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人才会有爱情,软弱的人只有婚姻

花生阅读网2019-04-22 16:44:48

第1章 你从监狱逃出来了?


  墓园。


  孟如小心的躲在常青树后,连呼吸都几近停滞。


  她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以免被墓前静默站立的男人发现。


  五年了,何越寒的身姿依旧挺拔,只是俊朗的面容上,多了几分沧桑,眼瞳里弥漫着一层挥不去的悲伤。


  孟如僵着身子,很想上前抚平他轻皱的眉际。


  可她不敢去,也不能去。


  何越寒说过,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她,如果再出现在他面前,他会掐死她。


  她不怕被他掐死,死在他手里,她心甘情愿。


  只是,她不想去惹他生气,惹他想起过去那段伤心欲绝的回忆,以及,让他手沾血腥,万劫不复。


  这次出狱,孟如早想好,再也不见他了,她会默默死掉,在他不知道的地方。


  谁直到命运会这般的作弄,她只是想这辈子最后一次来跟养父母说会儿话,却还是撞见他。


  但很快,她又暗骂自欺欺人。


  终归,她还是想见他的。


  今天是养父母五周年的忌日,他最是孝顺了,又怎么可能不来呢。


  这样的念头让孟如感到惶恐。


  五年没见他,却爱他比原来还要深,她该怎么办?


  这个五年没见的男人,是她在监狱里活下去的所有勇气。


  白天,她将他的一切,在脑海里反复的研磨;夜晚,她轻轻的念叨他的名字入睡。


  她除了他,在这个世上,什么都没有了。


  如果没有五年前的那件事,他们现在会怎样?


  会像以前约定的,结了婚,有一大堆孩子了吗?


  可是生活,没有如果。


  眼眸酸痛,孟如收回目光,赶忙抽身离去,她发现自己流泪了,再待下去,会悲痛出声的。


  捂嘴低着头疾走,没走出多远,就撞上一个坚实的肉墙,突如其来的熟悉感,让她大脑一片空白。


  没有抬头去确认,她转身逃离。


  她知道是他。


  曾经多少次,她被他拥在怀里,他的触感,他的呼吸,早已经烙印进她的生命。


  身后,一只大手伸过来,将她捞住禁锢在怀里,沾上那胸膛。孟如瞬间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监狱里太冷了,而他的怀抱,好温暖。


  如果能死在这个怀抱里,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了吧。


  “孟如!你竟然从监狱里逃出来了!”下一瞬,何越寒又将她猛得推开。


  孟如跌坐在地上,怔了怔,“越寒,我没有逃狱,我知道你不想看见我,我这就走……”


  何越寒声音冰凉:“没有逃?法庭判你无期徒刑,我一直盯着你,你在监狱,没有任何减刑的行为,怎么五年就出来了!”


  孟如心痛到无法呼吸,他原来还在关注着她,只不过,是怕她减刑。


  “无话可说了是吗?过来,给我跪下!”何越寒暴戾的将她拽到墓前。


  这是一个合葬墓,上面有着一对中年男女的肖像。


  那是她的养父母,也是何越寒的亲生父母,五年前的一个夜晚,他们葬身火海。


  而罪魁祸首,就是孟如。


  何越寒用力的按着她的头,将她按进潮湿的泥土里,“我家待你如亲生骨肉,你为了一己之私,就杀死他们,我问问你,你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


  “我没有要杀他们,那是一场意外……”孟如摇头抽泣。


  “意外?法庭的判决书会有错吗?杀人动机,证据链全都一清二楚,事到如今,你仍不知道悔改!”何越寒咆哮。


  刚下过雨,地面一片泥泞,孟如脸上沾满了腐臭的脏污,但她没有反抗,默默承受。


  她是孤儿,自小被领养在何家,虽然不是亲生,但养父母还有何越寒,待她都如亲人一般。何越寒甚至说好了,不要她再当养妹,要娶她为妻。


  可那天晚上的意外,让一切美好都毁了。


  她本以为是自己忘了关煤气,导致的意外失火,判决时,却是故意杀人。


  而当时做出重要证供,力证她有杀人动机的人,就是何越寒。


第2章 吐血


  孟如不怨恨何越寒在关键时刻对她落井下石,相反,她理解他的悲痛。


  她知道如果争辩,只会让何越寒更伤心。所以在庭上,没有辩解一句,保持了沉默。


  不论如何,养父母的死,跟她有关,她理应为此付出代价,这是她对何家的亏欠。


  更遑论,他们再没有可能在一起。


  她享有自由,跟待在监狱,没有什么区别。


  “何越寒,你放开她。”这时,一个清冷的男人声音响起。


  下一刻,何越寒被撞开。


  黎子铭将孟如被扶起来,孟如早已失去了站立的力气,下意识的就靠在了黎子铭怀里。


  看着忽然出现的黎子铭,何越寒怒容更盛:“孟如,你好样的,难怪能提前出狱。原来,在监狱里勾了个男人帮你!”


  孟如咬着唇,不予争辩,只是对黎子铭轻声说,“带我走……”


  黎子铭却受不了何越寒的冷嘲热讽:“她出狱根本用不着我帮,因为她……”


  “子铭!”孟如知道黎子铭要说什么,猛得勾住他的脖子,咬住了他的唇,将他要说的那句话堵了回去。


  何越寒看着两人,瞳孔陡然瞪大,将两人猛得扯开,一巴掌打在孟如脸上,“为了出狱,你倒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是啊。我就是为了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你领教过的。”


  孟如脸肿起一块,却还是一笑,只是那眼瞳里藏了无尽的凄然。


  当年,何越寒向法庭举报了孟如的杀人动机:他父母不同意他娶她,一怒之下,她就放火烧死了他们,扫除他们婚途上的障碍……


  那动机何其残忍,又何其荒唐,她怎么会那么做!


  可她现在甘愿承受这种误解了,目的,只想何越寒更憎恨她。


  何越寒盯着孟如看了半晌,扭头看向黎子铭,“以前我把她宠上天,就因为我爸妈不同意婚事,她就下了狠手,你竟然还敢把这种蛇蝎女人留在身边!等哪天你家人被她害死,你后悔都来不及!”


  黎子铭揽着孟如离开,走了几步,又回头说了句,“何越寒,我的事,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是吗,不论你用了什么办法将她弄了出来,我迟早会将她送回去!”何越寒冷哼声,拂袖而去。


  孟如眼眶猛地一酸,脚下加快了步伐逃离。


  坐到黎子铭的车里,孟如瘫也似的倒在座位上,肋下一阵阵的抽疼。


  黎子铭看她脸色惨白,心疼的问,“小如,你怎么了,很不舒服吗?”


  孟如挤出一抹笑,摇摇头,刚要说话,嗓子一甜,口腔鼻腔顿时充斥了血腥气。


  “小如,为什么不把你生病的事告诉他,如果他刻意针对你,一定会想办法送你回监狱,你刚才真不应该再故意触怒……”黎子铭很担忧的说。


  刚才孟如对他的那一吻,他很清楚不是出自爱情,而是故意做给何越寒看的。


  “他越讨厌我,越憎恨我,等我死的时候,才不会心疼。子铭,对不起,我利用了你。”孟如轻轻的回答。


  “别说傻话……”黎子铭心疼的叹气。


  还想说点什么,他就看见孟如的双眼,失去了神采,嘴角有鲜血从唇缝间流了下来,滴在她洁白的裙子上,犹如一朵盛开的玫瑰。


  “小如,你坚持住,我送你去医院!”黎子铭脸色一变,心底一片慌乱,赶紧发动了轿车。


  孟如低着头,近乎麻木的擦拭着连衣裙上的血渍,可是却怎么都抹不掉,反而越来越多。


  这条裙子,是她今早过来之前,特意找黎子铭借了钱去买的。


  何越寒以前最喜欢她穿白色连衣裙的样子。


  幸好啊,没在何越寒面前把裙子弄脏,不然就不美了……


第3章 我对你的心意


  孟如再次醒来已是傍晚,窗外的昏黄让她以为还在铁窗里。


  她下意识的就在想,何越寒在外面过的好不好,此刻又在做些什么……但浮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天之前,何越寒对她的那番冷言恶语。


  “小如,感觉好些没有。”黎子铭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保温盒。


  孟如点点头,身体里有一种隐隐的不适,不知是肝脏还是心在疼。


  “医生给你做了检查,你的肝病越来越严重了,必须要尽快做移植手术,否则……”黎子铭轻柔的说道。


  “否则,会死对吗?”孟如微笑着看向黎子铭。


  “我已经托人在找了,应该很快会有结果。小如,这种手术,最重要的是病人的求生心,所以,你得自己调节好心态。”黎子铭从孟如的表情里看出了不对劲。


  “子铭,这是上天对我害死养父母的惩罚,我早认了。”孟如抿唇说道。


  “那是一场意外,你用不着受到惩罚!就算有人要为此负责,也不该是你……”


  黎子铭急了,抓住孟如的手,许是明白自己说得多了,连忙转移了话题,“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为了我,活下去好不好?”


  “子铭,你值得更好的女人,且不说我身犯重病,我还是个要蹲穿牢底的囚犯,你这样坚持下去,不会有结果的。”孟如很歉疚的说道。


  “我不在乎这些!只要你活下去,我带你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开心心的过日子。”黎子铭很认真的说。


  “我当初申请保外就医,不是为了治病。我只是想看一眼何越寒。”孟如看着眼前的俊朗男子,心堵得慌。


  如果,她的生命中,没有遇见何越寒,该多好,也许,她会跟眼前的男人在一起。


  可人生,没有如果。


  跟何越寒在一起二十年了,她心脏的所有空隙,都已经被何越寒填满了,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他那么对你,你还是放不下吗?”黎子铭怔了片刻,他又何尝不知道孟如对何越寒的心意。


  “我不怪他。”


  孟如声音很轻,却很坚定,“他是爱我的,我们两人落到如今的局面,他比我更痛苦。”


  “小如,你怎么这么傻!”


  黎子铭长叹,“你以为你们两人的问题,是他父母的死,但实际上,他在你入狱的第二年,就跟人已经订婚了。把你送进监狱,不过是他趁机摆脱你而已!”


  订婚?


  听到这两个字,孟如眸子陡然闪过惊惶,很激动的抓住黎子铭,“他,他和谁订婚了?”


  “我会尽快给你找回配型的肝脏,你只有活下去,才会知道自己爱的人,究竟值不值得爱!”黎子铭却不回答,丢下这句话,快步的离开了病房。


  孟如痴痴的坐在病床上,心乱得一塌糊涂。


  何越寒,爱上别人了?


  “就是你这么个面黄肌瘦的丫头,把我弟弄的五迷三道的?”这时,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出现在病房门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孟如。


  孟如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眼熟,却忘了在哪见过。

长按二维码抢先看后续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