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暑八月边境行|命悬一线的穿越

孺何说2019-05-07 14:38:12

D8



云南云阳






云南红河州从云阳梯田的主景区到绿春县县城,直线距离或者说主干道路仅60公里,可是我们今天却走了11个小时!绕行全长也只约260公里!这是一次充满了艰辛与惊险的穿越!



昨天是阴历6月24日,彝族同胞一年一度的火把节,择日不如撞日,恰巧我们的行程是昨天到云阳看哈尼梯田,碰上了火把节。在昨晚的云阳县新街镇,来自四面八方的上万的彝族同胞、哈尼族同胞和汉族兄弟,还有全国各地来的游客,聚集在新街镇中心的广场上,举行了火把节和摔跤运动会文艺晚会,除了在台上跳起欢乐的舞蹈外,还在广场中心的篝火旁跳起了彝族舞,可谓千人同跳,万人欢呼,的确令人震撼。



我们来云阳的目的是看哈尼梯田,昨晚的偶遇,欣赏了彝族舞蹈,期待今日的晨曦一饱眼福。因为哈尼梯田是哈尼农耕文化的重要载体,哈尼人用智慧与勤劳开垦出这样宏大而广阔的梯田,积万代开垦之功,创下灿烂的农耕文明。一座座梯田,立体的雕刻在大山之中,仿佛一部巨型的史书,直观再现着哈尼先民与自然抗争、繁衍生息的历史与思想。这怎不令人心动而欲亲眼观之呢?



然而,天公不作美,今天一早起来,就淅淅沥沥下起了雨,云遮雾障,白茫茫一片,哪里可见梯田奇观?上午九点左右,我们驱车沿几个景点巡跑,想看看能不能找到雾弱的地方,瞧瞧梯田风景,令人遗憾,什么也看不见。于是我们决定顺道驱车赶往下一站一一绿春县。



沿着一千多公尺高的景区达坝、多衣树、老虎嘴驱使,在泥泞小道上不停地沿山转行,终于走到了山下的云绿二级公路,刚刚松下一囗气,却约走两三公里,大量的车辆堵塞,原来是前方巨大的滑坡加泥石流堵住了去路,公路部门正在施工,但要疏通也至少6个小时以上,他们建议我们走老路绕道而行!



这样我们又调转车头再上老虎嘴,此时已是近中午二时了。再回老虎嘴吃罢午饭,又一路下山,下到河谷,因为抄近道,只有20公里就可再上云绿二级公路,又走上了到处都有滑坡体的仅仅够走一辆车的便道。这条路上我们至少看见不下上十处滑坡体和泥石流,在一处滑坡体上,右边是高耸的滑坡沙石,左面是咆哮的山洪,在稀泥与石头混合的仅够一台车身而过的断面,我们以车而趟摇摇晃晃的终于走了过来,如果没有高超的技术,油门踩的不合,方向盘稍有疏忽,就可能掉下左边的洪水中。



本以为走了一个又一个滑坡体,不会有危险了,可行驶到该路段15公里时,眼前又出了一个更大的滑坡体!半面山垮塌下来,从右向左倾斜,最深处有到人的齐腰深!当地一对夫妇骑着摩托车欲过去,但根本无法骑,他们只好把车停在路的这头,俩人打着赤脚在滑坡的泥浆里用手扒着,试图扒出一条摩托车能过的路,但收效甚微!



眼见此景,作为头车的我们,必须趟路!这么深的塌方体,我从来没走过,而且不知泥浆里有没有石头,路基是软的还是硬的,塌方路段左面就是奔腾咆哮的山洪,而且有近50多米高的悬崖!坐在副驾驶的我心里的确犯怵,本想下车看过究竟,或者等一台车过去了再坐第二台丰田霸道车过。可一打开车门,根本下不去,是齐盖脚被的泥浆!



"海哥,系好安全带,我们上,冲出一条路!"具有充分驾驶经验的伍师傅对着我说。


没有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说:好!




于是丰田fj库鲁泽车就一步步向滑坡体冲去,一点一点挤压着泥浆,退一阵又冲上去,当泥浆已与车轮齐平时,我们已前进不了后退不行了!而且后车轮左右摇摆,我直叫:"向右!向右!千万不能往左!"如果车辆把不住,就有可能滑向左面的万丈深渊!



很有经验的伍师傅,启动了车辆蠕行模式,就像盾构机一样一点一点地掘进,再通过方向盘的左右摇摆,一步一步啃下来,在半个小时以后,深陷泥沼的车辆终于退了回来!我们俩也终于平安的站在了踏实的土地上!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无奈,前进不可能,我们就只好再度调头,走一段重复路,再选一条更远的路,终于在晚八点到了绿春县。


这一次命悬一线的穿越,必将是我生命中一次难忘的记忆!


8月6日深夜12时



长按二维码,送你清凉一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