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人海,还好你在

叶小叶姑娘2019-03-14 15:24:23

sefd


 文/暮野
正文/6539字
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1

下了课,走出教室门的陈页玥就接到何也的电话,“阿玥,帮我充一下话费呗。我最近卡里没钱了。”陈页玥眉头蹙起,搞什么,我傻吗?给你充话费你从来不会把钱还我。

“我正忙着呢,导师在我旁边,再见。”

挂了电话的陈页玥心情很不好,刚才导师在课上点名批评她消极做课题。

陈页玥回到校外租的房子,首先给自己做酸奶。把奶粉勾兑好,然后放进酸奶机里,拿起手机看微博。陈页玥没什么喜欢的明星,所以除了关注某些当红男女演员之外,就是关于护肤、化妆方面和说得上话的朋友。

她的圈子很小,小到真正算是朋友的人一只手就够数。不过,陈页玥一点都不懊恼,她乐在其中。

酸奶机停止了工作,陈页玥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喝下。

打开卫生间门就看见何也的衣服还泡在盆里,陈页玥顿时火气上来,一下子把盆掀了。

水咕咕地从盆里涌出,流在地面上。男式衬衫、长裤也顺势躺在水里。

已经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

自己当初因与室友关系不和,便从寝室搬出来,可是没找到合适的房子,提着大堆行李站在校门口。

何也从学校经过时就看见一只手提着拉杆箱、肩上背着背包、大包小包堆在脚边的陈页玥傻站在那里。于是上前慰问聊表同窗之谊。

走到近处还未等何也开口,陈页玥眼睛发光似的双手揪住何也的衣领问:“你有房子吗?”

何也脑子一抽,我靠这是什么情况,陈页玥想跟我私奔吗?

好在镇定了三秒后何也松开她的手,整理被面前人弄乱的领子。最后,还不忘捋了捋额前的碎发,一个偏头,帅气地说道:“我在汇通花园租了房,走吧。”

 2 

之后,两人便开启了“同居”模式。

一室一厅的房子,突然多了个女生,何也只好买了几块长板把原本不算大的房间隔成两间。

厨房和卫生间公用。起初陈页玥还执意分摊一半房租,何也推辞说不需要。

后来她干脆就不提这事了,反正又不是白住,给何也又是做饭又是洗衣。何也很满意家里有个田螺姑娘,虽然这姑娘脾气不大好闹腾起来半夜都在嗷嗓子。

遇上这样的时候何也还不能出去劝阻,因为一旦他说一句话,所有的怨气都会转移到他身上。

这是吃过一次亏被陈页玥锁在大门外一整晚的血淋淋的教训。但是对于一个刚刚进入社会的毕业生来说,家里有人照料还是很不错的。

虽说他俩是同学,可是毕竟孤男寡女,难免有些事情会很尴尬。譬如何也每个月都会在马桶旁的废纸篓里看见带血的卫生棉;譬如何也偶尔发现自己的剃须刀被陈页玥用来剃腋毛;又譬如洗澡时何也总会对着陈页玥映在玻璃门上的身影陷入沉思······

陈页玥回房间打开电脑在同城网上寻找住房信息。得赶紧搬出去,可不想自己以后给人做一辈子饭洗一辈子衣服。

自己的笔记本在搬来的时候弄坏了,陈页玥气得把电脑和厂家通通骂了一遍,然后直接扔进小区的垃圾桶。何也知道此事后没说什么,女人在发脾气时最好什么都不要和她说,等到她气消了就各种后悔。

何也把自己的台式电脑搬到了陈页玥的房间,前前后后忙活了几个小时才将这台电脑安置完毕。陈页玥打开桌面一看——靠!全英文。

“你忒那么臭屁了,全英文,欺负我英语不好啊?”何也感受到女生射过来的眼神尖锐、鄙视,甚至有那么一丝的恨意。

“我错了,它买回来的时候就是全英文配置所以我也不用。我这就给你调中文。”不知为何,面对这样的人,何也提不起脾气。他不是没有脾气,只是善于用玩世不恭的态度去遮掩笑容下的愤怒。

何也是在陈页玥不断的“看,我又长高了!”“去年的时候裙子还在膝盖处,今年就过膝了。”的嘈杂声中完成语言设置修改的。

“我叫你看我!”女生忽的拔高音调,表示不满。

何也只好抬头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然后视线停留在裙子上。当我傻啊,看不出你是把裙摆剪短了一圈吗?

就在何也内心大呼“真相了”的时候,陈页玥尖叫起来:“你在看哪里,你个混蛋!”于是他感觉到腿上被踹了一脚。咳,还真重!接下来他整个人被拖出了房间,大门“砰”地一声像是跟自己告别。

陈页玥在行使电脑的使用权时完全忽略了“电脑是别人的”这个事实,就在刷到一个不错的房子时,网卡住了,电脑走不动。着急的陈页玥狂点着鼠标,不尽兴,又抱着显示器像甩人似的前后晃动,“快点出来,快点。快点!”

遭到无数次虐待的电脑被完璧归赵时几乎呈报废状态,何也抱着它大哭了一场,“我的小苹果啊——”当然,这是后话。

  3  

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小区看中一套房,陈页玥照着网上提供的号码给房东打了个电话。一听,价格适宜,家具齐全,她立马心动。

找到房子的陈页玥心情转好,去卫生间里把刚才她倒掉的衣服捡起,洗干净后晾在窗台。

回到床边想起何也的电话,反正也快走了,做点好事也算感激他的收留之恩了。支付宝确认支付键按完后,陈页玥大呼不好,话费充错号了!

她立马打去电话,对方在铃声响起许久后才接通:“小姐也好先生也好,我刚才给你充了一百元话费你信也好不信也必须相信你可以打客服查一下你的话费余额然而总之现在把一百元还给我。”

说完一段没有停顿的句子,陈页玥长吸了口气缓缓呼出。哪里管对方懂不懂,她就是怕一句话没说完对方会挂电话。

那厢,传过来淡淡的一句,“我知道了”,低沉而厚重,感觉有点熟悉。如果猜的没错,嗯——一位大叔而且还是个宅男!

“大叔我支付宝账号是130xxxxxxxx。谢谢大叔,你是好人。上帝保佑你!”

陈页玥把手机从耳边移走,期间听见对方一声叹气。大概过了一分钟,收到支付宝的转账提示。她发过去一个大大的笑脸。

晚上何也回来的时候,她把这事当成段子讲给他听,末了十分遗憾地添了句,“大叔真是闷骚到不行,搭讪妹子这种事都不会。”

何也皱着眉很是严肃地摆着脸,“请问陈小姐,我是大叔吗?我闷骚吗?”

“欸?”陈页玥下意识的疑惑,然后破口大笑,“我说那大叔声音怎么有点熟悉还大度的多给了我五十元。哈哈哈——原来是你这个二货!二货大叔?二货大——”

伤了自尊的男生双手板过女生的脸,嘴唇不由分说地重重压了上去。陈页玥瞪大了眼睛,承受着唇上的压力和冰凉的触感,身体一丝不敢动弹,心脏如同加了泵似的跳成动感的节奏。

“乖,闭眼,张嘴。”在何也诱惑的声音里,陈页玥沉沦了。她试着接受这一切,微微张开嘴何也的舌头就伸了进来,他的手从脸庞滑过在她的后背上摩挲然后滑进衣服里······

半夜,何也醒来打开床头的开关。刺眼的灯光下他清楚地认识到发生了什么,身旁的人还在熟睡,可爱的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

何也想穿上衣服跑出去,可是又不能不管不顾。他长长地叹口气,然后关了灯与身旁的人隔着拳头的距离继续躺下,无眠至天亮。

 4 

那天早晨,氛围很是奇怪。阳光照在透明玻璃却无法如往常一般穿过,黑色的遮光布把它留在玻璃上洒不进来。所以明明是日上三竿,屋里还是得开着灯才看得见。

面对扯着被角不说话的女生,何也无比痛苦地坦白,“阿玥,是我对不起你。”接着两人一起沉默,任手机铃声哪般折腾都置之不顾。

终于,陈页玥转过身套上衬衫,“其实,昨天很美好。我刚才只是在想我们都当成什么也没发生会不会更好。”

“阿——”何也“玥”字还没出口就被女生打断,“我只有一个要求,以后不准带女生回家。就算我搬走了也不可以。”

男生并没有过多关注最后一句话,自知理亏地点头答应,“我知道了。”

事后,真的如他们约定好的那样,闭口不谈仿佛并不曾发生过。陈页玥依旧大大咧咧没有一丝尴尬,只是偶尔,她感觉到何也回避的眼光里有淡淡的情愫郁结。

说不难堪是假的,何也无法忘记。

每次陈页玥投来的无辜眼神,仿佛在提醒他做的错事,叫他心伤,叫他胆怯。连续一个星期他都不敢回家吃饭,晚上下班后找个小饭店坐上三四个小时,趁着夜深才悄悄回家。

这天晚上,他依旧迟回,然而灯一被打开,屋子里瞬间被照亮。

一切有什么不一样了。

 5 

沙发茶几上陈页玥乱丢的杂志、衣服、零食通通不见了。何也第一次完整的以整个臀部坐在沙发上,他心里偷着乐,背向后倚闭上眼睛,双手交叉放在脑后放松身体。

不对!有什么不对!

从刚进门开始就没见到陈页玥的鞋子,方桌上也没有她的书,更明显的是,她专属的抱枕此刻也不在沙发上。

何也猛地睁开眼,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他赶紧敲她房门,没人回应,他转下把手,门开了。借着客厅的灯光何也发现,陈页玥不在。然后,她所有的东西都不在了。

何也立刻傻住,心脏像是突然被铁锤砸了一下连呼吸都带着艰难。他迅速掏出手机找到号码拨下。

明明曾经那么希望她消失,可是,她真的搬出去了为什么却那么难过?

明明每次见她就如临大敌,可是,她真的不再出现了为什么却那么失落?

他不知道,也根本无暇去细想。现在他只要求她接电话啊!何也烦躁地原地转圈,为什么不接电话!

在连续十几遍无人接听后,何也飞奔出去,满大街寻找。午夜的大街上,人迹稀少,有冷风袭来。

可是,他感觉不到冷,孤傲的街灯俯视着着急奔跑的男生,无法给予同情也不愿过问,就这样冷冷地看着他。

生平第一次,何也体会到绝望感。

那不同于他离开家独自闯荡的困窘,也不同于被无数企业拒之门外的失望。一件熟视无睹的物品在突然丢失后才察觉它之前的存在,而那个每每叫他头大的女生,怎么能突然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6 

今天早上出门陈页玥发现隔壁住着一个单身美男,她锁门的时候钥匙拔不出来,然后双手握着钥匙整个人贴在门上向外拔。而这一系列的动作,都被她身后的男生全程关注。

直到陈页玥耷着肩膀手滑进口袋转身,眼睛突然一亮,美男子是在注视她吗?

“嗨!”美男率先开口,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

陈页玥很激动,思维有些错乱,但是言语还是清晰的。“嗨,出门吗,一起走吧?”

顺理成章地两个人一起下电梯,走出小区门。陈页玥要走一段路坐公交,很是不舍地告别,“我先走了,拜拜。”然后很是帅气的一个转身,完美了。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当晚,陈页玥正在厨房择菜的时候门铃响了。她匆匆在水龙头洗了手然后跑到门口开门。缝隙渐开,露出一张美丽帅气的脸。

对面的美男子啊。

“你好。我来蹭饭,可以吗?”一句话听得陈页玥心花怒放,她一把拉住他的手直往屋里拽,在厨房里停下。

正好,我不想做饭。陈页玥心想。

她松开他的手,指着案台上一堆青菜。“先把它洗了切了,然后你来炒吧!”她当然注意不到美男子脸上滑过的表情,后者眉毛紧蹙礼仪性的笑容由淡变无。

他环视着厨房一圈,桌台乱放着洗刷用具,水池里还堆着脏碗。

“哦——我想起我还有事,就不在你这里吃了。打扰了,谢谢。”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身拔腿拉开门就跑。

陈页玥茫然地看着美男子消失在门后的背影,大眼眨巴眨巴,“靠!什么人!”她气愤愤地回到案台举起菜刀。随着砰的一声,刀落菜碎。

光脸好看有什么用,一点实际功能都没有,何也再不济还能帮我洗菜。陈页玥想着,顿感一阵失意。

——一个人生活好寂寞孤独啊!

以前同何也生活在一起,即便他那么臭屁自恋的态度让陈页玥火气一点就着。可是,她无法否认,与他插科打诨的日子是她迄今为止最开心的时光。

 7 

洗完澡后陈页玥躺在床上逛豆瓣,看到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个女生和她男友的故事。

她与前任相处的日子里,现男友一直以一种淡然的态度面对她。

明知道她在给前任写论文还是帮她找资料;明知道她因为前任的话而想扔掉自己的包包还是找理由自己留下了;明知道她摇摆不定还是让她等他。最后,他从国外留学回来跟她求婚了······

文章里满溢着女生的喜悦自豪,而她男友简直被描绘成世上第一好男友。陈页玥点了个赞然后向作者留言求爆照。

不到一分钟,信息发来。像是偷拍的照片里男生半低着头面对电脑眉毛微蹙。

这张脸太熟悉了,化成灰她都认识。

从小就在学习、游戏方面一路碾压陈页玥,被家里的亲戚们冠以“才貌双全”“品学兼优”的天才堂哥陈阳夏。

哈!他居然还会暗恋女生,幸好成功了,否则陈页玥肯定嘲笑他嘲笑至死。她对这位女生产生了好奇,能让她那个心比天高的堂哥主动去追的人究竟是怎样的天仙。

她私信那女生,来来回回间两人居然有种相见恨晚的冲动。于是互相加了好友聊天,得知陈页玥是自己男友妹妹的时候,名叫叶韵的女生发来一个又哭又笑的表情,配文“关于我说他的坏话千万不要告诉他,否则我就惨了!!!”

自此,两人结成好友。而可悲的是当事男生却蒙在鼓里。

 8 

有天,叶韵邀陈页玥喝咖啡。叶韵赶来的时候看见了坐在窗口翻着杂志的女生。她走过去刚好女生也从杂志里抬头,“页玥?”

陈页玥站起来握住她的手,很是激动。“叶韵姐!”陈页玥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面前人。

啧啧,原来阳夏哥喜欢小家碧玉型的呀!

初次见面很是愉快。当叶韵问陈页玥有没有男朋友时,陈页韵明显呆住几秒,然后故作轻松地耸耸肩,“暂时还没遇见喜欢的人。”脸上笑容褪去低头喝咖啡。

“如果看上了就去追吧,不必压抑自己。于千万人中遇见一个正确的人不容易,让那些阻碍的东西见鬼去吧!”叶韵说完像是陷入了沉思,半低着头,勺子不停地搅拌。

从咖啡馆回来,天色渐暗。陈页玥坐上了去汇通花园的电车。

到了熟悉的单元楼前,她按住门铃。随着铃声响起,门渐渐被拉出一个弧度,从细长的缝隙里出现了她渴望的面孔。

来不及多想,她张开双臂抱住了他,她听见耳边的轻唤犹如海岸对浪花的吸引。

何也就这样一直抱着她,闭上眼睛享受久违的温暖。他曾无数次问自己,陈页玥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因为她的出现我活得像个正常人,被她气哭被她逗笑,被她使唤被她欺负······这才让我觉得生活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

是她,也只能是她。

 9 

陈页玥脱离桎梏后才看见,刚才一直待在房里的女生,算不上气质美女倒也显得清秀。她的目光正对着自己。

陈页玥不高兴,她踏进房门一路走到厨房从碗橱里取出杯子然后在水龙头下冲洗倒开水的一连串动作都没有看一眼那女生。她却举一杯水走到那女生面前,展现出女主人的姿态,“何也招待不周请见谅,水温刚刚好不烫,喝吧。”

那女生显然是呆住了,连忙摆手,“不用了谢谢,我只是来还何先生的东西,现在我要走了。”说罢抓起沙发上的手提包,在陈页玥关切的眼神下离开了。

“现在你可以解释了。”笑容立刻垮掉,她把杯子置在茶几上,发出一声巨响。

何也立马陪上笑脸,慢慢踱着步走来,“你确定要听?”

今天的何也有些奇怪。陈页玥心想,他什么时候学会了对她奸笑?

“我说,因为太寂寞了所以找个女生来代替你。”看来何也今天是不想活了。

陈页玥的脸色此刻很难看,用左手指着门外,“出去!”

“我被你锁好几回了,这次换我锁你。”何也上前一把横抱起她走进她的房间,陈页玥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把自己温柔地放在床上,脱了鞋扯好被子亲了亲额头,然后,然后就出门了!

欸?不应该发生些什么吗?

你以为应该发生些什么?陈页玥用力摇摇头,盯着天花板,带着满腹的疑问。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到身边有人,熟悉的触感与气息包围着她,她要抱着他,一直一直抱着。

后来陈页玥被邀请做叶韵的伴娘,婚礼上叶韵哭得一塌糊涂,把一向镇定自若的堂哥搞得手足无措,只能不停地给她擦眼泪。

她无法理解叶韵的行为,那更像是在暗示女生嫁给心爱的人是积攒了多少好运。

虽然堂哥的确优秀,但是她并不觉得这就是捡着宝。同样,她也不会认为何也能跟她在一起是他的福分。恋爱中如果非要比较谁更爱谁,那这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她穿过人海,走到何也的身边拉起他的手。何也紧紧地攥着,好像怕摔坏了。透过朦胧的眼眶,她发现他眼里的星辰闪烁。

所以,只想与他在一起。

个人简介:暮野,中文系毕业,现扎于二次元属性工作。典型的文科女气质以及…二次元萌性

                   

-END-  

图片|网络

编辑|莫妮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