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蓝·文 勇敢的心

鲸蓝书店2019-03-23 11:40:37


点击上方标题下「鲸蓝书店」即可快速关注喔




早上444分,程罡起床了。今天他比以往任何一天都要平静,因为他已经做好决定了。程罡从来都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这个决定,自然也不会想太久。只是,对于他来说,比起其他事情,这件事情只是让他昨晚整整一夜没有合眼罢了。

 

当然了,哪怕昨晚睡得踏实,他的生物钟也会在最迟455分准时叫醒他。多少年了,就这个习惯他保持得最好。其他事情,譬如,他老婆让他下工了就早点睡觉,统一熄灯后别老盯着手机看,这样对眼睛不好;他老婆让他别老是干啃馒头,有时把那五毛钱一袋的榨菜也买上就着吃;他老婆让他不要惦记家里了,他80岁的老娘和那两头肥猪有她照顾呢;他老婆让他别总是儿子一要钱就给他,不然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不好……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程罡总是阳奉阴违,没有一件是答应了他老婆但也真正付诸实践的。

 

他拿起只剩不到一半细毛的牙刷,把矿上去年过年发的牙膏扔到地上,用力拿脚后跟踩了又踩,研了又研,终于挤出最后一小坨牙膏。

 

弯腰,拿起来,刚好,就这最后一顿了。他苦笑了一下,心想,真他妈巧。


 


他这名字是一个远房表叔给他起的,此人是个风水先生,兼职也帮人卜吉凶、看手相、起名字。他说批了程罡的八字,看他命硬,得煞气重一些才能压住,所以,就找了这么个『罡』字。后来,程罡看《神探狄仁杰》,里面有个袁天罡,是个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家伙,不过最后下场不咋地。程罡心想,自己要是也能那么风光一回,也好啊。

 

把牙刷胡乱塞进嘴里捣了几下,把冒出嘴角的一点泡沫吐了,又使劲清了清嗓子,又吐了一口到地上。他没再像往常每天那样朝地上看一眼。

 

还看啥呢?反正都是一样的颜色。这么一想,程罡的上下呼吸道又开始拉风箱一样地响了几下。

 

咳嗽,剧烈的咳嗽。

 

他尽力捂着嘴咳,睡在他左边的尹大川还是嘟囔着迷迷糊糊地骂了一句:『球怂程罡你今天咋起恁早嘞?』

 

他没回答他。因为他知道他今天不上工,刚那一句就当是梦话了。

 

一咳嗽,又是相伴而来的耳鸣。经常会持续两分多钟,一秒都不会少。眩晕,闭上眼睛稍会好一点。


今年春上,实在吃不消回了老家的老祝跟他说:『晕的时候,你最好别扶墙,使劲想你要站稳,就站稳了。要是经常扶墙,你就一直靠着墙去走吧。

 

走到盆跟前,程罡撩起一点水,胡乱抹了几把脸,抓起桌上的馒头,一边啃着,一边往出走。

 

到了走道中间,程罡习惯性地透过窗子看了看天,唉,又是灰蒙蒙的。希望到了晚上,天气能转好一些,这样他走路时就不至于太黑了。

 

过道走到头了,程罡开始换衣服换鞋。跟他同一班的其他人,还没排过来呢。

 

以前他是绞车工,这活儿虽然轻松一些,整天基本上都是坐着,但挣钱少啊,一个月只有2千不到,这可咋整。孩子上的是高职,学费加住宿费和生活费,一年就得将近一万五了。所以,到了去年秋半年,他申请转成了清渣工,一个月一下子就能挣到4千多块了。可干了不到半年光景,刚过完年,肺上不合适了。钱发下来又得拿一部分吃药。

 

把可能产生静电的衣物都扔在一旁,换上下井的工作服。他靠着墙,交替两脚,吃力地蹬上又厚又重的高帮矿靴,再依次戴好矿灯、矿帽,备好自救氧气发生器。

 

好了,要下井了。他们这矿上没有罐笼,只有猴车。每次都要顺着猴车溜下去,再转到闷罐小火车上。

 

程罡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深度差不多到一里路了吧,他想。底下也越来越闷热潮湿。

 

昨天儿子又打来电话说,学校要让交一笔什么社会实践的钱,两千块。哎,这孩子,最近老是跟他要钱,这个月都第三回了。程罡20岁就结婚了,但35岁时才有了儿子,不惯着,心里总是硌得慌。

 

一锨一锨地,往钭子里装渣,干了半个多小时,程罡就已经累得不行了。

 

虚汗直冒,两腿打颤,眩晕,又是一阵眩晕。他已经觉得鼻腔粘膜肿得就像城墙一样,坚硬又倔强地贴紧他的呼吸道。肺里早就刮开了风,跟那种他从小放羊时,站在黄土高坡上一样永远都无法摆脱的风。他小时候常常幻想,要是风再大一些,是不是就可以带走他了?

 


此刻,他又一次想到这个幼稚而荒诞的问题,不过,马上就要实现了。这样一想,倒也挺欣慰的。毕竟要实现了。

 

边歇边干,又装了几钭,时间倒挺快,要吃饭了。上面的人把饭送下来了。

 

还是胡乱吃了几口。就要实现小时候的梦想了,但程罡实在是没胃口。

 

程罡坐在地上,按了按肺部的位置,里面的风小了一些,但这会儿实在没多少力气继续干了。

 

他努力站了起来,想了想,嗯,还有不到半小时,就可以上去了。

 

相比过去两年里每天在这鬼地方待的时间,半小时,太快了。

 

囫囵待了8个小时,终于可以升井了。

 

还是原路返回。走到一半,程罡像跳水运动员那样,深呼吸,再深呼吸。

 

好了,可以了。程罡打开手机里的音乐播放器,从猴车上离开,两手抱住双腿,让自己像一只球那样滚下去。

 

下降的过程中,他又想了一遍上周矿上组织开会时给大家说过的那句话:『最新政策啊,下井意外死了的话,矿上给家属一次性赔偿至少60万。

 

他还想了一遍过完年那会儿去医院,大夫给他病历卡上下判决写的那句话:『程罡,男,53岁。尘肺病转肺癌,晚期。

 

『砰!』漂亮,程罡准确无误地让自己的头撞到了矿井的最底端。成功了。

 

他回到了小时候每天都去的那片山坡。

 

天也放晴了,他获得了一切。

 

这时,他最近一周一直循环播放,刚刚打开的那首歌还在整个井里盘桓,回荡——

 

《勇敢的心》。








人海中被挤散的那么多
感谢你步履轻盈经过我



敬请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关注“鲸蓝书店”



鲸蓝书店官方唯一合作伙伴“越读课”,欢迎长按识别关注



转载请联系后台并注明出处

喜欢文章欢迎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