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文库》铁棺:深入虎穴夺虎子

崎峻战史2019-02-13 13:10:01


前情提要伊-56潜艇于10月24日夜间在莱特湾附近取得了第一个战果,击沉一艘大型运输船,斋藤军医长第一次亲身感受了鱼雷实战发射的激动。此时正值捷号作战的高潮阶段,在伊-56的前方还有更多的目标在游弋,吸引着水下猎手的注意力……

第二个战果


热带果然是热,连风扇吹的都是热风。我躺在床上翻看《苔丝》,但热得难以集中精神。我的枕头是陶瓷制的,刚枕上去时还能感到丝丝凉意,但很快就变得温热,与枕头接触的皮肤都渗出汗水。由于难以静下心来,我索性合上了书。

10月25日凌晨,被汗水浸透的后背带来难受的湿粘感觉,把我从睡眠中唤醒。我拉开床帘,将身体移动到沙发上,贪婪地享受着风扇送出的风,回头看看自己的床铺,凉席上有一大块湿乎乎的汗迹。过了不久,伊-56准备上浮充电,艇内下达了全体就位的号令,刚才还很安静的艇内立即变得嘈杂起来。在潜艇上浮前,要先用听音机仔细搜索周边海域,在确认附近没有其他船只后才能浮出水面。海面上似乎有些风浪,可以感觉到艇身缓缓地大幅摇摆起来。

“停止潜航,浮出海面。”在一连串抑扬顿挫的号令后,主压载水舱开始排水,听到释放压缩空气和引擎启动的声音,感觉非常愉悦。伊-56开始充电没多久,警戒雷达突然捕捉到回波信号,同时报告发现船队,于是在急促的电铃声中,潜艇停止充电,紧急下潜,从司令塔内传出连续的作战指令和报告:

“静默潜航!”

“精确听音!”

“深度,下降到十六半。”

“深度十六半。”

“声呐室,声源位置?”

“声源来自右舷15度。”

“声源为船队。”

“有很多声源。”

“声源在不断接近中。”报告络绎不绝。

随时螺旋桨噪音由远及近,司令塔内似乎决定发起新一轮攻击。

“鱼雷战准备!”

掌水雷长扯下挂在床帘上方的钵卷绑在额头上,用手背用力地揉搓自己的大鼻子,猛吸一口气,然后就穿过防水门赶赴战位。

从声源判断,目标是一支中型运输船队,没有驱逐舰护卫。我坐立不安,想去发令所看看情况,可是还没等我跨过舱门,听到升降潜望镜的声音,现在的深度是16.5米,正是攻击深度。海面的风浪似乎平复了很多,水平仪的指针没有明显的晃动。

先任将校和平时一样坐在陀螺罗盘一侧,观察着深度表和水平仪。潜艇正高速接近船队前方的阵位,不久减速到最小航速,再度调整深度,不时利用潜望镜观察。

“静默航行!”艇长的命令通过传令兵传达到发令所。我正想着是不是潜望镜又要上升时,却听到一声拖着尾音的号令:“准备~~”紧接着就是高亢的射击口令:“放!”


伊-53潜艇舱室内景。在进入战斗配置后,所有艇员都要各就各位。


在鱼雷射出的同时,耳朵鼓膜再度感受到强烈的压迫,气压计的指针剧烈地晃动着,大概过了半分多钟,从远处又传来了鱼雷命中所特有的爆炸声。“命中了!”潜航长兴奋地说道,接着又是一声爆炸!因为运输船队没有护卫舰,艇长可以通过潜望镜确认战果。

在完成第二次攻击后,伊-56再度下潜至40米深度进入静默潜航。敌军的运输船队似乎并未减速,采取之字运动向南方逃遁。先任将校爬上司令塔与艇长交谈了几句,不久回到发令所。听先任将校说,艇长在攻击前通过潜望镜观察,发现敌舰的侧影在水平线上重合叠加,因此为攻击哪一个目标而一度感到苦恼。运输队船队以三列纵队前进,对于潜艇来说是绝佳的目标,这意味着呈扇面射出的鱼雷有更大地几率击中目标。实际上伊-56以小偏转角齐射了6枚鱼雷,一举击沉了3艘敌船。

我离开发令所前往鱼雷舱。因为一夜间连续进行了两次鱼雷战,掌水雷长和他的部下可谓全力以赴,连续作业。此时安装在舱室顶部的手动式起重滑车正吊着鱼雷缓缓移动,发出咔咔的响声,鱼雷兵们小心翼翼地搬运着如同怪物般的沉重鱼雷,将它们一枚接一枚地装入发射管内。在装填入管前,需要在鱼雷头部设定好引信,因为装填完毕后就无法调整引信了。

鱼雷舱内每个人都光着膀子,汗流浃背,水兵们肌肉结实的背部反射着灯光,油亮油亮的,大滴大滴的汗珠汇成一条条小溪从背部流淌下来,浸湿了裤子。我注意到在鱼雷发射管一旁绑着一瓶两升装的日本酒,瓶颈上吊着一张写有“必中”二字的纸条。鱼雷的外壳上涂满粘腻的润滑油,每装填一枚鱼雷,掌水雷长都会抚摸着雷壳,向嘱咐孩子一样自言自语:“要好好地往前走,千万别跑偏了。”“你的暴躁脾气让我很担心,但这次可要乖一点啊……”

看到6枚鱼雷稳稳当当地装入发射管内后,我从鱼雷舱回到发令所。我发现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在发令所罗盘上方的艇内神社的神台上悬挂了四块白木牌,其中一块写着“击沉大型运输船一艘”,另外三块写着“击沉中型运输船一艘”,字体潇洒飘逸,很是漂亮。

出于慎重考虑,艇长打算暂时不向内地汇报已经取得的战果。如果用无线电发报,等于将伊-56的确切位置暴露给敌人,令我们陷入被动,成为敌人的猎物。在敌军完全掌握制空权和制海权的海域,我们不能随意发送信息,哪怕是一封电报也不行。


人类简史(绘本版):给孩子的世界历史超图解

作者:[法]贝特朗·菲舒 著,迪迪埃·巴利赛维克 绘

当当 广告
购买

胜利的赤饭


由于刚才的攻击,伊-56的航向调整为偏向西北,为了确定潜艇正确的位置和之后的航线,需要进行天体观测,艇长决定冒险上浮。在浮出水面后,航海长、炮术长和信号长三人登上舰桥,按照事先商量好的方案,各自使用六分仪观测星空,同时潜艇开始快速充电作业。

天体观测和充电作业都顺利完成,伊-56一面以雷达警戒,一面调整航向,随后开始潜航。由于是快速充电,从蓄电池舱内冒出刺鼻的硫酸蒸汽。回到军官舱后,航海长交给我一些纸片,让我协助计算天体观测的结果,他之前教过我计算方法。于是,我利用计算图表算起来,航海长在海图上标绘出航迹,轮机长则在一旁悠闲地躺在床上看《刺青判官》。

计算完成后,炮术长和信号长测定的位置非常接近,只有航海长的测定结果稍有偏差。“这下可麻烦了,只有航海长的结果不同。”我说道。轮机长闻言放下书凑了过来:“给我看看,这是航海长的结果吗?嗯,航迹图看着就像清纯少女的婀娜身姿。”轮机长又借机嘲笑道。航海长朝他挥了挥拳头,没好气地说:“轮机长,你还是滚回你的位置去吧!”

“好,好。”轮机长钻回自己的床铺,却装模作样地背诵起《军人敕谕》,明显是模仿航海长之前拿海军刑法吓唬人的做法。

“真是不像话!”航海长也被他逗乐了,无可奈何地摇着头。这时,从声呐室传来信号声,又有新的声源出现了。

自从进入战区以来,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正经吃过一顿饭了,我叫主计长跟厨房打招呼,搞点像样的饭菜,他说正开米罐取米。我亲自跑到厨房,看到锅里正煮着半红半白的米饭,主计兵告诉我马上就好。

我回到军官舱,航海长正催促着勤务兵去看看饭做好没有。“航海长,赤饭(红豆饭)和白米饭正煮着呢,很快就好了。”我做了一回主计长的代言人,航海长听闻后立刻露出食神本色,急不可待地说:“那可真是太好了!今天吃赤饭呀,那可是击沉四艘敌船后的赤饭啊!”在等待开饭的时候,又有几次捕获声源,但都在潜艇攻击范围之外。由于战区美军舰船频繁出没,听音机经常发出感应信号,乘员们已经司空见惯了,再也没有初次接触敌军目标的那种新鲜感和兴奋劲了。


赤饭就是红豆饭,即在米饭中加入红豆煮成。在日本有喜庆时食用红豆饭的习俗,因此伊-56在取得战绩后厨房制作了红豆饭以示庆祝。


煮好的饭菜终于端上了桌,这段时间不怎么露面的艇长也回到军官舱,匆忙吃完饭就返回司令塔。轮机长吃过饭后继续看书,那本《刺青判官》已经快看完了。电机长则捧起《黑铁文库》(海军内部发行的文娱书刊——编者注)看漫画,他的大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边看边笑。填饱肚子的航海长擦了擦汗,喝光一杯冰咖啡,翘起下巴指向军官舱和艇长室交界处的蓄电池舱通风口,对轮机长说:“轮机长,蓄电池舱的温度好像增高了不少,通风口冒出不少厉害东西(指硫酸蒸汽)呢!”轮机长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手上的书,带着事不关己的语气说:“在29度的水温下快速充电就是那样,我能有什么办法。”

这时,暗号长拿着电令板走进军官舱,将一份电文递给航海长:“这是截获的敌军明码电报。”航海长看了看,顿时眉毛上扬,显露出高兴的神色:“太好了,轮机长,伊-11在夏威夷干掉了两艘运输船。”轮机长终于放下书,从床上爬起来,接过电报仔细阅读,航海长则摊开夏威夷海图,用尺子和圆规测量距离后说:“那里距离夏威夷大约200海里。”我也凑过脸去,敌军的电文如下:“船队中的两艘船遭遇敌潜艇攻击,目前仍在燃烧,请迅速救援。附近有敌大型潜艇监视,目前的位置是东经XX度,北纬XX度。”

这时,结束鱼雷装填作业的掌水雷长满头大汗地回到军官舱,当他听说伊-11的战绩后,一改平日的沉静,专注地看着电令板,眉开眼笑:“好样的!我就知道他们一定会取得战绩!”掌水雷长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从自己的床铺里取出一瓶秘藏的青梅酒,非要跟我喝一杯,在闷热的舱室内并不适合喝酒,但我们两个还是象征性地喝了一点,以示庆祝。


位于吴港的海军潜水学校校园鸟瞰。


在伊-11出击前夜,我和掌水雷长偶然地出席了该艇乘员的壮行宴,并在次日早上到码头为该艇送别,当时我们代表伊-56与伊-11的军官们共同发誓必定击沉敌船,现在两艘潜艇都实现了各自的誓言。那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我指着挂在床头的手表说:“掌水雷长,那个手表的表带是伊-11出击时,我和艇上棚桥七四郎军医长交换的,听说是他在艇内亲手制作的,很不错吧,他还是柔道四段呢!”

“哦,是吗?”

“我从潜水学校调到第6舰队时,说是为了留个纪念,大家相互交换自己的随身物品。由于交换过于频繁,连袖扣都凑不齐了。”

“那时潜校调动了多少人?”

“43人。”无意中我又回忆起在潜水学校的往事。我完成军医学校的进修后,从东京乘车前往广岛,在大竹车站下车后赴潜水学校任职,在那里的潜艇卫生研究所度过了一段短暂却很愉快的研究生活。那时,我和医务科的林分队长、石井分队士,还有少数几位从军护士每周都会出游一次,到宫岛、岩国、广岛等地游玩。我还想起同僚的妻子或未婚妻来访的事情。随着时间推移,当时的同事、同学陆续调离,不知不觉中大多数人都被编入潜艇部队,据我所知当时调离的人中已经有一人亡故、两人战死,如今还有多少人平安地活在世上呢?


《地图(人文版)》手绘世界地图·儿童百科绘本

作者:【波】亚历山德拉·米热林斯卡 丹尼尔·米热林斯基 著

当当 广告
购买

全军突击


在莱特湾海战当天,潜航中的伊-56时常上浮到海面附近监听电讯,通过截获的电文得知,在菲律宾群岛以东海域,以莱特湾为中心,日美两军的海空决战已经进入高潮,场面极为骇人,战局混杂纷乱,胜负难辨。

电信兵和暗号长为监听和解读电文忙得不可开交,艇员们的心情随着电文的一字一句而起伏不定。10月24日电,“‘武藏’被3枚鱼雷命中,但不影响航行”,“‘妙高’正收到敌舰载机攻击”;10月25日电,“二战队全军覆灭,‘最上’重创起火”(这里的二战队是指从苏里高海峡突入莱特湾的第二游击部队——编者注),“发现敌舰队桅杆”,“‘大和’号击沉、重创敌航母各一艘”……连续不断传来的电文将正在进行的海上决战的紧张气氛传递到伊-56艇内,所有人都兴奋莫名,热血沸腾。


这幅画作表现了1944年10月24日夜间在苏里高海峡海战中遭到美军攻击的日军“最上”号重巡洋舰。


大概在10月25日上午,暗号长拿着电令板走进军官舱,神情比之前更紧张,举止也显得僵硬,航海长和先任将校在读过电报后表情愈发严肃。

“发生了什么事?”我问道。

“军医长,联合舰队要发起最后的突击了。”暗号长直视着我的眼睛说。听闻此言,轮机长猛然拉开床帘,他穿着不合身的短上衣和防暑裤,从床铺上跳下来,脚上趿着艇内鞋站在通道上说:“给我看看。”他的脸几乎贴在电令板上,小声地念出来:“……我迎击部队捕捉到敌机动部队一部,各部确信天佑神助,全军突击!”

文末的“全军突击”四个字掷地有声,在我的脑海里激荡回响。

在以经济航速潜航了一整天后,伊-56在日落后不久浮出水面。和以往一样在严密的警戒下进行快速充电作业。在充电结束时,雷达捕获到回波信号,伊-56立即下潜,但艇内的气氛却与前两次遇敌有所不同,我预感会有大事发生。我到发令所询问,被告知目标可能是美军的战舰,而非运输船。

“进入静默潜航,关闭风扇。”

“鱼雷战准备!”

“声呐室,进一步确定声源!”一道道命令被迅速传递下去。


太平洋战争时期,美国海军航母舰队的威武阵容,这种大型舰队是日军潜艇的首要攻击目标。


冷却机在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响声后停止了运转,风扇的扇叶转速变慢,随后戛然而止,同时通风口的冷气也完全中断了。发令所的所有人员都绑上钵卷,连从来只戴战斗帽的先任将校也不例外。温度表的水银柱迅速升高,鱼雷也做好了随时发射的准备,作为战斗配餐的苏打饼干和汽水也已分发到各个舱室。这期间司令塔连续命令声呐室确认目标方位和性质,全艇都沉浸在一种大敌将临的氛围中。

“右舷32度有声源不断接近,有数个声源,其中有疑似大型舰的螺旋桨噪音,感二。”从传声筒里传来听音长熟悉的声音。尽管艇内闷热无比,却如原始森林一般寂静无声。

“疑似有三艘大型舰船,另有多艘驱逐舰的螺旋桨噪音。”

在安静的艇内,司令塔传令兵的命令声和听音长的报告声交互响起。

“确认三艘高速大型舰的声源,对方以轮形阵航行。”

当听音长报告有众多驱逐舰护航的情况时,声调骤然紧张,所有人的表情也似乎瞬间僵住了,面面相觑。虽然没人说话,但大家都好像在心中说道:“到底是遇上了。”但是,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余地去思考生死了。

“深度十六半”,接到报告后,司令塔迅速下达了指令。伊-56谨慎地将潜望镜探出水面,稍作观察后就迅速收回,之后艇长通过传声筒向全艇做了阵前训示:“本艇探测到以轮形阵航行的大型舰队,我等坚信天佑神助,现在决定攻击,望全体乘员在各自的岗位上倾尽全力。”


希腊神话故事集(大作家霍桑给孩子的温情礼物,希腊神话故事新编;完整引进,名家翻译;人气画师精绘插图;独家赠送诸神关系图谱。)

作者:[美]纳撒尼尔·霍桑,译者 任小红,绘者 狮央,果麦文化 出品

当当 广告
购买

杀入轮形阵


伊-56在海中加速,开始抢占敌军舰队前方的阵位,听音长持续报告声源方位和信号感度。罗盘的指针在缓缓转动,表明潜艇正在水下转向。

“深度四十!”

“深度四十!”

“现在开始突入敌阵形外围!”

尽管不可能看到敌舰,但大家还是不由自主地抬头仰望天花板,伊-56正从外围警戒驱逐舰的舰底穿过。此时,随着信号感度的增强,即便不借助听音机,我们也能听到螺旋桨的噪音越来越近,并且感受到敌方舰队的强大。大致可以确定,这支舰队中有3艘大型战舰,2艘中型战舰,大概是巡洋舰,此外还有14~15艘驱逐舰,其中大约有4艘在轮形阵的内圈护卫大型战舰。

“通过舰底!”我听到头顶上传来螺旋桨搅动海水的声音,那种感觉令人倍感恐惧,我突然感到胸口犹如被压上万钧巨石一般,扶在司令塔直梯上的右手早已汗透手心。传声筒再度传出号令:“深度十六半,继续静默前进。”

深度表的指针渐渐接近17米的刻度,并在到达时稍有停顿,然后缓缓指向16.5米的刻度。马上就要上升到攻击深度了,艇内鸦雀无声,几乎连呼吸声都消失了。

“全体人员原地静止!”想必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艇体的震动,防止鱼雷发射后发生偏离。操舵手全神贯注地盯着水平仪进行操纵,舵轮发出的低沉声音就像是幽静树林中的虫鸣,清晰可闻。潜望镜再度探出水面,很快又降下来。


在发起鱼雷攻击前,日军潜艇艇长使用潜望镜观察目标情况。


“突入!”传令兵高声传令。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绷紧,几乎失去了重心,手急忙抓住身边的东西稳住身体。

“突击!……”

“准备!……”

“发射!”从艇首传来鱼雷射出的尖锐声音,那一瞬间我的耳朵再度因为气压变化而刺痛不已。一枚、两枚、三枚……六枚鱼雷在很短时间内就全部射完。每射出一枚鱼雷,气压计的指针就会上升一点,并且剧烈颤动。声呐室传来报告:“鱼雷直奔声源!”

秒表的指针一下一下地转动着,但不知为何总感觉比平时慢。突然有爆炸声传来,是鱼雷提前爆炸了吗?我觉得很意外,但秒表并没有停止计时。

20秒……21秒……25秒……26秒……

“咣!咣!咣!”连续听到撞击钢板的声音,接着是五次爆炸声!屏息而待的艇员们在那一刻恢复了呼吸,兴奋地击掌相庆:“太好了!”“打中了!”“万岁!”欢呼声在各个舱室内响起,打破了之前的沉寂,我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就在此时,又传来更大的爆炸声,猛烈的冲击波使得水中的潜艇也剧烈摇晃。这也难怪,伊-56发射鱼雷的位置距离目标仅有800米,敌舰爆炸的震动足以波及潜艇。

攻击得手的伊-56立即调转航向,并加速深潜,直到接近到100米深度时才放缓下潜速度,并恢复艇身水平。声呐室报告:“听到舰船沉没的声音。”乘员们彼此交换着眼神,眼睛里全是胜利的喜悦。最早的爆炸声应该是鱼雷击中了大型战舰外侧的驱逐舰,或者是护航的驱逐舰挺身挡雷。声呐室继续报告驱逐舰群已经散开。

当伊-56在接近下潜极限的深海中稳定后,司令塔里终于传来了艇长的声音:“在天佑和皇威的神助下,我艇攻击了敌大型航母,同时击沉护卫的驱逐舰,现在全体人员三呼万岁!”话音未毕,“万岁”声就已经响彻艇内,那强度似乎能够将艇壳震破。


PS:尽管斋藤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伊-56在一天两夜里非常成功的鱼雷攻击,但是可以肯定其中存在虚构和夸张的成分,在整个太平洋战争期间,日军潜艇极少会完成如此成功的袭击,伊-56的所谓战果也大多没有得到证实。


下期预告:在10月25日夜间,伊-56遭遇一支美军航母舰队并攻击得手,宣称击沉航母、驱逐舰各一艘。此后伊-56下潜到100米深处,试图利用深海的掩护逃离,但是美军驱逐舰已经展开搜索,真正的生死考验才刚刚开始……


回顾《铁棺》之前的精彩内容,敬请点击下面链接:

《战史文库》铁棺:一位日军潜艇军医的战争记忆

《战史文库》铁棺——潜艇军官们

《战史文库》铁棺:艇内生活第一天

《战史文库》铁棺:伊-56的元服礼

《战史文库》铁棺:军港的风情

《战史文库》铁棺:离愁别绪送友人

《战史文库》铁棺:黄油米饭的困扰

《战史文库》铁棺:向南延伸的航迹


欢迎读者朋友参与本号的问卷调查:

穿越时空、回归战场,一场触摸历史的军事盛宴,你可有兴趣?



暹罗决:九神战甲

主演:卡诺查·曼雅德昂 / 杜江 / 萨维提·苏提查农

猫眼电影演出 广告
购买

动物世界

主演:李易峰 / 迈克尔·道格拉斯 / 周冬雨

猫眼电影演出 广告
购买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 手机用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有两个办法。

一、直接打开手机微信,点击最上方的放大镜图标,搜索公众号“崎峻战史”,点开之后再点击“关注”。

二、请长按下面这个二维码图片,然后点击“识别二维码”,即可进入公众号“崎峻战史”,之后请点击“关注”。


■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崎峻战史”之后,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可以阅读更多世界军事历史文章。


喜欢本文的读者朋友如想打赏,请扫描或识别下方二维码,你们的支持是我们前行的动力!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