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球45:公牛危机(上),“无耻老贼”克劳斯遭辱

篮球新说2019-03-31 10:21:09

承接上文(1996-1997赛季,“说球大历史”连载1996-2018赛季NBA的那人那事,目前已经完成45万字)


公牛的内乱还在继续,大老板雷恩斯多夫本赛季已经掏出了近7000万的预算,依旧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斯科蒂-皮蓬采用更极端的方式向管理层示威,拒绝做手术,带伤打慈善赛,公牛大总管克劳斯警告皮蓬和经纪人不要玩火,裂痕近一步加大了。


皮蓬的能力,放在当时,值得用3年4500万续约,可是公牛抱定了“占便宜”的心态,死活拖着不重签合同,杰里-克劳斯一度把皮蓬当成球队重建的筹码,他们的关系不仅仅是破裂,完全陷入了战争状态。


被不公平对待的皮蓬,选择了更加“毒辣”的手段,迟迟不进行手术,等到夏末秋初,各队整军备战的当口,宣布接受医生的建议,愿意接受治疗,这意味着皮蓬会缺席常规赛前几周的比赛。


(总经理克劳斯,被乔丹和皮蓬当做迫害球员的“无耻老贼”)


对此事的态度,乔丹相当不舒服,副手撂挑子的行为,无异于给精诚团结的更衣室,划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这在乔丹看来,皮蓬把对管理层的不满,转嫁到一直支持他的队友身上。


乔丹把过错再一次记在杰里-克劳斯头上,人际关系的处理上,乔丹做的很巧妙,全队保持了同仇敌忾,没有演变成自我分裂,但是赢取比赛的重任,全部落在乔丹一个人肩上,除非有人能够站出来。


自从夺取冠军之后,公牛赛季场场开门红,1997年的10月底,完美的纪录作古,凯尔特人的一群小毛孩子92-85击败来访的公牛,安托万-沃克31分,比卢普斯15分,默塞尔11分,白中锋奈特13板。


(乔丹输给安托万-沃克后,等着下一次在波士顿报仇)


凯尔特人主教练皮蒂诺形容自己的心跳时速高达200英里,“这是巴西车王塞纳丧命的速度,也是凯尔特人新生的速度!”


来自芝加哥贫民窟的安托万-沃克,能够亲手击败“风城”的英雄,可把他牛逼坏了,放肆的表情和丢出去的垃圾话,让怒火中烧的乔丹超级不爽,下一次再度拜访波士顿,“飞人”陛下会亲手收拾不知轻重的年轻人。


凯尔特人笑的太早,公牛则早已笑不起来,有个人还哭了,隔日的总冠军颁奖仪式,皮蓬含着泪花向球迷告别,“我在芝加哥公牛拥有辉煌的事业,以后再也没机会对你们说谢谢。”


(1997年总冠军是公牛王朝的第五个荣誉旗帜)


仪式各种不顺心,总冠军旗帜升到一半就卡住了,不得不重新再来一遍,冥冥之中暗示着1997-1998赛季,芝加哥公牛道路坎坷。


皮蓬脚伤未愈,罗德曼继续装死,菲尔-杰克逊把卡菲安排到主力阵容,“花大虫”无所谓,他只在自己觉得有必要的时候才爆发一把,比如面对“仇人”大卫-罗宾逊,抓了22个篮板球,间接帮助乔丹双加时击败马刺双塔。


与老鹰一战的赛前,“花大虫”对“禅师”说,他认为自己状态不好,今晚就不打了,教练组一致反对,你拿着队内高薪,说不打就不打,以后兄弟们还怎么带队伍。


(罗德曼邀请菲尔-杰克逊做名人堂介绍人)


“禅师”逼着罗德曼上场,可“花大虫”也真敢做,2分3板,错失两记扳平比分的罚球,事后还理直气壮的对媒体说:“赛前跟菲尔说过,他不听。”


罗德曼的态度让乔丹很失望,也很生气,“不想打,就给我回家去。”


随性惯了的罗德曼,根本不在乎乔丹说什么,依然我行我素,当乔丹忍着手指和手腕的伤痛坚持作战,“花大虫”又出幺蛾子。


这次是迟到,平时就最后一个来球馆的罗德曼偏偏赶上芝加哥交通大堵塞,比赛开打近5分钟,“花大虫”的屁股才坐到板凳上,“我可不想早来浪费时间。”


(论积极性,罗德曼从来不输给他人)


丹尼斯-罗德曼是一支冠军球队解体的风向标,也是团队篮球的积极参与者,当每一个人都努力的时候,罗德曼绝不会容忍自己甘居他人之后,活塞坏孩子时代,底特律人为罗德曼的执着和无私叫好,但是当球队内部出问题的时候,他也会放纵自己,走向另一个不负责任的极端。


作客西雅图,文-贝克终场前3秒的底线跳投绝杀公牛,“哥们这一生最了不起的入球就在今晚。”


好球天天有,皮蓬公开对媒体声称必将转会的新闻可不多见,不好意思,天真的文-贝克同学,头条我们都给了斯科蒂-皮蓬。


芝加哥《每日先驱报》记者肯特-麦克迪尔(Kent Mcdill)在皮蓬暗示和明示后,披露公牛内部矛盾,球队二当家明确表态转会。


(皮蓬在1997年下半年,与公牛的关系急转直下)


老板雷恩斯多夫玩起了太极,“斯科特从没有跟我和克劳斯提过,杰里(克劳斯)每天都与球队在一起,他很容易找到他。”


皮蓬当然能找到杰里-克劳斯,而且异常接近,球星和管理层的矛盾越来越严重,球队受到了牵连,这都拜克胖子所赐,谁让他没事经常光顾更衣室、大巴和专机等球员私人领地。


前往西雅图酒店的路上,杰里-克劳斯没有乘坐工作人员的大巴,而是一屁股坐上球员大巴,皮蓬虽然不打比赛,但是依旧和队友们共同进退,吃住都在一起,克劳斯的“入侵”,给了一个出气的好机会。


菲尔-杰克逊一直担心的局面发生了,此前他力劝皮蓬不要随队参加客场比赛,减少外出有利于养伤,同时和克劳斯少一些接触的机会,不要闹出不可收拾的惨状,毁掉公牛暂时的和平。


(克劳斯和菲尔-杰克逊之间的关系,曾经相当和睦)


不过率先发难的是乔丹,“飞人”对克劳斯大咧咧的深入球员传统空间,早就怀恨在心,两人的生物钟有点趋近,乔丹习惯于比赛前某个特定时间上厕所,克劳斯也是如此,这个画面感可以简单的形容为,克劳斯尾行乔丹到卫生间,毫无顾忌男性的隐私权。


乔丹逮到机会,狠狠攻击总经理,用克劳斯最喜欢的业余爱好钓鱼来疯狂的奚落,“杰里,咱们去钓鱼吧!你怎么不说话?我们可以用你的大屁股当鱼饵!”


球员们疯狂的爆笑声中,克劳斯纹丝不动,此时心里再煎熬,也要装成没事人一般,可乔丹尖刻的笑话,一出接着一出,“杰里,如果没有你的大屁股,咱们的大巴车能更快点,直接开到西雅图,见到和你一样肥的乔治-卡尔,他正等着你把皮蓬交易过去!”


拿克劳斯的爱好开玩笑是一回事,拿克劳斯的专长领域开玩笑是另一回事,乔丹不是第一次当众取笑公牛的操作。


(克劳斯在最后一季,替老板挡掉不少恶意的子弹)


早在1991年的1月份,乔丹想要北卡校友沃尔特-戴维斯(Walter Davis,1997年首轮5顺位摇摆人,绰号“灰猎犬”,6次入选全明星,他的球衣在太阳退役),克劳斯遵照老板的要求,让菲尔-杰克逊裁掉克利夫-利文斯顿,腾出空间以备交易使用,“禅师”认为利文斯顿是季后赛型球员,顶住压力不干。


最终那笔交易流产,怒不可遏的乔丹,当着公牛的其他管理层,怒骂克劳斯是个废物,光想着空手套白狼的好事,连个有用的人都搞不来。


乔丹再一次攻击克劳斯的转会策略,引起了队友们更多的共鸣,罗恩-哈珀借着机会,想从克劳斯身上讨一些公道话,乔丹立刻制止住,“伙计,只能我说他的不是,你不行!”


这是乔丹聪明的地方,要把公开的恩怨限定在皮蓬、“禅师”和自己身上,其他人资历太浅,惹恼了克劳斯,只会遭到迁怒的报复。


但是,被惹毛的克劳斯已经控制不住情绪,向得意洋洋的乔丹回嘴,“死光头,你妈X有完没完?”


(克劳斯是公牛1997-1998赛季完成重建计划的主要推动者)


“禅师”和老温特教练赶忙介入,把眼看着要发生正面冲突的乔丹和克劳斯分开,另一边喝多了闷酒的皮蓬,听到乔丹那句“换谁来着?对了,是肖恩-坎普,昨天‘狂砍’7分。斯科蒂,他居然觉得坎普比你强”的话,满脑子充血,怒火喷发而出。


毫无顾忌的咆哮,长时间大声羞辱,把坐在前排的杰里-克劳斯骂个外焦里嫩,大部分的词语都与钱有关系,总结起来,就是“你这个XX养的,别再到处吹嘘当年选了我,现在连一笔像样的合约都拿不出来,老子不奉陪了,赶紧把我交易掉!”


乔丹和皮蓬是一头的,乐得见到克劳斯当众出丑,其他球员根本不想卷入他们二人的战争,“禅师”拿着啤酒无声的暗示皮蓬喝多了,该打住了。


新来的中锋乔-克莱恩,哪里见过今晚的阵仗,早就吓的语无伦次,看着“禅师”拿起的啤酒,以为主帅要为皮蓬的污染秽语庆祝一番,“教练,你想跟斯科蒂干杯吗?我可从没见过这种事情!”


(乔-克莱恩效力过准巅峰的凯队、巅峰的太阳、巅峰的公牛和巅峰的开拓者,似乎每一支冠军竞争者都对他有兴趣)


下车之后,克劳斯向菲尔-杰克逊表示,皮蓬只是喝醉了,他不会放在心上,第二天早上再度踏上大巴,更恶劣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克劳斯主动打招呼:“斯科蒂,早上好!”

凶狠的皮蓬,再一次掀起战争,“你去死吧,杰里!”


回到芝加哥,教练组安排皮蓬和心理医生见面,感恩节的晚上,皮蓬给禅师去了一个电话,严肃表达转会的想法。




讲述NBA的公众号“篮球新说”,请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