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原来我们都是如此平凡

NewXray2019-01-23 15:24:16

  

 运动,大体可以分为团队向与个人向两种。

   也许因为,我是个喜独的,所以,我更常做的,是诸如游泳、瑜伽、跑步这类,自己就能完成的事。

   在这三项里,游泳是最单调的,原因很简单——少了音乐。

   缺了音符,纵有水花之韵,仍为遗憾。

  水下耳机,音场,宽宏诡异,好似梦中走错了剧场,还不如不戴。

   泳池里,即使耳不能听,我还有釜底抽薪的招法——把脑子当成CD机。

   CD机,是不太靠谱的。往往,这歌儿播了一半,还在间奏呢,就桥接到另外一支副歌去了,居然还算顺畅;或某段永唱不完的歌词,总无法好好地收尾。若有人能听见这脑袋CD”的旋律,一定以为有谁,在恶作剧般胡乱调拨。

   唯有几张专辑,我是能完完整整,一字不落,一个音符也不差地,在脑中播完的。

   就有这张,江美琪的《想起》。

   出版时间:2001年;厂牌:维京。

   17年前了。


   那时候由镇上去县里,是要坐1个小时的盘山路的。

   记忆里的班车,和现在的可大不一样。

   没有空调,夏日,班车敞开着窗,驶过乡间土路,任尘土飞扬。窗上,玻璃,不是卡得太紧,就是在缝里松松垮垮,车子一动就震个不停,头枕着窗子的人,就在这丁零当啷的声响中顽强地睡着。车门的右边,鼓起的是发动机的箱子,发着热,却也总是坐满了人。



   车班,是由镇上的一两家人承包了的。有个司机和我母亲相识,每次见了我,必打招呼。可我却宁肯坐不相识的司机的车。一半是因为,少年矜持,一半则是因为,这个小时,我可以从从容容,听听歌曲了。

     装好磁带,插好耳塞,车厢里渐渐坐了人,就等司机慢慢从街边的铺子摇过来,打开车门,一跨步上车,再砰地把门关上,回头检点看看人数,右手则在前头一拧,发动机轰然作响,车子缓缓启动,我也按下手中的播放键。  

   于是,在现实中发动机的轰鸣中,耳边也传来飞机起飞的声响,然后,如秋风一般清朗悠长的弦乐响起,这是专辑的第一首歌——《寂寞飞行》。

   距离我第一次搭飞机,还得六年呢。我先放纵着自己的想象,顺着歌声,浮到很高很远的天边去了。

   我的念头在空中飘,而我的眼前,是再熟稔不过的光景,油饼摊,豆腐摊,书店,小孩在地上嬉闹,妈妈的单位,白色的,桥的左边农贸市场,过桥后,有一哇自家的菜地,然后,学校的运动场,加油站,名唤“19公里的坝子。

 

   过了坝子,第一首歌就播完了,然后是《凝望》

   “不知为什么你又出现我梦中你凝望着我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窗外,摇摆的稻田。在阴雨绵绵下,在灿烂阳光中。

 

    再是最出名的《亲爱的,你怎么不在身边》。

   乡间道路蜿蜒,进了第一个村,小桥后,是一间庙子,背靠一株大树。

 

   接着,《泡泡糖》、《天使的爱情》、《原来我们都是如此平凡》

   “原来我们都是如此平凡没什么不一样软弱的时候特别怕孤单

   车子从山脚下驶过,左边,长长台阶,见缝洼着杂草,通往山顶,小学校,旗杆。

 

   A面完,翻B面。

   绵密钢琴前奏,重复两遍,专辑的同名歌曲——《想起》。

       “闻一闻茶的香气哼一段旧时旋律要是你一定欢天喜地”  

   路边,一座一人高的小山包,温柔的伏线,小径。

 

   I FEEL SO GOOD》《在我身边》《笨金鱼》

     溪流晶亮,某处,分为两道,而后汇合,其间,溪畔,绿草如茵。

 

   《孤单》《我知道我会哭》

   “如果想念变成一片无边汪洋想你的心是不是要注定流浪

   大烟囱,远远地,从未冒烟,只是矗立。

   县城就要到了,我也摁下了停止键。

 

   那几年间,不知在这山路上来来回回坐了多少班车,也不知翻来覆去听了几次这张专辑。

   连专辑的内页我都熟稔了。那灰色的城市背景,却是一个乡镇少年当年的渴望。

   一首一首的歌词,也抄在我的笔记本里。

 

   流行音乐的受众,永远是青春期的孩子。一旦过了某个年纪,就很难再听新歌了。青春时种下的旋律,就一直写在心底里,成为生命的底色。

   有时候我会想,这会不会是肤浅的。

   大众文化的特点,就注定了不会多么深刻。

   但它还是很有益处。它形成了我的很多“价值观”。尽管情歌泛滥是华语音乐被诟病之处,它却似乎也成了我们这代人很好的情感教育范本。

   我的心中,会始终为江美琪这样的歌手留一个位置。也很遗憾,这样纯粹录音室唱片工业的精品,似乎在现世越来越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