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怆与坚韧-勇敢的心

青铜鱼2019-01-10 13:29:52

铅灰色的天空、铁锈色的城市,这是冬季的爱丁堡,没有浪漫与飘逸,只有忧郁和苍凉。城市的建筑群由厚重而粗旷的石块堆砌而成,雄浑而简洁,石块处处斑驳的伤痕与烟色诉说着一个民族不平凡的历史,远处不时飘来悲凉的风笛声。爱丁堡,这座苏格兰首府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如果说剑桥的气质是儒雅的学者,巴斯的气质是慵懒的贵妇,那么爱丁堡的气质则是悲壮的战士。

苏格兰高地的冬季壮丽而凄凉

卡尔顿山俯视全城


卡尔顿山,驻足西望,爱丁堡城堡巍然矗立,凝目东眺,福斯湾冰冷寂静,忽而一片晴空撒下瑰丽的阳光映照全城,却转瞬即逝,仿佛是上天即兴为石城谱写了一曲慷慨辉煌的勇士之歌。下山沿王子大街漫步,仰视Waverly 火车站,楼顶的塔钟比标准时间快5分钟,提醒人们不要误了火车,显示了苏格兰人憨厚的可爱。驻步于维多利亚哥特式风格的斯各特纪念塔,昔日的文豪仍在思索,伟大的灵魂挽留了岁月的流逝。绕经苏格兰国家美术馆,沿阶而上,出Bank Street,则是最著名的皇家英里大街,据说得名于此街一英里的长度,下至荷里路德宫、上通爱丁堡城堡,大街两旁小巷交错,构成了爱丁堡旧城的骨架,堪称爱丁堡最美丽的一条街道。此处聚集了许多著名景点,九百年历史的圣吉尔斯大教堂矗立其中,教堂的树冠尖塔是城市的地标。街边端坐着休谟的塑像,据说摸他的脚趾可以增加智慧。一旁身着传统苏格兰卫兵服装的姑娘吹着风笛,悠扬的曲调似乎正是《勇敢的心》的主题曲。街边也遍布纪念品商店,尤其是苏格兰羊绒制品闻名遐迩。 

爱丁堡大学的校友,休莫,据说抹他塑像的脚趾可以增加指挥,因此塑像的脚趾锃亮无比

一曲勇敢的心使我不忍离去

著名的皇家一英里大街


手扶爱丁堡城堡的垛口,在这里爱丁堡的气质一览无遗,原本黄褐色的建筑都因为海风的侵蚀而变得乌黑,城堡中心是王宫广场,围绕着苏格兰皇室博物馆和阵亡将士纪念馆,那一件件象征国家独立的圣器和一列列阵亡将士的名单,使人对这个古老的民族肃然起敬。城堡的门前守卫着两座青铜塑像,一座轻装布衣形象的是威廉-华莱士,另一座重装铠甲形象的则是罗伯特-布鲁斯,他们的事迹鼓舞了一代代苏格兰人追求自由的勇气,是苏格兰历史上最为著名的两位英雄。十三世纪,英格兰强大而残暴的国王爱德华一世率领大军踏平了威尔士,威尔士的领袖达菲亲王被公然处死,女儿们被送进了修道院,儿子们则全部被囚禁至死,至此,威尔士古老的桂聂德王族血脉断绝。威尔士全境降伏之后,爱德华的大军挥师北上,轻易击溃了苏格兰的抵抗,俘虏了约翰国王并将他囚禁在伦敦塔内,同时将苏格兰的命运之石掠走。根据古老的传说,命运之石是当年以色列人的祖先雅各的石枕,这是苏格兰的圣物,历代苏格兰国王们在加冕时端坐其上,因此又称为加冕石。国王被俘、命运之石被掠,苏格兰人陷入了绝望,然而此时一位平民—-威廉-华莱士创造了一个奇迹,他在斯特灵桥之战指挥一群缺乏装备和训练的农民打垮了一支英格兰百战雄师,英格兰一百重装骑士和五千余步兵丧命沙场,华莱士获得苏格兰守护者称号。英雄的结局似乎总是悲剧,华莱士最终被出卖,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广场被斩首,爱德华一世将华莱士的身体肢解成四块,分送四方,以警告人民不要反抗,然而华莱士的血已经点燃了苏格兰人的灵魂之火。华莱士殉国的第二年,罗伯特-布鲁斯自立为苏格兰国王,如果说威廉-华莱士是义士,那么罗伯特-布鲁斯则是枭雄,他的内心邪恶与正义共存,当年出卖华莱士的正是罗伯特,但是他又继承了华莱士未竟的事业,率领苏格兰人继续为自由而战,最终赢得了国家的独立。晚年的罗伯特因深感自己曾为了家族利益背叛华莱士而罪孽深重,决心参加十字军以洗脱罪孽,但他此时已病入膏肓,只能嘱托待自己死后将心脏装入银盒,由部下道格拉斯将军携带前往战场,后来道格拉斯将军战死于西班牙,临终前他取出银盒呼喊:“勇敢的心啊,带领我们前进吧!” 梅尔-吉布森主演的《勇敢的心》正是取材于这段历史,不过已经面目全非了。不禁在城头眺望南方,罗伯特-布鲁斯的心脏如今安葬在了爱丁堡南方的梅尔罗斯修道院。

路边take away一杯咖啡, 细看手中的苏格兰钱币,罗布特的头像边有一只蜘蛛,不觉会心一笑。传说罗伯特屡战屡败,第六次战败之后他从战场逃亡,躲藏在一个山洞里,在孤独中心灰意冷,不经意中发现了一只蜘蛛在寒风中织网,连续失败了六次,但是蜘蛛不屈不挠,第七次终于织网成功了。罗布特顿时醒悟,鼓起了勇气召唤部下再次战斗。1314年,最终的决战在班诺克本爆发,罗伯特指挥的六千苏格兰军击溃爱德华二世率领的英格兰军精锐两万人,大约一万英格兰军人阵亡,此战号称英格兰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场败仗,英格兰至此再也无力北犯,被迫承认苏格兰为主权独立国家。值得一提的是,华莱士和罗伯特两位传奇人物在战场上的对手-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号称英格兰历史武功最盛的国王之一,他的石棺上镌刻着“苏格兰人之锤”的铭文,纪念他的所向无敌,如果爱德华一世没有染病去世,恐怕罗伯特根本无力回天,苏格兰的独立也遥遥无期了。另一方面,爱德华一世虽然残暴,但是对妻子艾琳诺却非常温柔,艾琳诺去世之后,国王沉浸在极度的悲伤之中,修建了12座十字架以示纪念,地点在查林村,这是如今伦敦著名的查令十字的地名由来。妻子的去世使得爱德华一世脾气暴躁,对儿子非常苛刻以至于儿子心理扭曲、性格懦弱最后竟然发展成了同性恋,因此当听到爱德华一世去世、爱德华二世继承王位的消息后,罗伯特顿时如释重负,对胜利充满了信心,据说在班诺克本战场,罗伯特高呼:爱德华二世那个小子,在床上就是被插的,让我们去插死他吧!顿时苏格兰军士气大振、以一当十,最终获得了胜利。

可惜爱丁堡的大雪还没有到来,否则那将是另一个童话的世界

爱丁堡城堡广场,庄严肃穆,充分体现了城市的气质,不过当每年8月的艺术节开幕,冬季的忧郁就会展颜为激情

枭雄与英雄-罗伯特布鲁斯与华莱士的雕像矗立于两侧


男人之间的战争谢幕了,但是女人之间的恩怨等待登场。故事的主角苏格兰女王——风流艳丽的玛丽和英格兰女王——终生守贞的伊丽莎白,玛丽对男人几乎来者不拒,而伊丽莎白则拒绝了所有男人。十六世纪的欧洲正处于波澜壮阔的宗教改革,玛丽信奉罗马公教、伊丽莎白支持英格兰新教,王权、宗教的战争纠缠在一起,血腥而残酷,美丽而又愚蠢的玛丽最终被伊丽莎白囚禁在伦敦塔,面对罗马教廷的威胁和西班牙的入侵,为了保证王位的稳定,伊丽莎白下令处决玛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玛丽显示了她的圣洁,她虔诚地祷告:“主啊,我将灵魂交付给您。” 祷告结束后,她还回头对刽子手微笑说,我宽恕你们。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伊丽莎白胜利了,真是如此吗?根据后来者的眼光看,最终的胜利者却是玛丽,她的儿子詹姆士不仅成为苏格兰国王、也获得了英格兰的王冠,玛丽的血脉最终统一了英伦。

荷里路德宫,苏格兰的皇宫,遥想当年玛丽女王妖娆的身影


夜幕降临,浑浊而幽暗的路灯映出一座城市模糊的轮廓,夜晚的爱丁堡是神秘而邪恶的,在历史上充满了凶杀、女巫、黑死病以及盗尸人的故事。在一位号称已经死去两百年的僵尸先生的引导下,经历了爱丁堡鬼魂夜游,在阴森的玛丽金街,僵尸先生自豪的告诉我们,爱丁堡在中世纪烧死了三百名女巫,创造了欧洲之最,那些女巫的鬼魂至今仍在城市中游荡。当时鉴别女巫的方法很简单,就将她们投入水中,如果溺死沉入水底,那就是无辜的,如果浮在水面不死,那她们就是女巫,会被烧死。在一栋废宅前,僵尸先生用颤栗的语调介绍了爱丁堡曾经臭名昭著的杀人魔迪肯-布莱迪,他的传说为史蒂文森的名著《化身博士》)提供了灵感,这座废宅就是杀人魔曾经的故居,话音未落,突然一声惨叫,路边的垃圾桶内窜出了一位鬼面人仓皇而去。

城内很多地点都有W的标记,那是曾经烧死女巫的地点


鬼魂夜游之后需要喝一杯舒缓神经,拐入皇家英里街边一条不知名的小巷,随意迈进一家酒吧,粗重的原木、厚重的石墙,装饰风格百年不变,体现单纯和永恒之美。点一杯圣诞特有的 mulled wine ,周身暖暖、无比舒适,窗外是昏黄的路灯,锃亮的石板路与远处建筑模糊的尖塔,耳边仿佛还能听见女巫在风中呻吟。

传统和永恒是最好的设计

mulled wine ,英国圣诞节时期才有售卖,制作方法是葡萄酒加如各种香料熬制,使我怀念苏州的冬酿酒

                                                                                                               2015/2/28 金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