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流】高空跳伞,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腾讯时尚2019-04-25 12:39:53



年少时叛逆,


总幻想着从高楼一跃而下的感觉。


身体从窗口抛出去,


重重地落下了无牵挂。


长大自知这想法愚蠢,父母需要照顾,房贷需要偿还,那么多美食没来得及品尝,美好的生活享受不够,怎会有轻生的念头。


但隐隐约约,又想知道那瞬间下坠的感觉。有段时间喜欢坐过山车,从高点俯冲下去,偷偷地松开手,尝试失重的感觉。



签下生死状


终有一天,我独自来到户外冒险圣地——新西兰皇后镇,一个被南阿尔卑斯山脉包围的小镇。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兼具峡湾、激流、山谷、森林各种地形,使得这里成为了户外爱好者的天堂。


乘坐有百年历史的蒸汽船游览了瓦卡蒂普湖,吃了一块肋排后,我不知怎么就走进了这家户外运动商店。橱窗贴着高空跳伞的海报,电视滚动播放着勇敢者一跃而下的瞬间,我看了许久,知道这就是我想要尝试的。我头脑发热选了15000英尺的最高难度,迅速刷了卡,害怕自己改变主意。工作人员开了收据,嘱咐第二天一早来商店报道,会有司机接送去营地。


皇后镇可以选择的户外运动很多,蹦极、滑翔伞、热气球、喷射快艇、激流泛舟,但所有都不如高空跳伞对我的吸引,也知道回国以后很难再参与这项运动。我喜欢在异地冒险,不想有人为危险担责。


签完合同后,我去吃了一顿久违的中华料理,边吃边把跳伞计划告诉了几个国内的朋友,却没敢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那晚睡得并不安详,青年旅馆里,隔壁的年轻人半夜还在欢笑,厕所里有未清理的呕吐物,我闭上眼睛,一面幻想着明天发生的一切,一面强迫自己快点入眠。


第二天清早,简单吃了早点,来到指定地点,推门进去,屋子里已经挤满了人。我们坐在小型台阶上,一人发了一份承诺书,上面的意思是:我是自愿的,知道这项运动的风险,并愿意承担一切后果。这项运动无法被保险,连去新西兰之前买的人身意外险,也声明了极限运动事故无法赔付,签名就相当于签下一张生死书。


那是最后放弃的机会,我没有犹豫,签了自己的名字。投影上不断播放着跳伞的录像,每个人的表情都各不相同,我已无心去分辨他们脸上的恐惧和喜悦各占几分。牢牢地盯着工作人员,不想错过她讲解的注意事项。


冒险前奏


跳伞是双人进行,游客和教练绑在一起,这当然降低了风险,可自由落体的乐趣却没减少。商店提供录像服务,会有第二个人跟你一起跳下去,负责捕捉你脸上的表情,除了我以外,基本每个人都选择了录像。而我只是想独自体验一下幻想过的感觉。


我按照挑选的高度被安排在十点出发,同组的是五位新加坡游客,他们在去程大巴车上的欢笑,和结束后的沉默夹杂着几声干呕形成反差。车开了五十分钟,我无暇去欣赏沿途的风景,只是牢牢地抓住书包,暗暗设想最坏的可能。


开到营地,新加坡同伴们开始合影留念,提前摆出胜利的手势,我则四处游荡,透过玻璃看工作人员在整理跳伞用具。过了半小时,轮到我们这组。我们被带进去,要求寄存身上的物品,尤其是不能有尖锐的物品,我询问了是否可以戴眼镜,这也是我从未尝试过蹦极的原因,如果戴上眼镜,巨大的冲击力肯定把眼镜甩掉,而摘掉眼镜,又看不清两边的风景。


得到肯定答复后,我开始穿戴服装,六月正是新西兰的冬天,工作人员示意我可以穿着羽绒服,再套上跳伞服,整个人即刻显得臃肿。然后再绑身上保护绳索,扣好防风镜,再加一顶卡其色的帽子,戴上手套,整个人都被包裹起来,并不舒服。


我们几个人,被集中在一起,讲解注意事项。我唯一记住的就是离开舱门的瞬间,身体要保持一个香蕉般的姿态,头脚上扬,不要平铺下去。工作人员安排顺序,只有我是不需要录像的,所以被排在最后一个跳。教练过来跟我们打招呼,就是刚在玻璃里那些整理衣服的年轻人,他说了自己的名字,我根本没有记住,却依然放任自己相信他。


高空跳伞 我做到了


随着上一架飞机的人一个个落地,我们一步一步走进小型的飞机。我最后一个跳,所以是第一个上飞机,坐在左侧最靠后的位置。飞机装下了十几个人,关闭舱门,伴随着轰鸣腾空。机舱没有椅子,我们拥挤地坐在地板上,和自己的教练靠在一起,他利用飞机上升的时间将自己和我绑在一起,两件衣服上的锁扣相连,他手臂穿过我的身体,箍住我,我不停地问他这个步骤是否做好了,不想推开舱门的刹那,我们就分离开,他笑笑让我放心。


飞机左右摇摆,迅速上升,越过高山教练拍拍我的肩膀,给我看高度表,数字还在迅速爬升。升到云层以上,本来有说有笑的几个同伴也开始默不做声。


15000英尺,就是4572米,以时速200公里的速度自由落体,刚好是1分钟。在这一分钟会发生什么?我没去设想,或许内心已做好最坏的打算。


工作人员打开舱门,风立刻灌了进来,穿羽绒服不再是一件愚蠢的行为。先是摄影师跳,然后按照顺序,我还没来得及观察,同伴就一个接一个跳了下去,只剩下我跟教练。他夹着我的身体慢慢挪到舱门,风很大,眼前都是云朵。我牢牢抓住背带,怀疑他还没数到3,就把我推了下去。那一瞬间,我脑子里想到的不是死亡,而是“就这样吧”。


我有几秒钟的空白,在凛冽的风中加速下坠,恢复神智以后,满脑子萦绕着 “banana”这个词,赶快头上扬,小腿后仰,脚尖绷直上翘。一阵天旋地转后,他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可以张开手臂。我松开肩带,张开双臂,以飞翔的姿态下坠。风太大,吹开了我的眼罩,眼睛受到了气流猛烈的冲击,眼球发胀,我艰难地扭头示意,教练一把把我的眼罩按了回去,我才稍微好受一些。



那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在平常生命里总被错过的时间,在空中却显得那么漫长,注意力集中在当时的每一秒,使我现在依然能回忆起每个细节。他将我身体倒转过来,做了几个翻滚的动作,身体被急速倒转朝天的时候我终于有了一丝害怕。


等我渐渐适应以后,他才拉开降落伞,“砰”的一声,我下坠的身体被往后狠狠地拉了一下,速度放慢下来,在空中滑翔,教练指引我看山脉、湖泊、羊群,一片蔚蓝,眼前的景色是在任何一本文学名著里都没有被描绘出来的。我将手臂尽量伸开,漂浮在空中,大口呼吸着空气,身体前所未有的顺畅。


地面的坐标一点点清晰起来,我们渐渐滑向目的地,我放平双腿,人搓着草地落下,直至落稳,我才长舒一口气,可心里竟是再来一次的念头。




还不过瘾?本周热门喂饱你

备齐了"空飞网红"十件套, 出门坐廉航又怎样?(小玩意大舒坦不说笑)


跟着“鹿老干部”喝水 30天之后你就会和他一样嫩(附"喝水变竹竿"疗法.z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