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凯伦,2018 我们必须勇敢些 (二)

迈凯伦车迷俱乐部2019-03-15 06:59:11

车队历史上十大关于勇敢的故事

迈凯伦车队在建立之初曾遭遇过一波又一波剧烈的冲击,然而这戏剧性的开端并不是预先就设计好的。仅凭借最基本的员工,极有限的资源,和对胜利的渴望以及征服世界的一腔热血,这注定不会是一条坦途。

然而,迈凯伦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早期努力中汲取了经验并形成了坚强且具备韧性的品格。在第一个艰苦的十年之间,车队虽然失去了创始人和领袖,但仍然找到了方向和目标。车队亦在此间取得了成功,不仅在 F1 中获得了胜利,也在北美挑战杯 ( Can-Am,全称 Candian American Challenge Cup ) 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并在七十年代的 Indy 赛场三次夺冠。

这就好比在赛狗比赛里,关键因素不在于狗的体型,而是取决于狗的战斗力,这也是迈凯伦坚持的真理。迈凯伦逐渐成为了举世瞩目的汽车制造商,在全球范围内赢得各项赛事的胜利,也从一个位于巷尾的简陋红瓦工厂搬迁至希思罗机场附近的工业区。

当我们回首来路,这一切并不一帆风顺。

1. 勇敢的开端

布鲁斯在童年时期,因小儿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症 ( Perthes’Disease ) 用金属框架卧床治疗了两年,这个病使他一条腿比另外一条要短一点,并造成永久性跛脚。这原本会将他击倒,但他并没有让自己的职业生涯因此而停滞不前。

Wally Willmott,迈凯伦技师

小儿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症 ( Perthes’Disease ) 并未对布鲁斯造成影响,因为他为自己打造了一双铁蹄。穿上赛车鞋后的他走在路上会有些踉跄,走路时他一只脚会踮起脚尖。除了这个明显的特征之外,你也不会注意到他有什么不同。有传言说他未来情况会更糟,但他对此表现得很坦然。他从不把病痛之类的话挂在嘴边。

Eoin Young, 布鲁斯的秘书

显然,所有人都担心他可能再也不能走路了。他的腿在石膏模型中做了几个月的卧床牵引治疗。


2. 我灰尘遍地的小王国

让我们从头说起。1963 年时,我们的第一个工厂位于伦敦郊区 New Malden, 是一个公用混凝土棚。工作环境并不舒适,地板很脏,与如今车队一尘不染的工作环境比起来相差甚远。 当时没时间去想舒适这件事,车队人手有限,必须打造完成布鲁斯的 Cooper-Oldsmobile 赛车用于第一次比赛。

泰勒·亚历山大 ( Tyler Alexander )

我的天啊!太可怕了:又脏又乱。我认为我们站的地方是仅存的一片水泥地 ,当然如果你还能从这脏兮兮的地板上找到这一片的话,整个工厂都是脏的。我们周围还有些土方设备。很难围绕着赛车开展工作。

 泰勒·亚历山大 ( Tyler Alexander ) 

3. 团队成员的离世

布鲁斯作为新人的首秀是在 1964 年的 Tasman 系列赛,很不幸他年轻的队友 Timmy Mayer 在练习赛中丧生。那是一个悲惨却又关键的时刻,他当时有充分的理由终结自己的事业,但布鲁斯,泰勒·亚历山大及 Timmy 的兄弟 Teddy 都选择将失去亲人的悲痛置于他们追逐赛车的梦想之后。

布鲁斯·麦克拉伦

想要做好一件事,就必须尽最大努力将这件事不断做得更好而不是蛮干。无所事事就是在浪费生命,我觉得人生是以成就来衡量的,而不是岁月积累。

泰勒·亚历山大

我们曾笑着说,我们在自己的轨迹上前行。永不停歇。我们将竭尽全力直到击败所有的对手。


4. 橙色魔鬼

可能没有任何一项赛事能像 Can-Am 这般轰动又具有标志性了。这项强大的北美赛事在很大程度上未被规则和条例限定,狂野奔放,咆哮的雪佛兰 V8 引擎以及宽大的尾翼。赛车的速度快,危险系数高,引擎声猛烈。迈凯伦于 1966 年进入 Can-Am 比赛, 从此便勇往直前。

泰勒·亚历山大

这如同一场冒险。我们出发时的目标是获胜,但当时的我们从没想到能够实现这个目标。我不会夸口说,就因为我们在 1967 年赢过三次,我们就理所当然地会赢第四次并一直赢下去。


5. 无所畏惧地从最后冲到最前

1967 年,就在莫斯波特国际赛道 ( Canadian Tire Motorsport Park,曾用名 Mosport Park ) 举行的北美挑战杯比赛发车之前,车队发现布鲁斯的赛车出现了燃油泄漏问题。车队成功地安装了一个新油箱,发车 40 秒后,他回到了赛道上,但已经落后整整一圈。他一路冲刺,最终以第二名的成绩回报了团队,第一名由队友丹尼·赫尔姆 ( Denny Hulme ) 获得。

布鲁斯·麦克拉伦

50 加仑汽油是相当多的。我们先把汽油倒出来,然后想办法把油箱装进周围每一辆车里,但也不是每部车都可以装。我们极其迅速地把汽油抽出来,这简直比我们从汽油罐里直接倒入车里都快,搞定之后我们直接把油泵扔在栅栏边上。那时我们已经重新装了一个橡胶油囊,把它塞进油箱之后启动引擎,比赛总算是开始了。在比赛还剩 10 圈的时候我追到了第二。如果还有一圈的话我想我会超过队友。

 布鲁斯·麦克拉伦 ( Bruce McLaren ) 

6. 去世之后的日子

1970 年 6 月,布鲁斯去世之后,他的团队被沉重打击了,他们绝望并失去了方向。毕竟,他们失去了老板、车手和挚友。按常理来看,迈凯伦车队应该终结于此。然而并没有,那是另一个崭新的开始…

Phil Kerr, 执行总监

事故发生之后,我们告知所有的员工休假一天,但难以置信的是,在早上 7:30 到 8 点之间,所有人都来了。为了一个人。那一刻我意识到,大家都愿意为布鲁斯做任何事,这是最好的证明。他们彼此交谈,认为布鲁斯会希望他们在这里,所以他们都来了。

Gordon Coppuck

除了悲伤之外,布鲁斯的去世最让我感到震惊的便是事后将会出现的巨大灾难。他亲历亲为,知道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做什么。因此,他的离开带给我们留下巨大的空白,许多人认为这将永远无法填补…


7. 勇者丹尼·赫尔姆

布鲁斯去世后的几天至几周内,丹尼·赫尔姆承担起了车队的重担。尽管如此,他实际上也沉浸在极大的悲痛中;布鲁斯过世后的最初几周,他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一次事故中烧伤了手,但他仍然在没有布鲁斯的第一场北美挑战杯赛事中坚持比赛。他燃起内心的能量和满腔的斗志最终获得了第三名。

泰勒·亚历山大

Dan Gurney 获得了第一而丹尼·赫尔姆获得了第三。比赛结束时,丹尼在车里坐了好久。他实在是没有力气走出赛车,在火灾中受的伤并未痊愈,致使他无法将自己的手从方向盘上挪开。这一天,这两个人使布鲁斯·迈凯伦车队重生。鉴于他双手糟糕的情况,丹尼着实拿出了勇气和胆量。之后他告诉我们,为了自己的好朋友布鲁斯,他必须这么做。


8. 放手一搏启用亨特

埃默森·费迪帕尔蒂 ( Emerson Fittipaldi ) 在 11 月出了个爆炸性新闻:他将不代表迈凯伦征战 1976 赛季。如果不是他,那将是谁呢?这是一个超级迟来的决定,当时只有一个候选人,而这人无拘无束,可能会带来麻烦,对一个向来与世界冠军合作的车队来说是一次赌博。

泰勒·亚历山大

那晚我要去 Teddy 家里吃晚饭。他开门的时候,我感觉他的脸色看起来比平时苍白了些!他刚刚收到埃默森的电话。我们很快进行了讨论并确定两个名字:詹姆斯·亨特及 John Hogan, 那个处理万宝路汽车运动业务的家伙。Teddy 随即展开了行动…


9. “绝不会想到我就是冠军”

在 1976 赛季收官战混乱的最后几圈内,在大雨肆虐的日本富士赛道,亨特以第三完赛,积分刚好足够从尼基·劳达手里夺走冠军。但在混乱中,连亨特都不确定他是否达成了自己的目标…

Teddy Mayer

当他驶回维修区,他不相信自己已经赢了。他对着我大吼说些不好听的。于是我也对着他不断大吼:“詹姆斯,你已经赢了!”他根本不听我们的。他花了两三分钟才平静下来并确认了事实。

詹姆斯·亨特

当时我完全不认为我获得了冠军并且对此很失望。当我去查询成绩,赛事方告诉我,我是第三名,在没有任何争议的情况下,我开始相信我是冠军了!

 詹姆斯·亨特 ( Jame Hunt ) 

10. 使用新人车手,I & II

1972 年,迈凯伦启用了年轻的南非车手乔迪·斯科特 ( Jody Scheckter ),后来他在 1979 年为法拉利赢得了世界冠军,这证明迈凯伦一直都独具慧眼。1977 年,迈凯伦签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加拿大人吉尔斯·维伦纽夫 ( Gilles Villeneuve ) 驾驶备用赛车临时出战在银石举办的比赛。前一年秋天他在 Formula Atlantic 赛事中引起了詹姆斯·亨特的注意,在 F1 处子秀里他就有着惊人的表现。可惜的是,在 1978 年没有他的席位,但这再次证明了车队愿意给有天赋的年轻人机会。

阿拉斯泰尔·考德威尔 ( Alastair Caldwell ),1974 - 1978 年迈凯伦 F1 车队经理

很明显吉尔斯几乎在赛道的每个弯里都要打滑!我问他是不是哪里有问题。他说我只是想要知道我在弯里到底可以多快。不到失去控制的地步你不会知道自己可以有多快。他不会跟我们说打滑或者损失了多少圈速。他可以做到 360 度完全控制赛车,控制挡位,并且完全不损失任何时间

 阿拉斯泰尔·考德威尔 ( Alastair Caldwell ) 


【相关文章】

迈凯伦,2018 我们必须勇敢些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