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不断曝光 | 女孩儿,你勇敢站出来的姿态,帅极了

遇言不止2019-05-07 15:28:00

对于那些勇于站出来曝光性侵的女性,遇言姐想说,姑娘们,干得漂亮!

——遇言姐


昨天,遇言姐媒体圈的微信群炸了。

 

一晚上大家传了上千条留言,都在谈论章文性侵的事情。


不仅如此,有两位姑娘谈及章文也曾摸过她们的身体。

 

没错,说的就是你,章文,你来告我吧。

 

▲举报人微博截图

 

昨日,“资深媒体人”章文被举报性侵。《章文,请停止你的侵害》详细叙述了当事女生小精灵(化名)在5月18日被章文强奸的经过。

 

在一次饭局后,章文不顾对方的拒绝,强奸了醉酒小精灵,离开的时候,他还无耻地告诉受害者“已婚的男人都是这样”。

 

根据小精灵的描述,章文对她的胁迫表达了三层意思。

 

一、征服:“你永远摆脱不了做我女人的命运”


二、恐吓:“我做过十几年的记者了,认识圈内无数的人”


三、炫耀:“我上过100多个女生”

 

▲网络热传文章《章文,停止你的伤害!!!!》原文截图


不仅如此,章文还在微信中大骂当事女生“你已经毁掉了老子的名誉,你他妈还要毁掉老子的家庭,蛇蝎心肠,不得好终”,仿佛自己才是受害人。

 

昨晚,针对小精灵的举报,章文公开作出回应,声称性关系出于你情我愿。


看完这篇回应,遇言姐的第一反应是——气笑了。

 

▲目前章文已经公开发表了律师声明


章文,身为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兼职教授、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美国国务院国际访问者、《瞭望东方周刊》主笔、新华社《环球》编辑部主任、《中国新闻周刊》编委、《新世纪周刊》副主编,重重光环下,其思想之肮脏、逻辑之荒谬,简直令人目瞪口呆。

 

比如,章文说,小精灵发给了他“令人想入非非的艺术写真”,“读大学时就换过好几个男朋友,其中一个是已婚的老师,提出过要为她离婚”,“她有个有妇之夫的男朋友”,“她要曝光我是因为我对她的男朋友说了些风凉话”。

 

章大叔,人家现在是举报你强奸,跟你说的这些有神马关系?

 

▲浑水能摸到鱼,但脏到骨子里的垃圾还能甩得回去?


比如,对于指证章文“摸大腿”的蒋方舟和易小荷,章文声称她们“一个单身,交了众多男友,一个离过婚,经常出现在酒局上”。

 

章大叔,人家现在是举报你性骚扰,跟单身与否,离婚与否,又有什么关系?

 

比如,章文还这样说:


媒体圈、公知圈,聚会上都会喝酒,男女都喝,之后就会搂搂抱抱。

 

章大叔,你这是要甩锅给全行业啊。

 

▲蒋方舟和易小荷两人在朋友圈的公开回应


梳理下来,章文的逻辑就是,以上三个女生本来就是荡妇,我性侵/性骚扰一下有什么不可以。

 

讽刺的是,百度百科的介绍上还写着:


章文喜欢打抱不平、为弱者说话。他的笔下有对强权的无情鞭挞,更有对草民的无尽温情。他的博客积极倡导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呼吁和解共生。


▲现在百度百科的资料也发生了变化


章大叔可能是研究国际大事研究得脑壳进水了,不然怎么敢于如此嚣张地把自己傻×和人渣的一面公之于众。

 

认为被性侵的女生是因为自己不检点的不仅仅是章文,每次有类似事件曝光,网上总不乏有人表达出赤裸的恶意——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反正又没掉块肉、怎么不摸别人就摸你。


▲听起来就叫人愤怒!


前两天,南大支教女生洗澡时被偷拍,还有人说“大学女生不都搞援交、潜规则,还怕被人看一眼”。


甚至连一些大V也跟着犯浑,声称举报者“当时不拒绝,现在毁人清誉,真的很邪恶”。

 

更有令人100个看不懂的“道貌岸然的神父也强奸”。


这意思是说,既然神父都强奸,所以我也能强奸?

 

公共知识分子,《南方周末》编辑鄢烈山回应蒋方舟的发言

 

这都是神马脑回路,不但三观龌龊,是非不分,连基本的逻辑和常识都不通。


作为媒体人,专业也不过关啊,真不知道一个个都是怎么混成公知的。

 

资深记者章文、公益明星雷闯、著名学者熊培云、环保名人冯永锋、北师大法学院院长赵秉志……仅仅2018年一个夏天,就有多宗学术界性侵事件曝光,这不是因为恶人越来越多了,而是因为受害者们越来越勇敢了

 

冯永锋通过微信发文《是的,我承认,性骚扰是我欲望太邪恶,是对女性的不尊重》承认自己“性骚扰”的事实

 

两年前,《南方日报》记者强奸女实习生一事曝光时,我的朋友和菜头发文称:


 中国文人在传统上就认为,女性会因为仰慕自己才华而主动献身。


(昨晚,章文回应记者称,自己与小精灵发生过性关系,但并非强迫,而是为一夜情,或者一个女孩子对有点名气的媒体人的倾慕)。


在男权社会里成长起来的大叔们欣然享受着男权带来的诸多福利,但他们没有意识到时代已经悄然发生改变了。

 

在平权环境里成长起来的姑娘们不会再屈从男权的潜规则。



不仅如此,她们还会反抗,尽管这抗争对于女性来说格外艰难。


在章文事件中,在雷闯事件中,许多评论指责当事女生在几个月,甚至几年后才挺身指证,必是动机不纯。


对此,遇言姐想说,正是因为这些直男癌的存在,才使得举报性侵成为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本文的主角章大叔


长久以来,缺乏同情、鼓励,以及保障受害者利益不受到二次侵害的舆论环境,导致遭受性骚扰/性侵的女性难有站出来的勇气。

 

另一方面,一个初入社会的小姑娘遇到性侵,一定是懵圈的。


被自己尊为老师、英雄的人,口口声声谈着国家民族、反对歧视的前辈做出这样的事超出了她们的认知极限。


施害者驾轻就熟,受害者一无所知,大脑反应不过来,木然惊愕地承受, 她们需要时间来消化痛苦,来整理思绪,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被《南方日报》记者成某性侵的实习生小卉在回忆性侵过程时说:


老师平时很严肃正经,我也不明白,我当时有点蒙×,我要是强硬点就好了,唉,我觉得我傻×了。


被公益明星雷闯性侵的志愿者韩芳说:


我当时没有想清楚,当时想,也许这个世界的规则是这样子,男生和女生的关系就是这个样子的。


小精灵回忆章文的性侵: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快到我整个人都懵了,我只是感觉我好难受,我要赶紧走。



因为无法接受性侵的发生,在多宗案件中,我看到的是,受害女孩无一例外地试图将事情合理化。

 

林奕含强迫自己相信,这不是一个单纯的强奸事件,而是“有一个爱字在里边的”。

 

韩芳称,自己一度选择跟雷闯保持联系,以求让这件事变得合理一些,变得可以接受。

 

小精灵则以“不想连累章文的孩子和家人”为由令自己将事情封闭起来,不再提起。

 

然而,这些在极端痛苦下的自我麻痹注定无法消解性侵的巨大伤害。

 


遭到“最大规模屠杀”的林奕含在性侵发生的十年后仍然无法正常恋爱,走不出抑郁症。

 

为了让自己“想通”些,三年来韩芳去打坐、去看心理医生,还在乡下呆了一年避世,然而,这些努力都无法让她好起来,“后来我发现容易获得快乐这样的能力也没有了”

 

小精灵失去了生活的勇气,辞职后靠薯片和可乐度日,日渐沉沦,两个月胖了10多斤。

 


当你还没有原谅性侵者时,这些人渣早已先原谅了自己。


对于性侵,只有揭露他,才能救自己。

 

小精灵说,发布文章之前,自己以为会被骂。文章发出来以后,才觉得天特别蓝!

 

好莱坞发起的#me too运动,在网上刮起的揭露性骚扰及性侵者们的风暴,之后席卷了超出85个国家,几百万人参与。


去年年底,“打破沉默的人”被选为《时代周刊》2017年度风云人物

 

虽然在当前环境下,受害人站出来,可能遭到嘲笑、歧视和冷遇,虽然法制法规可能拿施害者没辙,虽然会遭到施害人的荡妇羞辱,但唯有揭露和倾诉,才能让你不陷入旷日持久的自我怀疑、排斥男性和恐惧厌恶的情绪当中


施害者的错由受害人背负了心理负担,如果不说出来,这些阴影会伴随受害者的一生,是永远都好不了的伤疤。

 


另一方面,对于频频作恶的施暴者而言,性关乎的不仅是性本身,更有征服过程中迸发出的权力的满足,游走在侥幸之中又屡次得手的快感,他们会一再重复这个过程来满足他们畸形的自尊。


只有更多的受害人敢于站出来发声,才能震慑和减少这种恶行。

 


最后,对于那些勇于站出来曝光性侵的女性,遇言姐想说,姑娘们,干得漂亮!

 

我坚信,在未来,会有更多的女性直面性侵事实,不惧说出真相,不管男权渣滓们是否承认,那个将女性视为奖赏、泄欲、猎物的时代都势必不会重来了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