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勇敢太久,决定为你一人而活

夜读拾光2019-01-17 07:27:06

回复「拾光」,光叔陪你说「晚安」



文:红豆 | 公众号旧光阴故事(yuyuanxieying2015)

点击上方收听推荐歌曲


— 01 —


我是在十二岁的那一年,第一次见到辛落。



那天我放学回去,看到她站在狭小的过道里,双手交叉着放在背后,紧紧地贴着墙壁。她的头埋得很低,她的头发很长,遮住了她的脸,我并不能看清她的脸庞。


后来我知道了这是十岁的辛落,无助而绝望的辛落。


那天的我并没有敢和她说话,因为她站在很凶的那家人门口。


那时的辛落绝对不知道,从我第一眼看见她,我就开始心疼她。


“妈妈,是来了新邻居吗?”我进屋后迫不及待地问我妈妈。


妈妈把我拉进里屋,“小孩子不该打听的就别打听,告诉你离那个女孩远点。”


妈妈这样说让我很意外,但我更多的是好奇,孩子时期总是对未知的事物充满好奇。辛落的周身都是秘密,我决定一探究竟。


第二天的早上我去上学,推开门便看到隔壁的阿姨领着那个小女孩出了门。


“阿姨,这是谁呀?”


“哦,这是我亲戚辛落,以后要住到这里了。”


我兴高采烈地跑到辛落身边,“和我一起去上学吧。”


辛落咬着嘴唇,低着头并没有看我。


辛落作为插班生,进了五年级,就在我的楼下。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去找辛落,却不见她的踪影,后来听她们班的同学说她去了学校后面的河边。


虽然那时我并不了解辛落,却生怕她寻了短见,便急忙跑过去找她。


我跑到的河边的时候,辛落正在抽搐,肩膀一抖一抖的。


“你怎么了,可以和我说说吗?”


也许是辛落没有朋友,悲伤无人倾诉,那天她和我说了很多。


她的母亲生下她后便不知所踪,父亲在前不久生了一场大病,死了在病床上。无家可归的辛落被她的舅妈家收养。因为她的母亲缘故,她之先从未见过她的舅舅舅妈。所以她的舅妈对她不冷不热的,她的舅舅,总是用异样的眼光扫视她。


辛落的经历是我之前怎么都没有想到的,那天我陪着辛落坐到了太阳落西,夕阳的余晖映在辛落的脸上,把她的泪水照得闪耀。


辛落,我想保你此生无忧,我在心底暗念。



— 02 —


我陪着辛落一块长大,我总是把钱攒下来,给辛落买好吃的,好看的东西。


看着别的女孩们穿漂亮的衣服,可辛落从来没有这些。那时的我只想快快长大,长大后,我就有能力给辛落想要的生活。


上了初中的辛落又和我一个学校,她渐渐开始发育,因为她生的好看,开始有男孩子围绕在她身旁。辛落对他们从不理睬,她一直坐在我的自行车后座。


我本以为我和辛落的岁月会一直这么走下去,长大后我会娶辛落,给她最好的幸福。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那个晚上,辛落大哭着敲着我家的门,因为那天父母加班,家中只有我一个人。


我推开门,看见辛落衣衫不整。“快救救我,救救我。”辛落大哭,声音沙哑。


我把辛落带我屋里,她的舅舅在门外大喊,让辛落回去。


辛落瑟瑟发抖地躲在我的怀里,“带我走好吗?我不想待在这个可怕的地方了。”


那天我拿了家里的一千块钱,收拾了几件衣服,趁着夜色就带着辛落走了。


当我们坐车到市里的时候,辛落高烧不止,我只好把她送到医院。


给辛落检查身体的是个年轻的男医生周南,只有二十出头。他听到了辛落这个名字后,他的手一抖,仪器掉在了地上。他神色慌张地把仪器捡起,去给辛落开了住院手续。


他询问辛落的情况,我如实告诉了他答案。



第二天醒来的辛落,已经退烧了,只是身体依然虚弱。


辛落执意要让我回家,我不想丢下她一个人,要陪她一起走。


周南说她愿意资助辛落上学,让辛落留在那里。


我虽不放心,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把剩下的钱全部留给辛落后。我便回去了,回去后,辛落的舅舅妈妈像没事人一样,对辛落的失踪不管不顾。


这样倒好,辛落终于脱离了那个狼窝。


辛落靠着周南的资助,上了市里的高中,她住在周南的家里,我每个月去看她一次。



辛落问周南喊哥哥,她总是竭尽所能为周南做家务后来我去的次数多了,渐渐地发现了不一样,辛落看周南的眼神,就像我看向辛落时的眼神。


辛落喜欢周南,我又怎么不会知道。


周南对辛落倒是照顾得很好,不仅资助她,还会帮她学习,给她买需要的东西。周南所做的,很多都是我不能做的。


所以我并没有实力,也没有办法阻止辛落喜欢周南。


我和辛落约定要考同一所大学,我比辛落早去一年。辛落说她不想欠周南太多,我便陪她兼职挣钱,为了她我尝试各样的工作。


辛落申请了贫困补助,终于不再用花周南的钱。


辛落为了周南,学了护理,想要日后能够陪在周南身边。辛落做这些从来不说原因,但我都明白。



— 03 —


我一直以为周南也是喜欢辛落的,不然为什么他一直不找女朋友。


辛落在周南的医院实习,听周围的护士说周南已经找了女朋友,很快就要订婚了。


辛落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所有,她跑去质问周南。


周南很平静地告诉她了一个事实,原来当时给辛落父亲诊治的医生就是周南。那是周南才进医院不久,第一次有病人死在了他的手术台上,他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够平复自己的心情。


后来周南去了解了患者的家庭,发现他有一个女儿已经被亲戚接去抚养。


阴差阳错的,周南又遇见了辛落,便一心想要补偿辛落,所以对她无微不至。


而未知这一切的辛落,却沉溺在了周南的温柔里,不可收拾地爱上了他。


辛落离开了周南所在医院,她问我借了很多钱,一并还给了周南,我知道她是不想欠下周南什么。


辛落断了和周南所有的联系,她先前为了周南放弃了考研。现在她又开始学习,准备着考研。


“辛落,我们还考一所学校吧。”


这次的辛落没有给我想要的答案,“你不要对我太好了,不值得,我欠下你的,以后会还给你的。”


辛落这算不算拒绝我,可没关系,我愿意陪着她,她不管考什么学校,我都会和她一起。


尽管她还不够喜欢我,漫长时光我都会陪着她。


-END-


推荐文章,点击阅读


你有没有想过,别人为什么不愿意帮你


如果最后是你,晚一点啪你也没关系


占有欲是毁掉感情的最大杀手




红豆,简书作者。你的青春、你的心事,都在我的故事里。微信公众号:旧光阴故事(yuyuanxieying2015),微博:旧光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