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心养德(51)||《尚书·皋陶谟》中,皋陶说,人的德行有9种,谓之“九德”.

飞鸿踏雪水云间2021-01-11 15:30:05





《尚书·皋陶谟》中,皋陶说,人的德行有9种。

曰:“宽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强而义。”

皋陶,是与尧舜齐名的上古圣人,他指出这9德,本意是为国家选用贤才。

但皋陶所说,对我们的每个人也有醍醐灌顶之效。

或许我们平时会想不明白:

为什么我明明“很好”,却没有被大家喜欢、尊重?

为什么我明明做得“正确”,却没有被他人肯定?

答案就在皋陶的话里。



  • 宽而栗——宽仁,而又严肃;不沦为没有原则。

《红楼梦》中的贾母,对贾宝玉是心头肉一般,十分宠溺、宽纵。

但在五十六回中,却也对来拜会的甄家人说:

“你我这样人家的孩子们,凭他们有什么刁钻古怪的毛病儿,见了外人,必是要还出正经礼数来的。若他不还正经礼数,也断容不得他刁钻去了。”

平时的疼爱、宽纵,是对宝玉的宽仁。

作为贵族公子,见人要有合乎身份的礼数,是对宝玉的严肃。

皋陶说,“宽而栗”。“宽”即宽仁,“栗”即严肃。

虽宽仁,但该严肃的事一定严肃,该有原则时定有原则,该讲道理时定讲道理。

可能有时我们会纳闷:“啊,为什么我这样宽容,却没得到下属的心,反而很难开展工作?”

也许你的宽容,有些“没有原则”了,导致工作中没有规矩、规范。

可能有时我们会纳闷:“啊,为什么我这样宽容,他/她却没有更爱我?”

也许你的宽容,有些“没有原则”了,导致你们之间没有是非对错,对方称霸称王。

《格言联璧》中说:“宽厚者,毋使人有所恃。”

宽仁的人,不能让人有恃无恐。

宽仁,要用严肃来中和。




  • 柔而立——性情温和,又有主见;不论为没有自我。

胡适推广白话文时,受到许多文言文坚定卫道者的反对,甚至谩骂。

其中一位,便是著名国学大师黄侃。

他曾骂胡适说,“你口口声声要推广白话文,未必出于真心。如果你身体力行的话,名字不应该叫胡适,应称为‘往哪里去’。”

胡适哭笑不得。

这仍算骂得轻。且黄侃不仅当面骂,上课时也骂。

胡适先生不与他计较,从不说什么。这是他的温和。

但种种指责并不影响他倡导白话文的行动。

这是他的主见,与温和的性情是两回事。

这便是皋陶所说的,“柔而立”。

性情温和,是对他人的一种尊重,一种为人处世的修养,一种无分别的博爱之心。

但这“温和”,却应建立在有自我、有主见的基础上。

性格过于温和的人,可能会一味顺应他人,容易沦为好好先生,毫无自我。

这并不会被人喜爱,也很难被尊重,很难成事。




  • 愿而恭——小心谨慎,而又庄重;不沦为胆小怕事。

小心谨慎,是为人处世、建功立业最为需要的品性之一。

《诗经·小雅·小旻》中也曾说,在世上行走,要“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但若谨慎过头,容易沦为胆小怕事,怯懦无为。

这对生活与工作,乃至整个人生,都非常不利。

司马迁有个女婿,叫杨敞。

最初因谨言慎行受大将军霍光赏识,做了军司马,一路升职。

后来,车骑将军打算谋反,有个叫燕仓的知道了,告诉杨敞。

杨敞谨慎、害怕,不知如何是好,装病卧床在家。

燕仓又将谋反之事告诉谏大夫杜延年,杜向皇帝告发,燕、杜两人都因此封了候。

杨敞自然没份。且明知谋反却不告发,甚至获罪。

小心谨慎,是做事稳妥周全,不轻易踏出一步。

但若有势在必行之事,也应大胆去做。

皋陶说,“愿而恭”。“愿”是小心谨慎,“恭”是庄重。

小心谨慎,要用庄重来中和,应当能理智地思考、分析问题,能面对、能解决事情。




  • 乱而敬——有才干,又办事认真;不沦为骄矜、马虎。

无论是过去各朝各代的经世治国,还是如今大大小小的企业经营,都需要人才。

但有才干的人,要做事认真,这“才干”才算数。

若仗着有才,便骄矜、马虎,这样的“高才”,往往不如一个踏实做事的普通人。

明朝朱元璋在建国之初,常从太学中选用人才,先派去抄写朝廷公文。 

一次,却见这些才子或因自持才高,工作极不认真,嬉笑喧闹。

但有一人与众不同,正襟危坐,一心做事。走进一瞧,字体也一丝不苟。

这个人名叫夏元吉,后被提拔为户部侍郎。

夏元吉做到户部尚书时,还常把府库、田赋资料做成条子,随身携带,以核实、记忆。

皋陶说,“乱而敬”。

“乱”,是有才干;“敬”,便是“执事敬”,事事敬慎认真。

可能有时我们会纳闷:“啊,为什么我这样有才干,却没得到重用?”

也许,是你的工作态度,有些骄矜或马虎了。



  • 扰而毅——能听取意见,而又果断;不被外在意见扰乱。

刘邦,是个十分能听取意见的人。

汉四年,刘邦被楚军围在了荥阳,要韩信来救。

韩信却让使者送信说,自己想做齐国的代理国王。

刘邦一看,破口大骂,“我盼你来救,你却想自立为王?”

但张良、陈平暗踩他脚,低声暗示,此时还指望韩信来救,不可得罪。

刘邦立即明白,继续大骂,“做什么代理国王,要做就做真王!”

皋陶说,“扰而毅”。

“扰”是柔顺,指能听取意见;“毅”,是果断。

刘邦听取张、陈的意见,这是他的“扰”。

能立时辨别这意见的好坏,登时改口,这是他的“毅”。

善于听取意见,能匡正自己的错误,能得到群策群力的良谋。

但这要求你自己,必须心明如镜。

如《格言联璧》所说,“处事要精中有果”。

做事,要精明而果断。

不能一件小事问遍了朋友圈,到最后还是不知如何是好。

甚至,还被众人各不相同的说法,更扰乱了心。



  • 直而温——正直,而又温和;不沦为过于刚硬。

人最难得的,是一身正气。

但若正直到刚硬的程度,就不适宜。

海瑞,是大明朝的清官,名垂青史。

他曾买了棺材冒死劝谏,指责嘉靖皇帝沉迷巫术,生活奢靡,不理朝政。

他正直廉洁,仇视贪官污吏,做起事来刚硬至极,只讲道德、法律,不近人情。

他在巡抚应天时,大力打压官绅势力,连曾救他一命的前首辅徐阶也不放过。

他向万历皇帝进言,凡贪赃八十贯以上的官员,都要处以“剥皮实草”的极刑。

许多人说,海瑞虽一心为民,但行事太过刚强。

张居正任内阁首辅时,也一直没重用海瑞。

原因之一,是海瑞刚直过度的性格,让他难容于整个官场,像颗定时炸弹。

人在社会中生存,从不是一心正直就可。

既要会做事,也要会做人。

不会做人,太刚强,会伤了别人,反过来也会伤害自己。

生活中,即使旁人有错,也可用温和的态度指出,用温和的方式解决。

正直过度,像一把机关枪的人,在哪里都难受欢迎。



  • 简而廉——具大略而能务实;能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

国内有位著名新闻史学家,方汉奇,被誉为该学界的“泰山北斗”。

但,他事业的起点是什么?

是集报。搜集一份一份的报纸。

方汉奇先生是国内第一代新闻史学者,几乎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据说,他搜集的报纸原件,最多时,有3000多种,5000余份。

要成就一种行业内首屈一指的专家,背后下的,是一点一滴的琐碎功夫。

这样的耐烦,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可能有时我们会纳闷:“啊,为什么我明明胸有大志,却还是一事无成?”

也许是因为,我们心比天高,却从未开始去做一件一件的小事。

再宏伟的事业,也是由琐事组成。

皋陶说,贤者应“简而廉”,可以有大志向,也要能做小事情。



  • 刚而塞——刚正,而不鲁莽;能周全虑事。

我们都知道,司马迁,曾受宫刑。

但,是为何遭此横祸?

是汉武帝正在气头上,要杀李陵,所有人都迎合皇帝时,他站出来,违逆圣意,为李陵说公道话。

最后,情没求成,自己反被牵连,受了宫刑。

班固在《汉书》中曾叹,“以迁之博闻洽物,而不能以知自全”。

说司马迁虽博学多闻、洞明世事,却没能以智慧保全自己。

这便是因他“刚”,却没有“塞”。

“刚”,是刚正;“塞”,为充实,指能从多方面考虑问题。

刚正不阿,是德。但不可鲁莽,要思虑周全。

明明是此时此地不可为的事,不要去做。

明明是自己无力左右的事,不要去做。

否则,会像司马迁,没能帮到人,反把自己搭了进去。



  • 强而义——强大勇敢,而又善良。

《水浒传》中的鲁智深,身长八尺,腰阔十围,又一身武艺。

乍一看,是个让人惧怕的莽汉。

但他有副侠义心肠,嫉恶如仇,救下了被郑屠户欺压的金翠莲父女。

一个人若身强力壮,却不道义、不善良,不过是个壮汉,是个莽夫,甚至可能是个流氓。

不仅身强体壮是“强”,有实力、有才干,也是个“强”。

可能有时我们会纳闷:“啊,为什么我这样有能力,却并没有被人敬重?”

也许是因为,你只是有能力,却没有心怀善意,帮助别人。

有能力,又善良,才会受人喜爱、尊敬。

其实,皋陶所说的9种德行,其中蕴含的,是两个字——中庸。

即使好的品性,也不可过头。

皋陶说,这9种智慧,能做到3种,就可做卿大夫;做到6种,就可做诸侯了。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能做到3种,就很了不起。

为人处世便不会出什么大错,甚至还可成就一番小事业。

能做到6种,就可成就一番大事业了。



做人讲九德



道德的修养,是人之所以为人,区别于动物的重要标志。在我看来,“忠孝节廉智信礼仁义”是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值得推崇的九个最基本的伦理道德范畴。

者,心态中正也

忠是存心居中,正直不偏。人要做到竭诚尽责就是忠的表现。古人谓:忠者,德之正也。惟正己可以化人,故正心所以修身乃至于齐家、治国、平天下。而尽忠者,必能发挥出最大的智慧和才干,因为公生明,偏则暗诚如《大学》所言致知在格物――革除私欲之后,一切事物的道理无不清楚明白。因此无论我们是做大事业的,还是在平凡职位上的,要想真正做好,须臾都不能离开忠字。

者,子承老也。

孝就是子女对父母的一种善行和美德,是家庭中晚辈在处理与长辈的关系时应该具有的道德品质和必须遵守的行为规范。儿女的行为不应该违背父母、家里的长辈以及先人的良心意愿,使他们不至于行差踏错,是一种稳定伦常关系表现。《诗经》中有这么一段话:“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蓄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所谓"百行孝为先",反映了中华民族极为重视孝的观念。

者,节俭节制也。

《荀子·无论》有云:强本而节用则天不能贫《后汉书·窦宪传》:瓌少好经书,节约自修,出为魏郡,迁颍川太守。朱子语类》卷五二:今学者要须事事节约,莫教过当,此便是养气之道也。何景明《何子·严治》:法者,所以节约其散,而整齐其乱之具也;严者,所以立节约而作整齐也。

者,堂之侧也。

 九章算术》记曰边谓之廉,角谓之隅。”从而引申出正直、清廉之意。当政之要在于兴一方,为政之要在于敢创新,治政之道在于求民安,施政之本在于洁自身。《贾子·道术》载曰:辞利刻歉谓之廉。《 孟子曰:取伤廉章指。廉,人之高行也。

智者,知道日常东西也。

把平时生活中的东西琢磨透了,就叫智。观一叶而知秋,道不远人即为此。儒家把列为五常之一,认为追求知识,增长聪明智慧,也是人生一个重要的价值取向,体现了对于知识和智慧的尊重。

信者,人言也。

远古时没有纸,经验技能均靠言传身教。那时的人纯真朴素,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故而真实可靠。虽排名最末,而凭藉其在人生中的地位,当属五德之首。字其本义就是真心诚意。我们可以将理解为遵守对人所言。俗话讲,重守承诺为信,也就是这个意思。因此,重诺守信的道德标准,才有对一诺千金的推崇和对轻诺寡信的鞭挞。

者,示人以曲也。

己弯腰则人高,对他人即为有礼。因此敬人即为礼。古之礼,示人如弯曲的谷物也。只有结满谷物的谷穗才会弯下头,礼之精要在于曲。

仁者,人二也。

指在与另一个人相处时,能做到融洽和谐,即为仁。仁者,易也。凡事不能光想着自己,多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为别人考虑,做事为人为己,即为仁。本指人与人之间相互亲爱。孔子把定义为爱人,并解释说: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孔子在回答子张问仁时还说,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孔子把“仁”作为最高的道德原则、道德标准和道德境界。


义者,人字出头加一点。

義,从我,从羊。是兵器,又表仪仗,而仪仗是高举的旗帜,表祭牲。合起来本义:为了我信仰的旗帜而不惜牺牲。现代字解:在别人有难时出手出头,帮人一把,即为义。古字义,离不开我,用我身上的王去辨别是非,在别人需要时,及时出手,帮帮别人,即为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