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花瓶!全军唯一运-9女机长用实力为女飞正名

中国空军网2019-04-28 23:38:00

陈金兰率机组执行大航程远海训练任务。刘畅摄


逐日御风,穿云破雾。中国空军第七批女飞行员、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特级飞行员陈金兰,驾驶运-9飞机呼啸着降落在川西某地空军首个双跑道机场。矫健地跳下舷梯,身高1.60米、留着童花头的她,瞬间与重逾60余吨的“中国大力神”,形成最萌形体差。

一个弱女子是怎么把这个庞大的铁家伙弄上天的?

初见陈金兰的人都会生出这样的疑问。待看着她说起话来面带俏皮和孩子般的率真,疑问又会加重:这就是能飞5种机型,数十次执行重大军事任务的全军唯一运-9女机长?

“离地三尺,不分男女”“你们不是花瓶,你们是战斗力!”这个重庆辣妹子用一代代传下来的女飞精神解开问号时,眼眸晶亮如星。经常同机远程奔袭执行任务的领航员贺利军,看多了她驾机搏击风云,淡定地评价这名39岁的女机长,“她已经练成名符其实的女汉子了!”

陈金兰沉着冷静执行大航程远海训练任务。刘畅摄


1.

陈金兰的飞天路最初就充满悬念。

 “159.5?!”那天,陈金兰瞥见招飞军官手中的体检表上自己的身高数,心里“咯噔”一声,“比选拔女飞的最低标准矮0.5厘米!”

她一上高中便考入素有“空军飞行员招生基地”之称的重庆大足中学,招飞标准早像数学公式一样烂熟于心,“老师,学校预体检时我测的身高是1.60!我在学校一直跟着体训队训练,我还能长个子……”这名19岁的辣妹子急火火上前央求。

这一幕发生在1997年春陈金兰参加空军第七批女飞行员招飞体检时。此前,女飞行员七八年才招收一次,如果因为矮0.5厘米被淘汰,那不得遗憾一辈子?

陈金兰的飞翔梦萌芽于儿时。她的家乡重庆大足县龙水镇附近,驻扎着原成空航空兵某团。从小在院坝玩耍,常有银色战机“轰隆隆”飞过,这个假小子般胆大的女孩便望着蓝天遐想:“开飞机的要是我多好呀!”

上高中时,她在学校图书馆看到一本书,介绍女飞行员和她们住的“女飞楼”,立刻爱不释手。心心念念到高考那年,空军真的启动了第七批女飞行员招收计划,可是却没有给她的家乡分配名额。正当她失落地准备放弃飞天报考警校时,突然天降喜讯:空军决定在成渝地区补招女飞行员!

“那你就试试看!”望着陈金兰渴求的眼睛,招飞军官被打动了,“接下来的测试还多,看能不能过吧!”

体能关、心理关、文化关……卡卡严苛,关关艰险。参加体检的数百名姑娘,层层筛选到10人,身材瘦小的陈金兰是其中之一。“小丫头,你真的走到最后了!”招飞军官瞪圆了眼睛。


“今后的路还很长……”盼星星盼月亮,当空军长春飞行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终于攥在手里,陈金兰心里反而沉甸甸的。她听前面招飞的学长讲过,想飞天得面对随时可能的淘汰。焦心等待录取消息的日子,她还认真看了空军试飞员邹延龄的电视专题片,飞天在她心里有了更重的份量。

远赴北国飞行学院,是这个农村姑娘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从全国筛选出的37名女飞行学员陆续报到,陈金兰顷刻间觉出差距:她个头最矮,来自北方城市的战友身材高挑、普通话标准,其中还有说起飞行头头是道的“飞二代”……

“走进飞行学院就忘记性别。体能、航理、飞行,关关面临淘汰!”学员队干部重申着。淘汰,又是淘汰!倔强的小个头姑娘咬紧牙关,“我一定要飞出来!”

欲与天公试比高,三尺男儿都不易,更何况柔弱女子?

据资料检索:中国空军自1951年起招收首批女飞行员,至2017年共招收了十一批600余人。女师长、女机长、试飞员、三代机飞行员……群星璀璨。但迄今第十一批尚在航校培养,部队在飞的不足百人。当年招收的陈金兰她们37名第七批女飞,从航校毕业22人,输送了刘洋、王亚平两名女航天员,目前还有17人在一线作战部队驾机翱翔。

21年前的金秋,陈金兰和姐妹们开始了飞天路。五公里每天必跑,双腿常跑得灌铅般不听使唤,寒冬脖套上挂满冰凌她咬牙坚持;长途拉练十几公里脚上磨出水泡,她抹着泪一瘸一拐向前;普通话说不好,一有空她就捧着报纸一篇篇读,同班、同宿舍、同龄战友刘洋帮她纠正发音……

“一定要飞出来!”心中只揣着一个信念。东北冬季最低气温达-30℃以下,进场飞行时,这个来自天府之国的南方姑娘皮帽、棉裤、棉靴“全付武装”还冷得牙齿“咯吱吱”打架。她们当时在草地机场飞行,飞机降落退出跑道时,地面布满冰雪泥浆让机轮打滑,姑娘们常踩着没过腿肚的积雪,和教员一起喊着号子把飞机推到停机坪。有的姑娘冻哭了,陈金兰新奇地听着飞行靴踩雪的声音给自己打气:“努力才有机会!”

1999年初秋,雏鹰单飞的日子到了!加油门,拉杆,起飞……轰鸣声中,陈金兰驾初教机跃上云端、展翅飞翔……“我能自己驾驶飞机了!”狂喜的心蹦到嗓子眼。

“天高任鸟飞”梦想美妙,飞天路漫长险峻,不断有战友被淘汰。“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乐观坚韧的辣妹子越战越勇。飞高教机时,前期航理学习、实际操纵一直处于中游的她成绩直线上升,令教官惊喜,“你是后起之秀啊!”

2001年初夏,22名第七批女飞行员从航校毕业,陈金兰她们18名姐妹被分配到驻鄂空军航空兵某师。这里素称“女飞行员摇篮”,刘晓莲、岳喜翠、程晓健、刘文力等一批优秀女飞都在这里练硬钢铁翅膀。“女飞楼!”她拖着行李箱走进营院,一眼就看见了高中时在书上看了无数遍的“圣地”。

到了“女飞楼”就算飞到顶端了吗?

“离地三尺,不分男女!”“你们不是花瓶,你们是战斗力!”几天后,在引擎轰鸣的机场,陈金兰第一次听到了女飞前辈代代传承的精神号角,随即展开了某型运输机改装训练。

比着学,比着飞,姐妹们按训练大纲逐项历练。大家默默达成了一个不成文的“约定”:没有完成改装任务,不谈婚论嫁;没有完成战术改装课目,不生孩子。

伴月追星,驾云驭雾,纵横九州,陈金兰羽翼渐丰,人工增雨、抗震救灾、空投空运等一项项重大任务中都留下她炫目的航迹,成长为运-7女机长。

2014年6月,已调至原成空航空兵某师的陈金兰奉命改装运-9飞机。同批改装的都是运-8男飞行员,她是唯一的运-7女机长。把儿子托付给家人,已能驾驭四种机型她,开始了又一种新机型的飞天攻关。

“这个系统和运-8一样,就不详细讲了。”航理课上,教员常常这样“跳过去”,陈金兰下来便得先“啃”运-8航理。操纵运-9,飞行员腿部和上肢力量不够,在大侧风等极端危险气象条件下就不能准确控制飞机,陈金兰身材娇小,这恰恰是她的短板。于是,她一有空便去营区健身房挥汗如雨练器械。模拟飞行时,她掌握不好蹬舵的力道,就用脚蹬住男飞行员的脚用心体会。升空飞行时,气流一强飞机宛如浪尖上颠簸的船,她边纠正偏差边总结操控力度,每次飞下来都一身汗……

两年后的阳春,陈金兰驾“中国大力神”飞机直冲云霄……当年险些因身高矮0.5厘米被淘汰的辣妹子,能驾驭五种机型振翅长空了。银翼上驮着澄蓝天空,银翼下铺展翠绿大地,她的脑海中涌动着女飞的诗和远方:“你们不是花瓶,你们是战斗力!”

陈金兰做开飞前指示。刘应华摄


2.

据飞行专家介绍,运输机飞行员年平均飞行时间一般在300余小时。而陈金兰这名年届不惑的女飞行员,连续4年超过400小时,2017年多次远程执行任务,全年飞行达700余小时。

有人叫她“飞行狂”。她心里晴空般明晰:光会飞有啥用?得能战!

“C130战术运输机!如果我是佟莉,直接驾机升空!”今年春节期间她陪儿子看影片《红海行动》,佟莉和外国壮汉在机舱里空手肉搏时,她被战地玫瑰燃爆了。

“能飞”到“能战”有多远?“只有一次次练,一次次战。”陈金兰秀眉一挑。

10年前,汶川“5.12”特大地震陡然降临,陈金兰和姐妹们请令出征。7名女飞行员驾机满载30余吨救灾物资,飞向天塌地陷的巴蜀山河……驾机的除了时任航空兵某师副政委、第六批女飞刘文力,全是陈金兰她们第七批女飞,她和如今的航天英雄王亚平也在其中。

前一天,她们连夜研究航线,分析灾区气象条件和地形地貌,完善特情处置方案。机群飞抵震区上空,凭着平时练就的过硬技术,全部一次性着陆成功……

陈金兰记忆中最贴近实战的砥砺在三年前潮热的6月。一场未知条件下实兵拉动演习打响。刺耳的警铃声中,她和机组人员提着资料冲上飞机,飞机启动完毕请示滑出时,塔台指挥员才告诉他们飞到哪里、执行什么任务。

“看!塔台上升起红色标志旗了。”驾机滑行到塔台侧方进行起飞前最后检查时,陈金兰和机组成员看见,标志执行作战任务的红旗猎猎飞舞,与素日飞行时沉静的蓝色标志旗气氛二致,征战的激情充满胸膛,机群严整列阵,一架架凌空出击……

更严峻的考验紧随其后!航程中,机组突遇雷暴天气。信号和语音告警同时响起,红色信号牌急促闪亮。结冰区域大,如不尽快脱离,飞机动力系统受影响,飞机容易失速!机组迅即向地面指挥员请示上升高度或改变航向,“所有飞机都已调开,你们可根据雷达显示情况绕飞”,地面指挥部快速回复。

然而,雷达显示屏上一片红色,意味着周边全是危险天气。屏住呼吸,陈金兰握紧驾驶杆,精细调控安全高度和速度,机组同心协力,一点一点上升高度冲出危险区……

演习持续了三天两夜,从起飞到完成任务返航,辗转数个机场,雷暴、沙尘暴等极端天气魔鬼般跟随。任务间隙,实在累了,陈金兰就在机舱里铺个垫子躺下打个盹。

这就是“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吗?之后几年间,她和战友驾机飞赴大漠戈壁、雪域高原、东南沿海实施山谷飞行、实兵空投……创造了运-9飞行史上一个个“首次”。

“我是战斗员。不要因为我是女同志照顾我。”吃麻辣火锅长大的陈金兰率真泼辣,每次重大任务都请缨出征。去年建军节前的一天,她清晨起飞,远程奔袭千里之外,为备战建军90周年阅兵的小分队送备份机,抵达后立即返回本场,驾机飞向西北大漠执行另一项重大任务……清晨起飞,暗夜返航是常态。

“巾帼不让须眉”“谁说女子不如男?让男汉纸汗颜。”今年三月,陈金兰被全国妇联授予“全国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众多网友的赞叹让她不敢懈怠,“越飞越觉得要学的东西太多。”

影片《红海行动》拍摄花絮揭秘了一个细节:佟莉的扮演者蒋璐霞为演好特战队员身心透支,停经10个月。陈金兰是真实版战士。频繁执行远程航行任务地区差异影响,超强度飞行训练致使身体负荷过重,几年来她生理周期紊乱。

飞行员是部队战斗力的尖刀。航医给师领导汇报飞行员情况时,政委仇超得知了她的情况。他碰巧认识一家大医院的专家,便帮她约了专家门诊,可到了那天她又带机组驰骋云海,她的丈夫和仇政委只得拿着她先期检查的单据到医院替她问诊……

“舍不得放弃每一个起落。”陈金兰对飞行近乎痴狂。和战友们研究安全法和指挥法,琢磨怎样空投空运更有利于实战,也时常不知不觉谈到深夜。作训参谋王雨辰如是评价他尊重的师姐,“为了飞行,她似乎感觉不到辛苦。”

眨眼间,她搏击蓝天20载,安全飞行4500余小时,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1次,荣获空军飞行员银质荣誉奖章。一次执行任务飞抵老部队,同批战友摸摸她的童花头:“同是机长,我PK不过你。你执行了那么多实战任务,你是硬梆梆的机长!”

运-9飞机首次长航时、远距离远海机动训练,在今年元旦前夕。披着薄雾,陈金兰和战友驾机跃上云端,向着南海某岛礁进发。陌生战场环境,全程考验着飞行员的应急处置能力。穿云破雾数小时,当碧海蓝天间的美丽岛礁迎入眼帘,她热血沸腾:“这是我们誓死捍卫的国土,中国空军女飞行员来了!”

陈金兰向飞行指挥员请示开车滑行。刘应华摄


3.

女人要像男人一样搏击蓝天,困难超乎想象。

最初,陈金兰对运-9飞机的操控远没有现在自如。第一次接受机长考核,当飞行员后一直表现优异的她遭遇“滑铁卢”。

“现在飞机交给你!”那次,机长考核进入尾声时,检查员出了道难题:在距离跑道一公里、高度70米时,把飞机驾驶杆交给她操纵。距着陆只有20秒!他还刻意把飞机驾驶得偏出跑道。

调整好速度、把飞机修正到跑道中间、完成一系列着陆动作……20秒内,操纵必须环环相扣。重量大的飞机惯性大,陈金兰修正的动作稍大,飞机偏到左边,赶忙再修正,又偏到右边,眼看着无法驾机安全着陆,她只得拉油门复飞……驾机落不下来,这意味着她的机长检查不合格!

“为什么对女同志这么苛刻?”陈金兰心里委屈,下了飞机便找检查员说理,“我是从运-7改飞运-9的啊!”

“飞行不分男女,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检查员严厉的反驳像一根刺扎进她心里,“我把你放了,你永远是拐棍机长。”

疯了一般,她投身连续三个月的强化训练。细抠每一个操作动作,一次次在降落前将飞机操纵得偏出跑道,再快速修正回来。

“调换位置,你飞右座!”三个月后再次考核,检查员又给她增加了难度:完成预定科目后,现场调换驾驶位置。

陈金兰娴熟操控。蹬舵、拉杆、修正……机轮稳稳接地那一刻,检查员竖起了大拇指。

“很多男飞行员没有做到的事,陈金兰做到了!”领导和战友们感叹,但也有杂音烦心:“女飞那么要强干啥?”

“我就是要飞出个样子来!”母亲的坚韧乐观在她血液中奔涌。陈金兰的母亲是一名农村党员。她还在襁褓中时,母亲便办起一家五金厂,起早贪黑经营,养大了他们姐弟三人,成为县里大名鼎鼎的“三八红旗手”。她随了母亲的性子。

“咱们女飞最大的优势是韧性。”她记着女飞前辈们的叮嘱。刚毕业时,共和国第一位女师长程晓健,是陈金兰所在航空兵某师副参谋长,一起飞行时,总和前辈们用自己的亲历给师妹们打气。刘文力是她的中队长,女儿还不满一岁,她母亲每天把女儿抱到飞行大队,她给孩子喂完奶转脸又投入工作。还有的女飞前辈生完孩子不久便重返蓝天,有的怀孕挺着大肚子还在飞行……

女人飞翔,得面对多大的生理和心理挑战啊!

2009年夏,我国第二批宇航员预选工作全面展开。已连续一个月赴西北执行人工增雨任务的陈金兰,被紧急召回参加选拔。当时,儿子还不满三岁,她的身体尚未完全恢复,又和丈夫分居两地。而参加选拔的21名女飞,有10人的孩子都才两三岁。

选拔比当年招飞还严苛,光眼科就有好几十项。陈金兰通过一项项高难度测试,进入15名候选人名单。尽管最终落选,但她觉得“没有遗憾了”。那次,自招飞起便朝夕相处的同部队战友刘洋和王亚平,被选拔为首批女宇航员。

“刘洋看起来文绉绉的,怎么能经受那么严酷的训练?”之后,每当遇到困难和挑战,陈金兰总用好姐妹激励自己。

那年底,她调入原成空航空兵某师任训练参谋。参谋的职责是什么?陈金兰对这个任职命令心怀不解,时任该师女师长程晓健的清晰解答让她又充满加力起飞的激情,“优秀的训练参谋和出色的飞行员,二者没有矛盾。有扎实的飞行技术基础,能更精准地筹划飞行计划。”

驾机飞行、制定计划,验飞实战科目、完善飞机训练计划……陈金兰用心实现着又一次突破。第二年开春,她被选派到桂林空军学院参加参谋业务培训。学员队有100多人,她是唯一的女性、唯一的飞行员,结业时获得“优秀学员”和“优秀结业论文”双重奖励。

航迹在一次次挑战中延伸。新大纲实施后,陈金兰兼任起飞行监察员。下部队时不光作为机长参加飞行,还要监控部队飞行进度、质量等指标,组织教学法和指挥法研究……

“作为女飞,考验不止工作。”陈金兰和丈夫曹红军是双军人。去年部队编制体制调整,丈夫远赴千里之外的西北某基地任职。一家三口分居三地,她把儿子托付给姐姐照顾,每天靠电话和微信掌握情况。一次,她驾机途经西北某军用机场等待装运物资和人员后继续转场,曹红军正准备从这个机场飞赴另一地检查部队,夫妻俩招招手打个招呼便“分道扬镳”。

“太亏欠孩子了!”陈金兰疚愧又自豪。去年她在外地执行任务时老师发来短信,说儿子有些调皮、成绩退步。“妈妈干脆不飞行了,在家陪你上学!”周末,她严肃地跟儿子“摊牌”。不料,话音刚落,儿子泪汪汪蹭到她身边:“妈妈,我再也不调皮了,你好好飞,努力努力,争取飞运-20!”

陈金兰搂住儿子热泪奔涌。她倔强地在飞天中实现着自身价值,不知何时起,成为孩子的榜样,成为全家人的骄傲。

她的父母在重庆,公婆在数千里外的吉林,为了让陈金兰专心飞行,两家的兄弟姐妹挑起了照顾老人的全部重担。今年春节,夫妻俩带着儿子回吉林过了个难得的团圆年。吃年夜饭时,年逾八旬的婆婆端起酒杯的第一句祝酒词,让她红了眼圈:“希望儿子儿媳工作顺利!希望儿媳每次飞行都平平安安。”

陈金兰和机组人员认真研究航线。刘应华摄


4.

苍穹没有避风港。运输机没有弹射跳伞设备。然而,危险并不会因为驾机的是女飞行员就不出现。

2016年,陈金兰7个月里直面了两次严峻考验。

新年开飞后不久的一次夜航。陈金兰机组驾机起飞20余分钟,飞机突然剧烈颠波,同时发生偏转,危险告警灯闪亮,语音提示响起:第四台发动机停车!

螺旋浆飞机的第四台发动机分管液压系统,如不迅速调整状态飞机继续偏转,后果不堪设想。然而,夜间飞行视野受限,山里地形复杂,以最短距离返回机场需20余分钟!

“返回本场!”陈金兰果断决定。飞机继续向右侧偏转,她迅速向左蹬舵压盘,保持飞机状态,机组按各自分工处置并报告塔台指挥员,她努力压杆蹬舵,防止飞机接地瞬间偏侧,大家严密配合,驾机平安降落……

飞行,是勇敢者的事业,更是必须时刻准备面对特情的事业。

归航后,陈金兰认真查阅相关资料,分析故障原因,总结处置流程,向师里的资深机长请教,“飞得越多越觉得能力提升的空间越大。”她箭在弦上。

几个月后,酷夏一个闷热的夜晚,又一次考验降临。机组正进行夜航训练,雷暴天气骤然出现。座舱外雷声滚滚,刺眼的闪电划破夜空,大侧风刮得60余吨重的飞机“轰轰”作响……

深呼吸,陈金兰冷静地保持飞机状态,明确机组分工,“运输机是机组联合作战。危急关头一定要相信自己,相信飞机,相信机组!”女机长果断下达着命令,副驾驶谭磊、机械师艾伟、领航员贺利军各司其责、精准配合。素日清晰的跑道不见踪影,陈金兰微调驾驶杆、蹬舵,摸索着穿云下降。

300米,200米,100米……飞机离地面越来越近,就在下降到高度60米、距跑道1公里时,银灰色跑道倏然呈现眼前,她驾机对准跑道,调整好速度,控制进场高度,着陆动作一气呵成、果断精准……

陈金兰在执行转场任务间隙。谭磊摄


“你真是女汉子!”飞机滑行到停机位关车后,大家相互击掌,领航员贺利军高声赞许,此时,陈金兰才觉出手心浸着汗珠。

天空变幻莫测,飞行充满不可预知的危险。春节前,兄弟部队类似机型发生了一起重大飞行事故。“我们还得继续飞行。下次飞行会遇到什么情况?作为机长怎么处置?”陈金兰时刻准备着面对驾驶技术、心理素质的极限挑战。

发动机停车、沙尘暴、刹车失效……技术研究时,她带领机组逐一分析研究处置方法。飞模拟机针对性训练时,设置各种情况下发动机停车特情研飞极限数据,机组练飞处置程序。

“这架飞机交给你,你就得带着你的团队去完成任何任务。”陈金兰全身心投入飞行,与三十出头的男机长们一样,接受着同样标准的航理和体能考核。探亲休假时,做梦还在处置特情……

春节前夕,看了CCTV“面对面”节目组对她的专访,亲朋好友都替她捏了把汗:“千万要小心啊!”

空军八一飞行表演大队女飞行员余旭,比陈金兰晚一批招飞,2016年11月12日,在飞行训练中发生一等飞行事故壮烈牺牲。2014年陈金兰带儿子去珠海看航展,便认识了这个开心果般可爱的小师妹。“怎么可能?”得知噩耗,她眼泪扑簌簌流淌,出事前几天陈金兰在外地海训时两人还在微信交流啊!

11月18日,余旭骨灰运回家乡四川崇州,陈金兰与附近的女飞战友们自发前去接战友回家。

她们第七批女飞行员建了个微信群,谁有好消息及时通告,新闻媒体刊发了谁的报道推送转发。刘洋、王亚平飞向太空,大家实时关注。今年妇女节,陈金兰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姐妹们点赞喝彩,就像所有战友获得荣誉时一样……

余旭牺牲后,陈金兰在群里提出捐款倡议,第六批、第八批、第九批的女飞们得知后也纷纷响应,大家捐款近10万,派代表送到余旭父母手中,表达女飞姐妹的心意……从余旭家里出来,她们便返回机场,战友的航迹她们必须延续。

壮志凌云,坚韧与柔情的“合金钢”。这就是女飞特质。

“女飞队伍越来越壮大,能飞机型越来越多,涉猎任务越来越广。”陈金兰打心眼里高兴。去年夏天,她驾机执行“航空飞镖”竞赛物资运送任务,遇到一名飞歼击机的第九批女飞,两人聊到明月高悬。

长航程机动训练、带教年轻飞行员……贯彻习主席训令按新大纲练兵备战,陈金兰和战友们自打开春就很忙,时常一周连续五个飞行日。她的团队肩负着“建设空中战略投送劲旅”的发展目标,她有自己的目标:历练成能执行任何急难险重任务的机长。

 “我们不是花瓶,我们是战斗力!”飞向更加辽阔的蓝色远方,去执行更难更险的任务。这不是梦,却又是一名共和国空军女飞行员、飞天“木兰”蔚蓝色的强军梦。

中国空军网

投稿邮箱 | kj81cn@163.com


快长按二维码关注我啊


一路走来,感谢有您!

感觉不错请点赞,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期编审:牛锐利

责任编辑欧冠豪

关注微信订阅号了解更多:中国空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