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你,以不同的方式

瞎聊呀2018-12-05 17:20:24


人们总是对不曾熟悉和了解的人或事饱有好奇心,寻找与自己已有认知观里的不一样。每次去某一个地方旅游,,那些旧的、古老的、有历史感的东西似乎更让我触动。城市的样貌都因为程式化、现代化的单一,而显得普通,让人司空见惯。


01


相比城市的车水马龙、高楼耸立、灯火通明,掩于城市背后的村落、奇观异景,却更琳琅满目。


前几天去一个小村子拍东西,有一段路泥泞不堪,小小的公交车晃的厉害,人坐在车上和坐在弹簧上没什么两样,上下左右摇摆。


进村后发现那里的条件比想象中好很多,村里的小学教育教学设备完善,甚至比县里的条件更好。来这里的支教大学生很热情的向我和小伙伴介绍了小学的大致情况,没有一丝来自大城市和名牌大学的优越感。


我很喜欢学校的校长,像是很亲近的叔叔,告诉我们需要拍啥尽管拍,不要妨碍正常的教学秩序就好。上学这么多年,我从未见过哪一个校长和他一样,说着地道的方言,汗流浃背,和学生们围着一个足球在操场上奔跑、说笑。


这位校长姓“禹”,带有帝王“大禹”的文化厚重感。他说尽管学校条件不错,但很缺老师,应了那句玩笑话:学生的数学课是由体育老师带的。老师留不住,更别说是好老师了。来这里任教的老师,一有好的出路,就会马上离开教学岗位,像是逃离。


而他作为校长,有留不住老师的无奈,也有不挡他人前程的慷慨。只是还好,他还坚守在这里,和当地的农民没什么两样,以至于我和小伙伴架起机子拍孩子们做课间操的时候,他凑过来看,同我们讲话时,我们也当他是好奇的老师或者学生家长。


可能校长的职位会换届,他也会离开,升职或者退休不得而知。但我想学生们会记住这位与众不同的校长,记住他和学生们奔跑在操场上的身影。我们和支教大学生也会记住他说的“研究学生、研究儿童”这样的教育理念。


可能自己记不清来时的路是怎样的,来时的自己是什么模样,但他留在这里的印记总会有人挂念。


02


有人说,我们普通人的快乐是建立在物质上的。那么除去我们这些普通人,那些不普通的人,他们的快乐是以什么为基础的呢?


和小伙伴拍完素材,刚好错开了节假日的旅游高峰期,去了一趟号称“道教第一山”的崆峒山,买了上山的单程票,司机一路绕着山路盘旋上山,道路险而陡。


坐在高高的大巴上,左右两侧是看不见山路的,只看得见深深的望不到底的悬崖,司机一个急转弯,感觉分分钟就可以把人甩入万丈深渊,紧张又刺激。


我给旁边的小伙伴说: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来,也一定是最后一次。可是到了那里,慢慢下山,我才理解什么是真正拨云见日的快乐,去的路太艰险,但藏起来的风景却是最独特的。有些东西只要不是亲自真正的体验,话就一定不能说的太满。


山上的建筑一一错落有致的坐落在峭壁之上,走过的路回头望时才发现近乎与地面垂直。这里的修道者在这样的奇峰峭壁上度年月,除了羡慕他们一抬头就是美景,一张口就是清爽的空气之外,更多的是不理解和好奇。



到底是怎样的人,发现了这样的风水宝地,又是怎样的人,一砖一瓦的搭建了这样的修道场,创造了一种文化。远远望去,山、水、数木、河流和建筑融为一体,藏在里面的道士和游客更加显得渺小。


我们路过一座寺庙时,几个人坐在台阶上休息,旁边是一堆石砖,我看了一眼没多想就走了。一会他们赶上我们,那些砖用担子挑起来,重重的压在他们的肩上,本来不高的他们佝偻着背更加显得弱小。近乎垂直的石阶小路我们扶着绳索都要慢慢往下挪,他们毫不犹豫地就走了下去,其中还有一个妇女,那样的背影让人看了真的难受。


想来命运真的很不公平又无法猜透,有人吃喝玩乐享受生活,有人却熬着日子,受着苦。


山上有几个修道之人,脸上看不出悲喜,默不作声地看着人来人往。我很想知道,他们远离尘世,和大自然一起,用自然的姿态生活,到底顿悟了什么?还是说,再这样混沌的世事当中,一切都是虚妄的,人只是一个渺小的存在,无法展望世间的种种。


有介绍说,崆峒山上有一棵2300年的柏树,我想2300多年的风风雨雨世事变迁,有发生,就总有记录吧。


近期文章找你所爱

<点击下方图片,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