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有大肚子了”

木子方人也2019-01-10 15:44:09

午饭晚饭吃什么





“西红柿,红彤彤,拿在手里像灯笼”

“西蓝花,绿油油,一棵一棵像小树”

“萝卜土豆光溜溜,躲在地下捉迷藏”


车里的CD机传来了这首《蔬菜歌》,轻轻的,缓缓的,

一把稚嫩的声音在吟唱着。

除了这首歌,还有好几首悦耳动听的儿歌在循环播放。仙乐飘飘,处处香。


我们三最近特别喜欢在开车的时候听儿歌,

听至兴起,便开始放声高歌。

我们乐在其中,在这小小的车厢里,没有外人,也不需要时刻注意个人形象。

把闷热的鞋子脱掉,把脚抬到胸前,双手抱住,

跟着儿子那颗小脑袋,一起随着奏乐声左右摇摆。


               


对于这几首歌的歌词,在儿子的反复聆听下,已经牢记得七七八八了,

所以和CD里的人声同步哼唱没有压力。

反倒是他说话还带着一点点宝宝口音,不利索,

常常唱出来,像跑调似的,特别有趣,让人忍俊不禁。

可他那小小的自尊心啊,是万万不允许我们取笑他的口音。


“爸爸妈妈,你们不许笑,哼!”

这家伙,批评了我和爸爸还不行,还得要用那只肉肉的小手捂住我们的嘴巴。

这维护自尊心的小举动常常惹得我更想发笑,嘴巴的弧度忍不住向上扬开,

但也只能用力憋住不发出声来。

他看我们没有再笑出声了,也就罢了,把手拿开,继续哼唱他的挚爱儿歌。




“啊呜啊呜,宝宝宝宝吃饭啦”

“啊呜啊呜,吃吃饭菜喝喝汤”

“啊呜啊呜,宝宝吃饭喷喷香”

“啊呜啊呜,宝宝吃饭长得壮”


在让他吃饭这事上,我从来没操过心。

他有一个小碗,这个小,是指专属给小孩吃饭使用的那个小,不是指容量小,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那碗的容量,甚至乎比我和爸爸的碗容量都还要大。

明黄的颜色,米老鼠的头部形状,碗的主体加上两只圆圆的耳朵,

面积大概是我的手指全张开的手掌大小。

一整个碗,就是一顿饭的量。


从厨房飘出饭菜香那刻起,我儿子就像身上装了食物雷达一样,用百米冲刺的速度,

跑到我身旁,睁着两颗黑溜溜的大眼睛(虽然是单眼皮,但眼睛还是大的),

开始他的追问。




--“妈妈,饭做好了吗”

--“做好了”

--“妈妈,是南瓜饭饭吗”

--“今天没有买南瓜哦”

--“那是土豆饭饭吗”

--“对啊,还有西红柿蛋蛋,你吃吗”

--“吃,那有肉肉吗”

--“有”(没有肉的饭,不能称之为晚餐,我懂的)。

--“那我可以吃了吗”

--“不行,很烫,待会再吃吧”

--“我可以把它吹凉”


话音未落,他就熟练把自己专属的餐桌椅和小桌板搬到沙发前面的位置上,

再拐个弯跑去拿起饭桌上那把手持小风扇,

屁股上的肉随着他的步伐在不停的抖动。





小风扇运行还不到十秒,他就忍不住拿起调羹,往饭的中间深深的挖起一大勺,送到嘴里。

--“啊,还是好烫呀妈妈”

--“那你再吹一下”

也许美食的诱惑太过强大,也许是小风扇的动力太过弱小,

他迫不及待的嘟起双唇,不停的往米饭吹风。


有没有效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嘴唇,翘得高高的,吹出来的“风声”快要盖过抽烟机抽油烟的嗡嗡声。

总之,最后他如愿以偿的吃到饭了。

一顿饭的最末,以他心满意足的摸着鼓起的肚皮来宣告结束。


--“妈妈,我有大肚子了”。

他弯起的嘴角,还沾着几颗白白的米饭粒。



我是施小姐

我是一个孩子的母亲

谢谢你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