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团电台即将开播:想成为喧嚣里的低吟,幽暗时的微光

李谜团2019-05-07 15:25:50


开设电台的想法由来已久。但一开始只是当作一个好玩的念头一闪而过。


没想到现在,马上就要成真了。


这个电台的创意,来自于和几位“解谜旅行团”伙伴的聊天。


我们聊到现实里有很多的焦虑和压抑,聊到身边朋友有很多的茫然和痛苦。有很多人渴望被看见和触碰,却又带着保护的刺不希望被靠的太近;有很多人渴望被理解和接纳,却又好像隔着千沟万壑无从谈起;有很多人在面临着生命里的困局,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去改变……


可能得等到谁得了抑郁症,谁得了焦虑症,谁自杀了等极端的症状出现或者糟糕事件发生后,我们才会觉知出一些端倪:原来他真的在遭遇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困局。


我想,从一个困局,到一个严重症状或者糟糕后果之间,有没有一些事情是我们可以做的?


也许不一定能够做很多,或者做到多完美,而只是一些小事,是我们喜欢的,并且可以帮助到更多人的。


对我来说,我可以每天喝着茶,到处去旅游,自在地等着别人带着问题来找我咨询。但总有一个声音和我说,我还需要去连接更多,去流动更多。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去开设学习成长团体,去开设社区。


而现在,我又想到了开设电台——这个电台会扎根在我们的社区,是我们“解谜旅行团”开出的第一朵鲜花。


电台可以像花香在空间里发散,我们可以通过声音去链接到更多的朋友;并且不需要谋面,可以提供一个安全的通道去谈论自己的内心。


巧合的是,那几个伙伴都曾经有过自己开电台的想法。


于是,很棒的事情是,我们决定马上开始行动。




1



我记得有一次,一个非常优秀的朋友来找我做个案,她的智商和情商都很高,在公司里是销售冠军,认识她的人都觉得她很积极向上。但她告诉我,她其实过得并不开心。有一晚上她在阳台上徘徊了很久,想要跳下去。等到凌晨,终于下定决心要跳的时候,忽然听到邻居家传来的音乐。


神奇的是,谁会在半夜放音乐呢?但那天晚上就是放了。并且那段音乐如此平静,让她躁动不安的心慢慢安静了下来。她开始哭。后来决定不跳了,想要寻求其他的方式来走出内心的困局。


我们的电台,就是想去成为这样的音乐。


未必一开始我们就能做到多么动听,也不想去刻意追求神奇的效果。我们想去发出一段真诚和沉静的频率,为茫茫人海中某一个人的某一个困难时刻而准备。


所以,我们电台开始的第一个节目叫做:我想听见你。


我们想听见,那个身处困局,痛苦,孤独、迷茫、失望而又无处言说的你。


我们想让那个困局可以更容易被说出来,我们想让你可以得到更好的回应。


上世纪90年代,有一首流行歌,王馨平唱的,叫做《别问我是谁》。



最近筹备电台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经常想起这首歌。


歌词里唱到:


从没说过爱着谁

为谁而憔悴

从来没有想过对不对

我的眼中装满疲惫

面对自己,总觉得好累

我也需要人来陪

不让我心碎

让我爱到深处不后悔

其实我并不像他们说的

那样多刺,难以安慰……


时间过去很多年,一首歌会从流行变成怀旧,但其中的情感和情绪在今天依然会引起很多共鸣。


也许我们会害怕去说出自己的困难,害怕自己变成负能量,害怕自己多刺,不受欢迎,难以安慰。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尽量在呈现自己最好的一面,而掩盖那糟糕的一面。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是白天光鲜亮丽,而夜晚躲在房间里辗转反侧或者偷偷哭泣?


对很多人来说,不是不愿意去表达,不是不愿意去寻求帮助,而可能是渴望听见,害怕等来的是听不见;渴望理解,害怕等来的是不理解;渴望真诚,害怕等来的是不真诚;渴望被看见自己的好,害怕等来的是自己的不够好……


有时候不愿意讲出来,可能是因为想要自己去尝试,自己去学习。这很好。但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们希望让你知道,你并不孤单,有一份连接在这里。


在我们这里,我们真的会去鼓励你说出来。我们创造一个你可以说出来的时空,我们创造一个倾听所有的时空,我们创造一个给予真诚回应的时空。


我们想打开一条通道,让你可以连接到另外一些想要给予倾听和接纳的人,你可以诉说,而我们会在那里,用心听见你。


别问我是谁

请和我面对

看看我的眼角流下的泪

我和你并没有不同

但我的心更容易破碎……


这些歌词唱的,就是我们想做的。


不问你是谁。


我和你并没有不同。


我们真诚和你面对。


如果你愿意,可以把你正在遭遇的困局故事发送给我们。


我们的主播团队会在一个真诚、爱、中正和临在的品质下,去倾听你的困局,以及困局背后的你。


我们会创造一个静心的场域,来给予你支持和回应。


你可以找到一个安静和舒适的角落,闭着眼睛,聆听我们为你提供的声音Massage。


也许这个Massage不是完美的,但希望它是喧嚣中可以让你平静下来的轻柔耳语,是幽暗中可以给你带来希望的小小光点,是寒冷中可以给你带来些许温暖的篝火。




2



这样的方式是否会奏效呢?


我不知道。


但我想我们只要做到两点就足够了:一是确保我们在做电台的朋友在这过程中是享受的,并且是受益的;二是确保我们真正地去倾听、理解和同理当事人,让情感和能量流动,从内心深处和他们建立连接。


我们预计每期节目是十分钟,在短短的时间内我们并不立足于改变一个生命的轨迹。而只是希望在那个痛苦、孤独、迷茫和失望的时刻,能够真的有人听见他们,真的有人在张开怀抱欢迎他们,真的有人在用心和他们连接……


我们只做一点点小亮光,不提供理性的分析和解释,不提供应该如何如何的说教,不提供是非的评判。


我们只做安静的哼鸣者,在喧嚣的世界里坚持自己的频率。我们不会想去成为娱乐化的知心哥哥姐姐,更不会为了取悦大众,而忽视了我们最想要关注的身处困局而无处言说的人们。


对我们的义工团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因为每期节目我们只给自己一次完成机会,没有预演,没有预设,没有NG……所以如果你们听到一些瑕疵或者好玩的事情发生都是正常的。


我们想要的就是在当下,用全身心去参与。


当然,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精进我们自己的机会。


第一期参与我们电台录制的义工除了我,还有另外三人。她们是Selena,一位既爱学生又富有灵感的老师,也是一位在跟孩子一起成长的妈妈;兰兰,在企业工作,也是一位有爱的正面管教讲师和芳疗师,一直在不断向内探索着成长着;佳佳,我的助理,一位刚毕业但一直在勇敢做自己的女生。我们也会欢迎更多朋友来成为我们的义工,首选是参加过我学习团体的朋友。


义工主播们会组成精进的学习小组,我们会通过每天的练习计划来提升我们的感受力、觉察力、表达力和直觉力。在录音当天我们还会有半天的集体静心练习时间,确保我们有最好的状态。


如果不做电台,我们可能就没那么多动力去做那么多静心和自我训练。但反过来,这些静心和训练,也会在生活中提升我们自己的品质。


我们在节目中去练习倾听,练习真诚,练习临在,一方面是真的希望可以帮助别人,另一方面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提升这些部分。


就像我做现在的工作,最赚的是我每天必须让自己更多去练习静心和精进,让自己保持更好状态,否则我无法开展这份工作。


最后不管结果如何,我们把时间花在了静心和精进自己上面,那些片刻被完全活过了,就是非常值得的。


这对我们来说是双赢,我们给素未谋面的朋友带去帮助,也同时提升自己,给自己创造一个机会去不断精进自身。


还有什么比这更好呢?




3



电台会在我的公众号和荔枝fm同步更新。初步定每期节目不超过10分钟,每周更新5次。近期就会开始播出。


也许以后发给我们的问题多了,我们未必能够在节目去回应到所有问题,但希望你也能够在别人的故事里找到启发。一切都是互相联系着的。


希望朋友们可以帮我们去更多传播。让我们有机会,可以连接到更多处在我们视线之外的正在困局中的人们。让我们的低吟不至于太低微,让我们的微光不至于太弱小。感谢感谢?


为了方便大家投递你的困局故事,我简单地设计了几个二维码海报,扫码就可以向我们提交问题。


也恳请朋友们帮忙投下票,你们觉得哪一个海报更加打动你呢?


A



B



C



D



E



F


G



H






前段时间我在希腊参加静心训练营。课程即将结束的时候,主办方邀请了在营地为我们提供服务的厨房和清洁工作人员到我们中间来,用歌声和掌声感谢他们。


他们走进房间的时候看见那么热烈的欢呼场面一开始是懵的,但很快脸上也开始笑开了花,随着音乐一起舞动接受欢呼。他们的欢乐,又变成属于我们的新的欢乐。


普通的人们,简单的仪式,却让我很是感动。


感动,是因为感受到了爱在其中流动吧。


给予,接受,感恩……蜜蜂感谢花朵给予了花蜜,花朵感谢蜜蜂传播了花粉。


所以,你不用担心诉说困局会给我们带来负担。


你们的坦诚诉说,就是在帮助我们完全自己。


让我们有一个机会,可以真的很好地去练习真诚的倾听和用心的回应。即便现实里我们未必有做的那么好,但真的很感谢会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让我们去学习完善自己。


那种感觉就像一个高山上平静但是满溢的湖,开始向一个低坳的山谷流动,形成一条河流。河水的流动,从高峰向低谷流,从上游向下游流,流到宽阔的海里,经过升腾,又变成雨雪回归到高山那里。正是因为流动,让看似不平等的高峰与低谷,让狭窄的山道和宽阔的大海,都变得丰盛和美丽了起来。


爱就是这样的流动啊。


我们的电台,也是要这样的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