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2018年第三期天台读书会《维米尔的帽子》

天台学设2019-04-25 10:58:59

时间过得好快,学期末即是毕业季

本学期最后一次读书会结束了

对于读书会即将毕业的成员来说

可能是在南艺生涯的最后一次读书会了


无论未来你们在哪

请记得

读书会永远是你的家

欢迎常回家看看








黄老师:读书会好几个成员今年就要毕业了,我们这次读书会,对于毕业生来说也意义非凡。这不仅是这学期的最后一次读书会,也是毕业生的最后一次读书会。各位毕业生要常回来看看啊,读书会随时欢迎大家。



我们也还会有新的学生进来,今天就来了三个学服装设计的同学。发现我们除了设计学的同学之外,服装设计也是一大主力(孙老师:到底你以前是服装设计的),当然除了服装,我们还有其他的专业的同学,各个专业都有,这也是我们特别希望看到的。我们希望能吸收越来越多的,全校的甚至是别的院系的同学过来。以前我们有很多别的学院同学也来参加我们的读书会,因为读书会读的东西,虽然有一些会和设计,或者说某一个门类的艺术有一定关联,但其实还是比较通识性的,可以说是跨专业的。


就拿今天的《维米尔的帽子》来说吧,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一本关于美术史的书,因为书中开头就讲这个画和维米尔。看了之后才发现其实画只是一个引子,是书里面所讲内容的一个入口,它通过每张画找一个点,然后去谈跟全球贸易、艺术交流、世界市场相关联的一段历史,或者是一段中西方文化交流的比较。还是非常有意思的。


我觉得这本书更像是一本历史学的书,只不过是从画的图像里面找缩影。因为画的图像非常丰富,有人认为维米尔的画里面象征非常丰富,所以喜欢解读画里面所包含的信息内容符号。这种历史的写作手法对我们是很有启发的,对于历史故事的解读,这种叙事,这样的视角,对于设计学同学将来写论文,分析事物都是很有帮助的。


《维米尔的帽子》这本的书名很有意思,在书店里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老外写的书书名往往都特别棒,虽然也会遇到书名很好,内容却不尽人意的,但是这本书给人感觉不错,有《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屠猫狂欢》等书的影子。很多好的书是有相似之处的,它的这种视角、这种文笔的趣味性、对历史问题这种问题感的带入,这个可能是同学们包括我自己,写作时候会匮乏的一些东西。我们看到的只是历史的细节,但是很少会发现它们的关系。


争取让大家都有发言的机会,我就不多说了,下面请同学们开始分享吧。



王冬冬:我最感兴趣的是第五章的部分,看完之后我觉得作者想表达的是社会关系的一个转变,也是17世纪以荷兰为主导的海外贸易,这场贸易牵扯到美洲、亚洲和欧洲之间的一些贸易往来,同时也是从这种画面感当中代入出来的一种观念。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讲写作的方式,也是历史写作的一种,最近好像都比较注重这种叙述性的写作方式,都是从微观的视角展开叙述。之前看的《叫魂》,那本书的出发点也是一个微观的事情。但是和这本书来对比,这种微观的视角有熟悉和陌生的不同。这个书是一个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先给你一个陌生的题材,然后逐渐把你带到一个熟悉领域。这种史学的写作方法和这本书正好相反,它是先给你一个维米尔德帽子,带来熟悉的画面感,然后再往外延伸到经济、历史等等方面,有一种打破之前的认知概念的感觉,是从熟悉到陌生的模式。这两种史学方法的不同写作方式是这本书里最特别也是最吸引到读者的地方,也是最能带给我思考的部分。


黄老师:作者不仅用了从一张画谈起历史的写作手法,还用了从亲身经历的荷兰的旅游开始文章的写作方式。开头这段写的特别激动,很有代入感,一下子就把人吸引住了。


董博超:我看这本书,主要关注了第五章提到的烟筒。我以前一直有一个疑问:是谁第一个发现了烟草可以抽的?书中的第五章可以说算是探究了烟草怎么被发现的,以及如何传播的,还有后来发现烟草对身体有害并有迷幻作用而被禁止。我觉得烟草在某种意义上与可可咖啡因类似,人们很容易沉迷无法自拔。早期烟草更多是供人娱乐享受,随着贸易全球化进入中国后,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让中国人放松了对鸦片的警惕性,当发现鸦片的危害时已经迟了。如今人们进一步认识到了烟草的危害,社会主流也逐渐趋向于禁烟。但不得不说人类确实需要烟草,它像毒品一样,可以给人带来短暂的欢悦,却危害相对较轻。某种程度上来说,烟草这个东西已经成为人们的一种精神寄托。同时烟草也是经济的推手,国家每年的烟税是不菲的财政收入。烟草产业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劳动力,稳定了社会秩序。所以吸烟与禁烟现在也是一个不断持续的斗争,同时每个地方的烟文化也是不一样的。


王冬冬:我听说浙江的有一个县,叫云霄县,仿造的中华烟,甚至比真的中华卖的还好。他们会推出一些改进款,之前早期的过滤嘴香烟,他们的过滤嘴都是进口的,比国产的要好。云霄县习惯制造假烟,有一段时间,他们出了一款蓝色的玉溪烟,造型包装设计,比红色的玉溪烟更好看,大家也很喜欢。后来玉溪的厂也学习推出了蓝色款玉溪。


黄老师:好像大家都对这个烟草这章节特别感兴趣,关于这一章节,我看到的时候正好在抽烟,搞的我有点紧张。(笑~)这章节蛮好玩的,后面还讲那个中国妇女抽的烟管,长的很夸张。之所以那么长,是因为中国人认为这个烟烟管越长越能降低烟草的阳性,这是一种非常中国化的本土化的对烟的一种认识。结果到了民国时,由于西洋的短烟进入了,中国男人开始抽短烟,但是农村妇女还是抽这个长长的烟管。又过了很久之后,后来农村的女士也不抽长的了,只有农村老太太才会抽,短烟变成一种时尚的东西了,这里我觉得特别特别有意思。里面这种民俗的东西,关于风水啊等等,体系了中国人对健康的认识。还有谁对抽烟学校这一块感兴趣的,可以一块来分享一下。


李鑫:我觉得书中这段描写鸦片的部分真的很得劲,书上160页关于鸦片的描写,我看着的时候都想要抽鸦片试试,但是我又觉得不对劲,陈琮后面也发现了不对劲,觉得这么快这么大快感的东西不太正常。后面还有一段描写很有意思,说苏州的官绅人家,女生的烟瘾那么大真的很夸张啊!为了有时间抽烟,让仆人在睡着的时候把头发先梳好,这样就有时间起床抽烟了。


黄老师:我看了之后也很惊讶,原来以前那些女的这么猛啊!(笑~)我以前知道一个“老烟枪”,还是个“酒鬼”。他每天早上还没下床就要先喝一杯白酒,然后再抽烟,抽完以后再起床。看完书中描述的这个,我觉得他那个都不算什么了。(笑~)


李鑫:书中第二章有一块的描写,我被这种精神感动到了。我觉得尚普兰的所有一切行为都可以用“追梦中国行”来形容。尼克雷还带着高价买的袍服梦想到中国可以有机会穿上。我真的被这种精神感动到了。还有讲到那些传教士不远万里跑到一个陌生的国家,就为了传教,这种单纯的宗教精神、执着的梦想也是很让人敬佩。有一个传教士13岁就定了一个梦想,到中国来传教。


陈思思:我对于16世纪和17世纪的总结那里有点感悟,他写的那个发现之后的暴力冲突,我觉得其实就是一个价值观的冲突,包括方式,还有各种错误。那个时候全世界都在进行资本扩张,东印度公司也成立了,中国对这样一种全球化贸易的趋势采取了闭关锁国的政策,书中关于这段关系的描写,把贸易之前形成的那种状态生动的写出来了。还有开头部分,作者在代尔夫特摔了一跤,就感觉好像回到了以前的代尔夫特,这么多年过去了,代尔夫特没怎么变化。作者和中国上海做了一个对比,假如在上海摔了一跤,可能就想不到过去的上海了。代尔夫特保留了大部分原来的样子,但是上海现在已经是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了。


黄老师:这里其实也挺有意思的,西方人冲击到了亚洲,但是他们本身城市没有太大变化,我们在一百多年的冲击之后,城市面貌的改变反而更大一些。看到书中西方人为了寻找中国梦,时时挂心中的模样,包括后来讲到中国青花瓷多么厉害,小半片就卖那么贵,很多东西都是粗滥造的,随便画画的,都价格不菲,这一部分看着还是蛮骄傲的。但仔细一想,中国其实是非常被动的,被别人发现,被冲击,被别人寻找,甚至在这过程中还会闭关锁国。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其实是一个非常被动的角色,西方史学也有这样观点。就像这本书里所讲的那个例子,一艘船搁浅在中国海岸,所有人都被当地人抓住,有的人甚至被砍头了,还有的被虐待关在牢里一年多才放出来。他们是来探险的,主动来寻找一种文化和经济的交流。所以我觉得他们特别伟大,如果没有他们这种探索精神,就没有后来的这些事情,我们也不会去找他们。虽然他们在寻找一个中国梦,我们是一个被魂牵梦绕的地方,但是至少从17、18世纪开始,就是属于他们的世纪了。


郑梦:我也有这种感觉,觉得西方人对待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是包容和开放,中国人就感觉从心里面排斥,我也很想知道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可能是国家那时候比较富强吧,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不会这么简单。


黄老师: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几句话是说不清楚的。我们中国确实比较广袤,有一种大到看不到自己领土边缘的感觉,物资也比较丰富,所以对领土之外的事情不是很感兴趣。西方人来了之后,书上说觉得他们长得奇奇怪怪的,给他们起的名字也比较难听,比如“红毛”等词,以前对日本人还称呼为“倭寇”,尽用一些不好的词语。说自己就是“中土大唐”,有一种世界中心的感觉。中国的皇帝不接受外国人到北京来驻扎,不希望外国人出现在北京,其他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比如赔款赔很多钱。哪怕把国库赔光了,也不能允许外国人到北京,不允许建立大使馆,他接受不了这种东西。只要外国人不出现在北京,其他就都无所谓了,就好像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只要看不见就行了。后来出现的义和团,慈禧甚至以为靠这些人就能把外国人给消灭了,这怎么可能呢?当时那种全球化的潮流,能抵挡住吗?不同地域的人,对于外界的认识受到地域文化的影响很大。


赵日兵:这本书是这个作家通过画作做为一个切入点研究全球史,这种方式我们在写作的时候也可以学习。对于这本书,我想分享的是书中第7页部分,关于代尔夫特和上海的比较这一块。这里也反映出一个问题,中国在现代化经营过程中,对历史遗迹的保存特别差,保护意识特别弱。现在咱们的很多城市都是一个样子,深层思考的话这也是一种价值观的丧失。我感觉中国人缺少对某一个物或某一个物品的信仰,因为中国人是金钱主义,摇摆不定,而且投机主义特别强,什么东西赚钱做什么,收益高的一出现,立马全体都扎进去。对于历史的保护意识很差,一些有价值的历史渐渐都消失殆尽了。


黄老师:当作者拿着那张画到代尔夫特之后,他能找到这张画在现代的场景,画上对应的基本面貌依然存在,这个真的是特别幸福的事情了。赵日兵同学也仔细分析了为什么中国不同的原因,中国人唯利主义,导致城市面貌被破坏,也有这样的趋势在里面吧。


杨晟泰:我和之前同学想讲的差不多,我们中国对城市保护的观念太弱了,不仅书中讲的代尔夫特依然存在过去的影子,像美国它也有国家公园。不过国家近年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了,现在都提倡“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嘛。再说另一个话题,中国人到底保守不保守,我觉得不保守。当时汤显祖写小黄书很轰动,很多人看了以后还去找他讨论,感觉不是很保守啊。


黄老师:我觉得可能不是中国人保守,是制度保守。比如曾有中国人跑到菲律宾去做生意,几万人在一夜之间被人杀光了,依然还有一批人继续过去做生意,后来又被人杀了。这种事情到新中国以后还有,但还是挡不了中国人做生意。像温州人跑到世界各地去做生意,中国人这方面是完全不保守的。中国的保守体现在包括闭关锁国,包括对民间的控制等。它其实是一种体制,它要维护那种大型农业国家体制稳定的需要。


郑梦:这让我想起之前老师让我们搜集标志的作业,我感觉中国的标志都是特别稳、方,感觉特别厚重、圆融。然后外国的标志就是乱七八糟。老师说如果我们要学外国的方法的话,这个方面其实不适用。


孙老师:所以像那种在国外长大的华人,他的面部表情,说话的神态完全就是一个老外的样子,你一看到就会觉得这一定是在国外长大的,就是和中国人不一样。然后有些老外可能在中国呆太久了,他的表情就像一个中国人,要非常的稳重。


李鑫:我再说一段,书上49到50页,海狸毛皮刺激的一个帽子需求。双方都认为对方吃亏,在某个方面看,双方的看法也都没有错,这桩买卖因此得以兴旺。我觉得这个可以从经济学方面来分析,但我没有觉得那种经济学理论,就不知道怎么讲,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


黄老师:这种生意往往出现在最早期的第一次接触或者早期的一段时间里面,随着时间变长,大家都会发现对方可以获得高利润,就会提价,然后最后变得越来越符合海狸毛皮的价格。我以前看过一本书就讲了海狸毛皮,说西方人是因为海狸毛皮发现了美洲,因为海狸毛皮,开始向外扩张。因为他们把美洲或其它地方的海狸毛皮都弄光了,为了海狸毛皮也要向其他地方扩张,这个能看到消费或者是需求,对这种军事方面的影响。


陈剑杰:这种属于信息不对等,双方都觉得自己有利。现在如果去小县城的那种手机营业厅买个手机,他会给很多折扣,你去买的话,就会觉得很便宜。又折扣,又送很多东西,感觉像赚了一样。全球化之后,书里面提到大家开始去探索更多的东西,而不只是皮毛,是因为信息不对等逐渐被打破。


张炎:第一点想说的就是验证了政治里边的一个原理,叫做联系的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就是看这个画里面可能看似非常的安静,非常的静谧的这么一些东西,然后从这个图像学的角度往里深挖,比如说这个飞鱼船,就能见证1550到1700年这150年的全球的这个冰期。气温下降导致了这个传统的飞机场大面积封冻,飞鱼群大批南移。它里面这么小的一个点就能见证这么大的一个全球性事件。包括他旁边提到的这个东印度公司的这个仓库,它也是17世纪殖民贸易的一个高峰期。虽然维米尔一生没有离开这座小城市,他这么一丁点的事情都能表现在画里头,见证了几个世纪全球发生的这些事情。最后加一句比较自恋的结尾,我们很可能正在见证着或者正在创造着某种历史!


黄立群:意义与价值源自于他人持续不断地对话,而我们所得的意义与价值,只是那不断对话中的短暂驻足而已。这句话来自盖里·汤林森的《文艺复兴魔术里的音乐》。书中提到欧洲人与中国的两次接触,第一次16世纪的中国热,为了踏上寻得财富、权利等快路线。形成了一个欧洲人冲破边界与封闭后形成了杂乱的关系网,更像是一种探索。17世纪第二次接触,是继第一次接触的持续交往,在很多方面有了更规范的交流,交易开始制度化定期,之前交流指手画脚开始进行语言学习交流,等等这一切的改变直接促进了人员流动,进而带来随机应变的时代。这本书是透过荷兰画家维米尔的画,来看画家维米尔在画中展现给我们的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的世界转变。特备是转变程度很大原因来自中国。比如《代尔夫特一景》,首先第一道门是一般赏画者都可以看到的,整个画作一个画面的描述,固然画面呈现的内容肯定是作画那个时代代尔夫特的景色,但是作者会思考为什么维米尔会选择这些画面,或许维米尔自己也没有想过,但是肯定的是它们有独特的一面。第二道门和第三道门是对画面里的港口和荷属东印度大楼进行历史的牵引,引出了围绕他们一系列的历史知识。


黄老师:每个人在同一张画里都能看到不同的东西。想到了陈丹青在那个节目里面正好也讲到了,他是一个画家,他看到的就是表面那一层颜料,他说是“过度地涂抹的魅力”,绘画的人才会有对色彩和笔触的那种敏感和执着。但是作者是搞历史的,所以他就看到里面的某一个东西,它的历史,在那个时代,它背后的含义和周围的一个大历史之间的一种关系。每个人在画里面或每个作品里面看到不同东西,都取决于她之前的这种知识和这种专业的积累。


邱圣翔:刚才讲到绘画可以看到一个时代性的东西,其实这个有点像艺术,就是说一个作家的一幅画,多多少少会表现出他的所处的一个地域或者他处的时代的一种特性。现在的艺术史学家在分析印象派的画的时候,已经不只是从色彩上面分析,很多也从他表现出来的资本主义有产阶级那一个群体的生活状态来分析了。陈丹青的节目里面还有一个点,就是说不同国家的画家和不同地区的人画家,画耶稣,法国人画耶稣是法国的耶稣,西班牙人画耶稣是西班牙的耶稣。我前一段时间在朋友圈里有一个美术学院的同学发了一个水墨版的耶稣,就是画成了一个中国人,然后就挺有意思的。 


龙雪琪:因为之前我学过电影相关的知识,通过学习后发现很多导演刻意安排但是普通观众发现不了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有生命的。它就跟刚才提到的维米尔在画中刻意安排的一样,其实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可能并不会去深究它。我之前听过关于维米尔17世纪地图勘测的讲座后想了一个问题,他为什么能够想到从维米尔的地图入手去做研究?我思考后的解答是因为他在看画作时有一种深究的精神。我们通常对待一些现象会说服自己存在即合理,我们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个说法,却忽略了它到底合理在哪里。所以我认为不管是对于什么,包括写作、画画等都必须要有一个深究的精神。有这种深究精神最后会带来的好处就是像我们看电影喜欢读彩蛋,我们找到这个画里面的东西象征什么,解读出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就是我们找到的彩蛋。但是读彩蛋通常的会让人有种愉悦感即一种发泄的快感,其实这个快感是深究精神带给我们的,这种精神愉悦感也会让自己多一些思考的深度。如果通过自己的这种精神再配合自己的能力去解读出一件东西,我觉得是非常有乐趣的事情。


黄老师:受过专业的训练,就会形成专业的眼光来观看。就好像《局部》中那样,他们以受过训练的眼睛来看画,在看到一张画画的很牛时,他们通常会有想掩面而逃或者说不能好好看画的感觉。以前我听北京电影学院的一个老师说过在看电影时,他看到的只是一个个镜头机位的变化,是一个个支离破碎的技术动作。虽然这里面有他的专业乐趣,但并没有观影乐趣了。包括阅读文章形成一种训练后,虽然无法像一般人那样去阅读或者去欣赏一件作品,但是他有专业的逻辑,他会在这里面获得有别于一般阅读的乐趣。其实这个作者也是这样,他会有这种敏感归因于专业的训练、专业的眼光和专业的阅读的训练。


李鑫:我总是会想起水浒传、红楼梦的各种解读。它们也是逐字逐句的解读,深挖其中的细节。但我觉得这种分析名著的作者,通常都是出于对这个作品的喜爱而产生自发性的行为,当然也有部分是出于工作的原因。


黄老师:看过林奕华的水浒传吗?虽然我还没看过,但确实是很想看的。你有这种喜好我觉得很适合来写剧本。


孙老师:《包豪斯》戏剧中也埋了很多只有懂得人才能get到的东西。


黄老师:对,我们也试图分析了这些伟大人物的内心世界。但它其实不是彩蛋,彩蛋有的时候是相对来讲还是属于一种雕虫小技。那么更多是一种对内心世界的挖掘,寻找到一种世界的真实。


陈剑杰:我想分享一个不算彩蛋的彩蛋。当时买《维米尔的帽子》这本书的时候,在亚马逊买不够包邮,然后在凑单的时候又凑了一本叫《美国众神》拍摄成美剧的那个小说。在我上个星期看那本书时,看到书中提到了一句话“人非孤岛”,正好是跟今天分享的这本书结语这一段差不多。然后书中是以另一个视角来讲述从经济全球化开始直至现在的一些情况,相当于把事物以另一种方式呈现了出来。其中虽然没有写维米尔,但是有一句话比较经典,“你信仰什么,就是什么。”之前也有同学讲到那些人为什么能够不远万里去传道,我认为这也是信仰。


滕珞惜:大家觉得未来中国城市的中心会是哪儿?北京、上海还是其他地方。在我看来,历史演变是有运气成分在的。就像水浒传是四大名著,金瓶梅为什么就不是。书中也提到文震亨的哥哥考取了进士,但是谁也不知道未来他会因为魏忠贤而锒铛入狱,一切化为乌有。历史的兴衰很多时候都与运气有关这是我的观点。至于未来世界中心在哪,我觉得有时候并不是它自己选择成为中心,而可能是被命运推成了中心,人在有些时候能够控制的部分是非常小的。


黄老师:这其中我觉得非常典型就是上海。上海在中国历史上逐渐变成中国的中心是很晚的事情。但是它一旦变成中心,会成为非常牢靠的或者非常重要的一个地方。那么真的跟运气有很大关系,跟西方的冲击也同样有关。


邱圣翔:我接着没有人是孤岛这个话题讲吧。《岛上书店》有一个观点是说人人都是一个孤岛,可能今天这本书中说的没有人孤岛这个观点是物质上的。就是说你处在全球化的社会里,信息共享、物资共享,所有事物都共享。这看上去没有人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其实从精神层面来讲是加剧了这种孤独的存在。越是一个资源或者信息公开的时代,人的精神反而是越孤立了。


黄老师:他们其中的视角是不一样的,这本书里讲的邓恩这个“人非孤岛”,它是一种类似于神学家的一个视角。他的引用实际上是想讲在一个全球化经济中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那天滕珞惜看这一段的时候念的话其实挺有意思“每个人都是一块陆地,大陆的一部分;如果海浪把一块泥土冲走了,欧洲就缺了一小块;如果把一个海岬冲走了,欧洲就少了一个海角”“任何人死都使我缺了一块,因为我和全人类唇齿相依”“因此不必叫人去问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其实后面还有一句引用印度宗教里面的话,说的更加准确一点,他说:“一如佛教的因陀罗网比喻:每个泥块,每个珍珠——每个丧失与死亡,每个诞生与生成——都影响与之共存的每一个泥块和珍珠。”这里面其实有神学的观念,但到最后他又把他的观念落实到一个非常现实的全球贸易中去。这是我觉得作家比较厉害的一个地方,他也把历史学写的很有美感。


孙老师:“伊顿老师”是要让大家身心和谐,内心平静。其实是这样的,伊顿在那个时代提出来这个东西,是因为当时的工业化已经让大家的思绪混乱,所以那个时候才会出现这样一种呼声。其实毛姆在《月亮和六便士》里面也说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大家都在孤岛上,关在一个灯塔或是笼子里,互相能看见,但是永远都存在触及不到的一种人性终极的孤独。


杨璐:在书中84页,他说了一个蛮有意思的事情。“中国陶工几百年一直都很清楚,该迎合外国品味制造器皿,比如将通常呈葫芦状的花瓶造型扁平化,使其外观如土耳其细颈瓶,或者制出带有分隔的盘子,以配合日本人的饮食习惯。东南亚港口的中国瓷器商人得知欧洲人的喜好,随之回到中国时将讯息告诉供货商,要他们据此重新设计产品。”然后他还举了一个很好玩的例子,当时土耳其郁金香风靡于欧洲的北部,景德镇的陶瓷工人就在碟盘上画郁金香,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画过郁金香,然后画出来的花与郁金香几乎天差地别。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他们能立即回应市场的变动。我认为这算是一种文化的交流,也跟设计有关。突然让我想到之前的中国特供电影,比如谍影重重5,它是部动作片并不适合作为3D电影来放映,而且在国外也没有3D的效果。引进中国之后却专门把它技术改革之后弄成一个3D的,但是观影效果很差,让我们这些激情观影人都很愤懑。这种完全为了迎合市场,毫无文化诚意和商业机制措施的行为,跟陶工画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郁金香是一样的。如果真的要做文化交融相关东西的话,还是要更加注重市场和消费群体的调研,这样才能做出来一些真正好的东西。


黄老师:你这脑洞开的,从陶瓷到美国大片,挺好的。我看到这段的时候也蛮有感触的,包括后面写到中国人给他们定制的欧洲汤盘。其实中国人是不用这种汤盘的,因为中国人喝汤是配主菜喝的,会比较深。相比之下西方人汤盘会比较大,要用勺子喝,所以之后特意为西方人设计了这种青花瓷的汤盘。当时中国人虽然对外贸易不是非常顺畅,甚至可能还有些闭关锁国的现象出现,但是他们的反应是很机敏和灵活的。我们在国外看到很多卖陶瓷的,跟国内的青花瓷比起来真的差得很远。其实看着特别骄傲,西方博物馆陈列的外国人做的陶瓷在审美、制作工艺方面跟中国的差距真的很大。这也是我们以前的一个优势,中国以前在设计方面真的是一点都不差,甚至可以说是远远领先于西方的。


李思莹:因为我的论文是有关女性的,波伏娃写过一句话“女人不是天生的,是被男人后天塑成的。”这个观点让我在看书时联想到物品和很多其他的事物都是如此,也是被后天各方面的因素如社会、文化等等塑造成的。这本书的写作视角很新颖,用生活中不太让人关注的小的物品和细节去分析它隐藏在背后的现实。我觉得这是一种研究事物的视角,就像我们在设计学的学习中一样,我们不能只停留在传统的视角上来做研究。最后,我想跟各位宝宝说,通过这三年的读书会我收获了很多,看待事物的角度也更广了,对待事物的包容性也更强了。在此也希望大家能多学习坚持下去。再见读书会,我还会再回来的!


何珊珊:这本书主要讲了七幅画,通过这些画中的物品引发了作者极强的想象力并在进行推理后得出了相应的结论。第三章中写道:“这只盘子将是一道门,透过这道门,我们将走出维米尔的画室,走上代尔夫特通往中国的数条贸易长廊。”这章开篇是通过对维米尔《在敞开的窗边读信的年轻女子》解读中展开的。由画中盛放水果的瓷器引申到中国的瓷器,再到关于贸易的一些解读,可以看出作者主要是按照这样的逻辑来进行写作的。然后在这本书中也多处引用了中国典籍的片段,可以看出作者对于中国历史文化的认识还是很深入的。例如引用文震亨《长物志》中:“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春冬用铜,秋夏用瓷”“贵铜瓷,贱金银”。我觉得书中的“一盘水果”代表了中国,因为英文中China的另一个意思就是瓷器。盘子就是中国的象征,作者通过这些让我们了解到17世纪的贸易情况。


黄老师:作者是专门做中国明史研究的,他后边还写了一本书《纵乐的困惑——明代的商业与文化》。在西方汉学研究中关于清史的研究应该是做得最多的,因为其间涉及到西方与中国的互动,对于明史这一块的研究在近两年也突然热了起来。那么像书中多处引用到的如《长物志》这类中国典籍,我们确实应该好好研究。


陈浩:我是因为步振华老师的课程中要为本期读书会设计海报,然后就关注一些其中所讲到的全球贸易。我选择的海报背景是代尔夫特之景,这幅画的画面是非常丰富的。这是我第一次做海报设计,从一开始的毫无思路到渐渐在书中梳理出设计的头绪,再到最后确定了以代尔夫特全球贸易为设计主题的这个过程,让我知道了做海报前必须对所设计的事物有一定的了解,这样才能做出好的作品。然后大家可以留意一下在行政楼那边张贴的读书会海报。


黄老师:你做的效果挺好的,我觉得这期海报你们班很多同学都做得很好。


孙老师:可能就是因为看了书就会有更多自己的感受,比做那种虚拟的海报要更落实一些。


许梦然:这本书和之前几本书一样,也跟历史有关。但是除了用比较大的格局来叙述这段历史外,书里总会去抓取一些小细节,从侧面让我们去观察这段历史。书中通过一幅画讲起了17世纪探求全球贸易,在讲述的期间作者会通过帆船、海图、瓷器、纺织品这些关键词,去帮助我们了解世界贸易的情况。书中一直都有讲到世界贸易,其实对于世界贸易而言,还有一个名词就是世界公民。其实在我看来它们都是双刃剑。之前在封闭的状态下可能我们的思想会过于封建,我们的技术会很落后。但是当各国文化真正进入到中国时,年轻的一代会接触到更多新的文化。他们的思想在开放的前提下慢慢的有一些裂变乃至质变,那么会与很多保守的思想产生很大的冲突。所以我认为世界贸易和世界公民其实都不是乌托邦的存在。


黄老师:无人不是孤岛。毕业生们毕业了我们读书会就少了一块,剧社也少了一块。


杨依依:我分享一个在书中学到的新名词“文化互化”。它是不同文化相遇时,一个文化为了自己的需要而改造其他文化并将其据为己有的过程。在书中的138页有写到 “在这个过程中,习惯与事物从某个文化彻底转移到另一个文化,使之成为这个文化的一部分,进而改进这个文化。密集、复杂、持续的文化互化,可能会剧烈地摧毁某个文化既有的习惯与事物,但这些全球化过程的结果并非人力所能控制。文化可能在转眼之间改头换面,因而,在转换前一刻的文化面貌,很容易被人所遗忘”。


黄老师:“文化互化”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但其实这种现象是很常见的,也是关于文化之间的相互影响。这样的话,其实中国受到西方这种文化互化的影响还是蛮大的。17世纪西方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比如喝茶,我觉得这也算是文化互化。文化互化确实是一个全球化影响下的产物。


李鑫:书中也写到过烟草在中国非常流行的时候,很多文人都认为烟草是中国本土的,不相信是由国外传入中国的。


黄老师:对,是在152页关于“圣火”的这一段。书里写到:“诗人、画家吴伟业,对于烟草自古未闻这个说法无法释怀,最后在《新唐书》里找到关于圣火的记载,据此证明中国人在5世纪就已经抽烟了。所以17世纪开始抽烟,只是重拾古代习惯而已。这当然不是事实,只是用以否认文化互化的事实。”


李鑫:像我小时候也会这样,总觉得中国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国家,什么东西都是从中国传出去的,但是长大之后发现事实并不是如此。可能当时的人也是出于这种心理,自己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自己所在国家也是最强大的。


邱丽媛:书中开头有写到把中国的董其昌比作荷兰的维米尔。他们最大的不同在于维米尔一直坚持画荷兰的那个花朵,而董其昌是赚够了钱就离开了当地去到了大城市。这就有点像中国时常会发生的情况,赚够钱就去做了别的事情,我觉得这样缺少了一些人文情怀。还有,维米尔的老婆生了十一个孩子,好惊讶啊。


黄老师:我觉得上海已经是大城市了。后来书中也提到这个事情,好像都有写了哪张画在哪个时候他的老婆是在生孩子。


杨璐:不是有一个电影是讲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吗?可能它是一个文学作品改编的电影,所以真实性有待商榷,在影片中讲到维米尔并不爱她的妻子,妻子只是解决生理需求的工具。然后后边她生了很多孩子,有些时候饭都要吃不上了,生活的经济全由他的岳母来经营。维米尔主要以为上门的买主画画为生。寡姐饰演的这个少女和维米尔是有情愫产生的,但是拍的很隐晦。这部电影拍得蛮好看的,但是其中有些情节设计的有点问题,里面关于城市景象的描绘特别还原。


杨慧超:大家好,虽然我不是第一次参加读书会了,但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今天下午才收到这本书,所以也没有来得及看。从上次来学校看《包豪斯》到今天来参加读书会,我真的蛮有感触的。我觉得现在的学弟学妹们的表现力越来越好了,大家也都有各自的观点,这些品质在我看来都很可贵。能经常回来看看,我觉得很幸福也很开心。


孙老师:毕业这么多年你依然很像在校生,学姐已经毕业五年了,像不像大一学妹?多来参加我们读书会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


黄老师:你也很可贵,一直保持着与组织的联系。工作这么辛苦,经常来坐坐休息一下也挺好的。这也是我们读书会的目的,虽然看书会有一点压力,但每次聚在一起聊一聊,看书分享一下,我觉得还是蛮开心蛮轻松的。世上没有孤岛!




黄老师:

那我们就安利下一本书来结束这学期的读书会。贾雷德·戴蒙德写的《枪炮、病菌与钢铁》,这本书它介绍了从原始人开始,技术、人类、环境不断发展的过程是如何产生的。虽然我只看了前面的一部分,但我觉得还是很有启发的。而且这本书最近很火,我们读书会一向是看什么书火什么书,当然也许是他们在火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影响了我们。万物皆有联系,每个人都不是孤岛,所以也许我们是受到别人的影响,只是我们不自知。那么不管怎么说,这本书肯定是一本好书,我们期待在下学期在一起继续分享。(极其热烈的鼓掌~)


最后,毕业生要不要说一下毕业感言?


赵日兵:大家好,我是赵日兵。我是11年来到南艺读书的,研究生也是跟着黄老师学习。其实在南艺经历过两次毕业,第一次的话是完全没有感觉,因为那时候知道自己还要留在本校继续读研。当时我们毕业聚会的时候,有好多女生哭的稀里哗啦的,其实我是还好(→_→),那这一次的话突然感觉有一点舍不得。你好冷漠!(来自黄老师的呐喊)因为我要去无锡读书,离南京比较近,以后肯定会经常回来的,所以这也不是真正的离开,当然还是舍不得的。最后也想和各位学弟学妹说一句,你们做事情都要坚持住,不要被当时的困难给吓倒,困难过后肯定会有一个好的安排。


王冬冬:大家好,我是王冬冬。我的导师是李立新老师,黄老师和孙老师都是我的第二导师。在南艺读研三年,真的学到了很多。我本科专业是美术学,本来想能当一个美术老师就差不多了,但是后来我的高中老师指点我考南艺的设计学。大家都没想到我会考上南艺的研究生,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确实是实现了,为此我本科学校还给我发了优秀毕业生的证书。(笑~)刚进来的时候感觉自己什么都不会,只有从一些最基本的设计史,设计原理开始学习。我认为我如今的知识仍然不够全面,所以我一直在学习,参与到活动中,参与到学习的氛围中,不让自己懈怠。我记得我第一次参加天台读书会是亚文化的那本书,也通过天台剧社的《月亮和六便士》第一次登台演出,当时拍的照片我觉得我老了也会拿出来看一看,那是我非常珍贵的回忆。我毕业了,但我的学习生涯并没有结束。接下来我将在江西成为一名老师,开始我新的生活,我也会把在南艺学习到的东西传递过去,建立那边的“天台”。这样,我想我不仅能学到新的东西,也能和南艺继续保持精神上的沟通。


邱圣翔:我叫邱圣翔。第一次参加设计学的活动是在十年,由此和读书会产生了一些联系,之后在303、僦匠、图书馆到现在的下午茶参加了读书会。我之前说人人都是孤岛,但我认为这不是一种很好的状态,我觉得还是要“常划船”。我是精神上比较偏封闭的人,最开始其实有点抵触和别人分享一些东西,但慢慢也开始放平心态了,就像孙老师说的感觉你整个人都变得温和了一些。读书会对我的帮助也挺大的,在此感谢几位老师对我的帮助,也感谢大家。


滕珞惜:我叫滕珞惜,我2014年来到南艺。我已经说过很多次再见了,当剧本落笔的时候我第一次说了再见,当舞台表演终于完成的时候我说了再见,当我们聚餐后欢散的时候我们说了再见,上周在擦掉属于包豪斯12个女生故事那面墙的时候我们泪流满面说了再见。现在我坐在这儿,这里有很多陪伴我四年的老朋友,还有薪火相传的学弟学妹们,我又要说再见了,可能这次的再见是真的要再见了。对我来说南艺真的是我造梦的地方,也是我圆梦的地方。18岁来到南艺,那时不知道自己进入了一个什么样的专业,但完全没想到的是我能在设计学圆了梦。我和孙老师黄老师还有很多同学一起创作了《月亮和六便士》、《包豪斯》。我从一个在众人面前说话都抖得不行的女生慢慢变得敢于表达。每个人都只能活一次,我们用剧本、用舞台、用戏剧留住了我们美丽的年华。南艺永远是我梦想的起点。谢谢老师们,谢谢你们。


李思莹:我叫李思莹,我2011年来到南艺。从大一开始大家都叫我小内蒙,连导师都叫我小内蒙,这个名字已经陪伴我七年了。我和兵哥是七年的同窗也是同门。虽然我没有兵哥那么爱学习,那么学霸的考上了博士,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想说的真的挺多的,毕竟跟大家相处了七年,我人生最青春的时光都献给了南艺。(南艺真是赚到了~)孙老师和黄老师对我的影响也是很大的。我觉得天台学设真的是一个很纯粹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学习和分享。我在这儿的七年里活的很纯粹,这七年也是我无悔的青春,特别感谢孙老师和黄老师。



用《包豪斯》舞台剧中的一句台词作为结语

“如果给我的人生分两个时期,分为包豪斯时期和怀念包豪斯时期。” 

毕业快乐



天台读书会往期精彩回顾

【海报】天台读书会《维米尔的帽子》

【预告】天台读书会《维米尔的帽子——17世纪和全球化世界的黎明》

【海报】天台读书会《屠猫狂欢》

【预告】天台读书会《屠猫狂欢》

【实录】2018年首期天台读书会《叫魂》

【海报】天台读书会 “叫魂”

【预告】天台读书会《叫魂》

【实录】天台读书会2017年第七期

【海报】天台读书会 “寻路中国”

【预告】天台读书会《寻路中国》

【实录】天台读书会2017年第六期

【海报】天台读书会 “美国人与中国人:两种生活方式比较”

【预告】天台读书会《美国人与中国人:两种生活方式比较》

编辑:杨依依、邱丽媛

摄影:杨一洲、邱丽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