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舒适圈的“勇敢者游戏”,《幻月之城》的榴莲滋味,你get到了吗?

言之有范2019-02-11 16:23:40


《幻乐之城》是由湖南卫视近期推出的大型实景唱演真人秀,融合了音乐电影与现场直播,以“音乐+电影+现场”形式呈现,即一气呵成的音乐现场用电影的呈现手法直播出来,是全球范围内具有开创性的大型音乐节目。但是开播两期以来,节目争议不断,口碑呈现两极化趋势,被戏称“像榴莲一样的节目”。


“幻是流动和变化,乐是比语言更自由的表达,城是意念堆积出的境,这些都是心的体验,心,是寂静、包容、永恒”,王菲作为幻乐体验官亲自撰写的文案为节目增加神秘感。随着节目播出,神秘的面纱终于揭开。在《幻乐之城》节目特别搭建的3000平方米的摄影棚中,每期4位唱演人与4位导演组成创演拍档,与电影团队密切配合,经过32天的准备,用直播的形式在现场打造直播演出。现场观众通过屏幕画面看到唱演人在摄影棚中的实时表演,现场需要同步完成剪辑、配乐和音效,导演对剪辑点的把控需要非常精准,唱演人实时直播要一气呵成不能NG。



高难度高水准不等于好看


关于《幻乐之城》的评价,好像连键盘侠都对这个节目黑不起来。第一期播出后,大家对节目组的诚意,对表演者的高难度唱演要求和节目的制作班底都表示出极大的肯定,而且仅仅是“王菲综艺首秀”这样噱头就可以让节目未播先热。自带流量的节目体验官王菲,以及一个“音乐+舞台剧+直播”的全新表现形式,都让人觉得这是一个充满匠心的节目,是一个想给观众带来新奇视听体验的节目。



内行人看门道,外行人看热闹


节目的制作团队向观众展现了技术上高难度的一面,无论是对制作人员还是唱演人,这种无剪辑一镜到底的表演都充满了挑战。看着唱演人从不同场景(资源)中来回穿梭切换,同时完成情绪的收放和换装任务,观众不禁为他们捏了把汗。不仅如此,短片拍摄过程中的色调、声效、镜头切换等都需要现场实时完成,如此高难度的技术挑战需要制作人员前期不断的试错和排练,一个环节几秒钟的拖沓都可能导致整场表演的失败。面对高难度的操作,制作团队需要极高的配合度,需要导演宏观的把控力,以及唱演人稳定的心理素质。


看着唱演人一个个满头大汗地完成表演走到台前,让人不禁想问“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折腾自己?有什么意义?”就仿佛是给自己设置了一个相当复杂且高难度的游戏规则,一群人为了游戏规则拼命地折腾自己,并乐在其中,享受挑战的过程,但是作为旁观者的观众来说,无法切身感受到游戏规则的乐趣,对电视机前的观众来说则像是看到了一部音乐短片。对一个没有任何视听训练的观众来说,对节目报以最大善意的评价就是,“这节目很好,但真的有点无聊。”

 

这种节目形式带给观众的体验与真实的音乐剧相比还存在很大差异。首先,音乐剧的现场与观众之间是没有障碍的,观众可以直观地感受演员的表演,而《幻乐之城》的观众需要通过屏幕看到唱演人的表演;其次音乐剧的形式可以让观众自主地选择观看对象,而《幻乐之城》则是由导演来决定镜头的对象和内容;最后,音乐剧演员的歌唱都是现场直接传递给观众的,《幻乐之城》中唱演人的声音是经过一定技术处理的。

 

形式大于内容的技术流自嗨



节目所强调的创新,更多是体现在创作形式上,但如果看表演作品内容和题材,就显得底气不足。作品的内容主要由唱演者作为出题人,导演作为答题人,共同完成幻乐之作。到目前为止,节目已经播出两期,共有8位唱演人参与演出,其中任素汐的《时光机》、易烊千玺的《对不起》以及马思纯的《录像带》成为话题讨论度最高且最受好评的三个作品,在亲情和爱情的故事内容上引起观众的共鸣,赚足观众的眼泪。其中,任素汐在《时光机》中的表演,将自己的亲身经历融合在故事里讲给大家,在前期筹备中随机抽取资源等级,获得300平方米场地的A级资源,并进行了电影级美术置景,细节逼真。但是,面对大场地资源的劣势就是场景繁多,走位复杂,在加之现场乐队与唱演人不在同一空间,配乐与表演的契合度也成为决定作品成败的关键。最后,任素汐凭借自己多年舞台剧表演的经验顺利完成了作品的唱演。

 


从节目的选曲来看,都是传唱度较高的老歌,如《儿时》《为爱痴狂》《氧气》《无问》《焚心似火》等,通过故事表达老歌的做法与节目形式创新其实有些不相匹配,音乐内容上的创新才应该是体现节目差异化和个性化的重点。

 

此外,已经播出的作品中,大部分作品的故事情节设计也都表现平平,并没有突出的创新之处。雷佳的《虹光》虽然选取盲童的现实题材,同时融入了苏绣等非遗内容,以及内蒙古服装等多重元素,但是这样一个精致的音乐短片内容并没有与这种创作形式产生共振,更像是8分钟的歌曲串烧,形式创新远大于故事上的共鸣和情感上的冲击。当观众对节目形式有了一定了解后,没有优质创新的故事内容和音乐设计,几期之后,观众难免产生审美疲劳。

 

我给你鱼翅你嫌不好吃,那是因为你粉丝吃多了


创新者的自信让人诟病无力,但是听起来也着实使人恼火。《幻乐之城》作为一档创新的大型音乐节目,集聚了国内顶尖的制作团队。以梁翘柏为首的发起人、湖南台王牌节目《我是歌手》制作人洪涛作为监制,创新虽好,但作品还是应该交由观众评判。


一味强调幕后制作过程的艰辛,强调演员的背后的付出,强调技术在国际上的绝无仅有像是在拉辛苦票,但节目最终呈现的效果才是观众做出评价的唯一标准。将作品无法呈现的内容,在节目中以一种简单又洗脑的旁白和解说反复告诉观众,像不像是一种自我感动。所以,可能并不是观众粉丝吃多了,而是鱼翅真的不好吃。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


有人说这是导演版的“创造101”,是一档导演养成类节目;也可以说这是升级版的“跨界歌王”;也可以说是音乐剧版的“演员的诞生”。节目想呈现的东西很多,一边是新锐电影导演,一边是明星唱演人,还有一边是幕后的制作和配乐,更重要的还有最吸睛,观众最想看的幻乐体验官王菲和她的幻乐好友。重点太多就反而变的没有重点,更像是一盘大杂烩,尽管是是用精心准备的食材烹制而成,但难免让人觉得“水满则溢”。

 

幻乐之城更大的野心在哪里?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争论诟病节目的不足意义并不大,毕竟也有不少观众对这个全新的音乐节目赞不绝口。幻乐之城下这么大一盘棋,我们猜想它是有一些野心的。

 

技术流实验场


全息投影技术的运用更多的是在演唱会上,虚拟偶像初音未来演唱会就是全息投影技术的一次成功案例。无独有偶,在安德烈·罗米尔·扬和科多扎尔·布罗德斯的演唱会上,美国已故嘻哈巨星图派克·阿玛鲁·夏库尔以虚拟影像的方式重登舞台,形象逼真且与台下观众实现互动。《幻乐之城》第二期的唱演嘉宾韩雪和导演马志宇就将这一技术应用在作品《焚心》中。虽然全息投影技术并不新鲜了,但将该技术融合在现场直播的音乐电影制作中,就更加凸显了节目在技术上的野心,像是技术与创作结合的实验场。

 


幕后制作走进台前


湖南卫视之前的综艺节目《声临其境》将配音搬到电视荧幕上,一直以来隐藏在幕后的配音演员,也因为这档节目而受到关注。同样,《幻乐之城》则将包括导演、剪辑、配音、声效、灯光等幕后制作拉到台前,让观众了解影视作品背后隐藏的这些幕后功臣所付出的心血与努力。所以,节目更重要的意义不仅是展现作品本身,而是展现影视产业幕后的工业体系和从业人员。

 

培养观众高级审美


节目更大的野心还体现在培养观众的高级审美,从一开始这可能就不是一档迎合观众的节目。众所周知,音乐剧这种艺术形式作为舶来品在中国向来缺乏观众基础,即使是横扫奥斯卡大奖的《爱乐之城》这类音乐电影在中国仅获得2亿多票房。中国观众对音乐剧的审美和接受程度还在培养中,而《幻乐之城》的野心则在于承载起这样的审美培养功能。

 

“向创新要当下的实际意义,是短视”

 

回到我们最初的疑问,这个节目这么折腾自己的到底有什么意义?有人说这档节目吃力不讨好,但也因为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以勇气可嘉。甚至很多观众评论:“至少这次不是买的IP也不是抄袭,从这一点上已经非常好了”。


但是,什么时候我们对一个节目的评价标准已经这么低了?“不是抄袭”这样的基本底线已经成为评价一个节目的标准,以这样一个基本底线来评价这个节目,到底是褒是贬?

 

知名作家柏邦妮针对节目创新的意义作出评价,“向创新要当下的实际意义,是短视”,节目创新在当下可能并不产生实际意义,它可能只提供了一种新的节目形式、一种新业态,以及一种新审美。诚然,我们应该对创新报以最大的宽容和体谅,但是我们更期待这种创新迸发出更多的火花和可能,不只是流于形式的创新,而是要兼顾音乐设计和故事表达上的创新,防止节目陷入单纯依靠技术附加实现的更“短视”的创新。


END


美    编 | 祁吟墨


推荐阅读


2018数字创意产业年中盘点 | 数字创意产业向着“十万亿”的“小目标”奋勇向前

2018年电影市场年中盘点 |  内容驱动票房增长,电影产业隐忧犹存

2018年文旅产业年中盘点 | “诗与远方”珠联璧合

2018年公共文化服务年中盘点 | 精准出招,提质增效,公共文化服务更精彩

2018年文化产业政策年中盘点 | 六大方面解读我国文化产业(附上半年重点政策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