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岁网红执意怀孕,为何被医生称为“绑架”?生命只有一次,请不要误导!

口才和说话技巧2018-12-05 19:17:49

点击上方“口才和说话技巧↑↑↑关注我

在大家的眼里,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是母爱,可如果有人把这种爱,变成一场道德绑架,你会不会反感?


42岁的网红作家吴梦,在三年前凭借小说《为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活着记事》火了,半年时间里点击量超千万。


(图源于@陈静瑜肺腑之言)


小说里,她是身患重病的女主角,小说外,她在患有重度肺动脉高压的情况下怀孕了。


这时医生给出了专业建议,希望她终止妊娠,因为这种病死亡率极高,怀孕时全身血液流向改变,最终甚至会造成心脏衰竭。


对胎儿来说,由于母体低氧,会造成死胎、生长受限、胎儿窘迫、新生儿窒息等。


她去过医院好几次,医生的诊断结果都是,如果她坚持生育,生还的可能性为零。



吴梦没有考虑医生的劝阻,反而利用自己的网红身份,声称如果生产成功,会给“所有肺高压患者带来希望”。



她知道自己在拿怀孕的事儿赌,要么孩子生下来,她去世了,很干脆;要么肺移植后她就健康了,可以继续活下去。



这么赌的原因是“爱”。


吴梦在发布的视频里说,因为对大儿子的爱,她希望再生个小孩陪他。


因为对现任先生的爱,她希望两人有个爱的结晶,以后好“老有所依”。


因为对所有患者的爱,她希望以自己的经历,激励别的患者勇敢的谈恋爱、结婚、生孩子。




她“坚信人的信念会战胜一切。”


听着是挺让人感动的,可疾病明明是医学范畴的事情,不是你说一句“战胜”,就会马上好起来的。


专家表示,吴梦这种拿自己和亲人生命“撞大运”的行为是一种罔顾科学的投机心态,对病友也是极危险的误导。



有医学教授作了比喻,像她这种重症怀孕,就像一个人从12楼跳下来,你生下孩子活了,是九死一生,是命好;可多数情况下,散尽家财、家破人亡才是常态。


就像国内一些受传宗接代观念影响,奋不顾身、冒死怀孕的女肺动脉高压患者们,她们的结局往往是一尸两命。


(图源于医师报)


在她生下宝宝之后,医院没隔几天就为她进行了心脏房间隔缺损修补术+肺移植术。

画个重点,肺移植。


大家都知道,肺源是要等的。而吴梦呢?她原本的身体状况还没有到换肺的地步,结果现在怀孕了生孩子了。不管是出于她的生命安全考虑,还是高调宣布的舆论压力,医院都不得不把肺源先给她用,那其他等肺源的病人呢?


网红身份的影响太大,最终她如愿了,毕竟生命危在旦夕,医院难以拒绝,还必须全力救治。


无锡市人民医院为她做了手术,集合了全省的医疗团队去救她。



虽然成功挑战了医学极限,

但这位孕妇的主刀医生陈静瑜却一点也不开心。


陈静瑜,中国权威肺移植专家,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近日,他的一篇《沉重揪心的世界首例产妇肺移植》的文章被网友相继转发。



他在文中写道:


完成世界首例肺动脉高压产妇肺移植,作为吴梦的主刀医生我却一点也没有开心的感觉。


这一例手术对我及我的团队、无锡市人民医院、甚至整个无锡、江苏卫生界而言都是沉重、揪心。


医学是科学,疾病的转归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42岁的吴梦怀孕初期不听医生苦口婆心、反复多次的劝阻坚决要求生孩子,而且在网上高调宣布怀孕生子,差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为了拯救母子,为了不让孩子一出生就不至于没有母亲,医生的职业道德所驱使,我带领肺移植团队本着尽最大可能挽救她的想法决定冒险给她产后做修心换肺的手术。


从吴梦的角度出发,她是所谓“以爱的名义”要生孩子,但实际上却是以爱的名义绑架了医院、绑架了医生。


医生一心赴救是天职,但此病例全世界绝无仅有,国外的医患关系,病人会非常尊重医生的建议,绝对服从终止妊娠,否则医院医生均可以拒绝为她服务,在国外绝对不可能有这类的病例出现。


这一客观反映手术难度和危险性的稿件浏览量寥寥无几,而网络搜索患者姓名的结果中,宣传其母爱的文章仍是最醒目的。


这次吴梦如果不是在无锡,如果没有世界顶级的肺移植团队,如果没有无锡人民医院全院相关各科的支撑,后果可想而知。


陈静瑜与医疗团队讨论救治方案


母爱固然重要,但这种罔顾医生劝告的行为实在不可取。


记得记录片《生门》上有一期是讲做妈妈的权利。怀孕的女子有吸毒史,丈夫在服刑,生活没有经济来源。她公公虽然说他们这种情况不应该生孩子,但是还是理解她做为一个女性想做母亲的心理,他说不能剥夺一个女人做母亲的权利。网红虽知风险仍想冒险一搏,但是也需要和医院沟通好。


不听医生的话,一定要冒险生孩子,没出事的话都好,出了事又要怪医生。

如果失败了,无论孩子还是女子过世,网络都很有可能会倾倒一边骂医生,平安了又可以在网上证明她母爱的伟大,不畏惧生命危险,对大家说“妈妈是多么爱你”。


医生这个职业本身就很容易被各种感性所绑架,病患有选择坚持的权力,院方却没有放弃的权力。



有些朋友可能觉得医生没必要这么生气,毕竟人家愿意冒着死亡风险生小孩

也签了免责声明承诺死了不找医院追责。


但是我们应该理解医生的愤怒。愤怒于她给其他患者做了坏榜样愤怒于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么好的运气有肺源可以换,或者说是可以活下来更是愤怒于她给人一种"怀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不是有人幸存了吗"的错觉,从而大大升高患者不遵医嘱偷偷怀孕结果遇难的数量。


过分宣传类似吴梦这种“不理智的爱”,也是一种不良风气。特别是有的家庭,将怀孕生子看的太重,这也会无形中加大了肺动脉高压患者孕育的思想负担和舆论压力。


吴梦的爱子心切可以理解,但绝不值得宣传。不顾生命盲目的爱,不应成为社会“正能量”。


相反,尊重科学,理性看待生命,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