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岁月带不走的少女心,这才是女人最高级的状态

我们BestWe2019-04-04 07:46:36

苦等一年多,在影迷的千呼万唤下,《如懿传》终于开播,由于大咖云集,星光熠熠,再加上大女主的题材,《如懿传》未播先热。但历尽波折的大戏开场,却让很多人大失所望。尤其是有《延禧攻略》珠玉在前,且两剧在人物上有诸多交叠,因此更令人有“既生瑜,何生亮”之叹。除了剧情和服化道不尽如人意外,众人吐槽的焦点皆在周迅少女感的消失。


说到周迅,首先就想到“灵气”两个字。很奇怪,她已经年过40,但在她的眼神里,依然有一股清流般的纯澈。“灵气”这两个字,除了周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让人觉得不那么恰如其分。 粉丝们叫她“周公子”,和很多事业有成的女明星被称为“爷”不同。“公子”两个字,带着一股出尘气和淡淡疏离: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我们希望这个精灵一般的周迅一直延续“少女”的神话,但《如懿传》打破了这个幻梦。残忍归残忍,若我们肯客观面对,44岁的周迅已经竭尽所能地延缓了时光的侵凌,削减了衰老的摧残,对职业有敬畏,对人生有自律,这也是她能以高超的演技征服所有挑剔口味的关键所在。多少人只看到了她少女感的消遁,却很少有人去留意她从未失去的“少女心”。


虽然脸上已然留下时间的痕迹,但这么多年一直不变的,是她那双灵动的眼睛,容纳了岁月的变迁,已然还是当年那番模样。可在她眼中神采犹在,她的内心并没有老去。



她也年轻过,17岁出道,24岁开始拿最佳女主角奖,《大明宫词》《橘子红了》《像雾像雨又像风》,她红得很早,现在也依旧红着;


她一路称得上磕磕绊绊,也当得起顺风顺水,如今为人妇,她的眼睛依旧如孩童般。她年轻过,如今却像是一枚熟透的浆果,兼具童真和成熟的风情,这就是她身上不可取代的吸引力:


我身上始终有一种孩子气,我觉得这是我很珍惜的,我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我的孩子气。


我想说,这并不妨碍我真正变得成熟。也许我的外表始终如此,但是我的心一刻也没有停止感受,我像一枚果子一样慢慢熟透。



周迅在演艺圈是个异数,人们曾不吝于用一切美好的词来形容她,“灵气”“洒脱”“真实”“纯粹”……连苛刻的冯小刚也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欣赏:“在新一代女演员中,周迅称得上NO.1,而且没有人能够屈居亚军。”


我们总觉得周迅是备受上天宠爱的幸运儿,灵动的样貌、出众的天赋她都拥有,所以才有资本一辈子保持那种纯真的天性。


但许多人却不曾看见,她和平凡人一样,也曾在生活中跌跌撞撞,在感情中屡屡受挫,所谓完美,从来都不是她生活的真相。


然而,哪怕会跌倒,会受伤,她却始终愿意对世界敞开心扉,以百分之百的热情投入生活,去爱去闯。如同一个混沌痴顽的孩童,在名利浮华、人情世故的泥潭子里撒野,却始终不受生活所桎梏,活得赤诚天真,坦荡勇敢。




周迅说过:35岁以后,没有人会再因为一张美丽的脸而爱你。

 

而如今,由她担纲的《表演者言》第二季播出即刷屏,豆瓣评分直抵9分,哪怕她已年过40。恋爱,结婚,即便离婚传闻甚嚣尘上,也丝毫不影响她在大众心中的美。



但这样的周迅,并不是一朝一夕炼成的。


周迅曾经在某访谈节目中透露,拍完《射雕英雄传》后的两年,因为媒体的负面舆论,得过两年的自闭症。


不说话

拍完戏就回家

就想一个人静静地待着


最严重的时候,她推掉所有工作,给自己放大假,直到一场旅行。


她说:“当你真正站在雪山面前的时候,雪山那种原始的自然力量,让我发现,自己也只是万物中的一点,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呢?”


旅行让她得以重新发现除工作之外,生活的美。她学会忽略外界的声音,遵从自己的内心,把对生活的感悟和热爱毫无保留地倾注在角色上,这才成就了我们印象中的周公子。



她爱上了旅行,还无偿担任了家乡的旅游宣传大使。

 

在看脸的娱乐圈里,她从来不是最美的那个,却绝对是让你印象深刻的那个。精灵、敢爱敢恨、清冷、遗世而独立。


那些她走过的路,都融入进她的身体,生长出了独一无二的气质。

 


18岁之前,周迅还是个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那时她每天就在浙江艺术学校里跟着同学唱唱歌,跳跳舞。偶尔有导演来找她拍戏,她就会很兴奋地去拍,无论多小的角色。


一天,专业课的老师突然找她谈话:“周迅,你能告诉我,你对于未来的打算吗?”


周迅愣住了,不明白老师怎么突然问如此严肃的问题。沉默许久,她看着老师的眼睛,忽然很坚定地说:“我希望十年后的自己成为中国最好的女演员。”



当一个人说出雄心壮志的时候,往往年纪尚小,对人生的理解也很简单。可总有什么,是你无论如何不能舍弃的,总有什么,是你付出一切都要得到的。


多年后她说:当时的我觉得,如果我不这么做,就不如去死。到现在,我很庆幸我遵照自己的心意去做的每一次选择,都是正确的——也许并非都那么正确,但是那是我当时,唯一的选择。


从那一刻开始,她的人生觉醒了。一年后,她从艺校毕业,开始接拍各种各样的影视剧。她不再满足于小角色,而是每一次都认真地筛选;每一次演戏,都如火山一般释放内心最强烈的情感本能。


1997年,她在《荆轲刺秦王》中演一个盲女,从打光到拍摄完,全程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那一张坚韧隐忍的脸,让陈凯歌感叹“她是一个真正的心灵沟通者”。



2002年,拍《那时花开》,周迅死在夏雨怀里那场戏,戏完了,现场鸦雀无声,剧组所有人都被他们的演技震撼,整整沉默了两分钟,最后才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2007年,她在《李米的猜想》里面演一个千里寻爱的出租车司机,一改娇俏的形象,头发随便扎一下,素颜,牛仔裤,整个人灰头土脸,完全不在乎自己在镜头里好不好看。



有一场戏,导演要她哭,她说就不,坚持要以自己的方式去演绎这个为爱痴狂的女人。直到片尾,她在天桥上,痴痴地,像孩子般陷入遥远的回忆,喃喃说着爱人对自己的告白,最后忽然笑了。没有一滴泪,却让镜头前所有人为之落泪。


这种极具感染力的表演,让周迅获奖无数,也让她成为所有导演心中最向往的演员。有一个名导演曾说:大多数演员,我们对他的期待是100分,但他的表演往往只够80分,这已经很不错了。但周迅,你对她期待是100分,她永远都可以给你120分。



对周迅而言,演戏不是一个任务,它是一件要用生命去热爱、去完成的事,功成名就对她没有丝毫改变。直到演《画皮》,演狐妖在荒原上逃跑,她为了感受那种急迫地逃离寒冷的心情,光脚在布满碎石的杂草上来回跑了很多次,脚都被割伤出血。工作人员劝她穿上肉色的袜子再跑,她也拒绝了。


在别人看来,当演员也许只是完成导演的要求,甚至是一夜爆红、成名获利的通道。但周迅是个例外,她要用全部的自我去和角色融为一体,她要燃烧自己,孤注一掷。



这样的演员,往往要经历难以想象的痛苦。可能会遭受很多肉体的折磨,会在角色的情绪中无法抽身,最终还不一定能得到别人的认可。


可对她来说,面对挑战,不必后退,也不必畏缩,站不如行,行不如跑,当跑还不够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起跳。


她的身上充满了不顾一切的行动力,果断而迅速。有一万个原因让周迅成为周迅,但是在我们看来,这一个就够了。



周迅的演技能击穿人心。


高晓松在《鲁豫有约》上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她一抬眼看镜头的时候,就一下把我的心都看穿了。”


陈可辛说:“她是所有导演的梦想。”


高晓松说:“不是经验型的演员,她是个天才。”


陆川说:“导演遇到她应该很幸福,因为像她这样的演员,一点就high,自己就大了,还很准确 。”


张纪中说:“一换上衣服就换了个人,就像周迅一样,那样的演员是个天才。”


邓超说:“在演戏上,我觉得她像一个女巫似的,像是会附体一样,个人魅力占据很大的成分。很多时候她都会把个人魅力发挥到最大程度,把这个附体也发挥到最大程度,棋逢对手。”


许鞍华说,周迅是她见过最用功和做最多功课的演员,“那些台词啊动作啊,她都想好了,然后现场很多时候都是一条过”。


陈坤曾经形容周迅:一池清潭水,两眼跨忘川。年过40,她的双眸仍然澄澈,如漫天星辰,浩瀚大海。


不仅仅是天赋,周迅还是个特别努力和认真的演员。


跟周迅合作过的导演陈嘉上,赞周迅是个充满天分又勤力的演员,经常给他惊喜:


“周迅聪明剔透,投入得非常吓人,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她与陈坤拍最后一场戏的情况,她哭完一个镜头再哭一个镜头,镜头外亦完全没松懈,两人就这样不停在滴泪,我拍戏这些年来也很少见到这样投入演出的演员,香港演员真的要多多学习。” 


作为从来没有受过任何表演训练的演员,周迅表演的方法,是把自己完全置身于角色当中。用角色的眼睛和耳朵去看,去听,去感受。她说:当你在演的时候,周围的所有东西都是反应。她演戏的时候从来不怜惜自己,总陷得很深。一旦进入角色,她就被那个角色全身心占据。



在弗洛姆的《爱的艺术》里,他谈到了什么是幼稚的爱与成熟的爱。前者是“我爱,因为我被别人爱。”而成熟的爱则是:“我被人爱,因为我爱人。”


周迅从不悭于在感情中做那个慷慨付出的人,敢作敢当一向是她的金字招牌,一恋爱就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爱得一向坦坦荡荡的她,就是要在阳光下谈情说爱,既然爱比天大,为什么要让它做一只见不得光的土拔鼠。所以小女人的相貌,不妨碍她大女人的做派。



率性而为的人是需要底气的,这底气源自何处?一是她自出道以来,成为第一位获得过金马影后、金像影后、百花影后、金鸡影后、亚洲影后的大满贯演员, 一个演员能享受到的诸多殊荣她悉归帐下,二是她勇于为自己活的强大内心。


有人总结周迅的生存之道,“以情欲为人生驱动力,在一次又一次的高峰体验里,接近自己,认同自己,然后触摸到这个世界,将自己融入这个世界。”


做这个世界的主人是因为她首先能做自己感情世界里的主宰,屡败屡战的她对爱情永远怀有不能被澌灭的热情,但顾此难免失彼,在与同行之间的交往中很少见她呼朋引伴,酬酢不断。



张爱玲对女人关系的见解一向鞭辟入里:“女人都是同行,而同行相妒。”


尤其是女星之间,这种明争暗斗,互相角力的事情更是司空见惯,但她好像很少有这样的传言,她绝不匮乏与其他女星一较高下的资本,只是不喜欢而已,便不会让自己陷入现实的“宫斗戏”里。


所以,她总能将自己置于是非之外,不见她和哪位女星特别熟络,也见不到她和谁关系交恶,她就是有一种四平八稳的协调能力,无关圆滑,只因为复杂的人际关系,未被她谱成人生的主题曲。



她的行事风格很简单:“我不喜欢无谓的曝光率。我做我的工作,拍我的戏,做该做的宣传。你看,我不太喜欢交际,不太喜欢玩,也不太会说好话,我只会做我会做的事,那就是演戏。在台上演戏不累,在台下演戏我不会。”


有时复杂的并非这个世界,而是人心。所以,她宁愿让自己简单一点,坦率一点,自己不累,与人无尤,何乐而不为?


就像面对大家对她再也演不出少女感的嘲讽,她也淡然应对:“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受到成见的影响,仿佛变老是一种过错。但老有老的智慧与价值,不代表生命力,创造力的枯竭。”



作家柏邦尼问周迅,你会用什么来形容自己?


她用玻璃形容自己,大概是如其一般透明不设防、易碎却坚硬、赤子又本真。


是的,她像一块玻璃,如水晶般剔透,又如岩石般坚硬。因为透明,才能折射出万千光彩,因为坚硬,才能在幕布落下后仍旧保留最本真的自我。


在演艺圈的名利浮华中,她始终珍惜自己身上的单纯。“当演员有个责任,是让自己很干净,保持一个很简单的、孩子般的状态。”她像动物一样用直觉去生活,恰是这样,才有那份奋不顾身的天真。


而哪怕总有一天要老去,她也依旧保持着对生活赤诚热烈的期待。




《如懿传》播出的一周后,周迅开挂的演技愣是把该剧的评分稳步拉升。没人比她更适合这部戏,她的经历与如懿有重叠,炽热、果敢与决绝。


李少红说:“她(周迅)是靠演戏和恋爱去认识世界的,这样的演员对人生、对生活的体验比较丰富,她是用自己的身体和人、世界肉搏。”


用自己的身体和人、世界肉搏,这像极了如懿。



剧中最让人期待的就是周迅的念白,她的台词功力绝对炸裂。


记得电影《风声》的结尾,周迅饰演的顾晓梦有几句旁白:我亲爱的人,我对你们如此无情,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我的肉体即将陨灭,灵魂将与你们同在。


编剧史航说,这段台词他在影院就背下来了。读史料常见到这样雅驯从容的词句,但影视剧中往往措辞平庸,自说自话,写着民国事,用着不尴不尬的新中国腔。而这回,被周迅的声音带着,穿越回去,看到了岁月。


岁月,能带走妆容,带不走沉淀。



面对岁月和人生,她只知道张开双手向前走,不抱怨,也不逃避。


她不把自己放在一个狭窄的笼子里,也不要层层面具,该来的,就让它来,错过的,就错过好了。


她身量很小,但是能量很大,心灵很大,她对世界的爱,日以继夜,永不熄灭。


没有人会一辈子纯真,没有人会一辈子幸运。但只要自始至终对生活倾尽全力,便能永远不畏未来,永远期待明天。


什么是“少女心”?它不沉重,轻盈自由;它不懦弱,勇敢自在;它不颓唐,能逆风而翔。真正的少女心,不被年龄所捆束,不受际遇所左右。


说到底,“少女心”的本质是一颗赤子之心,随性,随喜,方寸之间,红尘之外,当一个人可以歆享生命的任何一种境遇和阶段时,才能让灵魂云上漫步,轻舞飞扬。


她接受自己的一切,并遵循自己的内在,于是就活成了最自由绽放的样子!

做幸福女人,为美好而生,为幸福而做。

走进复旦馨然荟,遇见更美好的自己!

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了解更多↙









我们BestWe

最好的我们

欢迎“分享”到你的朋友圈!

别忘了点“赞”支持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