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e 2 meet you

一条广告汪的自白2019-05-01 06:13:30


我们在世俗里被全国通缉,流亡各地。当音乐翩翩上场,我们便一一落网。


/


「落网」这个APP,初见已经忘记是何时了。当时在知乎上刷到一个关于有趣的APP的话题,便一股脑儿下载了一批。其中就有这个「落网」。


那时浴室还很宽敞,洗澡时播放音乐成为每日的必需品。就像吃薯条要蘸番茄酱一样。但「落网」不是红色的番茄酱,不是像网易云那种红,反倒是像白糖,大量留白,纯纯粹粹。


音乐也大量留白。每期推十来首英伦流行民谣或是华语另类摇滚,配上一点前言搭上后语,其他的留给你们听完自己去感。


「落网」的人并不多,正如吃薯条蘸白糖的人也挺少。


后来有一阵想着断舍离,把手机里非必需的APP都删了。在那时,「落网」也被我归入了「非必需」的范畴。


再后来,我听说「落网」这个14年历史的国内独立音乐IP濒临倒闭了。





近来,我又听到了些许「落网」可能重归的信息,不太真切。重下了这个APP后,翻到最开始的期刊「vol.1 散漫的夏天,倒也可以安安静静听上半天。


深圳的夏天并不散漫,我也很怕夏天,看着明晃晃的阳光对出门就充满了抵触。倒是夏夜比较清爽些,有风的时候会使脚步轻盈。


最近我突然想听一听「落网」以前推荐的那些音乐,突然想每天回来后有时间的话写一写自己的文字。



华音说进入工作状态后就很难想着能做出什么满意的东西了,师爷说「年轻人对年轻的定义就是对淘汰的事物无知,对新近流行事物了然于心」。我现在处在一个「工作」和「年轻」之间的状态,既不完全对过去的事物无知,又不完全被工作时间占满。


有点小梦,有点摇摆,有点像以前某段时间的自己。


听听歌,洗洗睡。


Nice 2 meet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