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时光】勇敢的中国人——翁照垣将军生平纪实(十四)

和畅惠来2019-03-13 15:12:32

【导读】翁照垣将军,广东惠来人,打响淞沪抗战第一枪的抗日名将。他在淞沪抗战中英勇抗日,浴血沙场,名震中外。

“和畅惠来”于近期推出汕头大学李韧之教授撰写的《勇敢的中国人》——翁照垣将军生平纪实系列,揭秘这位惠籍将军极具传奇的一生。




第二章  粤军生涯

(十四)进军闽南


粤军在大埔稍事休整后,奉陈总司令的命令,分三路进入福建,向漳州和厦门进攻。

在行军当中,马营长不时讲一些行军要领和注意事项,阿腾学到了不少军事知识。马营长是清末在广东设立的黄埔陆军小学毕业,又到日本留学过,所以军事知识很丰富。在大埔开始行军的前一天,上级命令次日清晨六时出发,而第三营在集合场却一直等到十时才开始行动,足足耽搁了四个钟头。阿腾觉得很奇怪,问马营长,马营长告诉他:“行军是有规范的,不比老百姓走路。行军按性质有旅次行军与战备行军两种。旅次行军以照顾部队的疲劳为主,战备行军以对付作战为主,部队的疲劳就照顾不到了。不论哪种行军,都必须规定部队的行进道路,编组行军序列,指定出发时刻,与规定大小休息等。此次行军虽然有敌情的顾虑,但实质上还是属于旅次行军。命令上虽然规定上午六时出发,但按照行军序列,各部队有它的长径,例如一营的行军长径,从第一连用四路纵队重叠起来到第五连末尾,再加上各连间的距离,差不多有五百米。照现在的地形,前面有一段山坡路,只容许一路纵队行进,那么一个营的长径就变为二千米了。两千米的部队走起来要半个钟头。我们营在行军序列中排第九位,所以等到先头部队走完他的行军长径,轮到我们出发时恰好是十点钟。”

一连三天的行军,每天总是走到四五十里就停下来。在行进时,前面的部队停下来不走,后面的又不能赶到前面去,实在令人焦虑。阿腾想起他在乡下走起路来,每天都是百数十里。即使带第一连在漳溪打仗时,每天最少也走一百里,为什么这次行军每日只走这么点路程呢?到达宿营地后,阿腾又去问马营长,马营长详细地解释说:“大部队行军,尤其是旅次行军要照顾部队疲乏,不能多走。例如我营从十点钟开始行动走到下午四点钟就得进入宿营地。由于宿营地往往远离道路,所以进入很费时间。进入之后,弟兄们还要整理装具,布置卧床,洗洗涮涮等。此外各单位的给养班,都在后尾行进,等到给养班进入宿营地造好饭的时候,已经是黑夜了。所以大部队行进要首尾兼顾,每日最多不超过六小时。以每小时行四公里(休息时间在内)计算,一日平均行二十四公里。这是战术原则告诉我们的。至于行进中,前面的部队往往停止不走,影响后面部队也不能走,这一定是前面的弟兄们发生了事故,比如水壶掉了,或背包松了,或者枪带子断了等等。这些全靠各连排长在大小休息的时候,对弟兄们留心检查或打招呼。此外行军纪律也很要紧,军纪好的部队,在行军时不会擅自脱离队伍,不随处大小便,走起路来很肃静。”此外他又把常行军,急行军,强行军和夜行军等,分别对阿腾讲解,阿腾好像置身于军事学校上课一样。

每天行军完毕后,跟着就是宿营。当他们行进到福建平和县内一个大村落时,那天大概也走了五十里路了。阿腾打算找一间大房子宿营,上级忽然来命令继续行进。部队翻过前面的大山 ,然后在高低不平的森林里宿营,足足多走了十五六里。这时天也黑了。后到的各营秩序紊乱,有的弟兄找不到连部就乱窜乱喊起来。阿腾学着马营长的样子,一一问明他们是哪部分,指示他们去归队。吃完饭后,阿腾躺在地上想,这么多的人住在树林里,秩序这样混乱,假如敌人潜入打起枪来,或者投进手榴弹来,部队岂不是要自相残杀吗?

第二天早上出发前,部队在集合场等待,阿腾将昨晚的感想报告给马营长,马营长听后十分欣赏,对他说:“你能这样周密思考,将来的前途很有希望。”马营长随后又将宿营的种类和必须遵守的规定对他详加解释。谈到昨晚的露营,他说:“总部根据情报得知,那个村子正闹鼠疫。为了避免部队感染,所以命令他们多走了十五六里,越过疫区,来到这个森林里露营。”他又说:“昨晚这样的露营,过去很少实施过,各营也还没有训练好,官长的素质也不高,所以一到大部队住在一起时就乱起来。其实,露营时,部队住宿的周围,尤其对于敌人方向,须派出适当的警戒部队加以戒备,这样,你的顾虑就可以减少了。”

到了距漳州城还有一百多里路的小溪时,情况忽然紧张起来,总部将行军序列改为战备行军,命令第三营担任前卫,马营长为前卫司令官,另外从别的营增派了一连人和一排工兵归马营长指挥,阿腾的第二连为前兵,行军一天之后,到达曾里附近宿营,位置在交通路的旁边。为了节省体力,阿腾命令没有任务的弟兄们轮流睡觉,然后向敌人方向派出警哨,每隔点把钟到排哨和步哨的位置去巡查。深夜时分,马营长也来巡视,看到这些情况,拍拍阿腾的肩膀,嘉许了一番。

经过一个星期的行军,部队很顺利地到达漳州城西南郊。漳州城前后都有一条河。敌军似乎预先知道粤军要来攻击,所以驻在漳州城的人并不多。敌军仅在漳州城西南郊和粤军有一番小小的接触,之后就向厦门撤退了,粤军很快便进城布防。

翌日,总部命令第三营攻击长泰县城,阿腾和第二连的弟兄们特别高兴,因为打漳州城时第三营没有参加,任务给别的营拿去了,这次攻打长泰城的功劳,应该轮到他们了!可是到了离长泰城十里左右地方,接探子报告,长泰城的敌人于昨夜向东北方面撤退,他们也就很轻松地占领了长泰城。

孙中山先生听说蒋介石代参谋长离开了援闽粤军总司令部,很惋惜,认为蒋有军事才能,是今后革命事业不可缺少的人才,乃致电陈总司令,要求无论如何给蒋安排一个要职。陈总司令遵照孙先生的电令,委任蒋为第二支队司令,并派人到上海请他立即到长泰就职。蒋见盛情难却,又奉孙先生电催,只好前来接事。

第二支队司令原来是由许崇智担任的。由于许调升第二军军长,因此出缺。这个支队由梁鸿楷和丘耀西两统合编而成。马作良营和阿腾连则隶属于丘耀西统内。两统领总共有兵力六个营。蒋介石司令生活简单,态度严肃,工作很紧张。接任后,一方面整顿内部,一方面研究敌情。可是当时粤军各部队官兵的地方和派系观念重,封建意识浓厚,内心都不很服从蒋司令,只不过在表面上敷衍了事罢了。


作者:李韧之(汕头大学教授

编辑:“和畅惠来“政务微信编辑部

(特别声明:转载需完整转发并征得我方和作者同意)

“和畅惠来”政务微信是中共惠来县委宣传部(惠来县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推出的宣传惠来、了解惠来的新窗口。”和畅惠来“坚持发布权威资讯,服务百姓民生,弘扬本土文化,彰显惠来特色。

垂询合作热线:0663-6681035 

联系邮箱:HCHL3366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