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崔永元后,郭靖宇将成为2018推进影视圈改革的二号人物

好片2018-12-05 17:05:00




好片由深度苏州CITYSUZHOU出品

以后在这里看电影都免费哦!





5月28日,崔永元在微博上发表“你不用表演,你是真烂”;就在大家猜测主人公是不是范冰冰时,第二天崔永元再揭出女星“阴阳合同”……此后数月,事件发酵出意想不到的结果:中国国家税务总局下令向娱乐圈艺人征收42%的重税,崔永元以一己之力改观乱象。

 

9月15日,郭靖宇在微博上发布长文怒揭某卫视总监胁迫《娘道》购买收视率,未遂后遭报复的经历。虽未曝光卫视及总监具体信息,但一石激起千层浪,电视剧刷量潜规则的气球被彻底戳爆,郭靖宇化身二代崔永元,站在影视行业历史性变革的风口浪尖上。


影视行业新斗士

二代“崔永元”已诞生

 

9月15日15:15 ,导演郭靖宇的微博一更新,就“炸了”!

 

“大瓜!弟控导演这次刚了!”微博发布后,第一波讨论先在论坛里产生反响,关注文娱产业几个坛子围绕“某卫视”“某总监”“同期某电视剧”进行猜测,记者目光所及之处,超过80%网友对郭靖宇的言论表示支持。 

微博长文是郭靖宇在武汉大学的演讲稿,文章从由他执导的电视剧《娘道》说起,演讲中,郭导提到《娘道》豆瓣评论在未开分就已出现集中的负面评价:1、三观不正,封建思想;2、女演员岳丽娜整容。


而郭靖宇反击:为何尚未开播,就有人看到没出场的岳丽娜整容脸了?他认为这是一次“有组织的黑”。郭导直指,自己知道豆瓣“被黑”是谁干的——操纵并买卖收视率的利益集团。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崔永元和郭靖宇便制造了足以改变影视行业发展轨迹的两场地震,前者刺破了“阴阳合同”的纳税暗角,后者撕开了电视台收视率的遮羞布。


有意思的是,相比于对待“阴阳合同”问题的缄默不言独善其身,在呼吁整治电视台收视率造假问题上,影视从业者们明显活跃的多,郭靖宇发微博当天便获得了王长田、陆川、陈思诚等人的声援。


随后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于9月16日迅速做出回应,称已采取相关措施,同有关方面开展调查,一经查实违法违规问题,必将严肃处理。人民日报转发并做出辛辣点评。

其实早在2010年,人民日报就曾连发4篇深度报道揭露收视率造假问题,奈何痼疾难除延续至今,应了200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时统宇提出“收视率是万恶之源”的观点,而此观点的原型是圣经提出的“金钱是万恶之源”。


收视率 ⇋金钱的替换极妙,因为数据造假屡禁不止的主要原因,不单是为了让电视剧在面子“过的去”,更重要的是高额的“保护费”吸引着寄生虫们前赴后继。


从郭靖宇披露的造假收费行情来看,目前购买收视率的价格是90万一集,不保证排名。80集的戏,意味要花7200万买收视率,而《娘道》卖给电视台才130万一集。也就是说制作方仅能剩下3200万,扣除剧集成本,什么也不剩。





向下滑动查看全文


编剧李亚玲发微博调侃,两年时间过去了,除了买收视率的钱涨了一倍,从50万涨到了100万,其他什么也没有改比变。

2016年,北京日报算了一笔账,以购买收视率30~50万元为单价,卫视频道每年播出 1.3 万集电视剧,将为收视率造假公司带来40 多亿元人民币的收入,按照翻了一番的行情算,2018年造假公司达到80亿元的营收应该不成问题。


那么利益链中都有哪些人?当然远不止郭靖宇微博中提到的卫视总监、购片主任。说到这里有必要提下电视台为何如此看重收视率。


据了解,内地电视台的收入70%以上来源于广告,而整个电视行业将近一千亿元的广告投放则主要依据收视率。


面对巨额的广告诱惑,“做收视率”便成为一种迅速上位的快捷方式,所以说,广告商站在了金字塔的塔尖,电视台在中部,制片方则是底层。收视率造假公司是独立于它们的第四方,但这个第四方背后有多少只“暗手”在操控,就不得而知了。


制片方选择不买收视率“裸播”可不可以?当然可以,就是后果自负。


2016年《美人私房菜》在浙江卫视播出后收视率仅0.184,并在短时间内收视率排行低至第 22 名,显然不合常理,收视率造假问题引发业内震动,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正式发表声明称,将联合全国电视剧制作行业签署自律公约,坚决杜绝收视率作假现象,希望电视剧播出机构配合制作行业的打假行动,从即日起购买播出电视剧不再与收视率挂钩,禁止收视率对赌。


如今看来当年的公约并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公约中提到的对赌又是什么意思?


所谓对赌是指电视台与制作方在电视剧或节目购买保底价基础上,约定一定的收视率目标,如果播出效果达到或超过协定收视率目标,给予高于保底价的价格回报;如果播出效果未达标,则相应降低购买价格。


举个例子,某部电视剧制片方认为值1000万,而电视台认为值500万,如果收视率好的话,电视台会给到1000万甚至更高,如果收视率低的话,就只有500万,当然对赌的过程成,会有人善意地递来收视率造假公司的名片。


《美人私房菜》的最终下场是被浙江卫视紧急停播,这还算好的,时至今日,“裸播”的风险也在成倍递增。


郭靖宇演讲中提到了曾经公开抵制收视率造假问题的尤小刚导演,曾被造假公司戏弄,“今天的戏升点,明天就直接降到0.2,后天再升点,大后天又降到0.2.”更令他气愤的是,有水军恶意在豆瓣刷分,《娘道》目前仅有3.5分。

暂且不论《娘道》的品相如何,先来看看郭靖宇曾经的作品,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郭靖宇制作的6部电视剧在12个不同的频道,平均收视率破1%:


《铁梨花》1.17%+1.09%

《红娘子》1.48%

《打狗棍》1.276%+1.139%

《勇敢的心》 1.395%+1.368%+1.244%+1.113%

《大秧歌》1.03%+1.008%

《最美的青春》 1.391%


名导坐镇尚且被强制购买收视率,那又有多少电视剧因为购买不起收视率而夭折的呢?再换一个思路,如果当年《大明王朝1566》有钱买收视率的话,也不会蒙尘10年。


经过郭靖宇的多方演讲,《娘道》的收视率回升破1,拿到了应有的成绩,但是数据已经失去了公信力,因为“数据为王”是收视率造假的根源所在。


从2008年开始,索福瑞垄断了国内收视调查服务,收视率造假公司与索福瑞建立良好的业务关系,便可以通过“污染”样本户的收视率来进行造假。



目前索福瑞覆盖了6万余户样本家庭及超过19.8万样本人口,可推及中国内地超过12.5亿和香港地区640万的电视人口,这就意味着每 1个样本户代表着超2万个收视家庭。因此,在一些城市,只要“污染”几个样本户,收视率就能得到极为“可观”的提高。


这就使得人为操纵样本户,“改写”收视率数据的现象时有发生。除一些推广公司定期赠送礼物或给予一定金额,贿赂样本户长期锁定某频道的方式外,还存在通过干扰服务器控制数据等黑客技术手段。


所以索福瑞的垄断一天不破除,就无法从根源上断绝收视率造假问题的发生,最有效的解决方式是组建第三方检测机构,另外,完善相应了法律条款也是当务之急,此前,整改一次次失败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上层给出政策都是缺乏约束力的“公约”“建议”“办法”。


此外对于制作方来说,需要注意哪些点?个人认为:摆正自己的位置很重要。


就像郭靖宇所说,总要拍一些剧给中老年人看,而他们正是电视台目前的收视主体,这也是一些电视剧网络播放情况很好,但电视剧收视率不高的原因,比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他们因错误的选择购买收视率而被央视点名批评,就是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说,针对不同的受众群体,制作方应有不同的侧重点,盆满钵满反倒会溢出来。


如今,范冰冰已经从公众视线消失了100多天。而100天前,崔永元在微博发表针对某女星不合理合同的质疑,取题:“你不用表演,你是真烂”;就在大家猜测主人公是不是范冰冰时,第二天崔永元再揭出女星“阴阳合同”……


此后数月,事件发酵出意想不到的结果:华谊股票一度跌破发行价;中国国家税务总局下令向娱乐圈艺人征收42%的重税;演艺圈明星纷纷自查,开始补缴税;虽然还有逃税避税的套路,但至少不能像以往那样明目张胆有恃无恐了。但揭发真相后的小崔,也一直受到各种匿名恐吓,让一个企业股价大跌,导致演员税负增加,其中的个人风险可想而知。

郭靖宇在演讲中也坦言,深知揭露收视真相会触动了黑色利益集团几十亿生意,人身安全都威胁,但作为导演,为了创作环境他选择向黑团伙宣战:“这个行业再这么乌烟瘴气下去,就彻底没有未来了”,他还呼吁全体同行站在一起,“彻底清除假收视率的毒瘤”。此话一出,陆川、白一骢、陈思成、王长田等纷纷力挺郭靖宇,因为影视剧数据注水现象到了非正视不可的地步,“唯流量论”也到该摒弃的时候了。

来源:电影审片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