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是一生一次的缘分

贵黄高速11标2019-03-04 10:58:58

 



亲人,是一生一次的缘分





缘分,它是出自佛教的一个宗教概念,儒家与道家并不讲缘分,也不讲你与我有缘之说。后世缘喻为命运纠缠的丝线,亦作缘分;它是一种人与人之间无形的连结;它是某种必然存在的相遇的机会和可能。


人生都是靠一种缘分,做朋友,做子女,做伴侣,有条线总是在似有似无的牵绊着我们,缘分也就悄然而落








【我和时间的信物除了回忆还是回忆】


看过皮囊之后,我就被蔡崇达能够平静的把回忆娓娓道来深深给感染了,我很敬佩这样的人,回忆总是悲伤地,尽管这里面曾有过开心,有过欢乐。回忆就像是要把生活重新来过一遍。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勇气。思索良久,打开窗,若有若无的风拂过窗外的树枝,带起一阵细微波浪的轻摇,树叶之间摩擦的声音,一切都那么平静,仿佛回到了老家那片乐土,脑海里又浮现出记忆中梦里的那份慈祥!


【我的圣诞老人】


记忆最初,映入脑海的,便是爷爷的那个老旧却又神奇的自行车,那上面承载着的是那个年龄我所能幻想出来的所有好东西,它好似一个许愿箱,连着我和爷爷记忆的开端。还记得乡村的赶集是最热闹的,也是小孩子最期盼的。年迈70多岁的爷爷还很康健,每次走之前,都会拿着他的那个大黑皮包,挂在自行车头,然后会用笔颤颤抖抖的写下每一个我们想要的东西,折起来后揣在胸前的暗夹里,然后还要用手拍一拍,生怕会掉了,拍拍就放心了。爷爷颤颤巍巍离去的背影带走的是我无限的遐想,好似他会带回来一个新世界给我。我的圣诞老人就这样让我的每一个愿望都成真了。


【军绿色铆钉鞋】


这是我的记忆中第一次对鞋子有了认知,铆钉鞋,鞋底碎碎齐齐的小铆钉,孩子们欢快的小脚印,跑到我的心里变成了无数点点的小星星,我的喜欢从来不需要说出口,爷爷用红绳量好我的小脚丫子,然后系上疙瘩,这就是我的脚码,这就是我的第一双很帅气的军绿色铆钉鞋。






【那些年干的傻事】


小时候贪玩,闹出的笑话数也数不过来,爷爷吃的丸药,我也曾偷来吃,学着爷爷咬一口然后喝水,嚼一嚼再咽下去;爷爷喜欢抽的老汉烟,总是能勾起我的兴趣,轻轻的揪一搓,放在小烟锅里,点上火,抽上两口,一股苦涩压着舌头,估计我现在喜欢闻烟味也是由这而来吧;爷爷曾有个小宝箱,钥匙在他裤边挂着,我和妹妹每次都好奇他打开的宝箱里有什么,曾有几次,半夜关灯睡觉后,我们俩就摸黑起来想找到钥匙打开宝箱,陕北的炕总是很宽,从这头到那头,刚走到一不小心踩到了爷爷的脚,爷爷拉开线绳灯,我和妹妹就在这一瞬间立刻倒头就睡,就这样,我和妹妹偷取钥匙打开宝箱的秘密计划从来没有实现过,失败的过程每次神相似。所以到现在宝箱里面有什么我们最终还是不清楚......


【最熟悉的它】


后来我才发现我从来都不了解爷爷,从有记忆开始,爷爷的腿脚一直不好,走路有一点跛脚,可惜在爷爷走之前我都没有记得问起为什么。爸爸曾经告诉我,爷爷一生中在生死关头徘徊过3次,每一次都是一场不小的手术,前面两次我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一次是被压路机不小心压到,肠胃都出来了,最后又装进去,家里都以为不行了,爸爸和大伯连棺材都准备好了,爷爷康复回来看见后,带着农村人的那种谩骂和责备说,操的心可真多。后面爸爸回忆起来说爷爷觉得那个棺材的材质不好,所以没多久就处理掉了,但在我大概六七岁的时候,爷爷专门请了木匠,为他和奶奶打了一对实木棺材放在了寒窑。我和妹妹欢乐的在它周围扮家家酒,扮老师学生,傻傻的我们其实并不懂这是什么,又意味着什么…此后,这副棺材就一直伴随着我和妹妹的童年,成了我们之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从没有过一丝丝的害怕,我们和它是最熟悉的。







【爷爷的风格】


爷爷是一个做事喜欢制定计划、认真、逻辑性很强的人,爷爷曾对我说过:不要打无准备的仗。每次我都是很认真的对爷爷说:爷爷,我不喜欢玩打仗。我和爷爷之间隔了多少个代沟已经算不清楚了。但是爷爷年复如一日的早出晚归,准时处理事情,连除草都是一点不会偷懒的性子深深的影响了我。至今,做事有计划,理智处理事情,踏实干事的沉稳性格都是爷爷留给我的无限财富,即一生受用。


【第一个给我安全感的人】


不喜欢动物的人有,什么动物都不喜欢的人就比较少了,我算其中的一个。回忆起邻居家的大狗也是陪伴了我整个童年呀,我隐约记得它好像叫虎子,一身纯白色的狗毛我倒是印象深刻。它是我害怕的,厌恶的,憎恨的。这是我在那个年龄心里已经有的情感。我上学的必经之路便是要穿过邻居家的院子,邻居有个习惯,喜欢把狗放养,这对我来说就成了一种折磨,每每经过,观察狗窝是我每天的必备课程,只要看见铁链拴着大狗,我心里的大石头就沉沉落了地,可惜,不是每次都那么能如人愿,记得有一段时间,大狗在我的生活中出现频频,其实邻居家与奶奶的关系是有点小摩擦的,故此,那条大狗的放养也就成了有目的而为。
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家的我,经过这里,微微看见狗窝里铁链在,大狗在,我蹑手蹑脚的一路小跑,恨不得一瞬间光速移动,忽觉身后有声音,回头一看,大狗朝我逛奔而来,那双犀利的眼睛我至今清楚的记得,从害怕到厌恶,那双爪子压住的是我的肩膀,也压住了我对动物所有的爱心。从此以后,在那个小乡村你会时常看到有个小孩不管是上学还是回家,不管是清晨还是夜幕,十步之后总有一位老人相随而行,一直到13岁我离开了这里。在这之间,类似大狗经常意外狂奔而来的情景已经数不清了,老人的拐杖也就变成了打狗棍,看着马上就要80岁的老人像个“小丑”一样蹒跚的步伐敲打着土地,时而发出一些呼喊声,以此来吓跑大狗,却也惹得周围邻居小孩大笑的时候,我的憎恨也就悄悄的埋在了心底。
现在想来,我总是苦笑,大狗啊,你可知道今生你的出现,在某处突兀而来的嚎叫与狂奔,击垮了我童年多少勇敢,改变了我多少想法,虽知道或许这也不是你所愿。不过我的一生中应该永远不会出现与小动物的暖心时刻了,你扼杀了我的哪些意念,我的生活中又会缺少哪些温暖,都已经变得是我主动退让。






【我将会离这里越来越远】


这一年我13岁,即将要读六年级,随着同伴们的相继转学,我也将要离开,我记得当时我的状态是有点兴奋的,我每天乐此不疲的打电话询问着爸爸我转学的情况,恨不得立马从这里飞出去,去看看外面的大世界;当时的我,完全忽略了爷爷和奶奶的所有情绪。他们有不舍我知道,但我不知道我们有多不舍。就这样,我终于离开了这个我从小生活的偏远的小山村,后来,一年又一年,我离开又回来,回来又离开,期间回首看着远方一直目送我的颤颤巍巍的身影悄悄哭过多少次,心中又有多期盼回来又多害怕离开的矛盾挣扎过多少次,这一刻,他们有多不舍我才如此深刻的体会到了,我知道,从这里出去,我踏出了我人生成长的一大步;但是我不知道,我踏出了这一步之后的每一步,都将会让我离这里越来越远。


【该来的终究来了】


2010年冬,我正读高三,中午放学回家,家里空无一人,我看见厨房还未清洗的豆浆机随意摆放......而后我所有的恐惧全都爆发出来,压得我喘不过气,骤然而降的悲伤让所有都戛然而止。

在幽冷的山泉底,

在黑夜,在松林,

叹息似的渺茫,无法想象,

我害怕,我疼惜;

一样是明月,一样是隔山灯火,

满天的星,只有人不见,

梦似的挂起,

深邃的山谷中,留下的却只剩那回音......

我知道,一切终究该结束了。我开始变得平静,我开始变得更加冷淡。





我在爷爷生命的尾声出现,陪伴了他年迈的了了时光。或有些许遗憾,总觉得没能和他交谈更多,没能更懂他。亲人一生只有一次的缘分,无论这辈子我和你会相处多久,也请好好珍惜共聚的时光,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

END



 图文来源 | 杜佳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