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老尿 04

斜阳之挽2019-01-16 11:31:02

本期的作品来自于责编本人。


在成为纽黑文郭敬明之前,高中的责编被人们称为“大菠萝”。


不过很可惜,印证大菠萝之名的校园黑暗小说都被永久封印了,如今只能透过这篇文章来一窥责编自己的黑历史。




诗人和猫

我:

诸君,我喜欢猫咪!诸君,我很喜欢猫咪!诸君,我最喜欢猫咪了!我喜欢折耳猫!我喜欢波斯猫!我喜欢狸花猫!我喜欢虎皮猫!一切在房间里的猫咪,我都很喜欢!

年幼的猫是最为可爱的,不谙世事的她们似乎拥有无尽的活力,不论在谁眼里都光芒四射。无论何时,只消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们和几个线头或是布娃娃斗智斗勇,就能毫无负罪感地消磨时光;抚摸她们的背脊,挑逗她们敏感的下颚,再听到她们“呼噜噜”的呻吟,就心满意足了。

于是我决定买一只猫回来养。

可是我的朋友,诗人,却对我的决定极度愤慨。他的反应让我讶异:平日里温和寡言的他竟然面红耳赤地与我争执,偏执地坚持猫是妖邪的怪物。

“你绝不能养猫,这种无聊的生物”,他目光闪烁,略显苍白的两颊泛着平日不多见的红晕,“听我的劝告,朋友,别碰这玩意!”

无聊的生物,没错,诸君你没有听错,诗人的的确确就是这样描述这天字号第一可爱的猫咪的。

我平素不爱与人争辩,所以在我的敷衍之下,他也只能偃旗息鼓。随后,他又信誓旦旦地表示要陪我一同去宠物店,免得我买回来什么奇怪的东西云云。

诗人确实是位诗人,才华横溢,心境高远,可是却不能理解和享受这世俗之中最美丽、最可爱的生物的趣味。唉,我为他着急啊。

也许我该劝劝他。


诗人:

朋友用一种悲悯的眼光看着我,接着便在路上口若悬河地与我描述猫咪的趣味和友善。拜知乎问答和微博猫片所赐,他绝对称得上是位“猫咪专家”了,关于猫咪的一切,他似乎都了如指掌。

我苦笑着看着他,替他感到遗憾。这些所谓的“知识”,我其实早已明白。只是感慨朋友他还看不透,看不透猫咪的本质。

沉溺于猫咪的人们啊,醒来吧。

实不相瞒,就在两三年前,周围的朋友们都养了猫,似乎只有我还形单影只。奉行“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的我,从不相信养个宠物会使人愉快。但是朋友们的笑颜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是个习惯了独居的人,便很难理解他们的快乐。所以,我想要弄明白其中的道理,我想要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开心。

正好有一只流浪猫在我家附近徘徊,于是我收留了她,不同于我那些朋友的低级趣味,我开始了我的实验:调节刺激,观察反应。不得不承认,猫咪是种有趣的生物:给她放一盆牛奶,敲敲盆就会撒开小腿跑过来;仅仅是吊着充电器晃来晃去,就能吸引她来回跳个不停;放一面镜子在她面前,她就会上前张牙舞爪一番。

人们竟然会因为这样的动物而开怀,大概是嘲笑他们的天真和无知吧。

抱着学术研究的目的,我调整了种种条件,观察她的反应,一一记录,终于感到无趣了。

是的,没错,千真万确,我真真是感到无趣了。

我,对她们感到厌倦了,所以就抛弃了。

毕竟只是猫嘛。比起猫咪,还是人类朋友更可靠,不,更有趣呢。


猫:

周围的猫咪都找到了住宿的家庭,戴上项链,穿着皮靴子,一日三餐精致无比,闲适的躺在窗边,无所事事。形容丑陋的家伙都找到了饲主,连隔壁街区那个胖乎乎的傻家伙,竟然也过上了轻松的生活。

我自然眼热,却自信会找到最合适的饲主。我盯上一个散发着忧郁气质的饲主,面色苍白,高挑而清瘦。人类社会里似乎称这样的人为“诗人”,据说是卓尔不群的族群。于是我不时地在他家旁边徘徊,或向他叫唤几声,据姐妹们说,饲主都会觉得这是很美妙的巧合。

到底什么样的人才会相信这种乱七八糟的巧合?怎样愚蠢的人才会认为这是命运的安排?我想大概只有“诗人”了。我继续在他住地附近巡逻,果不其然,一星期后他很友善的把我抱回了家,我吃上了上好的口粮,还有了自己的小窝,真舒坦。

但是这位“诗人”似乎与传闻中的其他的饲主不太一样。他傻乎乎地敲着装牛奶的盆,或者拿着黑漆漆的线圈在我面漆那来回摇摆,又或是把一面镜子搬到我的面前,之后拿着小本子,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说实话,这真是傻透了。

可是姐妹们说过,猫咪自有猫咪的样子,只有看上去呆萌又天真的猫咪才能享受饲主的侍奉。没办法,我只能张牙舞爪,好生演绎一遍,果不其然,“诗人”的脸上浮现出轻蔑的笑容,我晚上也因此加餐了,多了几个小鱼干。

不过几周之后,“诗人”也就不再做那些奇怪的事情了,跟其他的饲主似乎也没什么区别。细心宠爱也好,每日尽心尽力地饲养也好,只消我做做撒娇的样子,就言听计从,甚至可以偶尔撒撒小脾气,看看他慌张的样子。

从轻蔑到怜悯,从怜悯到宠爱,恩,那个被养胖的隔壁的傻家伙说的果然很有道理。

再往后的日子就更无趣了,所谓卓尔不群的族群也不过如此嘛,甚至还不如其他的饲主们通晓情趣,刻板而生硬,吃的猫粮都不是进口的,猫砂盆也不如隔壁的豪华。我怎么会允许自己被这样无趣的货色给困住呢?于是我在一天晚上从他腻歪的怀抱里挣扎了出来,离开了这个乏善可陈的地方。

据姐妹们说,这个“诗人”还找了我很久。

所以说,人类啊,真的傻。


宠物店店长:

猫这种动物,店里一直是脱销的,尤其是小猫,看上去不谙世事,销路很不错。但是时间久了,一旦心生厌倦了,结局就很令人伤心了。

我见过太多这样的顾客了,眼前的两位似乎就是养猫这件事情的一体两面。

那位先生大概是第一次养猫,捧着那只刚满月的小猫爱不释手的样子,他那位朋友却是面若冰霜,在猫叫声中扫视着四周,格格不入。“你不喜欢猫吗?”“不,不喜欢。”凝视着笼子的他淡淡地回应。

唉,一定是有不堪的回忆。我见过的饲主太多了,这种被抛弃的饲主也不少见啊。这位高冷的先生一定是自以为是地豢养着猫咪,却又不小心陷入情网,不能自拔咯。这么痴情的饲主,却碰到薄情的猫咪,真是令人惋惜。

其实也没什么可惋惜的,我看他八成是个直男,还是那种自诩文艺青年的直男。

买主似乎决定了,他觉得自己与那只虎皮猫很有缘分。

我一面说着恭维的漂亮话,一面打着算盘:这样一来,过几天可能就会有第二笔生意。没错,就是那位冷冷的朋友,你瞧他进退两难,窘迫不安的样子。不过几天,他一定会独自偷偷再来的。

养了猫咪的人啊,食髓知味,尝了一口,就停不下来啦。

他们笑吟吟地走了,而我挥手向他们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