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管出一方平安

警民直通车上海2019-05-07 13:49:39

不厌其烦管小事不畏其难管难事

社区民警蒋仁杰“管”出一方平安



社区民警管什么?当然管治安。黄浦区五里桥社区民警蒋仁杰的辖区内,多年没有发生治安案件了。

可是,和蒋仁杰一起到社区走一圈,老人、大人、小孩,几乎人人都和他能谈上几句。据说,这位民警在做好本职工作以外,还经常“管”居民晒被子、污水管之类的小事。

蒋仁杰所在的紫荆居委地处市中心,三个小区均是商品房。居民普遍学历高、收入高、素质高,平常多数友善通达; 但素养高要求也高,在其他地方容易解决的事,在这里却得多花一番功夫。而蒋仁杰,一名普通社区民警,不仅得到了居民们的信任,还赢得了居民由衷的敬佩。


小事,当做大事来管


五楼住着老夫妻,都是教师; 四楼住着小夫妻,都是白领。五楼喜晒被子,太阳好晒一晒,拍一拍。四楼说,阳台上晾着婴儿衣服尿布,你把被子里的尘螨皮屑都拍到我家阳台,龌龊吗?五楼说,我拍我自家的被子,有啥不可以?四楼写了小字报,贴在楼道里:人民教师,什么腔调?五楼冒火了:你敢诽谤我,就到法院告你去!

鸡毛蒜皮的小事,一时间竟针尖麦芒,互不让步。“小字报”让蒋仁杰知道了。他问五楼:晒好被子,能不能不拍?老教师答:晒好被子拍一拍,中国人老传统。蒋仁杰问:拍被子前,能不能先告诉四楼?老教师答:可以。

过了两天,五楼又拍被子,四楼又要贴小字报。蒋仁杰又去了:跟你说过,拍被子前先打个招呼。老教师说:我下楼去敲他门,可没人,总不见得等到被子冷掉再拍。蒋仁杰到四楼:楼上通知你,可你没开门。能不能楼上楼下装一个铃?拍被子时摇摇铃?

双方居然点头:装铃!可没过几天又冲突,楼上摇铃楼下没听见,下面还要写小字报。蒋仁杰再去:你看看,能想的办法都想到了,我看四楼的阳台还是封掉吧?

一件小事,蒋仁杰中午去,晚上去,工作日去,双休日去,反反复复去。有人说,这么点小事,值得吗?蒋仁杰讲:这是两家人的心结,打不开,就天天不开心。最后,锲而不舍的精神让两家人都不好意思了。解决方案还是原来的几个,可互相妥协,就和解了。老教师说:蒋警官,我被你感动了。今后有邻里纠纷要算上我一个,我现身说法来开导他们!


烦事,不厌其烦地管


四楼老吴家的污水管又堵塞了,他急得团团转。找物业,物业用吸盘吸一下,稍微通一点,过两天又塞住。物业说:我们有功率大的通管器,但万一老管子被打爆,水漫到三楼怎么办?老吴找到三楼王阿姨,三楼刚刚装修好房子,不同意通管。老吴又找物业,物业说:管子老化,要换 PV 管。老吴找到四楼李爷叔,大家一起换PV管好不好?李爷叔说:我们又没有堵塞,不关我们的事。老吴再找五楼方老板,方老板笑着说:三楼的事情和我五楼搭啥界……

一地鸡毛,又搅和成一团乱麻!

老吴想来想去,向蒋仁杰求助。蒋仁杰说:我不能打包票,但我试一试。

蒋仁杰找四楼:不要以为和你们不搭界,三楼一直不通,就会堵塞到四楼。蒋仁杰找三楼:装PV 管不从你们家走,从屋外走行吗?蒋仁杰再找五楼,方老板说:要换PV管,我双手赞成,但是钞票我是不出的。

蒋仁杰的“长跑”又开始了,跑居委、跑街道、跑物业、跑安装队、跑业委会、跑建材市场、跑三楼、跑四楼、跑五楼……为了污水管堵塞,前前后后跑了90天!这家说通了,那家不同意;那家说通了,这家又“翘”起来,蒋仁杰始终一个态度:做事不能不硬来,只靠不厌其烦做工作。果然,结局圆满:换PV管,费用各家合理分摊。


难事,不畏其难地管


社区有个青年晓晨,因为父母离异受刺激,患了精神疾病。他妈妈管不住他,他只“服帖”蒋仁杰。

早先,晓晨会突然大吵大闹,砸坏家具。妈妈束手无策,只好打110求助。蒋仁杰第一次赶到时,晓晨早已出门不知去向。蒋仁杰等他回来,足足等了两个小时,也了解了情况。晓晨回家后,蒋仁杰严肃批评他:“你把家具踢坏损失不小啊,一套家具要两千多块,你妈妈一个月只挣两千多块,还要养你,你怎么不想想呢?”晓晨不响了。蒋仁杰又缓和说:“这样吧,我送你到医院去,治疗一个阶段看看。”蒋仁杰的话晓晨听,跟着他到医院办了住院手续。

“别以为老人才最需要交流,精神疾病患者也需要人关注,他们最恨别人的冷落。”住院治疗一年,蒋仁杰有空就去探望,送去一箱箱晓晨最爱喝的酸奶。

晓晨出院不久,呆在家里无事可做,找妈妈哭闹:“我长这么大了,为什么还没有工作?你不给我找工作,我就要杀人!你叫蒋叔叔来,他有花头,他能给我找工作。”妈妈无奈,拨通了蒋仁杰的手机。蒋仁杰一到,晓晨就安静了。蒋仁杰脸一板:“什么?你要杀人?简直无法无天了!晓晨,你不过是自控能力有点问题,要有信心把病治好,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这一夜,晓晨熟睡,平安无事。可蒋仁杰辗转反侧:必须让晓晨融入人群。可是,晓晨能到哪上班呢?哪里又会接收晓晨呢?最后,蒋仁杰想到了:社区,就是社区。

蒋仁杰找社区图书室商量,给晓晨安排一份“工作”:把每天送来的报纸夹好,把书架上的图书放整齐,把椅子擦干净。从此,晓晨很认真地投入这份没有工资的“协管”,康复得很好……

这样的故事很多,垃圾桶摆放的地方不对,找蒋仁杰;社区居民被助动车撞人,助动车主人离开了,找蒋仁杰;社区租客有人吸食毒品,找蒋仁杰;小区停车位不够,还是找蒋仁杰。林林总总,繁琐无规律的事情构成社区工作的具体内容。蒋仁杰总是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解决好遇到的问题。晓晨无心说的话:“蒋叔叔有花头,能解决问题。”却道出了社区居民的感受。

有人不理解,蒋警官到底是民警还是居委干部?蒋仁杰说,社区民警,保一方安宁,为的是化干戈为玉帛,这些看似细碎的小事,弄不好就会演变成影响社区稳定和谐的大事、麻烦事。我们在这些大事还是“小事”的时候,做到提前预警,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