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姐读女人之171--深圳的第三间办公室

丁姐在旅途2019-05-04 12:04:18


准备写深圳的第三间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当时保留下的相片还真不多,很幸运的是,竟然有一张父母兄姐全家旅行到深圳办公室的合影,还有一张老革命父亲南巡检查女儿工作的特写,真是难得。



回头看来,从深圳的愉康大厦搬到光彩新天地26楼,应该是公司的一个历史性的节点,客观地说,那段时间是公司也是我的一个历练阶段。当时很多的事情都有点想不通,而走过以后再回顾,才突然明白,那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随意的挑出一个在那间办公室发生的,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故事来说说转折时期的感受吧。


她是河南安阳人,来我们这里的时候,她28岁,未婚。


因为那里出土了甲骨文,而我对古汉字自幼就有着天生的兴趣,所以,她第一次来公司,不仅仅因为她的年轻靓丽,也因为她的老家,我就记住了她。


她的要求很直接,既然是要找个西方人,她希望年龄在45岁以下,身高175CM以上,帅哥,经济条件好,她说,只有有这样条件的人,才能入她的法眼。现在回头来看,这些要求全是她当时给自己画的一堆框,很多时候我们最后遇到的人,其实不是最初脑海中描绘的那样。


资料发布一个星期后,她打了一个电话给我,很坚决地说要求把资料撤销。我问她原因,她直接告诉我,是她的一个香港男朋友看见了她的相片,非要她撤下来。欣赏她坦率直接的同时,我是最理解男女之间的情感瞬息万变的情况的,一场争吵可以让一个人决定分手并重新踏上征婚的旅途,但对方一句我仍然在乎你,一句看似漫不经心的问候或嗔怪又可以让以前的感情破镜重圆,于是,我二话没说的,直接让翻译删除了她的资料。


一年半以后,她再次来到我们的公司,正式开始服务。



因为在此之前,我们成功后付费的模式总是收不到费用,不仅让翻译丧失积极性,而且公司的成本也开始偏大,所以,她入会的时候,我们的服务模式已经进行了更改,先收一部分首期费用再服务,成功后再补齐剩下的费用。


我问她介意不介意用男翻译,她说没有关系啊,她觉得男翻译反而跟她很好沟通,于是,我分配了一个男孩给他服务。


她的来往关系很多,翻译很愿意给她服务,一来是她给翻译很多的自主权,二来是只要男士来访,她都会客气的去见面,但是翻译给我的反馈是她的要求太高,似乎网上的男士几乎都没有合乎她要求的。


1961年出生的J,来自美国的46岁的他, 身高183,个人介绍一点也不浪漫,只是说自己喜欢玩,拥有自己的生意。


他的第一封信就直接说了自己的看法,他觉得网站存在一些不诚实的情况,希望双方都能以诚相待;他说他30年的婚姻因为某种原因结束了,现在和15岁的儿子生活在一起;他说自己的房子很大,不想一个人生活,想尽快拥有完整的家庭;他说他钟情亚洲女人,喜欢跟朋友一起旅游,经常坐直升机俯瞰大峡谷,夏天还准备坐游艇出海度假,他说希望女朋友一起去,他说想快点结婚不想拖太久......


J在信件里说了很多,因为他的语言诙谐而幽默,甚至有点像开玩笑,所以让翻译们有点摸不着头脑。比如说他说他的父亲去世了他必须去接管父亲的城市,比如说他在竞选市长他要参加各种会议。这些摸不着头脑的话确实让同事们很疑惑,有点判断不出真伪。我们无法想像,一个每天要忙于经营聚会用品商店和比萨店,还有股市投资的人,还要去管理城市。这些听起来都有些不可思议,所以我们有点怀疑,是不是遇见了网上的骗子,或者是我们遇见了一个想象力及其丰富的讲故事的高手?


印象很深的是,他在信件里谈到婚姻和婚礼,他说,他不要所谓的长期关系,他是在寻找一个妻子,一个生活伴侣。过去30年的婚姻已经让他明白,他要寻找一个和他一起去经营,一起去旅游,一起享受生活的女人。他说,假如第二次结婚,他再也不会像第一次婚礼那样邀请8000人来参加了,因为他再也不会用30年的时间来告诉当时参加婚礼的那8000人,他婚姻的最终的失败。



他坚决要求她私下里直接跟她交往,不擅长写信的她,没有翻译的帮助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毕竟软件翻译在那时还不是那么准确,我们那时候也没有私下帮助女士写信的收费服务(服务是逐渐完善的,目前公司有许多帮助女士的翻译服务项目,应该说是受了那时候她的启发)


那个年代,一个美国的签证时间要很长,我一直以为她只是在办理签证。知道她去了美国,然后结婚了,我高兴之余,也有点失落。毕竟,整个的服务过程,虽然我英语不好,没有参与日常的细节服务,但是遇到问题的沟通和咨询,包括翻译遇到她提出问题不知道怎么回答会找我询问,以及每周例会上我们对每个女士的服务效果做出的个案分析,我也付出了我的劳动和真心,想着,无论如何她也应该把结婚这样大的喜讯亲自告诉我一声的,毕竟我有点在意这个。而且,说实话,我挺喜欢她的性格,豪爽、直接,干脆。


我的很多同事们,遇到女士成功后一句话也没有的时候,确实是有一种精神上的失落,同事们在乎的往往不是那没有结果的后续成功费用。


她的结婚的相片是在美国的朋友给我的,她说在FACEBOOK上看到一对新人的相片,好奇的问我是不是我们这里成功的,朋友说,那男士很有名,竞选过市长,所以他的结婚照片发布后,好多人在网上跟帖去恭喜市长和市长夫人新婚快乐。没想到竟然那样巧合的是她!


我注意到,他确实是没有举办盛大的婚礼,只是邀请了朋友们去他的餐厅参加了一个简单的庆祝Party。


原来那人当年在网上说的话,有关竞选市长之类的话,不是调侃,也不是假话,人家说的全是真的。


当时的翻译主管知道她结婚后,没经过我同意就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问她是不是应该缴纳按照合同约定的成功费,她的回答是已经交给了那个男翻译,但是当时那男翻译已经辞职了,我们也无从联系,此事就此搁置。


我绝对相信她说的话,确实那男翻译不久就辞了职,然后在外面工作了一段时间,然后又找到我们再工作了一段时间,最终,又收取了另一个一女士的私下信件费用提成后,不做服务的离开。


我是那种如果会员成功了,人家不联系我,我也不会主动联系对方的人,主要是怕人家认为我居功自傲,毕竟每一对成功不仅仅是我个人,我们公司的功劳,还有女士自身的努力和坚持以及付出,所以,我们就一直没有联系。只是后来有一次我在我QQ的空间里看见一个陌生的人看我的文章,进入到对方的QQ空间,我才发现原来是她一直在关注着我。


既然人家还在默默的关注我,我就给她的那些幸福的相片留了言,大意是知道她结婚很为她高兴,祝福她。她很快给我回了话:“丁姐,谢谢你的宽容和大气。你说得对,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很短暂但是相信彼此间却留下了特殊的印象。也许我们本可以做朋友的。说到了成功费,我不是小气的人。后期的服务费用我给翻译给的更多,当时如果这些钱给了你们公司而不是他们个人那结局该是多么的喜悦。或者我当时应该多跟你沟通些,放着阳光大道不走却走了独木桥。但是就我原本思想来讲,给他和给你公司,钱是不冲突的。直到今天我仍然会跟那些单身女朋友推荐东方情缘,你们是男会员最多,收费最便宜的。我永远不会否认我是从你们那里走出去的。我告诉了我无数的朋友,是你们!”


后来我了解的情况是,私下交往后,她的英文不是很好,而且也很忙,于是她私下找了那男翻译,让他直接帮她写信,她付费用,那男翻译辞了职,去找了另一份工作,然后兼职帮她写信,给她服务了一年多以后,她去了美国。


如果未来有机会,我依然相信我是可以跟她成为朋友的。至少我理解我们,我们匆匆的相识,我和我的公司给她带来的是一条通往美国的路,而她带给我的,是更多的关于公司管理的思考。


深圳的第三间办公室不大,但是那是公司开始真正理解到:只要有需求就可以提供所需求服务的开始。同时我们也意识到,女士想要高效地成功,一定要根据自身的条件提供细节化的服务:了解西方文化的就不需要培训指导但可能需要恋爱指导;英语不好的,就要加强英语学习和更细节具体的英语提升;见面需要陪同翻译的,出国需要陪同见面的,我们就可以提供相应的翻译陪同服务,女士只要有需求也有经济能力的,我们就可以收费为其提供相应服务;女士经济不好想节约支出的,我们就可以告诉她们哪些通过自己辛苦努力就可以做到而不用付费;女士特别繁忙的,可以增加哪些服务去解决现实工作又不耽误谈恋爱......我们意识到这不再是一个一刀切的服务年代了,要更多的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我们开始为女士的小细节的需求提供实惠的帮助(200字10元钱给学员英文翻译的收费标准就是那时候开始,一直到现在还在价廉物美的坚持着)。


我们明白,不能让自己的服务变成以成功为准则的没有价值感的思维定式,我们清楚的意识到,只要我们提供的服务,花费的时间和人工,发挥了我们的经验和指导,这就是我们的价值。就是在深圳的第三间办公室,在那个特殊的转型阶段,我对公司的服务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感谢所有的在公司来接受过服务的学员,是你们的参与,要我们在十八年的服务过程中积累了如此众多网络交友的经验,感谢你们一路伴随我们的成长,宽容的接纳了我们慢慢的成熟,感谢!


尽管我在那间办公室的相片不多,但好歹还有几张当时的合影,也算一个纪念吧!






更多丁姐读女人故事: 


丁姐读女人之一:我的母亲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二)--小芹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三)--旋子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四)--萍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五)--邻居莎莎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六)--新世界商品部主管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七)--干妈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八)--野妹子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九)--小喻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十)-人生七十古来稀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十一):54岁的单身行者

丁姐读女人系列之12--这一生我的灵魂有了安放处

丁姐读女人之13---同事J

丁姐读女人系列之14--让感恩成为习惯

丁姐读女人系列之十五--那面飘扬在婚礼上的中国国旗

丁姐读女人之十六--那支叽叽喳喳唱歌的小鸟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十七)-我的淮民老兄

丁姐读女人之十八----温柔的敏

丁姐读女人之十九---那弯青春的彩虹

丁姐读女人之二十---闪光的女人

丁姐读女人之二十一,二十二---Daisy 和宁姐

丁姐读女人之23---你是我的“菜”

丁姐读女人之二十四--有一种品质叫温柔

丁姐读女人之25,26,妹妹当‘妈’

丁姐读女人之27--菲律宾女孩mai

丁姐读女人之28----人生的角色

丁姐读女人之29---戒指可以挂在胸前

丁姐读女人之30----恋爱是一场修炼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一,那个嫁到香港的女孩

丁姐读女人系列之三十二--当年我写的第一篇成功故事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三--秦园路的南与北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四---随心求缘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五---我的深圳邻居和澳洲房地产代理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六--当年的80后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七--生命永远比爱情更重要

丁姐读女人之38----九棵核桃树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九--今夜有暴风雪

诗人“桥”-----丁姐读女人之四十

丁姐读女人之四十一----Johnny与宅女

丁姐读女人之四十二--六月菊

颜摄影-----丁姐读女人之四十三

女人也可以这样勇敢---丁姐读女人之四十四

爱情的红舞鞋--丁姐读女人之四十五

寻找心目中的真爱----丁姐读女人之四十六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丁姐读女人之四十七

那个管我叫小姨的女孩----丁姐读女人之四十八

遇见葛朗台----丁姐读女人之四十九

Will you marry me?----丁姐读女人之五十

把外国老公娶回家----丁姐读女人之五十一

老妈的‘哥们’----丁姐读女人之五十二

丁姐读女人之五十三--上帝的安排

打开一扇窗----丁姐读女人之五十四

分享在美国生活的值得与不值得----丁姐读女人之五十五

一朵花开的声音----丁姐读女人之五十六

丁姐读女人之五十七--过客匆匆

在国外打工----丁姐读女人之五十八

丁姐读女人之五十九--中国到美国的心态转变历程

解风情的女人最美--丁姐读女人系列之六十

幸福和成功背后----丁姐读女人之六十一

读懂爱的方式----丁姐读女人之六十二

在爱中成长----丁姐读女人之六十三

跳拉丁舞的女孩----丁姐读女人之六十四

我会爱你更多--(丁姐读女人之六十五)

丁姐读女人之六十六----跟90后学到的......

我要让你看着Laura长大 ---丁姐读女人六十七

爱,原来是如此不简单----丁姐读女人之六十八

唯有相见,才有相恋----丁姐读女人之六十九

不要和爱情谈到钱----丁姐读女人之七十

学会放下----丁姐读女人之七十一

丁姐读女人之七十二: Nancy教给我的......

让荒芜的后花园开满玫瑰----丁姐读女人之七十三

丁姐读女人之七十四----绽放的生命密码

丁姐读女人之七十五,七十六----女儿的心

丁姐读女人之七十七----来自洛阳的百灵鸟

丁姐美国行(读女人之七十八)-分享的另一种方式

丁姐读女人之七十九--Johnny与李姐

丁姐读女人之八十---大年初一在拉斯维加斯的婚礼

丁姐读女人之81--两颗洁净的心

丁姐美国行-马里兰的冬天(读女人之82)

丁姐美国行-10800公里的拜访(读女人之83)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八十四)-关于同居

丁姐读女人之八十五--陪着女儿谈恋爱

丁姐美国行-弗吉尼亚州的清晨(读女人之86)

丁姐读女人之八十七--人生百态

丁姐读女人之八十八--开在新加坡的玫瑰(Rose Blooming in Singapore)

丁姐读女人之八十九--我的‘家门’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love makes women beautiful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一----旅程~吕程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二--那首关于女人的歌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三----女神节引出的一个认定的故事

丁姐读女人之94,95---下一站,幸福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六---东方情缘爱情宝贝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七---丈母娘与洋女婿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八--澳洲五年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九----婚姻就是彼此取悦

丁姐读女人之一百--清明时节话故人

丁姐读女人之101--做一个现在幸福,未来也幸福的人

未婚妈妈的一种选择--丁姐读女人之102

QQ和微信被删除以后--丁姐读女人之103

长得像‘铁梅’的女人--丁姐读女人之104

丁姐读女人之105----年轻妈妈的分享

丁姐读女人之106----油泵厂的薛阿姨

丁姐读女人之107--缘来就是你

丁姐读女人108--人比黄花廋

感觉快乐就好--丁姐读女人109

生命中的110--丁姐读女人之110

丁姐读女人之111---卞姐

丁姐读女人之112--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一个顽皮的孩子

丁姐读女人之113,114-- Melanie and Terry

答案在你心里--丁姐读女人之115

丁姐读女人之116--紫色人生(国外生活篇)

丁姐读女人之117--最美的天使(原名两滴水)

丁姐读女人之118--阿维尼翁(Avignon)的风景

丁姐读女人之119,120- -相约马赛(Marseille)

丁姐读女人之121--托斯卡纳艳阳下的火车

丁姐读女人之122-蓝色土耳其-爱琴海边的平凡爱情

丁姐读女人之123--圣地亚哥的海怡

丁姐读女人之124--条条道路通罗马

丁姐读女人之125--早期“帅哥”的故事

丁姐读女人之126--从cosplay到育儿专家

丁姐读女人之127补充篇-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丁姐读女人之128--欧洲之行第十站荷兰Lelystad

丁姐读女人之129--丹霞人家

丁姐读女人之130--同学Susan

丁姐读女人之131--她在澳洲传播着中医文化(爱情篇)

丁姐读女人之132--做一个“骄傲”却不“傲骄”的女人

丁姐读女人之133--灵魂的气质

丁姐读女人之134--西雅图之恋

丁姐读女人之135--继红与大卫的《最美中文》

丁姐读女人之136--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

丁姐读女人之137--闺蜜情缘

2018新西兰之旅--阿什伯顿的婚礼

丁姐读女人之138--精彩人生

丁姐读女人之139--灰姑娘的反思

丁姐读女人之140--抱怨的世界只有一种颜色

丁姐读女人之141-- Happy Wife Happy Life

丁姐读女人之142--为未来储备

丁姐读女人之143--岁月静好

丁姐读女人之144--那些帮助我们成长的事

丁姐读女人之145--恋爱时候的那首英文歌

丁姐读女人之146--陪着母亲慢慢变老

丁姐读女人之147--故乡的洋槐花和Westport的金枪鱼

丁姐读女人之148--烘焙爱情

丁姐读女人之149--留在奥克兰

丁姐读女人之150--清水出芙蓉

丁姐读女人之151--挥手夏威夷

 丁姐读女人之152--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

丁姐读女人之153--自古湘女最多情

丁姐读女人之154--奶奶丁刘氏

丁姐读女人之155--开门与关门之间

丁姐读女人之156--我就是“外貌协会”

丁姐读女人之157--资深形象顾问的法式浪漫

丁姐读女人之158--信任的魔力

丁姐读女人之159--发生在2007年的那场闪婚

丁姐读女人之160,161--哪一抹是最适合你的色彩?

丁姐读女之162--换一种角度,换一种活法

丁姐读女人之163--那杯特别的咖啡

丁姐读女人之164,165,166--深圳的第一间办公室

丁姐读女人之167--深圳的第二间办公室

丁姐读女人之168--74岁女人的光彩

丁姐读女人之169--中年女人如何寻觅幸福生活与婚姻

丁姐读女人之170--恋爱或许可以不靠谱,但婚姻还是靠靠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