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发源地

雪爷赏梁山2021-01-11 15:54:42

回顾98年之前的这段历史,广东省惠阳市淡水镇是绝对不可忽略的一个地方。 

  淡水镇地处广东沿海,位于珠江三角江三角洲东南部,惠州与深圳之间,南边紧靠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西与深圳接壤,北与惠州毗邻。全镇总面积83平方公里,城区面积18平方公里,现有人口18万人,是广东省惠阳市政府驻地、珠三角经济区重点卫星镇、惠阳区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淡水镇,有人敬之为中国传销圣地,也有人蔑之为魔鬼城。
80年代末,90年代初,这块离香港不足百里的弹丸之地,被国外和港澳台地区的一些商人及国内一些企业集团视为淘金圣地,纷纷赶来开发房地产,每平方米土地由6元人民币扶摇直上被炒到6000元。
  当时仅仅84000人口的淡水镇,新建的楼房可容纳近百万人。到1993年下半年,国家银根紧缩,房地产泡沫经济一下子崩溃,开发商们纷纷弃楼而去,淡水镇几乎成了空城。
  谁又能够想到,恰恰是这些倒霉的房地产开发商,为以后的传销商们创造了居住条件。
  当年的一本小说中编者找到了这样描写道:小小的淡水镇居然到处是空楼和烂尾楼,司机告诉我这是当年掀起的房地产泡沫的后遗症。空房多,租金便宜的惊人,所以现在这里外地人比本地人还多,都是搞传销的。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是啊,这里哪里可能搞什么的进出口!不是传销,就是走私。
  一名来自香港的著名传销商挖掘出了淡水镇得天独厚的居住功能。她在90年代初用点聚点的方法,聚来四面八方各路传销豪杰,形成了中国第一个传销圈。虽然该女士在获取暴利后立即消失了,但在她的影响之下,美国的雅芳、仙妮雷德、安利和香港兴田等传销公司均在淡水镇开展了秘密的传销活动。国内的天狮、中达利等公司也陆续开辟了淡水市场,由此,传销才在全国悄然兴起,传销城雏形初成。
1996年,国家工商局通过整顿传销市场,取缔了非法传销公司,同时批准41家公司为合法传销公司。从此,中国的传销由隐蔽转为公开,从地下转到地上,淡水被视为传销圣地,培育传销精英的摇篮。全国几乎所有的省、市、自治区均有人在淡水从事传销经营活动,到1997年下半年,淡水公开上市的传销公司达20多家,传销人员多达34万,比当时淡水常住人口多了2倍有余!淡水一举成为名副其实的传销城
  淡水现象
  在这座传销城里最有名的当属爽安康非法传销案。
19955月,爽安康摇摆器非法传销活动进入惠州淡水镇。爽安康传销活动规定,凡入网者必先购1台机器。一般市场价格为500元左右的摇摆机,传销价高达3900元。参加传销后通过发展下线可取得40%的回扣,下线越多,收入也越多。发展的下线达到百人时,就自动取得总裁资格,继而可以获得每月数万元工资。
  这些诱人的奖励吸引了大批想发财的人。然而,90%以上的参与者只是在盲目地为极少数的人非法集资。据报道,有些传销者一次拉到的下线20余名,但并没有摇摆机给他们,这些下线又拉到下线,也没有机器给他们。爽安康传销完全是典型老鼠会的作法:摇摆器要不要在其次,关键是每人入会时必须交3900元。
  面对轻松发大财的巨大诱惑,很多人都无法抵挡。加入的人里绝大部分是农民,他们卖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耕牛、稻种、家具等等。有的人为了筹集必需的几千块钱,甚至把孩子都卖了!
  但在他们到达之后才发现,等待他们的并非是轻松发财的机会,而是一个巨大的骗局。他们唯一的做法是继续推荐那些希望发财的人。传销员几乎无一例外地在亲戚、朋友、熟人之间发展下线。发现受骗后,便一层层恶性循环骗下去。
  大量外地人涌入淡水搞传销,一批变卖家产来淡水搞传销者因血本无归连回家路费也没有,最终走上了违法犯罪道路,进行抢劫或者是从事卖淫的勾当来得以生存。
  淡水的非法传销最终达到了无法遏止的程度。有些人因无法自拔而自杀,有些人殴打他们的上线或那些推荐他们加入企业的人。还有些人在政府机关门前游行示威、引发暴乱,甚至发展到劫持火车。
  地方工商行政管理局和公安局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不得不动用政府力量驱散闹事的民众,将他们遣送回乡。传销发展到此已经完全变质,经济诈骗衍变成了社会和政治的问题,严重威胁社会安定。
  淡水现象彻底地揭露了金字塔销售计划的巨大的社会破坏性,引起了中央政府的高度重视。淡水现象成为了九八禁传令的直接导火索。
  淡水寻踪
  今天的淡水镇已看不出来任何与传销有关的痕迹,取而代之的是林立四起的厂房。二百多家外资企业相继在淡水扎根发展,全镇创办工商企业1200多家,产品70%左右外销。记者到来的时候,闻名遐迩的传销城已经变成一座现代化的城市。
  关于这座传销城的历史只能从亲历这段史实的人的描述中寻觅到蛛丝马迹。这里有点年纪的原居民都多少知晓传销。他们亲眼目睹了90年代中后期,小小的淡水镇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旅游胜地一样,汽车拉来无数的操着外地口音的人,自从修好就没人住过的楼盘也开始渐渐显露出人烟。一位姓李的司机告诉记者,从东莞到淡水客运的生意在那时候异常的火爆,每一趟车都是装得满满的,即便每天加班,也无法满足那么多的客流量。街边开小卖部的一位老婆婆,咧开嘴笑着对记者说,她当时还以为这么多的人都是逃难来的,她就天晚上守着新闻看哪里受了这么大的灾,后来才明白这些都是搞传销的。老婆婆还告诉记者,原来的淡水的街道上小区里布满了公共电话厅,在开这小摊之前她租了个门面安了几部电话,一到晚上就爆满,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人排队打电话。那时淡水的居民最热衷于做两件生意:租房和开饭馆,因此而发财的人不在少数。她原来也有些什么爽安康、美容锅、矿泉壶之内的东西,有的是别人硬卖给她的,有的是打电话的常客离开时留下来的,一直没派上什么用场都扔掉了。
  在淡水记者碰见了曾经从事过传销的秦先生。他大约40多岁的样子,现是一家小饭馆的老板。他告诉记者这家饭馆已经开了十多个年头,记得从95年左右开始来吃饭的人就开始越来越多,最繁忙的时候店里的地方不够,有些就在街边捧着饭吃。也有来吃饭的人聊着聊,就直接在这里开课的。他也不止一次的看见两帮不同公司的人碰上了大打出手。那时他成天就听见走网铺线等莫名其妙的词语。直到97年初,几乎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劝说他加入传销,最终他熬不过朋友的劝说,加入了当时的特批41家之一的开来国际
  秦先生说那时他还不知道什么叫传销,只是听做这东西来钱很快。当时的信息相当闭塞,和外界联系只有靠电话,都是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这家开来国际据说是国外的代理商,听起来来头比其他的大,他就开始做了。那时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开会,白天还常常有人做交流什么的,无奈之下秦先生把饭馆交给一个亲戚打理,每天跟着上线跑。他还多次到深圳轮流听课,一待基本上就是一两周的时间。
  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开来国际曾在深圳召开了一次全国性的经销商表彰大会。当时听闻这个消息来到深圳的开来国际经销商有近万人之多。全深圳根本找不到这么大的会场,最后公司不得不限制人数,只允许获得表彰资格的经销商入场。即便是这样,这次会议也只能在洋河体育场举行,因为参加的人数还有3000多人!
  秦先生说在那一年的时间里自己是疯狂的,身边的人是疯狂的,所有与传销有关的都是疯狂的。
  一次他应爽安康的朋友邀请参加了他们的会议。在会议中他见到一个大约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情绪激昂站在讲台上大声地说:为了传销,我是将家中老父亲的棺材卖了才入会的。前几天得知老父亲已病逝,只是用几块木板拼了个大盒子葬了。小伙子还红着眼睛说,为了传销,一切在所不惜。秦先生愣是被吓出了会场。
  秦先生作得并不好,半年下来钱是花了不少,发展的人数只有几个。当记者问起他后悔作传销的时候,他两手一摊:怎么不后悔,自己辛苦开店赚得几万块钱基本上全赔了。要不我现在也不会还在开这个小饭馆。
  离开时,他再三叮嘱记者不要将他的名字和照片刊登出来,他不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他自己原来曾经从事过传销,哪怕从事的是家国家批准的41家之一。
  现在这里的大多数居民都乐意和记者谈及他们所经历的传销历史,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留下自己的名字,对他们来说淡水传销已经成为一段历史,而这段历史在他们眼中是上不得台面的。
  传销城的破灭
  在淡水寻访中那些传销人都不约而同的说起淡水镇的另一个称呼:幻想之城。这个幻想之城的破灭只用了数天时间。98年国务院著名的十号令一经颁布,好比在传销这块红透的溶铁上泼了一瓢冷水,随着一缕轻烟,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淡水镇再次沸腾了,传销非法的消息只用了数小时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数十万人突然间得知自己所谓的事业竟然是只是一个巨大的骗局。哭闹的、懊悔的、愤怒的、恍然大悟的人群聚集在街头,吵骂声、摔打声、哭泣声、诅咒声混作一团。那一夜淡水镇彻夜不眠。
  几天后终于有一部分人沮丧的乘上回家的汽车,之后走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数十万人终于散去,只留下一条条空旷的街道、一栋栋曾经人声鼎沸的空楼,以及满地的垃圾,宣告着传销的破灭。
  而这里的传销并没有结束,走的人很多,但还是有部分人留了下来,留下来的大都是传销的大头目。在全国禁止传销之后,他们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转入地下继续偷偷的干非法的勾当。由于淡水镇在传销中的特殊地位,他们又陆续吸引了一些人来上当受骗。但在政府的强力打击之下,他们再也无法恢复昔日的辉煌,在惶惶不可终日中苟延残喘着。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2000年左右,终于一切完全淡去,淡水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在当地政府的带领下,合理利用地方资源进行招商引资。如今的淡水,已成为国内外众多工商人士共同参与建设的新兴城镇

    2001年,一帮传销残余势力打着深圳文斌的旗号窜逃至广西来宾,开始了至今疯狂于广西的1040、资本运作类的老鼠会传销,追根溯源,如今的1040传销不外乎是当年爽安康摇摆机传销衍生而来,只不过完全丢弃了产品,逐年提高入会金额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