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者故事 中国式马拉松真的是商业驱动下的愚昧狂欢么?

悦跑说2019-05-07 14:56:22

前些天,朋友圈转出一篇<<中国式马拉松,商业驱动下的愚昧狂欢》的文章,看过几眼后觉得无聊,略过。

 

后来,文章被换成更多更恐怖的标题转载,如:《马拉松——当今中国比国足还无耻的体育骗局》……,呵呵,阅读量瞬间到了10+

 

然后,亲人、同学纷纷把文章转给我,并表示关切,在他们心中,我的形象也从健康、励志的跑者变成了无知无畏的敢死队员。

 

这篇漏洞百出的文章为什么会激起如此反响?在马拉松热的大背景下,有编造炮制的惊悚事例,有揭黑幕式的哗众取宠,还有贬抑商业的所谓“政治正确”。


关于跑步的心脏伤害


《中国式马拉松》文里,首先讲到了马拉松的伤害,并列出了一些非常恐怖的数据:“很多非常杰出的长跑运动员不到50岁死于心脏病”、“长跑和马拉松运动员死于心血管疾病的比例占77.5%”、“1956年奥运会万米冠军、苏联功勋运动员库茨死于心脏病”

 

这里面,有名字的是苏联的万米冠军库茨,为此,我搜索了下,查出1956年的奥运万米冠军,叫弗拉基米尔.库茨,确实是苏联运动员。再搜,看到一位网友在维基百科的查询记录,说这位库茨死于自杀。我也再次确认了维基百科的记录:


 


最后一段说,弗拉基米尔.库茨退休后当一名教练,1975年明显死于一场因安眠药与酒精混合而导致的自杀。

 

对于文中的另外两点,因为只有虚拟的“很多”和不知出处的“77.5%”,我只能找其它资料,恰巧,广汽本田媒体FUN跑团的荣誉队医老杨转发了一篇《跑者世界》的文章,里面提到美国加州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的生物统计学家保罗.T.威廉姆斯(Paul T. Williams)主导了一项“全国跑者散步者健康调查”,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早期开展,已经调查追踪了156000名男女。根据这项调查,对于跑步对心脏不好说法的回答是:比起不跑步的人,同年龄的跑步人群死于心脏相关疾病的概率要少45%。可以肯定的是,对心脏病健康来说,不跑步的人肯定不如跑步的人。

 


 因为杭马广本训练营,我认识了前国家长跑队教练陶绍明,他也给我推荐了一篇文章《跑者的心脏更健康》,原标题:A Runner’s Heart is Safer Than Most,翻译自《Canadian Running20125-6月刊。

 

文中提到了一项发表在医学类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的研究表明,跑步是一项安全的运动,而且是避免心脏疾病的最佳方式。参与此项研究的医生Aaron Baggish说:那些不负责任的媒体把“人咬狗”事件作为吸引眼球噱头,只突出跑步比赛死亡的风险,从而误导了读者。他和同事统计了美国2000-2010年所有半程和全程马拉松约1090万人次的参赛数据,结果是有59例心脏病发作,42人死亡。死亡率大约是1259000,这甚至比一些日常活动还要低。对于死亡的案例,大多是本来就有心血管方面的问题及先天性心脏疾病的人。

 


 


跑步猝死


《中国式马拉松》文中提到的10公里比赛学生猝死事件,我查看了当年《新华网》的报道,报道中专家提出:如果对生命的敬畏转化为对体育的畏惧,那么带来的结果很可能是本末倒置。

 

文内中山大学的一位教授也说到:“为什么我们屡发长跑猝死的状况?为什么学生和家长越来越怕孩子从事较为激烈活动?一方面当然很多人的基础锻炼不够,更让人惋惜的是很多人连常识都不懂。”“长期以来,我们的体育课只教怎么跑,从来不说什么时候应该不跑。最起码,知道自己在什么情况下要放弃,也就不会有这么多遗憾发生了。”

 

可以借鉴的是,东京马拉松自举办以来,保持着选手零死亡的纪录,健全的公共卫生保证体系显然功不可没。

 

国内的马拉松也越来越强化了报名要求和医疗救助,以杭州马拉松为利,报名全马及半马的选手,特别严格地要求提供近一年的体检报告,而心电图更是必须项。此外,在比赛队伍中,不同里程路段都配备了急救医生跑者,加上固定的救助站,便于及时发现问题、及时施救。

 

身边的跑者


 向圈子里的跑者说到这篇文章,大家多少也有类似我的遭遇,杭州的老崔说,有十多人转发这篇文章给他,当然跑者们都是一笑而过。因为,大家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跑步对自己身体、精神、情绪的改变。

 

全球六大满贯跑者宝爷在微信上说:跑北海道马拉松前,在札幌做了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健康的不得了。而给他做检查的医院院长也是马拉松爱好者。

 

前几天见到《车主之友》的瑶瑶,一年多前还是个200多斤的大胖子,这次见到的是个瘦尖脸,原来他也跑半马了,体重嘛,轻了70多斤。

 

我自己:20112012年的体检,甘油三酯、总胆固醇、尿酸全面超标,体重超80公斤,2013年下半年开始运动,2014年中开始跑步,2015年的体检指标全面达标,现在体重68公斤,能吃又能睡。

 

可以说,跑群里的励志事例数不胜数。



那么,跑步就不会产生运动伤害么?跑步就没副作用么?

 

当然有!很多朋友都说膝盖受不了,跑群里也不断出现了跑友由于跑量、配速提升太快导致的跑步膝(髂胫束综合症)、跟腱炎、足底筋膜炎、胫骨应力综合症等。

 

还是以我为例,跑步两年多,2014年底突发过一次足底筋膜炎,那次是跑大夫山,下坡时步幅大、冲得太猛,又穿了一双不合适的跑鞋(后来我去跑鞋品牌店测过脚型,足底偏平,要穿支撑型跑鞋),一瘸一拐走了一周。在换过合适跑鞋后,也随着腿部肌肉力量的增强,以后没有再痛过。

 

 

《中国式马拉松》文章里的这句话我是赞同的:马拉松不是一般人瞎跑的。是的,马拉松要经过循序渐进的练习,要配合提升力量的训练,要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不要在能力完全未够时去勉强。但是,你可以不跑马(半马、全马),你完全可以跑步啊!




2014年北马终点休息,我遇到了一位台湾老太太,66岁,全马成绩和我一样,已经在世界各地跑了120多个马。老太太说:她从跑步到跑完第一个全马,花了十年时间,这十年一直都是在积累力量、体力和里程。

 

2015年,我的前几个全马完赛后,浑身疲惫,脚部会持续两三天的酸疼,并瘸拐一两天,当时请教了跑群里的大神,他们一句话:跑量堆得不够!现在,每月150-200公里的跑量持续,到今年的几次全马后,休息半小时就恢复了,也没有再出现过酸痛。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适合42公里的全马,以杭州马拉松为例,分别设置了3公里家庭跑、7公里情侣跑、10公里迷你马、半马乃至全马,跑者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来选择。

 

在跑群里,只要你跑,不论配速快慢,不论里程长短,大家都会不吝赞美。对于不小心受伤的跑者,队医会在群里给予康复建议指导。跑者们渐渐养成了这样的素养:会快,也能慢,知道坚持,也要学会放弃,在超越能力极限时,在状态不好时,放慢速度,减少里程,甚至停下修整,识时务,懂身体,会取舍,再待来日,这与积极进取的跑步精神并不相悖。

 

商业是忽悠么?


看看那篇文章的标题:“商业驱动下的愚昧狂欢”,再看看文内的文字:商家忽悠、商家和政府合谋……都透着作者对商业的不信任甚至歧视。

 

一直以来,一些人本能地痛恨商业,说“无商不奸”,人们在享受着发达的商业社会带来的富足生活的同时,一面痛骂着商业和商人,这真是种奇怪的逻辑。

 

基于自由选择交换的商业,是通过自由竞争让消费者进行选择,它以营利为目的,又以满足消费者为最大的追求,可以说,只有在商业模式下,消费者才真正最受重视,真正能得到最恰当的服务。这就是孟德斯鸠所说的:有商业的地方,便有美德。

 

如何促进体育事业?政府的方向就是产业化。2014年底,国务院发布了加快发展体育产业的46号文,摘录其中的段落:

 

“近年来,我国体育产业快速发展,但总体规模依然不大、活力不强,还存在一些体制机制问题。”

 

“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加快形成有效竞争的市场格局,积极扩大体育产品和服务供给”

 

“发展健身休闲项目。大力支持发展健身跑、健步走、自行车……等群众喜闻乐见和有发展空间的项目。”

 

“鼓励社会资本进入体育产业领域,建设体育设施,开发体育产品,提供体育服务。”

 

“到2025年,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



通过商业对社会进步的推力,政府大力推进体育产业化,百姓也因此享受到产业化的成果,提升了自身的健康水平和生活品质,这正是商业引导下的互利共赢,说这是“愚昧狂欢”的实在太愚昧。

 

我们的马拉松真的狂欢了么?对比下比赛场次:这两年,马拉松在国内升温,去年有100多场,今年到了260场。但相对这么大的国家和十多亿人口,还真不算多。

 

看看发达国家和地区,美国今年1000多场,日本有500多场。算跑马人数,发达国家能占到总人口的8%,日本达到1000万,中国内地满打满算不超过100万。在台湾地区,平均每天有一个马拉松赛事。深圳除了市级马拉松,各个区举办的马拉松也很受欢迎。马拉松与经济水平、群众体育的普及程度密切相关,总体上,我们的马拉松产业化、我们的商业驱动力还远远不够!

 

马拉松是一种很酷的生活方式




《中国式马拉松》文中说:马拉松被包装成一种很酷的生活方式,近几年被带起来的大多数马拉松爱好者,恐怕只是一批被洗脑成功的半吊子炮灰。马拉松成了商家的阴谋,马拉松爱好者成了阴谋下牺牲的炮灰。

 

马拉松现在确实蛮酷!当越来越多的人习惯通过朋友圈分享跑步、跑马的过程,当名人纷纷参与到马拉松,当许多漂亮的姑娘和帅气的小伙儿出现在马拉松队伍中,这种酷生活不挺好么!

 

因为马拉松广泛的社会影响力,吸引到企业赞助支持马拉松,愿意通过它传递企业的价值观,让马拉松比赛能够推广普及。追求健康运动成为主流生活方式,社会更加健康有活力,这就是商业的美德。

 

饭桌上,聊跑步,比扯宫闱秘闻、八卦政治更正能量。
 
聚会时,约跑步,比喝大酒、泡夜总会更加健康。
 
烦闷时,去跑步,大汗淋漓,散发多巴胺,驱走坏心情。
 
出差时,跑一跑,用脚步丈量一座城市的街道,是很新奇的体验。



今年杭马30年,迈过断桥白堤、虎跑龙井,在心跳加速中对话千年城市千年历史,远胜过坐大巴、看景点、争合影的旅游三件套。

 

当然,希望这个社会也不要只是跑步和不跑步的两群人,应该还有打球群、游泳群、跳舞群、探险群……等等,这就是丰富多元的社会和多姿多彩的酷生活。


本文为跑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