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悲伤时,请对我温柔,7个戳心的心理学故事

倪振源2019-04-09 08:35:47

一,来打我吧


爸爸妈妈带着儿子,来到咨询室。

原因是孩子有一次无缘无故的砸家里的玻璃,两人觉得孩子有病。

咨询师问儿子,为什么要砸玻璃。

儿子很得意的说,是为了救妈妈。

所有人的都大吃一惊。

原来,夫妻俩经常背着孩子吵架,有时候爸爸还会动手。

那一天,爸爸妈妈又在楼上打架,当两个人听到楼下砸玻璃的声音,就停止了打架,下楼了。

他们看到儿子正在砸玻璃,爸爸拎起儿子一阵打骂,夫妻俩同仇敌忾,忘记吵架的事情了。

夫妻俩听完原委,又羞愧又高兴,爸爸眼睛泛光,觉得儿子像自己一样,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二,来怪我吧

女儿有抑郁的问题,一般抑郁的人,都会责怪自己。

丈夫在外面工作挣钱,每天都很忙,妈妈在家养孩子,有很多怨气,觉得爸爸不顾家。

妻子指责丈夫说:你有段时间,从公司回来就往床上一趟,像个死人一样。一点也不理家的事情。

丈夫辩解说,我那段时间脚受伤了,所以才这样,你不但不照顾我,还要埋怨我。

这个时候儿女说话了,女儿说:我记得是这样的,那段时间我考试没考好,心情不好,所以每次回家,都往床上一躺,爸爸看我这样,可能是学我,也就躺床上了。

父母没留意女儿说什么,继续相互的指责。

咨询师忽然对妈妈说:妈妈,你听到孩子在说什么吗?

妈妈愣了一下,她可能从来没有觉得女儿的话有什么重要的。

咨询师说:女儿在说,不要怪爸爸了,要怪都怪我,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所有人都安静了,气氛一下在变得忧伤和凝重,妈妈哭了出来,过了一会说:老公,我们不要这样,我们要改。

三,当我悲伤时,请给我温柔

小泽患了抑郁症,每天在痛苦里挣扎。

对于有抑郁症的人来说,有时候起床、吃饭都变成一件费力的事情,更别说出去交朋友,或者收拾房间了。

在1次咨询中,他突然哀求我说,老师,你能不能跟我爸爸说说,叫他不要批评我了,我已经很痛苦的了,他还每天批评我,说我幼稚!矫情!任性!想的太多!

那情形,就像一个浑身是伤的孩子,不得不准备接受再次的鞭打一样。

我难过的差点流下泪来。

四,让我飞翔的,是你的欣赏

小baby在奔跑,姿势流畅,心情飞扬。

妈妈在后面紧张的大叫,你跑慢点!你跑慢点!

声音里渗透着担心和警告。

小baby瞬间感到紧张,脚步下意识放缓,但是上身还在飞奔,所以一下子失去平衡,摔了一个狗啃屎。

由欢快到狼狈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妈妈冲过去一边扶起孩子,一边说,我跟你说什么了,我跟你说什么了,看你不听。

孩子还不太会表达,哭的很委屈,也很迷惑。


担心,常常创造了所担心的问题,但我们常常看不到这一点,反而更确信自己的担心多么的正确。

五,你的看见,让我坚强

她跟妈妈说,妈妈,我讨厌我们的X老师,我想换学校。

妈妈说,傻孩子,别这样,我也是老师,忍忍吧。

她有一次在房间里寻短见,妈妈批评她说:傻孩子,现在日子过的这么好,你咋想不开呢。

每次表达,妈妈都要求、劝解女儿,女儿的需求、情感没有被尊重和看见。

后来,她还是坚持离开了这个让她失望的世界。

再后来,人们得知,她曾被X老师性侵。

六,我的生命只属于自己

小悠的妈妈是医生,是一个优秀、认真、严谨的人。

妈妈要求小悠每天必须吃一个苹果,据说苹果对身体很好。

想起我小时候,只有过年才有苹果吃,这样的条件和照顾真的令人羡慕。

可是对于小悠来说,每天面对一个苹果,内心却充满了冲突,因为她不吃这个苹果,就会受到惩罚。

很多事情都这样,妈妈把她管理的很周到。

小悠患了严重的抑郁症,生活跌入谷底,经常想要自杀。她觉得,在她的生命中,自己一直没有什么选择权,但是至少还有一件事,还掌握在自己手里——是否活着。

七,你还没允许我来到地球

小黑的妈妈长期情绪低落。

当小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忐忑着望向妈妈的时候,他看到一张忧伤,看向别处的脸,这让小黑感到死亡一般的痛苦,他不知道这只是妈妈情绪不好,而是认为,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被欢迎。

这种感觉一直挥之不去,伴随着小黑的成长。

小黑现在有了自己的家,也在外企做程序员,但他还是觉得,他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没获得允许和欢迎,感到很孤独,像是从外星来的一样。

那些号称自己是外星人的,是不是也有类似的遭遇?

所以,从某天开始,当路边有孩子看我的时候,无论他是什么表情和眼神,我都会向他微笑和挥手,无疑,那会给他,也会给我,增加与这个世界的连接感。


其实这个世界的并不冷,只是我们的心,还在等待阳光。


注:所有案例均经过多重加工,请勿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