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村〗金丹秋:孙芳没有糖吃

咱们村2018-12-05 18:56:01

咱们村 第1269期

世界华人的文学平台

关注



孙芳没有糖吃

文| 金丹秋


每个孩子都应该有糖吃,但,“应该”,指的是理所应当,却并不一定是顺理成章。没有糖吃的孩子不一定不乖,不乖的孩子不一定没有糖吃。

电影《找到你》中的保姆孙芳家乡缺水,为了生存来到了大城市做工,她不怕脏不怕累,卑微得像蝼蚁,只盼望着能够在这个梦寐以求的好地方安身立命,再难再累都不怕,牙齿咬碎了,也能微笑着和血咽下去。

她的同乡姐妹嫁人了,她也给自己找了个姓洪的男人,新婚之夜,院子里灯火通明,闹洞房时,男人的兄弟们对她动手动脚,企图趁乱占些便宜,性情刚烈的她恼羞成怒,一脚踹开那些人,不承想,自己的男人在这个场合竟不护着自己,反而一个大耳光扇了过来,真正用实力用行动验证了那句“兄弟是手足,女人是衣服”的歪理邪说。

自此,孙芳一直挨打,听话时挨打,不听话时更挨打,她的丈夫不仅酗酒,而且赌钱,每天喝得醉醺醺的,一次又一次把家里的钱输掉,输光了,就把家里的店铺兑出去换钱,换回钱,接着赌,接着输,然后没事找事打孙芳,听话时要打,不听话时也要打。



孙芳怀孕了,挺着大肚子在同乡姐妹的早餐店里打工赚钱,彼时,小姐妹已经生下了一个胖小子,孙芳看着欢喜,也不止一次抚着肚子,盼望着自己的孩子早日出生,给自己的孩子最好最好的,更多更多的,所有的,一切的。

孙芳顺利生下了孩子,是个女孩,先天性胆道闭锁,是很难治的病,是需要很多很多钱也不一定能治好的病,是穷人看不起的病。孩子的亲生父亲当即决定放弃治疗,孙芳不同意,小猫小狗都不会丢下自己的崽儿,人怎么能不管亲生的骨肉。

孙芳一个人抚养孩子,给孩子治病,住院后,治疗费用犹如一座又一座大山重重地压在了她一个人身上,医院里的工作人员了解情况主动为她募集善款,身边的朋友熟悉的不熟悉的她都借了个遍。可是,这些钱解得了一时之急,解不了后顾之忧。

好心人赠予的善款再多,有花完的时候。上次借的钱还未还,下次再去借,谁还会把钱拿出来,一而再再而三,治疗费用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填进去钱,没有太大的声响,一摞又一摞扔进去,填不满,看不见底。

为了筹孩子的救命钱,孙芳什么都肯做,后来她索性抛开了脸面去娱乐场所工作,挣钱,更像在拼命。她想钱想得眼睛都蓝了,孩子取名洪珠珠,名符其实,就是孙芳的掌上明珠,为了珠珠,孙芳可以放弃所有,放弃一切。

孙芳遇上了一个有钱的男人,这个男人挣钱的方式并不光彩,拉皮条,放高利贷,做的都是违法的事,这个劣迹斑斑的男人莫名其妙地看上了孙芳,没有钱的并不十分漂亮的孙芳,借了孙芳很多钱,东家倒西家,只为让孙芳活下去,不要去卖肾卖肝,卖掉自己,去救孩子。

孙芳在医院里从不敢乱花一分钱,她穿旧的过时的衣服,她吃其他患者家属的剩饭剩菜,她小心翼翼地把那些饭菜连汤带汁拔拉到自己的大饭盒里,然后,偷偷摸摸地把头埋进饭盒,大口大口地,贪婪地吃下去,填饱了肚子,她才有力气工作,只有多工作才能多赚钱,才能继续给珠珠治病。

当然,孙芳赚钱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珠珠治疗费用累加的速度,她到底还是欠下了钱,医院方面下了催款单,那一条窄窄的纸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有些看得懂有些看不懂,孙芳知道,周一交不上钱,孩子只能出院,没有余地。

孙芳四处筹钱,身边人都被她借怕了,再不肯拿出钱来,走投无路之下,她只好去见那个放高利贷的男人,欢娱过后,一遍又一遍问:周一有钱吗?男人恼了,质问她:我是你的什么人?嫖客、还是提款机,没有孩子的事,你还愿意和我好吗?

孙芳喃喃着,木讷地回答说:我当你是家里人。

孙芳下楼后神情恍惚,被快递小哥开着车硬生生撞倒在地,快件散落一地,她像一个大物件被遗弃在路旁,身上带着伤,流着血,她爬起来,来不及和快递小哥理论,来不及处理伤口,急匆匆离开,继续筹钱。



周一到了,孙芳两手空空,已经山穷水尽了。医院方面又宽限了几日,可孙芳还是没有办法缴纳拖欠的医药费,最后,珠珠的病床让给了新入院的小患者多多,珠珠站在病房门口放声大哭,孙芳呼天喊地,苦苦哀求周围的医护人员,再宽限几日,一定一定一定交钱,可是,她的声音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没有人理会,小小的珠珠只好被她抱回了家,回到没有医疗设备的家,留在没有更多急救常识的孙芳的身边。

在一个雨夜,身心俱疲的孙芳发现珠珠呼吸导常急促,她租住在一个偏僻的深巷里,车进不来,打完110急救电话后,她就抱着珠珠出去了,想在路口迎急救车。她紧紧搂着生病的孩子,撑起一把伞,在雨里拼命地奔跑,电话那边的120急救车在大雨里迷路了,她所在的地方没有标志性建筑,急救车迟迟没有到达。

孙芳的手机滑落在地上,泡在了水里,就此与急救车失去了联系;孙芳的雨伞掉了下去,在大雨滂沱下随风飘零,摇摇摆摆,踉踉跄跄;孙芳的宝贝女儿珠珠在妈妈并不温暖的怀抱里不哭也不闹,静悄悄地停止了呼吸。



珠珠离开了人世,欠下的债还是要还的,为此,孙芳不惜铤而走险。她首先选择了“抢”了女儿病床的小患者多多作为猎物,然后,步步为营接近这个两岁多的小女孩,故意撞倒多多的保姆,分散对方的注意力,让多多从小婴儿车上意外摔下来,摔破了头,进而,当多多的妈妈李捷开除这位失职的保姆后,孙芳及时地出现在李捷家里,一首旋律简单的摇篮曲迅速安抚好哭闹中的多多,此后,正式成为多多的保姆。

孙芳灰头土脸,忠厚又老实,她尽职尽责,任劳任怨,她一丁点儿不嫌弃多多的大鼻涕,她比多多的亲妈更爱孩子,她也肯蹲下身子把太太李捷深夜归家吐到地板上的秽物收拾干净,她也会跪下去帮太太李捷在脚脖处贴创可贴……她用心地照顾李捷和多多母女俩,事无巨细周到又妥当,她不多言多语,却能把每件事都完成得很好,就这样,在最短的时间内博得了李捷的信任,不久便彻底地对她放松了警惕。



于是,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下班回来的李捷发现孙芳不见了,女儿多多也不见了。没错,孙芳抱走了多多,打算卖掉这个孩子,然后,还债。但,孙芳没有按时把孩子送到约定的地点。她带着多多去了自己一直向往的海岛,也许,她把多多当成了自己的女儿珠珠,也许,她想从此做多多的妈妈,总之,她没有想过伤害这个孩子,也真的从未伤害过。

多多的妈妈很快找到了船上的孙芳,孙芳想过带多多跑掉,她明知跑不掉,却还是奋不顾身地跑,在船板上人很多,她跑不快。然后,孙芳抱着多多爬到了船顶,这个高度的甲板上安安静静,她和多多相依为命,在多多不到三周岁的记忆里,有时,这个女人像妈妈,有时,这个女人是妈妈。

事实上,孙芳确实像个好妈妈,也确实是个好妈妈,可惜,她失去了女儿珠珠,她不可能成为多多的妈妈。多多的妈妈李捷出现在船顶时,警察已在全船布控,狙击手已准备就绪,就算孙芳会飞会翻筋斗云,也注定插翅难逃。

孙芳并不想逃,她早已没有了女儿,也就没有了家,若逃,又能逃到哪里呢,没有家,逃到哪里都是无家可归的人。最后,多多在她的怀里不停地叫爸爸叫妈妈,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能力给多多幸福,她毕竟不是多多的亲生母亲,所以,孙芳放下了多多,贪恋地目送多多跑向李捷,跑向母亲温暖的怀抱,回到母亲爱的港湾。



从此,孙芳没有了牵挂,没有了念想。

她从高高的甲板跳下去,毫不犹豫地将自己交付给冰冷的海水,下沉,下沉,下沉,没有挣扎,没有反抗……一起沉入海底的,还有她有生之年所有的记忆,苦涩多于甜蜜。

人生实苦,我们需要有一些甜来慰藉自己,所以,每个孩子都应该有糖吃,可是,孙芳没有糖吃。

孙芳家贫困,出生后没有得到过太多的疼爱,她背井离乡来到这个灯红酒绿的大城市,只求温饱,可以维持着生活下去就心满意足了。这个女人不曾被善待,她太“倒霉”了,她托付终身的男人渣到彻底,她心肝宝贝儿似的女儿生来就注定福浅命薄。孙芳凭借一己之力与天斗,与地斗,与命运博弈,与时间赛跑,她一无所有,可怜又可笑,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孙芳没有自知之明,所以她负隅顽抗,她节节溃败。她嫁的男人从未好好爱过她,没有把她当成一个女人,没有把她当成一个爱人,她一直泡在苦水里长大,嫁人,生女,一路走来,形影相吊,孤孤单单。

孙芳很乖,她想乖乖做个有糖吃的小妻子,找个知冷知热的男人相濡以沫,有情饮水饱,只要两人情投意合,什么日子她都能过。孙芳很乖,她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不管是健全还是残缺,在肚子里时爱,生下来后更爱,即使得病了也一样爱,爱到不要命,死了都要爱。

孙芳没有糖吃。她一直很乖,她没有做错事,却一直得不到生活赐予她的甜,哪怕不是一些甜,哪怕只是一点甜。

孙芳没有糖吃。她投胎来这世界,父母并没有给她一个甜蜜蜜的童年;她把女儿珠珠带来这世界,为人母,是孙芳的梦,也是孙芳的劫。为了这个孩子,她遭尽了罪,活着就是煎熬着,她一个人受的苦,远胜过别人几辈子的。

孙芳就这样,来了,又走了,她想过撒手不管,却始终狠不下心,她对生活有耐心,她等着,盼着,日子推着过,也许会苦尽甘来,但,终其一生,孙芳没有吃到糖,没有尝过甜。



   


作者简介

金丹秋,吉林市作家协会会员,永吉县星星诗社成员。喜欢读书、写字、做梦。痴迷于写作,文字深深浅浅,字就有了变化,有了生命;行文起起落落,文就有了特点,有了灵魂。曾先后在《参花》《吉林农村报》《江城晚报》《松花湖》《谷雨》等报纸刊物发表作品。

口前,请给我一个重新爱你的理由

宫内宫外,小镇大爱,救灾现场有我们

口前,我的小镇 不要让我流落异乡

那些年,我最爱的小学课文

颗粒归仓——永远保留一份对食物的感恩




欢迎投稿

咱们村 地球村 - 记得住乡愁的世界华人文学平台。

无论您来自北国的小镇,还是南国的边陲;也无论您是生在东海渔乡,还是西漠村庄;无论是身在天涯海角,还是远在异国他乡,《咱们村》永远是您温馨的港湾;拿起您的笔,述说一下乡情、乡音,描绘一下家乡的美丽,讲述一下温情的故事,回忆一下曾经的难忘……

投稿请扫描二维码  联系主编

《咱们村》编辑部投稿邮箱

https://243447028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