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平窦马娃,闭眼说茂陵…

微视兴平2019-04-13 16:13:53

原标题:闭眼说茂陵

作者:勇冠三军998

  早就想写一些关于茂陵的文字,因为茂陵是离我最近,景观最熟的一处名胜。

  一二三来, 先从周围说起。 

  游客参观茂陵,一般走西宝北线(西安到宝鸡),从西安出发,过咸阳往西不到10公里,有一个符家桥,往北,沿周茂路上一长坡,就到了茂陵。 周茂路原来叫“官道”,汉朝时,是修陵、守陵和官府人走的道儿。问一问路边的村民,就会知道,路东两个村,南边的叫下官道,北边的叫上官道,历史的印记至今留存。 


压石冢的传说

  再往上,就是我的老家窦马村。沿村西而过,快到坡尽头,路东高坎之上,有一个不大的土包,那是我们这里有名的“压石冢”。相传汉武帝登基以后,准备修建坟墓,命俩风水先生给自己找埋葬的穴位。俩风水先生走遍了咸阳原,分别找到最佳穴位,一个埋了个铜钱,一个扎了根针。回到长安准备面圣,又怕意见不一致,会遭到皇上责罚,便私下沟通。交谈之下,两人找的地方很相近,就相约去看,没料到,那针竟正好穿在铜钱正中! 果然好风水! 

  俩先生商量,不如将此穴留给自己,给汉武帝另找一块次一等的所在。商量已定,便在此地以北一里远的地方找到了第二个穴位,仍如前次一样,埋铜钱插针,这才回去复命。汉武帝命亲信实地查看,一见钢针正好穿在铜钱正中,回去告诉汉武帝,说俩先生看的其实是一块地方,那里“头枕北莽山,脚蹬渭河滩,闲听箫鼓,坐看长安”,真是块风水宝地。 


  说到北莽山,我心里一直存有疑惑。从小听人说,嘴里也一直念叨,可是北莽山到底在哪里,我至今一头雾水。汉武帝头枕的实际只是个原,平展展的,一望无际,哪里有山峰?再往北有山,可那是礼泉的九嵕山。问几个朋友,他们说,北莽山其实就是北原,只是古代人叫它北莽山。我想也是,可能古时候,这里不像现在这般平坦,沟壑纵横,有几分山的样子,所以给叫成了山也未可知,只是觉得可惜了“山”这个称谓。 

  再说俩风水先生,听了亲信给武帝的汇报,心中暗笑:你是“坐看长安”,我在原坡最峭拔处,是“卧看长安”。汉武帝不知底细,心里高兴,要赏俩风水先生。俩先生说,悉心选穴,应尽之责,不要赏,只想在死后埋葬在皇上跟前,继续给皇上尽忠。连风水先生都这样忠心,武帝非常高兴,直接准奏。 俩风水先生下得殿来,继续商量。宝地只有一块,却俩先生,给谁?最后商定,谁死得早给谁。 甲先生心狠,为了造福子孙,给妻子儿女做了一番交代,时间不长就自尽了。儿女们按照事先安排,将甲先生埋在了那块儿风水宝

地。乙先生只能徒叹奈何。 


  后来,汉武帝的陵墓修好了,内置大量奢靡的陪葬品,武帝非常满意,知道死后享受坐看长安的好风水。可是埋葬武帝不久,怪事出现了!那风水先生的坟墓竟然悄悄地长大,原来如老百姓墓一般大,几年以后,竟然高达数丈,眼看着要超过武帝陵了。有人把这事报告给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大为震怒,一个小小的风水先生竟敢欺君罔上,做下这等大逆不道之事。一挥手,几块大石头从天而降,压在风水先生的坟墓上,那墓果然不再增长,成为莽原上一道荒冢。 

  压石冢在我们村地界,这个传说不知流传了多少年,冢上的石头也一直没人动它。后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个村民家里用石头,便在冢上拉了一块。老人劝他,冢上的石头别乱动,他不听,说是迷信,硬拉回家。也是凑巧,不久,这人死于车祸,另一个和他一起拉石头的村民,不久也从脚手架上摔下,成了残废。那家人赶紧把石头送回冢上。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动过冢上的石头。


茂陵博物馆


  周茂路正对的高大封土就是汉武帝茂陵。不过,博物馆却在东边的霍去病墓。参观者一般先路过武帝陵,向东一公里去博物馆。

  博物馆面南背北,门前是狭长的停车场,没有闲人,其他旅游景点缠着游人的热闹的集市在这里是看不到的,游客可以心平气和地走进汉代的历史氛围之中。第一道门进去,中间是宽阔的纹石路面,两边栽植了些风景树,里边有苏武牧羊等一些石雕。这些都是近年博物馆向南扩张,新添置的。走不多远,便是博物馆真正的大门,仿汉建筑,屋顶上雕有两个朱雀,大门正中黑木匾上用隶书书写着“茂陵博物馆”五个金字。进到门里,迎面一个圆形水池,池中有假山,水中有成群的金鱼。水池两侧是文物展厅,也是仿古建筑。东展厅屋脊雕着青龙,西展厅雕着白虎。水池往后是石雕、墓碑和墓冢。整个博物馆面积不大,但环境整洁清幽。 


  关于这水池假山,听说在申遗的时候,专家认为那是对文物古迹的破坏,申遗要求的是保持原貌,连武帝陵上的树都不该栽的。这些与陵墓风格以及历史文化极不协调,建议将它毁掉,否则申遗可能不能通过。后来经过协调,终于没毁,水池假山得以保留。我等百姓,虽然觉得专家说的有些道理,但却看不出水池假山对汉文化的破坏力,只能暗地里佩服专家的眼光。 

  霍去病墓是武帝陪葬墓最独特的一座。其他墓都是大土堆,唯有霍去病墓上面满是石头,有十几层楼高。墓的形状也有来历,是仿照祁连山主峰的形状而建。这一切,都是汉武帝为了表彰霍去病的绝世奇功,怜惜他的英年早逝而专门安排的。霍去病墓两边有十七件石雕,除两个石鱼被村民凿成平脊,以及三个只有刻字的石雕外,其他十二件都是国宝级文物。两千年来,历经雨淋日晒,石雕崭新如故。 


茂陵石刻

  参观茂陵博物馆,其实主要是欣赏汉代石雕群。这些石雕我看过无数次,从小学三年级写作文开始,到后来接待外地来宾,冷眼旁观,实在看不出它们有何奇特。直到有一天,我的画家朋友,跟我谈起这批石雕,他说那真是好,是现代那些肤浅的雕塑所无法比拟的:你看那伏虎,寥寥几刀,形态生动,嘴唇似乎在喘着气;看那野猪,三角眼瞪得多么狡诈;再看看怪兽吃羊,多么夸张而富于浪漫色彩;看那跃马,前腿蜷曲,后腿蹬地,真像要一跃而起······,艺术家的眼光到底不凡,此后,我再去茂陵,细细品味画家所论

,果然恰中要害,令我叹服。 

跃马


卧牛

  茂陵石雕,多是借石拟形之作。以天然石头为基础,稍事雕琢,一个个艺术形象便活脱脱出现在眼前。齐白石曾评论绘画之妙,应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上学时和同学都对这番话很不屑。一同学画的工笔荷花,从打型到着色都不成样子,老师批评他,他却狡辩说,我的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引得同学哄堂大笑。现在,从这批汉代石雕中,悉心体悟,感觉白石老人所论果然不虚,的确是道出了画画和艺术的真谛。 


  有专家说,茂陵石雕既不同于受西域文化影响的唐代艺术,也不同于受中国本土道家思想影响的宋元明清文人画艺术,在其中融入了天真狂放的楚骚传统。说这批石雕含蓄内向、外柔内刚的艺术品质最能代表中华民族的气质。我不知道,一般参观者有无这样的感触,但是,一代文豪鲁迅对茂陵石雕给予了高度评价:“惟汉人石刻气魄深沉雄大”。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在参观茂陵之后也发出慨叹:“霍去病墓石刻是国粹”。 

  茂陵标志性石雕是“马踏匈奴”。一匹战马昂首挺立,四蹄中间踏着一个匈奴人,那人左手持弓,右手握箭,既无力还击,又不甘心就缚,一副挣扎状。 我问画家对此有何评价,画家反倒不以为然,认为那是一般性的作品,马的气势,匈奴人的挣扎,都表现不足,其艺术性应在那些更写意的作品之下。我又问对于卧牛有何评价?卧牛是我从小就喜爱的一件石雕,刻画逼真,而且神态憨厚。画家却认为那太追求形似,艺术性上差一些。 

  其实,马踏匈奴之所以是茂陵石雕的代表,是取它的政治含义。霍去病六次出击匈奴,六次获胜,剑锋所指,所向披靡,孤军深入,直达伏尔加河!马踏匈奴,最能表现他的赫赫战功,最能体现他的英雄气度,所以才作为众多石雕的代表立于墓前最醒目处。 


战功赫赫,一代名将霍去病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小常听这样一句话:霍去病打匈奴,倒看北斗。说的是,霍去病打匈奴,追得太远了,看北斗星都要往南看!历史上,霍去病不满十八岁便随舅父卫青打仗,攻必取,战必胜,被汉武帝封为冠军侯,实在是一位战争奇才。想想现在十八岁的孩子,除了死读书、向父母索要,考试不好玩点自杀,还会点什么?真是不能比呀! 

  霍去病短暂的一生立下无数奇功。他少言重行,从不说空话,但很有主见。汉武帝曾经想亲自教他孙武兵法,他回答:“打仗应该随机应变,古代的兵法已不合适了。”竟不肯学。这并不是他在说大话,而是在实践中打出来的经验的总结。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的春天,霍去病十九岁,被任命为骠骑将军,独自率领精兵一万出征匈奴,拉开了河西大战的序幕。 

  当时不少人怀疑少年霍去病能否胜任,可霍去病却用行动令大家折服。他在千里大漠中闪电奔袭,六天中转战匈奴五部落,一路高歌猛进,在皋兰山与匈奴人打了一场硬碰硬的生死战。直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歼敌8900多人,斩杀卢侯王和折兰王,俘虏浑邪王子等多名高官。此战后,朝廷中再也没有人质疑少年霍去病的统军能力,他成为汉朝军人的楷模,尚武精神的化身。 

  同年夏天,汉武帝决定乘胜追击,展开收复河西之战,此战,霍去病成为汉军的统帅,老将李广等人从旁策应。想不到的是,屡经战阵的公孙敖等居然在大漠中迷了路,没有起到应有的助攻作用;而老将李广所部,则被匈奴左贤王包围。霍去病孤军深入,并再次大胜。在祁连山,霍去病所部斩敌三万余人,俘虏匈奴王爷五人,大小阏氏、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等六十三人。 

  经此一役,匈奴人不得不退到焉支山以北,汉王朝收复了河西平原。曾经在汉王朝头上为所欲为的匈奴人,也终于唱出了悲痛欲绝的哀歌:“亡我祁连山,是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谁能想得到,这首哀歌竟成了一个民族走向末路的千古绝唱。当时的逃亡路上,一定有人不愿离去,悄然留了下来,他是吟唱着这首哀歌重新开始生活的。悲哀苍凉的曲调一定令听者动容。我们谁也没有听过这首古歌的乐曲是如何凄怆哀伤,如何悲痛欲绝的,只有透过短短的四行诗句,以哀婉的眼神,目送那个游牧民族仓皇逃遁的背影,为寻觅新的生存地而逐渐消失在历史的云烟深处。 

  与匈奴人败退相对的是,汉朝军队军威大振,十九岁的霍去病成了令匈奴人闻风丧胆的战神。两场河西大战之后,匈奴单于想狠狠处置一败再败的浑邪王。但消息走漏,浑邪王和休屠王商量着要投降汉朝。汉武帝难辨匈奴二王投降的真假,便派霍去病前往受降。当霍去病率部渡过黄河,匈奴降部突然发生哗变,参与者达八千人之多,匈奴二王思想摇摆不定。面对如此危局,霍去病只带数名亲兵,径直冲入匈奴大营,直面浑邪王,令他诛杀哗变士卒。那一刻,浑邪王完全有机会杀死霍去病或者把他扣为人质,如果那样,单于不但

不会杀他,反而会奖赏他。谁也不知道浑邪王当时是怎么想的,最终他放弃了,这名敢于孤身犯险不惧生死的少年的气势镇住了他,也镇住了四万多名匈奴人,他们最终没有将哗变扩大,河西受降顺利结束。 

  “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今天的我们只能以景仰之心想象,在当时局势迷离,危机四伏的情况下,那位十九岁的少年是怎样站在敌人的营帐里,仅仅用一个表情或一个手势,就将帐外的四万兵卒,八千乱兵制服的。 

  汉王朝的版图上,从此多了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河西走廊正式并入汉王朝。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面对外虏的受降,饱受匈奴侵扰之苦已达百年的汉王朝终于扬眉吐气,汉朝人也增添了身为强者的信心。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为了彻底消灭匈奴主力,汉武帝发起了规模空前的“漠北大战”。这时的霍去病,已经毫无争议地成为了汉军的王牌。汉武帝对霍去病的能力无比信任,在这场战争的事前策划中,原本安排霍去病打单于,结果由于情报错误,碰上单于的成了卫青,霍去病没能遇上他最渴望的对手,而是对垒左贤王部。 

  然而这场大战完全可以算是霍去病的巅峰之作。在深入漠北寻找匈奴主力的过程中,霍去病率部奔袭两千多里,以一千五百人的损失数量,歼敌七万多人,俘虏匈奴王爷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八十三人。大约是渴望碰上匈奴单于,“独孤求败”的霍去病一路追杀,来到了今蒙古肯特山一带,在这里,霍去病暂作停顿,率大军行祭天地典礼————祭天封礼于狼居胥山举行,祭地禅礼于姑衍山举行。这是一个仪式,也是一种决心。 

  封狼居胥之后,霍去病继续率军追击匈奴,一直打到瀚海(今俄罗斯贝加尔湖),方才回兵。从长安出发,一直奔袭至贝加尔湖,在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沿途大胜,这是怎样的成就!经此一役,“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霍去病和他的“封狼居胥”从此成为中国历代兵家人生的最高追求,终生奋斗的梦想。而这一年的霍去病,年仅二十三岁。 

  霍去病生为奴子,长于绮罗,却从来不沉溺于富贵荣华,他始终将国家安危和建功立业放在首位。汉武帝曾经为霍去病修建过一座豪华的府邸,霍去病却谢绝了,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短短八个字,掷地有声,震撼人心,早已铭刻在历朝历代保家卫国将士们的心里。

  霍去病一生六次领兵出击匈奴,都以大胜回师,歼敌十一万,降敌四万,开疆拓土,战功比他舅舅卫青还要壮观。对于整部世界军事史和中国史来说,霍去病都是彪炳千秋的传奇。 


霍去病墓

  刀光剑影随风逝,人喊马嘶付烟尘。斑斑血迹,战火狼烟,一切都已随岁月远去,消失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如今,霍去病墓陪伴着武帝陵默默矗立在渭北的咸阳原上,历经了两千多年的风风雨雨。而这座“马踏匈奴”石雕,也一直悄然站立在霍去病墓脚下,静观着朝代的更替,民族的盛衰。在它身上,深深镂刻着霍去病为国家立下的不朽功勋,也蕴含着中国人抵御外敌入侵的勇气和力量!两千年之后的我们,遥想当年少年将军霍去病立马横刀的绝世风采,怎能不为他的威武、神勇和机智而折服倾倒,怎能不为他不恋奢华、保家卫国的壮志而热血沸腾!这,却是我的画家朋友所没有想到的。 

  可惜,这样一位天才军事家,却英年早逝,24岁便病死长安,失却了书写更加辉煌业绩的机会。 


茂陵国宝

  参观过程中,有好多次游客就石雕提出疑问,这么贵重的国宝,怎么就这样露天放置?为什么不用玻璃罩上?是因为资金问题吗?对这些的疑问,馆长王志杰介绍,这些石头经法国专家鉴定,都是从秦岭运来,是一种花岗位晶石,会呼吸,不能用玻璃隔绝,隔绝,反而不利于保护。这样露天置放,已经两千年,完好如初。只是在二十年前,才搭起了这个廊亭,挡挡雨。不过,近些年,因为空气污染,出现酸雨,石头表面有了脱落现象。新情况下如何保护石雕,现在正在研究之中。

  博物馆珍贵文物展厅有四件国宝,其中三件都是我们村出土的。我给一些客人介绍时,有人跟我开玩笑:你干脆辞职去挖地,也挖出几件文物来,就够你这辈子享用了。我顺着话茬说:我曾经请了一年假,挖坏了10个头,磨烂了20双手套,满手都是老茧,但是什么也没挖上来。你说冤不冤! 

  玩笑归玩笑,但那三件国宝却真是我们村挖出来的。那件错金银铜犀尊出土较早,我们都叫它犀牛,身体肥硕,形象逼真,呈暗蓝色,有半大狗大小,通体有云纹雕饰,中空,一侧有口,当是汉代的酒器(也有说是先秦的)。出土时没有其他文物陪伴,孤零零一件,村中人也不以为意,挖出的村民在自家门外的茅墙上放了好些天,任雨淋日晒,也没人管。后来,被王志杰发现,收回博物馆。茂陵博物馆镇馆之宝鎏金马,比犀牛瘦些、大些、威武些,金灿灿的,没有一点锈迹。那是我上初中时出土的。放学回来,听父亲说,六队平地时,挖出了一些文物。当时,几个社员挖土,一头下去, “嘎嘣”一声,头弹起老高,几个人以为是石头,刨开一看,金灿灿一条长蛇埋在土里。胆小的吓得扔掉工具就跑,胆大的观察了一会儿,见没动静,就继续往下刨,渐渐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原来是一匹鎏金马。像蛇一样的是马的尾巴。现在,鎏金马经常远赴国外参展,至今尾巴上还留有当年那一头挖下的凹痕。为表彰六队社员的特殊贡献,博物馆奖励六队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这在当时可是十分珍贵的。每天晚上,电视机前总围着一大群人,成为我们村一道独特的风景。不过,最近你来博物馆却见不上鎏金马,它被邀前往世园会参展去了。


投娃游戏

  霍去病墓的后山,有一块大石头,是我们小时候玩“投娃”的地方。 

  怎么投娃? 

  原来那石上有上下两个方洞,上小下大,站在三、四米远处,找三个石子,投中上面小的,将来就能生男娃;投中下面大的,就能生女娃;投不中的,就没有娃。一些没投中的,就又去捡石子,投中的就说,三颗一过,再投就不顶用了。有些胆小腼腆的,怕自己投不进将来没有娃,干脆不敢投了,有的则等没人了才偷偷地投。小时候的游戏想来也蛮有意思。 霍去病墓西一箭之地是大将军卫青墓,与霍去病墓大小相当,全是垒土而成,原来上面有一棵树孤零零长在那里,小时候经常看地雷战、地道战,以为那是信号树。现在,每

年植树,冢上已经绿树成荫了。 


金日磾墓

  霍去病墓东紧挨着的是金日磾墓,比霍去病墓小一些。金日磾是匈奴太子,为霍去病所俘,因善养马,被武帝用为马夫,后来救过汉武帝,所以,他也作为亲信陪葬在武帝墓区。相传金日磾为天下金姓的始祖,还有人专门来金日磾墓前拜祖寻根。再往东,还有六、七个冢,一字排列,大小相差不多,布满荒草和半大的树。最东端稍大一些的是霍光冢,还有一个是阳信公主墓,其他的,都湮没在历史中,不知名姓了。阳信公主墓,要不是1981年,我们村挖出的几件文物,也难以确定身份。有专家推测,这些墓冢中应该有一个是司

马迁墓,只是没有可供认定的证物罢了。


汉武帝茂陵

  最后说说茂陵。 

  霍去病墓往西,隔卫青墓不到一公里,就是汉武帝茂陵,我们这儿都叫它武帝陵。武帝陵外形呈覆斗状,比较规则,明显大于陪葬墓。小时候,陵的顶上有一座木塔,我们爬到陵上,然后再爬木塔,站在木塔顶虽望不到长安,但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咸阳。后来,木塔颓坏;博物馆又在上面建了铁塔,又坏;再建木塔,还坏,便不再建。再后来,因为申遗,武帝陵周围拉起了铁丝网,不准游人涉足了。 

  现在的武帝陵,郁郁葱葱,长满了整齐的柏树。但我小时候,陵上是没有树的,只有一些长刺的酸枣儿。每当夏秋之际,都有一些伙伴儿去陵上摘酸枣,免不了被扎得满身满手都是刺,但能吃到酸甜可口的酸枣,又能在家人和伙伴跟前炫耀,那一点刺痛又算得了什么?相传武帝陵上的土都是炒过的,没有细菌,也没有营养物,相当长一段时间寸草不生。后来雨淋日晒,渐渐才有了草。上世纪八十年代植树造林,各单位每年在陵上植树,必须先一年挖坑,第二年埋树,因为那土不经风化,树是活不了的。 


  年轻时,我在家里的责任田锄地,看到原上五个青冢,在夕阳下静谧矗立,前面是绿树青苗,背后是蓝天晚霞,颇有神秘之感,以为这就是古人说的五陵原。后来才知道,那只是冢,不是陵,五陵原其实要大得多。指的是东到阳陵,西到茂陵的长长的咸阳原,这里埋葬着西汉11位皇帝中的九位,其中高祖长陵、惠帝安陵、景帝阳陵、武帝茂陵、昭帝平陵五个陵设邑建县,所以唤作“五陵原”。 

西汉十一帝陵分布示意图

  茂陵是五陵原上最大的陵。汉武帝在位54年,陵墓修了53载,每年用掉全国赋税的三分之一,相当奢华。因为陵墓所在地是汉代的槐里县茂乡,所以取名茂陵。据《关中记》载:“汉诸陵皆高12丈,方120丈,惟茂陵高14丈,方140丈。” 

  汉武帝是一个朝代中期的皇帝,但他几乎比所有的开国皇帝名声还要大,这实在是因为他大有过人之处,他的雄才大略,文治武功,使汉朝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他派卫青、霍去病三次大规模出击匈奴,收复河套地区,夺取河西走廊,打通西域,封狼居胥,匈奴王庭远迁漠北,一蹶不振,而汉朝的北部疆域从长城沿线一直推至阴山甚至更远,对于中国疆域的拓展居功至伟。 

  他采取和平以及军事手段使西域诸国臣服,为后来把西域并入中国版图奠定了基础。他听取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创中国传统主流文化之正统,独领风骚两千余年,受到历代统治者推崇。

  他派遣张骞出使西域,丝绸之路由此而始。中国传出了冶铁术、凿井术、丝绸制造、漆器制造等技术,西方(域)传入胡(黄)瓜、胡豆、胡麻、石榴、胡萝卜、葡萄、汗血马、核桃、天马等。中原大量的丝织品和金属工具向西输送,铸铁技术,井渠法也传到西域,历史意义重大。 

  他在用人上也是百无禁忌、不拘一格。皇后卫子夫是从奴婢中选拔出来的;卫青、霍去病分别是从奴仆和奴产子中选拔出来的;而丞相公孙弘、御史大夫儿宽,以及严助、朱买臣等人都是从贫苦平民中选拔上来的;御史大夫张汤、杜周和廷尉赵禹则是从小吏中选拔出来的;还有一些越人、匈奴人也被武帝用为将军;而金日磾这样一位匈奴的俘虏,在宫中养马的奴隶,竟然与霍光、上官桀一齐被选拔为托孤的重臣。所有这些说明汉武帝选拔人才不受阶级出身与民族差别限制,真正是惟才是举。 

  汉武帝还是中国历史上首位下罪己诏的皇帝。征和四年(前89年),汉武帝向天下人昭告:自己给百姓造成了痛苦,从此不再穷兵黩武、劳民伤财,表白内心悔意。这就是有名的《轮台罪己诏》。 

  汉武帝开创了西汉王朝最鼎盛繁荣的时期,那一时期也是中国封建王朝第一个发展高峰。他也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之一。


倾国倾城

  茂陵的西边,有一座小冢,那是李夫人墓。李夫人是唯一自始至终得汉武帝宠幸的后妃,死后被按照皇后的礼仪葬在茂陵旁边,这叫合葬。汉代只要在一个墓区埋葬就算合葬,唐代则必须在一个墓穴才算合葬。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乾陵,就属于同穴合葬。时代不同,规制各异。 


李夫人英陵(磨子陵)

  李夫人在历史上也留下了美谈,倾国倾城说的就是她。她的哥哥是汉武帝时有名的音乐家李延年,李延年给汉武帝推荐他的妹妹时,唱了一首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汉武帝问这是谁,李延年说,就是他的妹妹。武帝好奇,召来一看,果然倾城倾国,遂纳为妃,死后以皇后礼仪合葬。 


金屋藏娇

  武帝的后妃中还有几个值得一书的人物。第一个当然是陈阿娇,在刘彻五、六岁,还是胶东王的时候,有一次,他的姑姑长公主刘嫖(汉景帝姐姐)逗他玩:“想要媳妇吗?” 

  “想要。” 

  刘嫖一指左右丫鬟美女:“看她们怎么样?” 

  “不行。” 

  一指女儿阿娇:“阿娇怎样?” 

  刘彻爽快地应道:“好,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 

  这就是流传甚广的金屋藏娇的故事。后来,刘彻正是由于姑母兼丈母娘刘嫖的鼎力支持,才得以立为太子,他登基后,立阿娇为后。 

  后来,阿娇失宠被废,汉武帝立卫子夫为后,卫子夫的儿子刘据立为太子。卫子夫是卫青的姐姐、霍去病的姨妈。卫青、霍去病得到重用,卫子夫功不可没。后来却因为巫蛊之祸,卫子夫、刘据被逼自杀。 


钩弋夫人

  武帝后妃中最富于传奇色彩的是钩弋夫人。汉武帝过河间,听说附近有一奇女子,生来一直攥着拳头,谁也掰不开,也不会说话。武帝好奇,召来相见,掰其手,竟开了,手心握一玉钩,也能开口说话了。武帝大喜,纳为妃,生刘弗陵。后来,想立刘弗陵为太子,却先逼杀了钩弋夫人,群臣多不解。武帝说:“是非儿曹愚人所知也。往古国家所以乱也,由主少母壮也。女主独居骄蹇,**自恣,莫能禁也。”不能说汉武帝所虑不当,只是太过残忍。帝王行事,确是常人所不及。


汉武大帝

  司马光的《资治通鉴》这样评价汉武帝:孝武穷奢极欲,繁刑重敛,内侈宫室,外事四夷。信惑神怪,巡游无度。使百姓疲敝起为盗贼,其所以异于秦始皇者无几矣。然秦以之亡,汉以之兴者,孝武能尊先王之道,知所统守,受忠直之言。恶人欺蔽,好贤不倦,诛赏严明。晚而改过,顾托得人。此其所以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祸乎? 

  司马光的评价也算中肯,但现代人看到更多的是汉武帝的历史功绩。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电视连续剧《汉武大帝》,片头是这么评价汉武帝的:他建立了一个国家前所未有的尊严,他给了一个民族挺立千秋的自信,他的国号成了一个伟大民族永远的名字! 

原标题:闭眼说茂陵

作者:勇冠三军998,来源:兴平吧,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视兴平粉丝留言:

求职:本人22岁,有装载机驾照,想在兴平附近求职,联系电话:15289496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