,相反他对人很客气、很直爽,只要你把工作做好,他绝不会为难你。”

        拍摄过程中,杜奕衡一贯的勤奋好学、踏实拼搏,让包括姜文、周润发、葛优在内的整个剧组人员对他都非常喜欢,都鼓励他好好做,一定会有希望的。在《让子弹飞》的杀青庆功宴上,葛优还开玩笑地给杜奕衡写了个纸条:“杜奕衡,我看行!”而姜文也给他写了一句:“老四,我看也行!”那天,平时不喝酒的姜文,也跟杜奕衡他们一起开怀畅饮了几杯!

 《让子弹飞》上映之后,杜奕衡的戏份虽然不多,但观众们却对这个长相英俊又匪气十足的“麻匪老四”印象深刻,对他的表演赞赏有加。

《龙门飞甲》,三次“毁容”成就性格反派演员

 杜奕衡塑造的第二个银幕角色,就是徐克执导的电影《龙门飞甲》中的继学勇。在这部影片中,通过三次“毁容”式的蜕变,杜奕衡把这个电影中的大反派,塑造得狠毒中充满邪气,跋扈中不失勇敢,对对手心狠手辣,对主人绝对忠诚。影片中的继学勇最终惨死沙漠,但在继学勇被杀之后,观众却没有一般影视作品中坏人终于受死的那种快意感,而是情绪复杂的唏嘘不已。

谈到结缘《龙门飞甲》,杜奕衡说,那是因为自己在此前做徐克电影的武行时,给徐导留下了较好的印象,因此在筹拍《龙门飞甲》这部电影时,就想到了他。进组之后,针对继学勇这个片中的重要反派人物,徐克曾经三次对杜奕衡的形象进行设计和改造。


 一开始的时候,杜奕衡扮演的继学勇是个白白净净的东厂公公,但徐克觉得人物太帅了,要狠辣一点。于是就跟他商量:“我想让你刮光头可以吗?”杜奕衡表示没有问题,就刮成光头了,这样看起来稍微凶狠一点了。又过了几天,徐克又对他说:“我想让这个人物更邪气一点,把你的眉毛剃掉怎么样?”杜奕衡二话不说,听从导演的安排,光头没眉毛的继学勇果然更显得阴骘毒辣。再后来,随着剧情的发展,徐克又来和杜奕衡商量说:“我想在你的脸上加一条伤疤怎么样?”杜奕衡依然尊重导演的意见。心想:“反正都这样了,也不在乎多条伤疤。”就这样,在《龙门飞甲》的后半部,杜奕衡所扮演的继学勇光头、无眉,脸上还有一个大疤痕,显得更加阴森可怖、杀气逼人。影片一经上映,杜奕衡塑造的这个角色,一下就让观众记忆深刻。

不惧生死,演艺圈的真英雄、硬汉子

        在多年的从业生涯中,杜奕衡始终非常敬业、守约,只要答应了的工作,他都会全身心地投入,哪怕是面临危险、出现意外,都毫不在乎。

        在拍摄电影《龙门飞甲》期间,有一次在北京的一渡峡谷,要拍摄一场杜奕衡和周迅在一个五层楼高的木架子上对打的戏。那天天气很冷,在零下十多度。正当两人打得起劲的时候,那个五层楼高的木架子突然晃动起来,支撑木架子的柱子也倒了好几根。站在下面的剧组所有人都赶紧跑过来,从下面抱紧支撑木架子的柱子。而当天现场因为只有一个威亚,杜奕衡就让给演对手戏的女演员了。没有威亚的保护,万一架子垮塌,后果不堪设想。这时,导演徐克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朝杜奕衡喊道:“行不行?不行赶紧下来!”杜奕衡一想:“剧组一天的花销高达三十多万,这一停下,这一天就算白费了,不能因为自己让剧组蒙受损失。”于是就硬着头皮朝徐克说:“没有问题,你们拍快点就是了!”好在有众多剧组人员紧抱木架子下面的立柱,所以直到这场戏拍摄完毕,架子也没倒,杜奕衡也总算安全地从半空下到地面。下来之后,剧组人员都过来和他拥抱,向他竖大拇指!


杜奕衡这种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其实自他出道以来,就一直坚持、遵循着。早在2003年左右,杜奕衡还在做歌手的时候,就出现过自己出了车祸,还依然坚持赴约演出的感人事迹。那一年,杜奕衡受邀赴安徽黄山参加一场演出,在奔赴演出的途中出了车祸。杜奕衡的右边脸和眉骨被碰了一个大大的口子,差一毫米就伤到眼球了,衣服裤子上全是血,当即被送往医院救治:眉骨缝了11针,脸颊缝了9针。缝针过程中,杜奕衡对医生说:“你尽管给我多用点消炎药,让我的脸别在明天的演出中太肿就行。”

在第二天的演出现场,当主办方得知杜奕衡遭遇车祸,都以为他肯定无法参加演出的时候,右眼头缠纱布的杜奕衡却如约登场献歌了。而由于唱得太投入、太使劲,他的伤口开始渗血、滴血……杜奕衡的这种不怕死、不怕苦的敬业精神让观众再也忍不住了——包括歌迷、主办地方领导在内的所有观众,几乎是在抽泣中欣赏完了他的演出。

《智取威虎山》,“小炉匠栾平”红遍全国

   2014年年底,随着徐克导演的3D大片《智取威虎山》的上映,剧中由杜奕衡塑造的大反派“小炉匠”栾平,再次获得巨大成功,让他的演艺事业达到一个新高峰。人们纷纷议论:“这个人物演得太鲜活了,坏得合理!”“这个角色刻画得简直入木三分!”而谈到参演《智取威虎山》,接演“栾平”这一角色,杜奕衡说:“对于一个演员来说,一个好的角色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与‘栾平’便是如此。”

    《智取威虎山》一剧,是由博纳影业总裁于东和大导演徐克联手推出的作品。在开始选演员的时候,电影筹备组原本打算让杜奕衡饰演剧中“男二号”少剑波,后来定妆拍照时,在试完少剑波的妆之后,徐克忽然对杜奕衡说:“你要不要再试下栾平的妆?”杜奕衡一听,就心中一动,因为他明白,少剑波虽然是“男二号”,但在剧中是那种四平八稳的角色,在表演上很难发挥和展示,而栾平却是一个可以挑战演技,发挥演员潜力的角色。于是当即很愉快地就去试栾平的妆了。


 试妆、定妆、拍照之后,杜奕衡还没有完全卸妆,制片主任就找到他说:“让你来演栾平,可以吗?”杜奕衡非常愉悦地说:“可以,非常可以!”在定下杜奕衡饰演栾平之后,很多人对他能否饰演好这个经典反派角色表示怀疑:“他能演好吗?”“他的形象气质好像和栾平相去甚远啊,能演出彩不哦?”在质疑声中,杜奕衡默默地开始做起了塑造栾平的准备工作:他把小说原著《林海雪原》中“智取威虎山”的桥段看了七八遍,认真揣摩作者是如何刻画栾平这个人物的;他买来现代京剧电影《智取威虎山》的光盘,仔细观摩京剧艺术家是如何表现栾平这一人物形象。

 经过长时间的观摩、体会、思考,杜奕衡对自己塑造栾平这一人物形象,有了一个基本的思路:“在保持原著精神的基础上,进行适当创新。京剧电影中对于栾平的塑造,由于时代环境的原因,显得奸诈而猥琐,是符号化、标志化的反面人物。而我是打算要让栾平更加生活化、人性化。应该是:在八路军面前他是低眉顺眼的,在同党面前又是飞扬跋扈的,在主子面前又是有点忠诚和讲义气的。这样一来,这个人物就立起来了,活起来了!”

        后来,杜奕衡果然按照自己的思路来塑造“栾平”,而演出之后的效果,也证明他对这一角色的理解是准确的、到位的。有影评人说:“与前人演栾平时,当栾平被枪毙后观众拍手称快的情形不同的是,杜奕衡饰演的栾平,在剧中被枪毙时,给人的感觉却是悲剧式的。让人觉得他既是个坏人,又觉得他死得冤枉。因此杜奕衡塑造的栾平这一角色,无疑是成功的,有他独到的领悟和处理方式。”


由于栾平这一艺术形象的成功塑造,一时让杜奕衡背上了“反派专业户”的包袱。很多影视剧都来找他演反派角色:电视剧《杜心五传奇》、《武神赵子龙》纷纷来找杜奕衡,出演剧中的“反一号”。而就在最近,话剧《银锭桥》剧组也找到杜奕衡,出演剧中重要角色。而对于自己从未涉足的话剧表演,杜奕衡一开始还有过犹豫,但制作人张丽峰说:“你一定行的!”经不住诱惑,杜奕衡就加入了剧组,而就在今年下半年,《银锭桥》在首都正式演出,引起社会强烈反响,杜奕衡扮演的叛逆青年阿齐,也再次获得了观众的认可。面对鲜花与掌声,杜奕衡在心底对自己说:“原来我还可以演话剧,嗯,不错!”

终身遗憾,对父母、家庭的无法弥补之痛

       谈到自己的家人,杜奕衡说,多年的演艺生涯,让自己欠妻子、欠孩子,特别是欠父亲、母亲太多太多,而有些亏欠,更成了他终生无法挽回的遗憾,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说到自己由于工作而分别错过了和父亲、母亲见最后一面时,这个坚毅的汉子忽然泪如泉涌、几度哽咽……

       中国古语常讲:父母在,不远游。可作为一个演员,杜奕衡却注定要常年在外奔波,与父母家人聚少离多,而更让他至今无法释怀的是,当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分别因为意外和病痛离世的时候,自己都因为工作不在身边,没能送父母最后一程!


        父亲的去世,是在20017月(待确认)。那段时间,杜奕衡正在黄河拍《中华魂》MTV 。就在MTV拍完杀青的那天,母亲突然打来电话说:“你的MTV拍完了吗?”杜奕衡说拍完了。然后母亲才哭着告诉他说:“你父亲昨天走了!”原来,就在此前的一天,杜奕衡的父亲骑自行上街时,被一辆疾驰的汽车撞倒,送医抢救无效死亡!而为了不影响杜奕衡拍MTV,母亲硬是没让姐姐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直到第二天,在确认杜奕衡MTV杀青时,母亲才将消息告诉她。听到这个消息,杜奕衡当场就蒙了,他不敢相信,才刚刚六十岁,一向身体很棒的父亲就这样走了。

        第二天,杜奕衡赶最早一班的飞机回到成都,在殡仪馆里,他看到躺在冰棺里的父亲:平时身高将近一米八的父亲,躺在那里显得是那样的瘦小、干瘪……杜奕衡当场失声痛哭、肝肠寸断。回忆起那凄凉的一幕,杜奕衡至今痛彻心扉、泪下如雨!


        父亲的突然离世,让杜奕衡切身体会到子欲养而亲不在的人生巨大悲痛,让他更加珍惜亲情,但演员的身份却让他无法时时陪伴家人,他只有用自己的一切努力,来让家人过得好一点。想到直到父亲去世的时候都没住过楼房,杜奕衡决定让母亲过得好一些。于是在2002年,杜奕衡用自己所有的积蓄,为母亲在成都买了一套别墅,并让自己的姐姐和母亲住在一起,陪伴母亲。而他也在逢年过节或者有空的时候,就回家看望母亲。本以为日子就这样持续下去,可是厄运却再次降临,母亲被查出患上了癌症!

        得知这个消息后的杜奕衡仰天长啸:“上天为何如此不公,要这么对我和我的家人!”悲痛过后,杜奕衡还是面对现实,不惜一切代价为母亲四处寻医问药。虽然如此,但母亲的病情还是一步步恶化了。2008年年底,当时杜奕衡正在参加电影《未来警察》的拍摄,当电影还有3天就要杀青,杜奕衡想着在杀青之后就马上回成都看望母亲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姐姐的电话:“老妈走了!”


          跟父亲去世时一样,杜奕衡又在工作,又没有在亲人的身边——同样的情形,类似的剧情,让杜奕衡再度崩溃!他哭着去找制片主任,说自己的状态实在无法坚持到电影杀青。制片主任再找到导演王晶,后来一致同意修改部分剧情,让杜奕衡回家料理母亲的后事。

        冰冷的殡仪馆,棺椁中母亲瘦小的身躯,数年前父亲去世的场景又再度上演,杜奕衡实在无法承受这至亲离世的打击,他伏在母亲的棺材上放声大哭……在母亲送去火化的时候,再度悲痛得不能自已的杜奕衡死死不让推着母亲的车子进火化间。最后,火葬场打破不让家属进火化间的惯例,特许杜奕衡一人进火化间,送母亲最后一程……

讲述上面和父母永别的这两段往事的时候,杜奕衡虽然在尽量控制情绪,但还是数度哽咽、泣不成声,几度中断访问。他说:“我此前很少跟人讲这些,只是我想把我的经历告诉大家,希望更多人更加珍惜亲情,珍惜和家人相处的每一天!此外,我也想告诉那些想从事演艺事业的年轻人们,在做出选择时一定要慎重,因为做艺人实在是太辛苦了,要牺牲很多幸福的东西:爱人、亲人、家庭,要承受比一般人要多得多的寂寞孤独、颠沛奔波,甚至石生离死别……”

沉淀积累,在传统文化中思考与修炼

        除了是个演员之外,杜奕衡还是一个传统文化艺术的“发烧友”:书法、绘画、刻印章、做紫砂壶、做木雕石雕样样在行。谈到自己为什么这么热爱传统文化艺术,杜奕衡说:“我其实是一个追求内心平静的人,而练习这些传统文化,正是让我在当代社会的喧嚣浮躁中,寻求内心平静,回归文化本源的最佳方式。”


        现在的杜奕衡,只要一有时间,都会坚持每天写书法、画国画,现在的他还是“国际影视明星书画院”的荣誉院长。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杜奕衡开始喜欢和在业余从事国画创作,却完全是在一种“偶然相遇、相见恨晚”的过程中实现的。那是在几年前,杜奕衡需要在网上搜索一些荷花的图片,在浏览网页的过程中,突然一幅传统水墨画的荷花图出现在他的眼前。杜奕衡一下子就觉得这种用国画形式表现出来的荷花图非常美,于是就又搜索了一些国画山水、花鸟图片。这一看,竟然停不下来:一幅幅精美、隽永的中国画,让杜奕衡的心静了,一下子觉得豁达高远、心旷神怡。从那以后,杜奕衡就喜欢上了国画,一有时间,就跑到一些画廊、古玩市场去把玩、欣赏。后来,杜奕衡就尝试着用水彩笔在普通白纸上画国画,画完之后,别人觉得还可以,于是就大受鼓励,继续画了下去。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觉得好玩,坚持一段时间之后,杜奕衡发觉自己已经离不开国画了,他开始买来真正的国画颜料,在宣纸上作画。虽然没有绘画基础,且由于工作关系,很难有时间和专业画家学习交流,但杜奕衡凭着自己的执着和天赋,画出了让人惊叹的画作。他说:“我不在乎我的画是好是坏,只要能让我的心静下来,陶冶我的情操就好了。我自己喜欢,我的朋友喜欢就行了!”

        杜奕衡说,传统文化对自己的表演艺术也是有很大帮助的,比如在演一些历史人物、文化人物的时候,就比较容易找到那种感觉,如果在剧中需要写字作画,自己就可以写写画画,都不需要找“手替”了。而最近,杜奕衡更把自己回话艺术和慈善事业结合起来,在一些慈善活动中,他除了现场表演之外,还可以把自己的书画作品拿出来义卖,再把所得款项用于公益慈善,这就比单纯的参加活动有意义多了。

热心慈善,做公益放弃为金鸡百花颁奖

        自出道以来,杜奕衡除了演戏之外,参加的最多的就是慈善公益活动。为了慈善公益活动,他不惜放弃商业演出和重要奖项的颁奖盛典。


       2015年的916日至919日,杜奕衡和摇滚歌王刘斯远,星光大道冠军唐媛、康师傅、胡小宝等艺人,参加了由云南省丽江市永胜县委宣传部、云南昆明大商会实力建材联盟、云南《壹家居》杂志等共同发起主办的“明星爱心慈善义演义卖”系列活动。杜奕衡亲自驱车近千公里,深入云南丽江永胜县东山乡和丽江古城进行慈善慰问演出,并看望当地贫困儿童,送去爱心物资。而就在这次活动期间,恰逢第30届中国电影金鸡百奖在吉林举办,而杜奕衡参演的电影《3D智取威虎山》荣获最佳导演奖、最佳剪辑、影帝三项大奖。而此次电影节,杜奕衡也受邀担任颁奖嘉宾,但为了这次慈善行动,杜奕衡放弃了担任金鸡百花奖颁奖嘉宾的机会。

        对于自己为什么甘愿放弃颁奖机会而来坚持公益慈善,杜奕衡说:“我觉得做慈善就是对我的心里洗礼。每次做慈善,我都是抱着感悟、反思的心态去参加的。为什么说感悟反思,就是我们要通过做慈善公益事业,切身感受那些不容易、不发达的地区和人们,从而去反思我们在平时安逸生活中的那些浪费、不珍惜的行为。”

        而就在201510月底,一场以公益助学为主题,汇聚众多明星及企业的“首届光年盛典”活动在北京隆重举行。而杜奕衡由于在公益慈善领域的突出贡献,而被授予公益大使奖的荣誉。对此,杜奕衡说,今后,只要有机会、有时间,还会继续把公益慈善坚持下去,无论是政府行为的,协会行为的,企业行为的,个人行为的,只要是真正的慈善公益,自己都将热心参加,为公益慈善事业风险自己的一份力量。

未来梦想,拍一部充满大爱的电影

        随着演出经验的不断积累,表演功底日益深厚,杜奕衡不单在电影领域,在电视剧、话剧领域也有颇多建树。陆续在《隋唐演义》、《傻儿传奇》、《利箭纵横》等电视剧中饰演重要角色。而他在《隋唐演义》中扮演的运筹帷幄、儒雅睿智的“徐茂公”一角更是给广大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据说广电总局在审查该剧时也说:“这个‘徐茂公’演得好!”

        经过多年打拼,虽然现在的杜奕衡在影视表演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他对自己的未来仍然充满了许多的期待和梦想。他说,还期待自己再出几部好的代表作品,再多塑造几个自己喜欢的银幕和荧屏角色。

从艺多年,杜奕衡对艺术的理解是,做事先做人。他说:“艺术是永无止境的,但首先要把人做好,如果做人有问题,艺术也好不到哪里去。”而对于艺术道路的艰辛,杜奕衡也觉得:“艺术道路是极其艰难的,不要去想自己能够走多远,但每一步都要走稳,要坚持,不要倒下,就一定能够到达自己向往的艺术追求!”

从艺至今,杜奕衡说自己能有今天,要感谢太多的前辈、“贵人”、朋友,他常常说:“人要知足、感恩,不要老是心怀抱怨。生活已经给你太多,如果你还去常常抱怨,那就不好了!”

       但对于当下年轻人追求明星梦的现象,杜奕衡也忠告说:“梦想可以有,但不要有太多的幻想。期望不要太高,要一切随缘、尽力就好!努力和勤奋是必须的,只要努力了,结果肯定不会坏,如果坏也是暂时的!”

       除此之外,他还想尝试做导演,自己拍一部自己理想中的电影。对于这部自己梦想中的电影,杜奕衡说:“这将是一部充满大爱的电影。里面将会以关爱人类、关爱社会、关爱环境、关爱野生动物为主题,唤起人们对自己所处环境的忧患意识。里面还有关于人性回归、爱心回归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