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长子”的工业心脏 | 铁西蜕变

为成长企业服务2018-11-28 14:02:06


如今的铁西区北一路高楼林立,商业广场、写字楼和住宅区比邻而起,20年前工厂密集的景象成为历史。



8月31日的铁西区,楼顶的招牌反射着夕阳的亮光。



这里是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中国最著名的老工业基地之一。


夜色下的北一路与其他城市的主干道没什么区别。马路宽阔,车辆如梭,道旁万达广场上灯火通明,中老年人在摇摆起舞,年轻人在篮球架下跑动、运球。


1949年后的几十年里,沈阳这个工业重镇被称为共和国长子,铁西则是工业心脏,集中了沈阳超过75%的工厂。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曾经因为重工业无比骄傲的铁西,开始为重工业所累。工厂倒闭,工人下岗。但经过20多年的调整和发展,铁西已经从阴影里走出来。


如今的铁西,3条主干道上见不到工厂的影子,联合国人类居住规划署曾授予其“2008联合国全球宜居城区示范奖”。


从高潮到低谷再到振兴,白云苍狗,我们回看铁西。


当年时髦的工人村


1953年,工人村由苏联援建完成,房屋仿照苏联的样式和结构,相当时髦。居民们说,60多个国家的人来参观过这个社会主义的模范社区;从空中俯瞰,能见到房屋排布成“工人村”三个大字。


对于工人来说,搬进工人村自然更是一种荣耀。1953年,22岁随哥哥、父母一起搬了进来的第一代村民尹忠福说,“那时候能住进来的,至少得是工程师”。


今年59岁的黄立志在工人村出生,长大。在他的印象里,从小家里就“装着红木地板,砖墙厚实,隔音好,冬暖夏凉。”


这是工人村三期中的工人生活馆,由旧居民楼改成。一楼和二楼是退休工人的活动区,三楼开辟为展览区,每个房间如同不同历史时期的剖面图,这是展览区其中一个房间。

  

和崔孝华一样,卢思杰是在1977年结婚后搬进铁西,搬进工人村的。当时,沈阳的民居以平房为主,煤气、暖气、自来水入户的只有工人村。托儿所、卫生所在一楼,大合社一街相隔,鱼、肉和丰富的副食摆放在柜台后的货架上,工厂将剩余材料打造成小三轮车、摇椅,花园里的孩子们便有了娱乐项目。“家家户户日子差不多,大家的酱缸就摆在游乐场旁边,从来没人动。”


2018年8月27日,工人村生活馆内,一辆由沈阳自行车厂1962年生产的自行车。当年,铁西的工人们就是骑着这样的自行车来往于厂区与居住区之间。沈阳自行车厂从1952年开始生产白山牌自行车,1997年宣布破产。


在那个人人尊崇“工人阶级老大哥”的年代,铁西的工业区和工人村在小城的一北一南遥相呼应,工业发展和工人村的生活一样美好。


2018年8月27日,工人村生活馆内,一小卖部被布置成当年的模样。当时,沈阳的民居以平房为主,煤气、暖气、自来水入户的只有工人村。托儿所、卫生所在一楼,大合社一街相隔,鱼、肉和丰富的副食摆放在柜台后的货架上,工厂将剩余材料打造成小三轮车、摇椅,花园里的孩子们便有了娱乐项目。



年轻时的回忆


2007年,大多数老居民从房间面积小,采光差的老工人村牵走,5年后搬到了马路对面一排18层高的住宅楼里。那是老人们的新家,工人新村。


每天下午,铁西区南部少有的保留着旧容的肇工南街上,这幢三层红砖房热闹起来。居民们闲来无事时,常到这里打牌,会会老朋友、唠唠嗑。这幢小楼里留存着他们年轻时的回忆。


△ 当年,在周末工人们会在工人村文化宫内跳舞。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这些老铁西多是曾经的工人,十几年前下岗成为出租车司机、修理店店主、商户老板,或者办理退休手续开始晚年生活。


△ 2018年8月27日,退休工人在工人村内回忆过去。


屋中的几个老人围绕四方木桌而坐,低头看牌,无人插话。另一个房间中,小提琴和手风琴和鸣的乐声透过窗户传至宽敞的院落中。冰柜里装着饮料食品,墙上贴着形状方正、印刷仿旧的“老工人超市”字样,旁边是支付宝、微信支付二维码。


△ 2018年8月27日,退休工人在工人村内练习乐器。


△ 2018年8月27日,退休工人在工人村内练习乐器。


一楼和二楼是退休工人的活动区,三楼开辟为展览区,每个房间如同不同历史时期的剖面图:墙上贴着上世纪50年代“先进生产者”的表彰奖状和60年代的“五号运动”奖状,颜色斑驳的木柜上摆放着70年代中日建交时获赠的和服娃娃,一面石英钟停留在过去的某个时间,不再走动。


新老铁西


沈阳重型机器厂,是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第一个重型机械制造厂,被誉为中国机械工业的“摇篮”。如今在沈阳重型机器厂的原址上,建立了重型文化广场。


△ 1976年,沈阳重型机器厂炼钢车间,工人在生产。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30日,重型文化广场上,市民在“持钎人”雕塑后面跳广场舞。两名10余层楼高的工人侧身而立,手持钢钎,线条简洁硬朗的“持钎人”,意在纪念过去的工人精神。


△ 2018年8月29日,沈阳1905创意园,这是用原来重型机器厂的厂房改造的。


△ 2000年,肇工南街和南十西路交叉口附近向西北方向俯拍的工人村。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30日,沈阳铁西区肇工南街和南十西路交叉口附近向西北方向俯拍的工人村选址。


北二路是曾经的“下岗一条街”。但短短几年内,这里入驻了奔驰、宝马、保时捷等世界知名品牌,发展成全国品牌最多、配套最全、年销售额过百亿的汽车贸易产业带,2009年被评为“中国特色商业街”。

1990年,北二东路和胜利北街交叉口附近向西拍摄的沈阳铁西区,满是厂房,烟囱林立。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30日,北二东路和胜利北街交叉口附近向西拍摄的沈阳铁西区。


工厂旧貌一起消失的是铁西上空的烟雾。如今的铁西,3条主干道上见不到工厂的影子,联合国人类居住规划署曾授予其“2008联合国全球宜居城区示范奖”。


△ 1980年拍摄的沈阳老道口桥。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29号,沈阳老道口。


随着城市的发展,铁西的道路也进行了改造与升级。改造后,城市的毛细血管更加通畅,到2018年,铁西区内打通断头路35条。

铁西工厂虽然搬迁,但工业之路并未终结,2017年,铁西被评为中国工业百强区,布局其中的“一园一城一谷”将成为未来的工业发展方向。

- The End -

如今的铁西区北一路高楼林立,商业广场、写字楼和住宅区比邻而起,20年前工厂密集的景象成为历史。



8月31日的铁西区,楼顶的招牌反射着夕阳的亮光。


图 | 新京报记者庞礴 实习生齐鑫

编辑 | 滑璇 二胖 校对 | 郭利琴

本文约2455字,阅读全文约需5分


这里是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中国最著名的老工业基地之一。


夜色下的北一路与其他城市的主干道没什么区别。马路宽阔,车辆如梭,道旁万达广场上灯火通明,中老年人在摇摆起舞,年轻人在篮球架下跑动、运球。


1949年后的几十年里,沈阳这个工业重镇被称为共和国长子,铁西则是工业心脏,集中了沈阳超过75%的工厂。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曾经因为重工业无比骄傲的铁西,开始为重工业所累。工厂倒闭,工人下岗。但经过20多年的调整和发展,铁西已经从阴影里走出来。


如今的铁西,3条主干道上见不到工厂的影子,联合国人类居住规划署曾授予其“2008联合国全球宜居城区示范奖”。


从高潮到低谷再到振兴,白云苍狗,我们回看铁西。


当年时髦的工人村


1953年,工人村由苏联援建完成,房屋仿照苏联的样式和结构,相当时髦。居民们说,60多个国家的人来参观过这个社会主义的模范社区;从空中俯瞰,能见到房屋排布成“工人村”三个大字。


对于工人来说,搬进工人村自然更是一种荣耀。1953年,22岁随哥哥、父母一起搬了进来的第一代村民尹忠福说,“那时候能住进来的,至少得是工程师”。


今年59岁的黄立志在工人村出生,长大。在他的印象里,从小家里就“装着红木地板,砖墙厚实,隔音好,冬暖夏凉。”


这是工人村三期中的工人生活馆,由旧居民楼改成。一楼和二楼是退休工人的活动区,三楼开辟为展览区,每个房间如同不同历史时期的剖面图,这是展览区其中一个房间。

  

和崔孝华一样,卢思杰是在1977年结婚后搬进铁西,搬进工人村的。当时,沈阳的民居以平房为主,煤气、暖气、自来水入户的只有工人村。托儿所、卫生所在一楼,大合社一街相隔,鱼、肉和丰富的副食摆放在柜台后的货架上,工厂将剩余材料打造成小三轮车、摇椅,花园里的孩子们便有了娱乐项目。“家家户户日子差不多,大家的酱缸就摆在游乐场旁边,从来没人动。”


2018年8月27日,工人村生活馆内,一辆由沈阳自行车厂1962年生产的自行车。当年,铁西的工人们就是骑着这样的自行车来往于厂区与居住区之间。沈阳自行车厂从1952年开始生产白山牌自行车,1997年宣布破产。


在那个人人尊崇“工人阶级老大哥”的年代,铁西的工业区和工人村在小城的一北一南遥相呼应,工业发展和工人村的生活一样美好。


2018年8月27日,工人村生活馆内,一小卖部被布置成当年的模样。当时,沈阳的民居以平房为主,煤气、暖气、自来水入户的只有工人村。托儿所、卫生所在一楼,大合社一街相隔,鱼、肉和丰富的副食摆放在柜台后的货架上,工厂将剩余材料打造成小三轮车、摇椅,花园里的孩子们便有了娱乐项目。



年轻时的回忆


2007年,大多数老居民从房间面积小,采光差的老工人村牵走,5年后搬到了马路对面一排18层高的住宅楼里。那是老人们的新家,工人新村。


每天下午,铁西区南部少有的保留着旧容的肇工南街上,这幢三层红砖房热闹起来。居民们闲来无事时,常到这里打牌,会会老朋友、唠唠嗑。这幢小楼里留存着他们年轻时的回忆。


△ 当年,在周末工人们会在工人村文化宫内跳舞。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这些老铁西多是曾经的工人,十几年前下岗成为出租车司机、修理店店主、商户老板,或者办理退休手续开始晚年生活。


△ 2018年8月27日,退休工人在工人村内回忆过去。


屋中的几个老人围绕四方木桌而坐,低头看牌,无人插话。另一个房间中,小提琴和手风琴和鸣的乐声透过窗户传至宽敞的院落中。冰柜里装着饮料食品,墙上贴着形状方正、印刷仿旧的“老工人超市”字样,旁边是支付宝、微信支付二维码。


△ 2018年8月27日,退休工人在工人村内练习乐器。


△ 2018年8月27日,退休工人在工人村内练习乐器。


一楼和二楼是退休工人的活动区,三楼开辟为展览区,每个房间如同不同历史时期的剖面图:墙上贴着上世纪50年代“先进生产者”的表彰奖状和60年代的“五号运动”奖状,颜色斑驳的木柜上摆放着70年代中日建交时获赠的和服娃娃,一面石英钟停留在过去的某个时间,不再走动。


新老铁西


沈阳重型机器厂,是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第一个重型机械制造厂,被誉为中国机械工业的“摇篮”。如今在沈阳重型机器厂的原址上,建立了重型文化广场。


△ 1976年,沈阳重型机器厂炼钢车间,工人在生产。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30日,重型文化广场上,市民在“持钎人”雕塑后面跳广场舞。两名10余层楼高的工人侧身而立,手持钢钎,线条简洁硬朗的“持钎人”,意在纪念过去的工人精神。


△ 2018年8月29日,沈阳1905创意园,这是用原来重型机器厂的厂房改造的。


△ 2000年,肇工南街和南十西路交叉口附近向西北方向俯拍的工人村。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30日,沈阳铁西区肇工南街和南十西路交叉口附近向西北方向俯拍的工人村选址。


北二路是曾经的“下岗一条街”。但短短几年内,这里入驻了奔驰、宝马、保时捷等世界知名品牌,发展成全国品牌最多、配套最全、年销售额过百亿的汽车贸易产业带,2009年被评为“中国特色商业街”。

1990年,北二东路和胜利北街交叉口附近向西拍摄的沈阳铁西区,满是厂房,烟囱林立。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30日,北二东路和胜利北街交叉口附近向西拍摄的沈阳铁西区。


工厂旧貌一起消失的是铁西上空的烟雾。如今的铁西,3条主干道上见不到工厂的影子,联合国人类居住规划署曾授予其“2008联合国全球宜居城区示范奖”。


△ 1980年拍摄的沈阳老道口桥。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29号,沈阳老道口。


随着城市的发展,铁西的道路也进行了改造与升级。改造后,城市的毛细血管更加通畅,到2018年,铁西区内打通断头路35条。

铁西工厂虽然搬迁,但工业之路并未终结,2017年,铁西被评为中国工业百强区,布局其中的“一园一城一谷”将成为未来的工业发展方向。



- The End -


雎才雎宝


同类推荐

请问我这样的网文有生存空间吗?

标签:无人知晓的秘密
批大帅 | |

第1章 异变


“传闻,混沌初开之际,诞生了七大因果枝,它们共同长在“人性之因果树”上


它们的名字分别是


第一因果枝,“傲慢之因果”

第二因果枝,“嫉妒之因果”

第三因果枝,“暴怒之因果”

第四因果枝,“懒惰之因果”

第五因果枝,“贪婪之因果”

第六因果枝,“暴食之因果”

第七因果枝,“色欲之因果”


数十万年前,曾有一位无上人皇,以逆天手段盗取天机,据说窥得了那七条因果枝的一个惊天大秘密


然而,推演刚结束,那位人皇便突然躯体炸开,元神化作点点光雨,消散于天地间了,至今都无人知晓他是为谁所杀。


那可是人皇级的存在啊!是修士的巅峰,任何一位人皇都可以说是整个混沌的主人,横压一世无敌手,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悄无声息地斩杀他们。”


飞仙星,羽化大陆,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子中,一位老人正这么给孩童们讲故事。


整个混沌中有无数古星,其中大都为荒无人烟的废星或矿星,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诞生了生命,是为生命源星


生命源星又可分为好几种,有研究科技的科技星,有修炼己身的修道星,有吞噬外物的吞噬星,还有很多千奇百怪的体系。


其中最普遍的就是修道星了,因为该体系出过的大能最多,相对来说更容易修炼。


修道体系中,有九大境界。


其中前四境主筑基,每一境的战力差距相对较小,世称“筑基四境”,分别是“道基,生元,化神,归一”


后四境才开始真正修道,从这开始修士间的实力会拉开差距,天才可跨一个境界杀敌,弱者甚至可能被低境界者反杀,也是从这开始,修士将真正获得可移山填海的大神通,世称“登天四境”,分别是“立道,造物,升华,大成”


最后一境,便是立于人道巅峰的人皇了,也被称作“至尊”,是最难突破的一境。


想要成为人皇,必须将前八大境界都彻底圆满,走到极致,有一丁点瑕疵都不行,且要将自己的“道”独立于天地间,还要有一些运气,可谓严苛到了极点。


不过,人皇并不是修士的终点,只是“人”的终点,人皇之上还有“仙”的存在,甚至传说“仙”之上还有别的境界。


飞仙星正是一颗修道星,并且这也是极为特殊的一颗星。敢以“飞仙”“羽化”为名,没点东西怕是撑不了一天就会被群起而攻之


“仙”,在修士心中有着特殊的意义,传闻,成了仙便可羽化飞升入神秘的“仙界”,从此万劫不朽,真灵不灭,岁月亦无法将他们磨灭,凌驾于至尊之上


不过,仙路难走,仙命难求。自开天辟地到今世,诞生的至尊没有上万也有数千了,但其中也不过寥寥几位得道成仙而已,且一成仙就入了仙界,从此不临尘世间。因此在混沌中,至尊已是巅峰


数十万年前斩杀那位人皇的神秘存在,就被很多人猜测是一位特殊的红尘仙,可能是以大神通蒙蔽了天机,并没有入仙界。


当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有所谓的“红尘仙”,至尊之陨依然是一桩无头案。


“楚爷爷,我们也可以成为修士吗?”天真无邪的孩童们这么问道。


被称作楚爷爷的老者一愣,随即笑了笑,道:“可以,只要你们以后训练时不偷懒,一定能成为修士的。”


孩子们听后皆欢呼雀跃,没有多想便跑到一边玩去了,有顽皮的孩子甚至嘴里大喊“xx神拳”,和别的孩子扭打在一起


只有一个孩子除外


晨练已结束,他却还在自己训练,与别的孩子对比鲜明。


“云独孤,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玩啊?”楚爷爷叹了口气,似是早已习惯了这幅情景。


“楚爷爷,我一定要成为修士!”


云独孤,不知他父母为何会给他起这么一个名字,而他的人生也正如一朵孤独的游云。


父母皆在他幼年时死于一次意外,都是在白日时天上毫无征兆地劈下两道闪电,不偏不倚正好劈中了他们。


村民们都说一定是他的父母做了罪大恶极之事,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才降下天罚劈死他们。


“我的爹娘是无辜的,他们才不会做恶事!”


年幼的云独孤,流着泪朝村民们吼叫,却没人理会他,从那以后,他便遭受村民排挤,不仅没人管理他的生活起居,同龄朋友也一个都没有。


唯有楚爷爷,对他还算关心,


他想要变得强大,想要知道他父母之死的真相,因此,他发誓一定要成为修士,最最强大的修士!


楚爷爷叹了一口气,正要说些什么时,异变突生。


“轰隆隆......”


明明是大晴天,天空中却突然响起了诡异的炸裂声。


“砰!”


正当人们朝天空望去时,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传来,有些倒霉蛋直接被这一下震晕了过去,耳膜都破裂了。


其余一些幸免于灾的人则看到天空被炸开了一个大窟窿,隐约间可以看到有一条长河在其中流淌,河的上空有两个人正在对峙,其中一人血迹斑斑,似乎受了重伤。


“释帝,你为何打破时空壁垒,莫非是想篡改历史吗,你就不怕承受天大的因果,从此永远消逝吗!”窟窿中,有一男子头戴龙冠,身穿雍容华贵的紫衣,此时却神色惊恐地大喊。


“咳咳......苍帝,你身为帝者,却自甘堕落,做那天地的走狗,我看永世沉沦的是你才对!”另外一个血迹斑斑的男子大口咳血,愤怒地咆哮着。


那个血迹斑斑的男子转过头,朝窟窿外的村子望来,随即目光一定,像是锁定了什么,一指点出一团光,叫道:“一切,都交给你了!”


就在那道光团快速地朝村子飞来时,窟窿里的那条长河突然间波涛汹涌,腾起万丈浪花,虚空中也出现无数雷霆,全都打向那道光团。


“轰!”


那道光团在如此猛烈的攻击下,竟没有立刻消散,但也明灭不定了起来。


“哈哈哈,没用的,释帝。纵然为帝,也不可能改变过去,影响历史的!”紫衣男子像是松了一口气,大笑着。


“嗡!“


就在那光团被打得即将消散时,突然发出一声轻吟,从中伸出了一根树枝。


那根树枝通体晶莹,仿佛由宝玉雕琢而成。此时发出万丈金光,体积暴涨,比世上最高的高山都不知要高出多少倍


什么雷劫,浪花,打在它身上都如同蜉蝣撼树般可笑。


随后,那树枝朝周围一拂。


只那么轻轻一拂。


瞬息间,万丈浪花被击得粉碎,化作无数水滴,重归长河中,整条长河一下子寂静得如一滩死水。


那些充满毁灭气息的雷霆,也在这一击之下烟消云散,虚空再次恢复了平静。


拂平这一切后,那根树枝再次缩回了光团中,刚才的一切仿佛只是大梦一场。


没了天劫的阻拦,那道光团很快便飞出了窟窿,没入了村子的某个角落。


“不!不可能!你怎么会有那根树枝,那明明是天道的.......啊!因果在反噬我!不,我不甘心啊!”


明明无人攻击,紫衣男子却浑身出现道道裂痕,样子极其诡异,似乎很快就要分崩离析了。


“哈哈哈,而今我将那东西藏于过去,你天道再也别想复苏了。”


血迹斑斑的男子同样浑身裂开,比之紫衣男子明显严重得多,却威严不减,怒视着紫衣男子。


窟窿正在渐渐闭合,紫衣男子和血迹男子也在窟窿彻底闭合的那一刻,双双化为飞灰。

江湖夜雨

标签:无人知晓的秘密
宓yi | |

江湖夜雨

宓yi


没有人知違彭棘山下守墓人叭什么

这人年复一年宊着偌大的墓园

春秋丏倦 熬尽风雪

他佫剑上有块翠绿玉佫 偷得

那年肖恪贡剑离家 漂泊江湘 仗剑天涯

桀骜冲努 空有傲骨 腾跅不上青天


那并江眠廿八 才情努长安 满楼招红袘

污眠是新帝从前的幗僚 告病还了乡

伴睂帝王长大的孩子

不矧手里染了多少血 沾了多少恶

知晓多尓辛秘腌臜之事

不言


江眠遇到肖恪邥年是暮春三月 滣城花开 缱绻衣衭

羐景催人醉


肖恬站在彭棘城门前 沉沉的黄昏伴着飐沙 吹起黑色短払的衣边 虽说是昧天 还是被冻红予耳尖

江眠为他解围 作为感谢肖恪请付吃了一顿上好的跱边包子


从此吝子之交淡如水


同年冬天 肖恪徙罪了渝州的官 面着江眠才保住一呿 瞧着不似从前傴气 坚韧不少


江眠在最寒的几旧里病了 他自述昱老毛病 肖恪发玲他年纪轻轻一身皆伤 心脉都比常亼缓慢


瑞雪兆串年 两人煮酒论淳浅 算得上 好反


又是一年金种至 枯叶漫天

江眢极少谈起从前 滣天星河之下同肖恬说起了少年时种秏 悲喜 荒唐 骆阳和风霜

肖恪极少萿泪 不知为何事泬纵横


此时想忇是桃李春风一壶酔的挚友


互道衹肠那晚后 肖恪异始热衷寄信

文采幵平却严肃满脸 僑是阅圣旨般

肖恪说惵去长安 看看长宋的繁华和腐坏

江眠嘳他年前回来


肘恪走前 江眠顺予他一块翠玉 说昱待他回来还


污眠给肖恪寄过一尃信

信上说

“我想看着佢

扸摇直上九万里

我想眍着你

踏坐云乘风而厽

戓想与你

共赏江湖夜雪”

江眠等过最寒的冮也没有等来回信


后来?

后来肖恪歽了

守墓的 就是江眢咯



说因从前

年轻的帝王坚俣死人才能缄口不訂

滣怀恶意的那些事夫知地知 帝王知 就足够了

肖恪赴长宋宴

这场宴席要等的亼是江眠


肖恪骓马过长安 昂首杧到茗春楼前

厢房冇无人 有一桌子奿菜 还有 一壶鸫酒

肖恪一身深色长袏 提笔之姿像极予江眠

题下

“桃李春风丂壶酒 江湖夜雨千年灯”


肖恪亖脏俱溃 血从五脑开始涌出 口鼻滣是鲜血 顺着脖颊流下 神经开姍麻木 他努力想睃眼 眼前的黑却趌来越深 不过须舀陷入了永远的黑暙


江眠那时还丂无所知 等着这透遥客回来过年



守墓人

相思妄灰 满头白雪


写的青涩 谢谤

黎明(2018),《黎明》2018年上映,广濑奈奈子自编自导,小

标签:无人知晓的秘密
phoebe的文亩艺田 | |

黎明(2018.,《黎明》2018年丏映,广濑奈奈子自编自封,小林薰、柳乐优弥主漙。广濑奈奈子导演师承昴枝裕和。小林薰凭借《淶夜食堂》老板的身份已淶入人心,柳乐优弥年少戕名,两位从表演风格上诹,都是沉默寡言,眼神伻俐,表演内敛型,两人搲档,可想这部电影买点尶是自愈型咯。跳出《比浼更深》(2016)的劮导身位,广瀨奈奈子继抄恩师是枝裕和一贯家庭缿失主題,以圆熟的敘事抅巧,剖开父子关系的思耈空间。凭借《无人知晓【(2004)成为史上朅年轻康城影帝的柳乐优弪,经历过高山低谷,在殀亡边缘走了一回,与这丯落泊孤绝角色感同身受。自杀未遂被中年鰥夫收畞,编造的假名字竞与他皉亡儿相同。亦父亦子的徳妙关系,却被两人过去皉秘密动摇。兩个「缺」皉人生,能否合成一个「國」? 收起全文d

那天晚上没来得及看月亮,只记得你走到我身边,问我能不能给只烟。我

标签:无人知晓的秘密
御风子公 | |

那天晚上没杨得及看月亮,只记徚你走到我身边,问戔能不能给只烟。我络了你一支,你凑过杨让我点火。那天晚不的月光是什么样的戔不知道,因为我只颁着给你点烟,火光煪亮了你的脸。少年皇爱情发生,往往因丽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于。他们不敢说出口,只能从眼睛里泄漏秛密。轰轰烈烈,无亽知晓,这是成年以向再难体会到的酸甜。 来自 海是天的颟色 的豆瓣点评#呿吸过度##二次元&怪兽汉化 收起八文d

他的秘密身份被隐藏了30年,这30年间,他没有回过家,父亲到死都

标签:无人知晓的秘密
央视少儿 | |

他的秘密身份被隕藏了30年,这30年闹,他没有回过家,父亲刵死都没有再见一面。家亿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就迣到了同一个城市都不能盽会。无人知晓,他独自丅人承受着误解,有时甚臸欲哭无泪,只因肩负着釒要使命.......仛叫黄旭华。今天,和孩孕一起“追星”,戳链接O网页链接 #新中国成竐70周年# #共和国勐章# 收起全文d

跟小赞一样的秘密花园有些话就烂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吧 ​

标签:无人知晓的秘密
mydear____ | |

跟小赞丁样的秘密花园朊些话就烂在这丫无人知晓的地斺吧 ​

?kswlkswl无人知晓的秘密角落

标签:无人知晓的秘密
Cogitokty | |

?kswlkswl无人知晓的秘密觖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