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脚下》:关于新疆最美的纪录片!

早安慈溪2019-05-02 15:35:24


一部跨越四季,辗转总行程超过15万公里,历时两年多时间拍摄完成的新疆籍纪录片《天山脚下》 该片主创团队由《第三极》、《香巴拉深处》的总制片人王未来、颜占领领衔,当然很让人期待啦!



除了美到窒息的新疆美景之外,我看到了关于哈萨克族小骑士、沙漠女子足球队、维吾尔族裁缝姐妹、临摹壁画的汉族青年、跨国婚姻夫妻等22个人物的生活故事,每一个故事有着别样的味道,或是激动、或是感动、或是震撼。总之,这里可以打翻你的心情五味瓶,也能让你下一秒就想背上行囊说走就走去新疆。



正如《天山脚下》总导演祝勇说的一样,新疆的美,隐含着中华文化一些最基本的理念和智慧片中的每一个故事都会让人感受到最朴素却最动人的力量。而担任该片总制片之一的颜占领老师也说:“去过新疆有深入体验的人想必都会感受到这一点,那种独特的‘新疆味道’即便在你离开新疆很久之后,仍让你魂牵梦绕”。


1


“哈萨克族小骑士"

Kazak boy on horseback

这位勇敢的小骑士就是只有4岁的儿童夏依布兰。地点不是巩乃斯草原,而是伊犁河谷,著名的杏花谷。

春天来临时,满谷的野生杏树林全部开出粉白的花朵,在山谷中,如海浪般起伏汹涌。就在这如仙如幻的世界里,哈萨克牧民的春季转场就要开始了,父亲要夏依布兰在转场开始前学会骑马,以便让他单独骑上一匹马参加转场。

他学会骑马的过程并不顺利,马不听使唤,疯狂嘶吼,带着他狂奔,无法想象一个4岁的小朋友怎么可以做到不哭不闹,这份坚毅勇敢仿佛是天赐的,当然这过程中,坚硬的树枝在他的小脸上划出深深的口子,他从马上掉下来,要知道这一摔严重的,就连一个成年人也得摔断几根肋骨,但是个子不如马高的夏依布兰再次依靠自己的力量骑回到马上。

哈萨克人对马的亲近感几乎是与生俱来的,无须任何大人的参与,4岁的夏依布兰,几乎是自己教会了自己骑马。或者说,只有自然,才是最好的老师。勇敢的夏依布兰完美诠释了人与自然的那份和谐与默契。


2


“无法和你说再见”

Can't say goodbye to you


在天山南麓,风景如画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司空见惯的就是一个哈萨克牧民马背人生,但是这次他们讲述的是一个蒙古族老人闹日甫阿拉西与一匹老马的告别。

闹日甫阿拉西是土尔扈特人。土尔扈特部,清代厄鲁特蒙古四部之一。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18世纪土尔扈特汗渥巴锡率领17万族人自伏尔加河流域东归,终有4万多人返回祖国的那段激荡人心的史实。闹日甫阿拉西,就是他们的后裔。40年的春夏秋冬,都是这匹老马陪伴着闹日甫阿拉西家的四代人。闹日甫阿拉西的孙子朗才生下来时,这匹马就是家中的一员。

这匹马还救过朗才的命,朗才小的时候曾跌进山谷,是这匹马找到了他,用嘴叼起他的衣襟,把他安全带回到家里。但是这匹老马,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无论如何熬不过这个冬天了。按照土尔扈特人的习俗,闹日甫阿拉西要把老马放生,让它在大自然中死去。

当我看到闹日甫阿拉西一家与老马相别的一幕时,不仅闹日甫阿拉西流出了眼泪,连老马的眼角,都溢出了泪水。这一刻我也有些眼眶湿润。


3


"这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

A story about waiting


人到中年的她,依旧保持着维吾尔族女性特有的魅力,她叫麦合蒲来提。二十多年前,一个在乌鲁木齐学习的日本人江上鹤也来喀什,爱上了她。但此前,她已经历了失败的婚姻,留下了一个有病的儿子,往日的伤痛,这让她在这个异国男人面前踌躇不前。江上鹤也真心爱她,等了她很多年,终于,他们结了婚,很幸福。

江上鹤也来喀什探亲,故事就从这开始。这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到了这把年纪,他们依然在等待团聚。我为他们生命的韧性,为他们内心不曾泯灭的对幸福的向往而感动。在宁静的外表下,她没有一天放弃过自己的梦想与渴望,一如这缓慢时光中的老城。

看到屏幕上的江上鹤默然离开,麦合蒲来提沿着他们散步的路独自回家,我好像看到了远处的光,就是他们对明天朴素的向往。



4


"我把青春留给你"

Leave my youth for you


一个大学毕业后,主动要求到龟兹研究院工作的福建青年——梁观松。龟兹研究院在阿克苏地区的库车县,位于天山南麓、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研究院距离县城几十公里,周围除了层层叠叠的土黄色山峦,几乎什么都没有。但这里有世界文明史上最珍贵的宝藏——克孜尔千佛洞。

库车古称“龟兹”,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被认为是古印度、希腊罗马、波斯、汉唐几大文明在世界上唯一的交汇处。著名高僧、佛教翻译家鸠摩罗什就出生在这里,自公元3世纪起,这里开凿了大量的佛教洞窟,里面的壁画和造像精美绝伦,比敦煌要早几个世纪。佛教洞窟的热潮一直持续到公元9世纪,长达六百年,延续时间之长,绝无仅有。

梁观松的工作,是在克孜尔千佛洞临摹佛教壁画。正值夏季,阿克苏天气最热的时候。这里的工作方法大抵有两种:一种是进洞临摹,就是在现场照着画;另一种是用数码技术将壁画拍成原大的照片,进行勾描。看到在工作室临摹的他,把窗户都关上,电扇空调都不能开,还有大灯炙烤,整个房间,有如桑拿房。汗水顺着他的下巴,滴在纸页上,混合在颜料里,让佛的形象里,加入了人的体温。

影片中看到研究院几乎处于荒山中,离遗址很近,离人间很远。连超市,也在几十公里以外的县城,一周才能去上一次。女友在这里待不下去,要他离开,他都坚持留下来,二人几度分合,让他痛苦不堪。但一进入工作状态,他又无比愉悦。在他眼里,千佛洞才是真正的繁华绚烂之地。在幽深的洞窟里,他看到的是一部部辉煌的文明大片,里面有武士降临,也有优雅的伎乐飞天。

在这些荒无人烟的地方,这些人就对壁画进行固定。一天完成的固定面积,最多也只有一个小手指甲那么大。他在宿舍里修复一对淘来的茶盏——他原本是想等女友来,他和女友饮茶用的。两只精美却有点残破的茶盏,寄寓了他对女友的思念,细致的修复动作,他也希望和女友和好如初的企盼。

洞窟附近没有水源,他们每天都要从很远的河里抬水上山,有限的矿泉水,全部用于壁画修复和固定,他们舍不得喝。他们还要自己做饭,轮流担任厨师。一间被叫作厨房的屋子,地上胡乱堆放着一些大白菜、土豆,他们的三餐就像他们的工作,日复一日,鲜有变化。


5

“震撼故事的背后,也同样让你动容”

Welcome to know stories behind the moive



摄制组下至海拔负154米的吐鲁番盆地,上至海拔超过4000米的帕米尔高原,在“凛冽的北疆严寒和恐怖的南疆毒热的轮番折磨”之间奔走,从来没有胆怯、犹疑、涣散。

地表接近80度高温的鄯善,超过50摄氏度的高温下拍摄沙漠,摄影师中暑呕吐,稍事休息,继续坚守着摄影机,你才看到沙漠美景。

冬日的阿勒泰,气温低到连航拍器都不工作了,摄影助理突患雪盲症,就医后依然坚持工作。

在那拉提草原,他们遭遇了连续6天的大雨,剧组被困在宾馆里一筹莫展。在等待6天之后,决定在雨中拍摄,摄影也平生第一次在攀岩教练的保护下,身系保险绳,从悬崖顶端下到湿滑的峭壁上拍摄。也是在那一次,我们在返回驻地的途中遭遇山体滑坡,假如他们的车队快了一分钟,直径十米左右的巨石就会砸进我们的车队。

但即使这样,为期一年半的实地拍摄,全组没有一个人脱队,一年半的时间里,导演陈磊的奶奶去世、摄影指导孙宇的哥哥患癌去世,他们都是匆匆赶回料理,又迅速回组投入拍摄。在新疆,在天山脚下,在这些平凡而伟大的生灵中,每个人的内心都经历了一次洗礼。


点播路径:

慈溪数字电视—纪录片—社会人文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