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苏联的嬉皮士,X光黑胶,乌拉尔摩托车

联邦走马2019-02-11 14:26:07

前苏联的嬉皮士们

 

1950s的苏联东欧,正陷于二战制造的贫困和斯大林同志疯狂的文化封锁带来的困境中,年轻人开始产生反叛情绪,一个特殊的群体——Stilyagi由此诞生。

年轻人们从文化封锁前上映的美国电影,民间渠道流入的美国杂志,唱片等习得了西方青年的生活方式,年轻人们着盛装,走向红场,走向列宁格勒和莫斯科的大街上。青年们通过各种办法向美国的嬉皮士们看齐,他们喝朗姆酒,自己缝制衣服,年轻男孩把自己的头发倒腾成1932版《泰山》的模样,学习电影里詹姆斯.卡格尼嚼口香糖的姿势,没有口香糖?那就嚼固体石蜡,总而言之看上去得酷。

虽然说Stilyagi诞生的动机和政治无关,但“正派人”们可看不惯这样,他们派出警察在大街巡视,衣着可疑的年轻人会被剪掉头发和衣服,日后更为夸张,年轻人要是刻录一张roentgenizdat被发现,那就去古拉格蹲上五年吧,Ruslan Bogoslowski 和 Boris Taigin两个倒霉蛋就合着蹲了十几年,但还好斯大林暴毙而亡,文化封锁开始松动,可怜的家伙Bogoslowski最后还是获得了自由,传奇的骨头唱片也开始落幕,关于骨头唱片,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Flexi唱片前身

 

得益于伟大的斯大林,二战后的苏联听个曲儿也可能算犯罪,你想来上一张猫王的专辑,或者Chattanooga Choo Choo的原声正版几乎是没可能的,直到一个叫做Stanislav Philo的青年带回了一台唱片刻录机,事情才出现了转机,Stanislav Philo白天正常经营着他的摄影生意,夜晚来临,他找到一切可能的材料翻录人们最爱的摇摆乐爵士乐,最开始是普通的铜版纸,但是常被唱针划破,十分不耐久,不过这台机器算是迅速的养育了一批爵士乐迷,让爵士乐在苏联迅速生长,Philo也因此盆满钵满。

在第一批乐迷里有两个脑袋灵光的家伙Ruslan Bogoslowski 和 Boris Taigin,二人天天在Philo的照相馆出现,Bogoslowski这家伙借来工程师父亲的工具复制了一台唱片翻录机,比Philo那台老家伙效率更高,音质更好,更天才的是这家伙想出了一个绝佳的主意,把唱片压录在 X 光片上,而这些 X 光片可以从医院的职工那里购买,反正他们总是要定期处理这些高度可燃的废弃物。自称 The Golden Dog Gang (取自 HMV 的 logo 创意)的两人先仔细把 X 光片剪成圆形,然后用烟头在中间烫出一个洞,最终盗录了无数来自 Louis Armstrong、Ella Fitzgerald 以及 The Beatles 的歌曲。二人将这些廉价的 flexi 唱片 前身大量投入黑市,而装饰这些唱片的则是来自苏联活人的——以及死人的——颅骨、髋骨、股骨以及内脏影像。破碎的膝盖奏响了“Birdland”,猫王的声音从断裂的肋骨中传出,一具破裂的颅骨漏齿翻唱着 W. C. Hardy 的歌曲“St. Louis Blues”,诡异的肩胛骨拥抱着摇摆乐即兴曲目。活人与死人一同歌唱。

 

乌拉尔摩托

 

乌拉尔的故事始于1939年,在前苏联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尽管苏德已经签订了互不侵犯的条约,斯大林知道德国向苏开战只是早晚的事,为此未雨绸缪紧急部署军方做好作战准备。特别是保护本土安全的陆军,要负责狙击德国装甲部队、地面部队以及特种部队,任务特别重大。由于此前已经见识到德军“闪电战”的威力,前苏联意识到提高自己的军队机动能力迫在眉睫。

前苏联国防部秘密举行了一场会议,会议决定仿制德军使用的宝马R71挎斗车。随后苏军开展了秘密的“地下活动”-私下从中立国瑞典购买了五辆宝马R71摩托车偷运到前苏联。莫斯科的工程师迅速拆解了这五辆宝马样车,绘图,仿制,工作进展得很迅速。1941年初第一台试验装备成功,取名M-72。斯大林看过之后立即批示,加足马力生产M72。  

1941年6月22日,德国单方面撕毁互不侵犯条约,纠集附庸国芬兰、匈牙利和罗马尼亚分三路对前苏联发动突然袭击。前苏联一场历时4年的卫国战争拉开序幕。大规模的卫国战争让乌拉尔M-72有了英雄用武之地。1942年10月25日,第一批M-72投入战场,随后乌拉尔摩托车被源源不断地输往军队,频频出入于枪林弹雨中,活跃在战争最前线,为苏联红军立下了赫赫战功。二战期间共有9799辆M-72装备。到苏军部队。


对了,联邦走马本周末会在杭州嘉里中心(蔡嘉和wagas店面门口)有个活动,展出点稀罕玩意儿,有兴趣的各位可以去参观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