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写实、走心,笑中带泪,一部真勇敢的作品,笑的有多开心,哭的就有多伤心,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豆瓣9.0美团9.7

中创上瑞2019-01-10 14:16:21

一、《我不是药神》

峥哥哥一夜爆红,那不得不提到他原定档7月6日上映的新片《我不是药神》,近几天开启提前点映,表现相当炸裂。

截止发稿时已经累计收获1.37亿票房,豆瓣9.0的超高分,妥妥的口碑票房双丰收。因为点映成绩斐然,影片也提档至7月5日上映,明天大家可以全时段购票观影了。

截止发稿时已经累计收获1.37亿票房,豆瓣9.0的超高分,妥妥的口碑票房双丰收。因为点映成绩斐然,影片也提档至7月5日上映,明天大家可以全时段购票观影了。

写实、走心,笑中带泪!

确确实实戳到了中国人的生存痛点。

「演技爆炸」的闪光点

笑的有多开心,哭的就有多伤心


绝不是空煽情,它戳中的正是每个人的痛点

生老病死,是围绕所有人一生的永恒话题。《我不是药神》将镜头对准了在死亡边缘挣扎的白血病患者,他们的绝望无助更多的不是来自病痛,而是贫穷——影片中,因为没有足够的钱支撑每个月4万元的天价药费,以至于很多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贫穷”一点点吞噬自己的生命。

二、故事原型当年热议的“陆勇案”。

陆勇,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企业老板,2002年被查出慢粒白血病,尽管曾经是个收入不菲的私营企业主,但面临高昂药价所带来的经济压力,不得不选择来自印度的仿制药。2004年8月,陆勇在病友群分享了这种仿制药,随后便有越来越多的病友让他帮忙代购,人数一度达到了数千人。

2014年3月,陆勇因使用网购的信用卡,帮助上千名病友购买印度仿制药,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戏剧性的是,当陆勇被抓后,数百名病友联名为他求情,请求司法机关认定陆勇无罪,他们中既有大学教授,也有普通市民。2015年2月,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做出最终决定,认为陆勇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决定不起诉。


有人说,《我不是药神》是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那个故事讲的是,1986年的达拉斯,一位电工被确诊为艾滋病晚期,为了能够活下去,他开始研究各类未受当局批准的抗艾滋病药物和替代疗法,甚至非法走私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各种抗艾滋病药物,联合病友成立了俱乐部。


另一场《我不是药神》的首映礼上,原型人物陆勇也来到现场,站在主演徐峥身边的他说,一开始看预告片,并不满意,他担心观众以为他是卖药挣钱的人,其实他没有挣钱,导演跟他沟通后才放下心来。

首映礼现场,徐峥对陆勇说,“角色的小人物部分是属于我的,英雄部分是属于你的。”现场观众以热烈的掌声回应陆勇的担心。


影片根据陆勇的原型做了适当的艺术化创造,由徐峥饰演的主角程勇并非白血病患者,只是一名纯粹的药贩子,但随着与慢粒白血病人的深入接触,他意识到了他售卖的不仅仅是药品,更是这些人活下去的希望。为此,在警察开始查封仿制药时,程勇决定展开一场救赎……

和电影中的程勇不同,现实中的陆勇事业有成,他是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2002年,他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人生也因此彻底改变。


医生给陆勇开出了一种特效药——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一个月一盒,23500元,不能进医保。当时北京北二环房价每平米还不到15000元,对陆勇来说,这是一笔非常大的开销。他吃了两年药,花了将近六十万元,病情是得到了控制,但高昂的药价和医疗费,也掏空了他这个私企小老板的家底。


2004年,陆勇偶然在日本发现了一款印度仿制的“格列卫”,疗效相似,但一盒只卖4000元!这让他对人生重新燃起了希望,他按着说明书,联系上了印度厂家。


陆勇先尝试开始服用印度仿制的“格列卫”,发现真有效果之后,马上分享给了病友——他把药品的购买和汇款的方式告诉了上千名病友,让他们自己买。由于境外汇款手续麻烦,为了方便病友的购药,陆勇帮印度公司解决了一个账户问题。廉价的仿制药,成了病友的希望,陆勇也被病友们尊称为了“药侠”。


正因为这个行为,2014年7月21日,他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


消息爆出之后,300多位病友共同签署了一份呼吁书,《为争取患者基本生存权的集体自救行为的“非罪化”而呐喊》,请求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电影中,一位同样患有慢粒白血病的老太太,拦住警察时说了段台词: “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吗?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吗?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他们保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命。


2015年1月,检察机关研讨后认为,陆勇的行为不是帮助“销售”行为,而是帮助“购买”行为。而且在这个行为的过程中,没有产生利润。最终, 检察机关准确界定,陆勇的行为是“买方行为”,而非“共同销售行为”,因而根本不构成“销售假药罪”。


2015年1月30日,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法院也对“撤回起诉”做出裁定。

三、格列卫的出现让患者有了长期生存的可能


电影里所描写的那种病症,临床上称之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简称“慢粒”),可以简单地理解为白血病中的一种。


和老百姓熟知的白血病不同,慢粒起病慢,大部分患者往往是在体检或手术前无意中发现的,只有少部分患者早期会出现乏力、左腹脾脏肿大等症状。然而,一旦当慢粒进入急变期,患者的状况就会急转直下,很快就会死亡。据统计,全球每年所有的新发白血病患者中,约15%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

影片中的药物“格列宁”,实际其通用名叫“甲磺酸伊马替尼片”,一种由瑞士某制药公司生产的进口药。“这是一种非常好的靶向药,问世于上世纪90年代,正式投入临床使用是在2000年初,它的出现大大地延长了慢粒患者的生存期,甚至可以长期存活。以前,慢粒患者的平均生存期只有3-4年。”可以说,甲磺酸伊马替尼片是上个世纪开发的最成功的肿瘤药物,也由此开启了靶向药物时代。

随着甲磺酸伊马替尼片的广泛使用,全球关于慢粒的治疗指南也发生了改变,以前指南推荐的首选治疗方案是骨髓移植,其次才是用药,但后来变成首选药物,其次才是骨髓移植。因为,相比骨髓移植,药物的副作用更小,效果也更好。这也意味着,甲磺酸伊马替尼片对患者而言就是“救命药”。

四、电影里的法与情——每一条法律背后都有一个价值观

拿婚姻法举例:每一条法律背后都有一个价值观。什么是价值观,价值观就是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无论是二十四条还是最高法院最新的司法解释。这两条法律这两条规定在博弈一件事,博弈哪件事呢?

究竟维护夫妻之间的公平,还是要维护债权的安全。

债务发生的时候,需不需要对债权人施加更多的注意义务。什么意思?如果法律认为夫妻之间的公平比较重要,那么就像最新的司法解释,他会要求债权人必须举证证明太太已经知道,太太已经同意,太太也从中受益。

他给债权人附加了更多的义务。如果法律认为债权的安全比较重要,他就像二十四条那样,我作为债权人,我跟你发生经济往来,我只看重的是你们夫妻俩的偿债能力,我不需要证明你知道。所以法律在做选择题,没有人人都合适的时候。

二十四条,实际上,我认为本质上24条没有问题,因为法律的选择上,他维护债权的安全,促进经济往来的便利作为重中之重。

五、面对重疾我们生存痛点是什么?《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是否记得?


我们每个人在得大病的时候,都会对这场大病带给我们的损失有一个预期,但往往我们预期的数字与实际发生的损失有差距,通常会少算很多,为什么呢?

因为一场大病带来的损失就好像海上漂泊的一座冰山一样我们容易发现的是这座冰山在海上的部分,而下面很大一部分会漏算,在此,我想和大家一起看一下一场大病到底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损失。

首先一场大病最容易被我们发现的是海平面以上的部分,这部分就是大病带来的医疗和手术支出费用这种费用是给我们带来的直接损失,所以我们很容易就体会到。这时候我们往往需要一份保障去对抗这种风险,而这份保障就是我们常说的医疗保障。我们对于医疗保障的最大诉求是实报实销,一旦发生重大疾病,我们可以承受身体上的痛苦,但经济上就不要在遭受损失了,最好这笔钱能够实报实销。但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老百姓其实是有风险的,它在于我们对于医保的认知有偏差:第一,我们认为医保的报销比例是百分百,其实不是的,重大疾病实际报销比例只占50%左右;第二,医保是滞后报销的,换句话说需要先垫付一部分资金,那如果你有医保而没有现金的话,遇到大病的时候也是无能为力的。


那么一场大病带来的还有什么损失呢?就是海平面以下,我们意识不到的。

首先,在大病治疗的周期内,它不是一天两天就治好的,是有一段时间段的,这个时间段你要担心的是你收入会出现动荡,至少收入会下降,如果你工作不是很稳定还会面临着失业,当大病治好以后你再去工作,你的工资起点就会不同了,而这种工资下降的状态会陪伴你至终生,所以一场大病带来的收入损失是从发生大病那一刻直至退休的;

第二,我们不能认为治好病和恢复健康是一个概念,治好病只是治疗费用,而恢复健康需要一个漫长的周期,这个周期当中设计营养费和康复的费用而这些费用通常是治疗费用的二到三倍,所以这一部分费用要提前算出来,否则治好病之后发现我们还是没有足够的费用把病养好;

第三,在治疗的时候要有大量资金去应对,所以可能要动用积蓄,变卖资产,这些会打乱家庭正常的生活节奏这是大病带来的一个客观风险;最后,大病的病人可能要有专门的人去护理,如果配偶去护理,她也会消耗大量的时间精力体力,如果要是有护工去护理那也会有专门的费用,这些也是由大病带来的损失。以上所说的思想都是大病带来的潜在损失。

这是一个人在生大病后,给家庭带来的经济负担。面对经济负担,的时候我们应该提前做好防范,所以在您的保障体系中还有一部分是应对潜在损失的就是康复保障。我们对待康复保障体系的要求是尽量做到充分补偿,就是说我们的损失有多少我们就要把这个损失算进去,把损失转化成保障数字。面对康复保障的时候我们需要多少数字呢,当然这其中也有风险。第一,你漏算了;第二,过于乐观算少了

六、爱不留遗憾,假如发生重大疾病你的家人会怎么对待你?视频泪目

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么?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有病没有药是天灾,有药买不起是人祸。

谁能保证这一辈子自己和家人不生病呢?

六、现在科学的先进治疗手段和靶向药物

其实大病真的离我们并不遥远,现在的环境污染问题、食品安全问题、工作压力问题还有生活习惯问题都使得生活在这个年代人发病概率普遍提高。

不仅如此,大病发病正在呈现三大趋势。


第一,普遍化,人的一生罹患重大疾病的概率高达72.18%;

第二,年轻化,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显示,我们重大疾病发病平均年龄为42岁,并且呈逐年年轻的态势;

第三,可治愈化,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医疗手段应用于临床,很多疑难杂症都被攻克···,它也决定了目前重大疾病不是能不能治的问题,而是花多钱怎么治的问题。

文章来源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