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为了分清她们谁是谁,男人这招太“猥”.琐了.

要悦读2019-02-11 13:53:23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永安别墅区是花城这座现代化城市最出名,同时也是公认最奢侈的别墅区,没有之一。

 

作为这片土地开发商的天祺集团除了留下了其中的一栋别墅之外,其他的全部对外出售,而因为别墅区良好的保密措施和先进的生活配套设施吸引了无数的商界巨贾入住。

 

蓝澜别墅就是天祺集团留下的别墅,而住在这里的就是天祺集团董事长程雪祺的两个宝贝双胞胎女儿和天祺集团花城分公司总裁仇冰玉的居所!

 

然而以前一向平静、温馨、充满了和谐因子的别墅却因为一个人的出现,陷入了混乱之中。

 

这不,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中,此刻正在上演着一男战三女的好戏……

 

“死坏人……臭家伙……大坏蛋……我不管你从哪里来的,不管你是谁带你来的,反正无论如何,今天你都必须给我滚蛋!现在就给我滚!Now!彻底从我眼前消失!”

 

此刻的夏雨薇可没有了以往的淡定,反而给人一种气急败坏的感觉,粉嫩俏丽的脸蛋因为愤怒涨得通红,甚至有些狰狞的味道,近乎咆哮的对着韩枫大声吼了起来!

 

旁边的夏雨浠也是被韩枫气得不轻,咬牙切齿的冷嘲热讽道:“我就没见过像他脸皮这么厚的人,我们都这样赶他走了,他竟然还无动于衷!今天我总算是见识到什么叫脸皮比城墙还厚了!”

 

夏雨薇将视线投向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仇冰玉,狠狠的说道,“玉姐姐,不管如何,今天不是他走,就是我……赶他走!反正蓝澜别墅绝对不能把这样的坏人留下来!”

 

“就是,我们绝对不与坏蛋为伍,你不知道,刚才他竟然……竟然给我们吃泻药,本小姐绝对跟他势不两立!”夏雨浠表情近乎疯狂的对旁边的仇冰玉说道。

 

想到刚才因为吃了泻药,在厕所蹲了两个多小时的画面,她就有种杀人的冲动……都是眼前的这只坏人,要不然她们怎么会受这样的罪?

 

仇冰玉,天祺集团花城分公司的总裁,是花城有名的女强人,为人正派,做事公允!

 

之前几次都是因为她出面打圆场,韩枫才没有被强行“赶出”别墅,但是现在她也不好插嘴……因为今天下午临时要见一个客户的缘故,所以她并不在别墅,一回来就看到两个女孩气势汹汹的要找韩枫麻烦,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而到现在,她都没理清别墅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作为当事人的韩枫却一直没有发话,静静的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个女孩,给人感觉就好像眼前发生的事情跟他无关一样。

 

  而最让人气愤的是,他那双眼睛正十分不老实的在夏雨薇和夏雨浠的身上流转着,心里还偷偷的给出了评价……

 

俗话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

 

程雪祺虽然年超四十,但是模样俏丽,风韵犹存,再加上平时保养得当,身材婀娜多姿,给人感觉更像是二三十岁的少妇,如果跟这两位大小姐出去逛街的话,估计绝大多数人会认为她们是姐妹,而不是母女!

 

这两位双胞胎美女显然是遗传了她们母亲的优良传统,精致无暇的五官,白皙嫩滑的肌肤,还有那尖尖的锥子脸,水汪汪的大眼睛,挺巧的小鼻子,樱桃般诱人的小嘴巴,让人感觉看起来更像是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公主,美得不那么真实。

 

再加上她们的模样近乎九成的相似,站在一起,更让人有种目不暇接的错觉。

 

当然了,要区分她们倒是不难,而关键就是她们的胸围!

 

如果说夏雨薇是个名副其实的飞机场,那么夏雨浠就是个如假包换的巨无霸,虽然不知道这对基因相同、成长轨迹也相同的双胞胎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巨大的差异,但是当事实摆在韩枫面前的时候,他也只能默默承受……所以每次他想分清双胞胎姐妹到底是谁和谁的时候,都会往她们身上望去……哇咔咔,他绝对只是单纯的想分清这对姐妹而已,可没有别的意思!

 

当然了,只要跟她们熟悉了之后,很容易便能从性格上、说话的语气上分辨两姐妹,只是可惜的是,她们根本不给韩枫了解的机会,就成了她们打击的对象,还组成了什么“反坏人联盟”、“坏人”就是韩枫进入别墅之后的新昵称。

 

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韩枫就成了她们的“阶级敌人”,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韩枫在别墅住了一个星期,而他们三个也斗争了一个星期,三人可谓是斗了个旗鼓相当,而今天两姐妹是想趁着韩枫不注意的时候,给他下泻药的,但是她们的小动作哪里逃得过韩枫的感知?最后蹲厕所的变成了她们,而因为这次的“泻药乌龙”事件,三人之间的矛盾也是彻底而又全面的爆发!

 

事实上此刻的韩枫比窦娥都冤,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毕竟这些泻药是她们准备的,韩枫只是来了个偷梁换柱而已。

 

“你就不想解释点什么吗?”看着两姐妹火山喷发的模样,仇冰玉的神色也是变得有些严肃,对韩枫问道。

 

韩枫耸了耸肩,“那些泻药不是我弄的,如果不是我机警的提前发现了她们的阴谋,那么我将会是受害者!”

 

“你还好意思说,难道你就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吗?我们两个小女生跟你开个玩笑,难道你就不懂得谦让一下吗?是要看到我们上吐下泻你才开心?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不行,你到底走不走!你不走,我……”夏雨薇越说越激动,说着就东张西望了起来,突然跑到门口,从抽屉里抽出一把车钥匙,就要夺门而出。

 

看到她这幅模样,韩枫显然是淡定不了了!

 

  先夏雨薇一步将门给堵住了,凝视着她说道,“薇薇小姐,不至于这样吧?”

 

“不至于?哼,跟一个我看到就反胃的人住在一起,简直就是对我的折磨!”夏雨薇脸上勾起一抹冷笑,毫不避让与韩枫对视着。

 

看着她这幅倔强的模样,韩枫沉默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程姨花大价钱将自己请来,为的不就是双胞胎姐妹的安全着想吗?

 

现在都十一点多了,她一个女孩出去……想到这里,韩枫的嘴角划过一抹苦笑,一把将夏雨薇手中的钥匙给抢了过来,淡淡的笑道,“你留下,我走还不行吗?”

 

说着便一把将房门打开,转身出了别墅,留给别墅内三人一个落寞的背影。

 

也许都市根本就不适合他。

 

人家常说,长得帅,到哪里都吃香。

 

但是这一点在韩枫身上好像并没有得到印证。

 

韩枫是帅哥,而且是那种无可非议的帅哥。

 

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清澈而又深邃的眸子,还有那张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再加上近乎完美的身材比例,穿上一套得体而又价值不菲的阿玛尼后,只要他不说自己是个临时保镖,那绝大多数人都会自然而然的把他当成哪个世家的公子哥……毕竟配合着这家伙身上流露的颓废感,还真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味道。

 

按理说这样的帅哥给两位小姐当保镖,怎么都会和谐共处是吧?但是不知道夏雨薇和夏雨浠这对双胞胎姐妹发什么神经,从他入住蓝澜别墅开始,就无所不用其极的想敢他走……

 

想到跟双胞胎姐妹之间那水火不容的关系,韩枫就无奈的摇了摇头。

 

呼,能有自由活动的时间也好,正好可以去调查一下“妖狐”的事!

 

浪潮酒吧,花城极为普通的一处酒吧。

 

想要调查“妖狐”这种跟毒品打交道的人,自然要从酒吧入手了,毕竟混混可是消息最灵通的人!

 

浪潮酒吧主要以暗色调为主,四周闪烁着如梦似幻的彩色灯光,进入其中,耳边顿时就充斥着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现场的DJ正在疯狂的呐喊着,而舞池中的年轻男女们则是忘乎所以的摇摆着自己的身体,来回应现场激烈的氛围!

 

虽然之前韩枫的心情有些苦闷,但是到了酒吧之后,他的心情明显好转了许多……他突然知道为什么那些压力大的人会来酒吧寻求安慰了,在这样热烈的环境下,确实可以让人忘记一些事情。

 

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在看清现场情况后,韩枫便往酒吧左侧的吧台走去。

 

  “这位帅哥,要喝点什么?”还没等他正式落座,眼尖的女调酒师就迎了上来……

 

看来自己还是有点吸引力的。

 

韩枫在心里暗自说道,脸上同时露出一抹笑容,“来杯伏特加。”

 

“啊?”女调酒师微微一愣,有些错愕的看着韩枫,显然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很帅的家伙竟然会点这么烈的酒……要知道以伏特加的度数,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

 

“有问题吗?”

 

“没,请您稍等。”女孩脸上露出一丝歉意,连忙底下脑袋开始为他调酒,只是那双眸子还带着羞意的偷瞄韩枫。

 

看着女孩这幅羞答答的模样,韩枫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而一双眸子也是肆意的打量起面前的女孩来。

 

没想到在这么一间不起眼的小酒吧里竟然能有这么水灵灵的女调酒师,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有着一张典型的瓜子脸,昏暗的灯光无法掩盖她洁白无瑕的脸,精致的五官就像是经过雕刻大师精心设计一般,有序的排列着,娇俏的小琼鼻,诱人的粉唇还有勾人心神的丹凤眼,点缀着美艳动人的脸,而最让韩枫有些诧异的是,在酒吧工作的她竟然没有丝毫化妆!

 

素颜美女!

 

在如今的大都市绝对少之又少的!这让韩枫也不由得更加仔细的打量起这个不施粉黛却透着股妖娆味道的美少女。

 

如果说美丽的容颜是她吸引人视线的资本,那么她火爆的身材绝对是震撼人心的存在!紧绷的衬衣更是有种随时爆裂的错觉,让人不禁眼前一亮!

 

好胸!

 

除了感慨之外,韩枫也不禁有些担心……那白衬衣会不会突然爆开?如果真的爆了,自己是用手去帮她挡住乍泄的春光,还是用其他的什么部位呢!啧啧,还真是个让人浮想联翩的问题。

 

“你的伏特加。”女调酒师清冷的声音将失神的韩枫唤醒,嘴角挂着一抹迷人的微笑。

 

“谢谢。”

 

韩枫很好的掩饰了刚才自己的失态,而就在他的手伸出去的瞬间,不经意间,手指轻轻的在她柔软无骨的玉手上一划,一脸暧昧的看着女调酒师!

 

没上过女人,不代表他不懂得调戏女人。

 

特别是对这种对他心生好感的女人……

 

随着韩枫有些轻浮的动作,女调酒师脸颊上抹过一层绯红,“你……你是第一次来浪潮吧?”

 

怎么判断一个女孩对你心生好感?

 

就像韩枫这样,明明轻薄了对方,对方不但不打不骂,而且还主动问问题……这就叫好感。

 

“如果我知道浪潮有你这么漂亮的调酒师,肯定早就来了!”韩枫将手中的酒杯举了起来,轻轻抿了口,邪魅的笑道。

 

  看着韩枫邪魅的笑容,林月儿的芳心忍不住的一荡,原本绯红的俏脸迅速蔓延到了脖颈之上,羞涩的说道,“其实现在知道也不晚啊……以后只要你周末的时候过来,我就给你八折优惠,怎样?”

 

“只是周末?我还打算以后每天晚上都来这里捧你场呢!”韩枫淡淡一笑,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毕竟他可没有那么多的自由时间,而且他也不会浪费那么多时间在一个女调酒师的身上。

 

这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然而林月儿脸却是笑成了月牙儿,咯咯的笑了起来,“这可不行哦,虽然我也想每天晚上都见到你这样的帅哥,但是平时要读书呢,在这里只是兼职而已……要不这样吧,你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我们可以多联系联系哦!”

 

然而听到她的话,韩枫眉头却是皱了起来,若无其事的喝了口伏特加,才耐人寻味的说道,“你不会是看到帅哥,就主动留电话号码吧?”

 

听到韩枫的话,原本笑容满面的林月儿笑容瞬间就消失了,“哪有了,人家还是第一次要男生电话呢。切,不信算了。”说着便扭过身,从吧台上拿过一个杯子开始擦拭起来,因为太大力的缘故,杯子还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林月儿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也是因为如此,她才主动跟韩枫要电话。

 

但是她却没想到自己这样的表现反而造成了适得其反的效果……要知道她活了二十多年,可是连男朋友都没交过,更别说跟男生搭讪了!

 

如果不是韩枫合她眼缘,她才不会主动出击呢。

 

看着她一副生气的模样却又不离开,显然是想继续跟自己聊天,一想到自己还有求于她,韩枫便将酒杯放下,眼中闪过一道笑意,邪魅的开口问道,“这么说你的第一次给了我?”

 

听到韩枫的话,林月儿立即翻了翻白眼,这都哪跟哪啊,“你想得美,人家还是女孩子呢!”

 

说出那句话之后,林月儿就后悔了!

 

俏丽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看向韩枫的眼神也不那么自然了。

 

这年头,就算她是C女,也绝对不能说出来啊……

 

C女?不会是补的吧?

 

虽然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并没有回过华夏,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华夏的时事热点!

 

而如今华夏纯洁姑娘的珍稀程度绝对跟侏罗纪公园的恐龙一样稀少!

 

当然了,心里虽然怀疑,但是他脸上却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轻描淡写的说道,“这么说来我们还挺有缘的,我也还是少男呢!”说着韩枫脑袋一扬,将手中的伏特加一饮而尽。

 

将韩枫的反应收入眼中的林月儿微微一愣,原本尴尬的表情瞬间好看了许多,“这么说还确实挺有缘的,我叫林月儿,双木林,月亮的月,很高兴认识你!”

 

韩枫也是伸出了手,“韩枫,韩国棒子的韩,枫叶的枫,也很高兴认识你!”

 

  “你很讨厌韩国人?”听到韩枫的自我介绍,林月儿便是顺着他的话问道。

 

韩枫笑着点头,倒没在这个问题纠缠下去,而是开门见山的说道,“其实今天来这里,我不是为了喝酒的,而是之前听说这里可以花钱买消息对吧?我想找个人!”

 

“找人?”林月儿眉头一皱,“有没有对方的资料或者信息什么,照片也可以。”

 

韩枫点头,从口袋中掏出钱包,将一张相片递给了林月儿,“就是这个人。”

 

显然,他是有备而来的。

 

其实之前到了花城的时候,他就想找个时间来调查一下“妖狐”的情况,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今天却是阴差阳错的有了这样调查的机会!

 

“就只有照片吗?有没有别的线索?”林月儿脸上露出沉思的神色,对韩枫问道。

 

韩枫摇头。

 

“这女人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你找得这么急。”林月儿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继续问道。

 

韩枫笑着说道,“这怎么可能,我还没女朋友呢!”

 

“这样啊……”听到韩枫的回答,林月儿的眼睛明显亮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变成了一副凝重的神色,“你这件事比较麻烦,属于无名字无地址无消息的三无事件,一般这样的事情我们是不接的,不过……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我朋友,我就帮你求求我哥吧!不过到底能不能找到可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你哥?你哥行不行?”

 

“嘘,你这话可别被我哥听到了,要不然你非吃不了兜着走……他可是酒吧的老板,还有啊,他最讨厌别人说他不行了!”林月儿突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神经兮兮的东张西望了一下,才低声说道。

 

韩枫笑笑,却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我们这里的行规是预付两千五,找到人再付两千五的,既然刚才说了给你八折,这样吧,你先付两千,如果没找到人的话定金不退,没问题吧?”

 

“没问题。”韩枫自然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人家帮忙,自然是要给钱的。

 

利索的从钱包里数出两千块,递给了林月儿,然而那漆黑的眸子却是闪过一道仇恨的光芒……妖狐,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你挖出来,碎尸万段!

 

其实以韩枫兵王的身份,来花城做这样的保镖任务是不适合的,但是考虑到夏雨薇她们的父亲夏天成跟老程有“生死与共”的交情,再加上他收到妖狐藏匿在花城的消息后,他才主动跟组织申请,在消失一年后,他再次接受组织的任务。

 

妖狐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同时也是个毒蝎心肠的女人,她在用计杀死韩枫的手足兄弟黑豹后,就离开了金三角,潜入了华夏境内,企图躲避天狼雇佣军在国际上颁布的“金牌追杀令”!

 

  不过俗话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被老程抓回去静修一年之后,韩枫再次离开山庄,为的就是给黑豹报仇!

 

“这数没错,电话号码给我,有消息我给你打电话!”林月儿很快就将钱清点完毕,拿出一张纸,递给了韩枫。

 

韩枫“唰唰唰”的就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然而就在他将纸条递给林月儿的时候,酒吧门口却是响起了一阵骚乱。

 

“哇靠,这妞哪来的?长得真漂亮!”

 

“我擦,这身材也忒好了吧,这脸蛋真是美如天仙啊!怎么这么漂亮的妞会来酒吧这样的地方?”

 

“你看这条腿,真是又白又长!啧啧,如果能做我老婆,就是短命三年我都愿意啊……”

 

“才三年?要是给我做老婆,就是十年我都愿意!”

 

一群酒吧的牲口们开始肆无忌惮的聊了起来,而聊天的内容也是越来越邪恶,有些牲口甚至不自觉的流下了口水。

 

当然,这并不能怪他们,要怪就怪门口的女人实在是太美了!

 

门口的骚动瞬间吸引了韩枫的注意,然而就在他转过身的瞬间,便看到一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

 

配合着酒吧后面的灯光,整个人就像是九天之外走来的仙女一般,震人心神。

 

这是一种心灵震撼的美,看到她,哪怕是阅女无数的韩枫也禁不住呆了呆……实在是太美了,美得有些不真实了!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韩枫会的诗不多,但这首诗却是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就仿佛这首诗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

 

当酒吧的大门缓缓关上,韩枫才从失神中缓过神来,然而就在他转身的瞬间,门口的女人视线又巧不巧的落在了韩枫的身上。

 

虽然只是一瞬,但是下一刻,他就像是在酷热的炎夏淋了个冷水澡一样,瞬间的冰冷了下来。

 

冷!

 

这是绝对容颜下,如寒风彻骨般的冷!

 

虽然只是一个眼神,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冰冷却是让韩枫兴起的一丝兴趣彻底的消失。

 

这样的女人,他可是无福消受的!

 

御姐有三好,啤酒、洗澡、吃嫩草!

 

体态丰满,妖娆,身材高挑,再配上那张绝世容颜,门口的美女无疑是人间尤物。

 

再加上她二十四五的年纪,成熟的装扮,还有举手投足之间流露的高贵典雅气质,这一切的一切对于韩枫这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都是让他们汹涌澎湃的因子……御姐!

 

美则美矣,可惜就是冷了点!

 

韩枫适时地收回目光,将视线投向了吧台的林月儿,淡淡一笑道,“给我来半打啤酒吧。”

 

“哇,她真美。”林月儿却是突然感慨道。

 

  “跟自以为是的仙子比起来,你这种接地气的美女才是真正的美。”

 

“你真会哄人。”

 

韩枫摇头,“我说的是事实。”

 

“这酒算我请你的,去喝吧。”林月儿从吧台下面拿出包装完好的半打啤酒,递到韩枫面前,甜滋滋的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

 

然而就在韩枫站起身,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却是飘来了一股沁人心扉的芳香。

 

这是处子幽香和身上天然体香混合的味道,这个味道他曾经在巴黎救人质的时候嗅到过,没想到两年之后,竟然在酒吧这样龙蛇混杂的地方重温这种味道……要知道这可是顶级美女的标志!

 

“要走就走快点,磨磨蹭蹭的还是不是个爷们?”

 

就在韩枫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仔细回味的时候,耳边却是响起了一个清脆却冰冷的声音。

 

下意识的转过头,却是发现刚才门口的那个冷艳御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正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而那双勾人的丹凤眼里更是写满了掩饰不住的厌恶。

 

看着她这幅高高在上的模样,韩枫的嘴角不加掩饰的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自以为是。”说着便拿起吧台上的半打啤酒,往一个昏暗的角落走去。

 

望着韩枫离开的背影,女人突然呆了呆,感受着他身上不经意流露出的孤独、萧瑟和淡淡的凄凉感,她脸上的鄙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之所以她会露出鄙夷的表情是因为她看向吧台的时候刚好看到韩枫那不加掩饰的眼神,再加上韩枫的外表比较突出,所以她印象深刻了一些,同时将他列入了登徒浪子的行列……只是现在感受到韩枫发自骨子里的不屑后,她就愣住了。

 

这是他欲擒故纵的一种手段吗?

 

习惯了众星捧月的感觉的女人突然愣了愣,旋即便是摇了摇头,看来自己是误会他了!

 

但是很快她便将这个念头抛之脑后,想那么多干嘛,今天她可是来买醉的!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独自坐在角落的韩枫表情多了一抹浓浓的悲伤。

 

没有了之前的玩世不恭,没有了之前的放荡不羁,没有了之前的飘逸洒脱,此刻的他就像是这个美丽世界的孤儿,孤独无依。

 

韩枫温柔的凝视着被他紧紧攥在手心的黑色戒指,就像是凝视着最心爱的人一样。

 

事实上这枚戒指并不是什么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给他的定情信物,而是韩枫父母唯一留给他的东西!

 

从外表看,它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连花纹、雕饰都没有,如果放在精品店里,估计连二三十块都卖不出去,毕竟它的外观实在太普通了!

 

而唯一让韩枫觉得奇怪的是,这枚戒指的材料极为的特殊,非银非铁,非钢非铝!

 

  很多时候韩枫会认为只要找到这种材料的产地,那就可以找到父母的大致位置,但是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查出这戒指的材料到底是什么!

 

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枚戒指寄托着他对父母的全部思念。

 

“呼,爸妈,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韩枫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一种悲痛和绝望的情绪瞬间蔓延全身,两行男儿泪顺着脸颊流淌,就像是个被抛弃的孩子,无助而又落寞。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面,如果不是他们的突然离开,也许自己也不会这么强吧?”突然,韩枫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喃喃自语道。

 

如果有父母在的话,他就不会从六岁那年开始伺候老程整整八年时间,从而学会了独立、自强;也不会在十四岁那年就进入华夏最神秘的尖刀“天狼”,并且跟随“天狼”出国组成雇佣军,成为万人敬仰的兵王;更不会有机会接这样的任务,在花城的一个小酒吧里喝酒感慨。

 

世间的事,本来就是有因才有果。

 

长叹了一口气,顺手拿出六年前老程送给他的第一部诺基亚手机,发现时间已经十二点了。

 

“呼,是时候应该回去了!就是不知道她们的气消了没?”

 

说实话,韩枫刚才离开蓝澜别墅的时候,也考虑过一走了之。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何必跟两个小女孩较真呢?何况自己今天的行为确实有些幼稚……

 

自己是她们的保镖,保镖是什么?不就是没事的时候被雇主调戏,有事的时候给雇主挡子弹的人么?她们不就是要整自己吗?让她们整也没什么事……何况那种程度的泻药对自己的身体根本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缓缓的将戒指挂回胸前,韩枫便三下五除二的将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

 

然而就在他打算起身离开的时候,身后却是再次响起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你一个人?”

  


即刻点击原文,发现世界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