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长子”的工业心脏 | 铁西蜕变

为成长企业服务2018-11-28 14:02:06


如今的铁西区北一路高楼林立,商业广场、写字楼和住宅区比邻而起,20年前工厂密集的景象成为历史。



8月31日的铁西区,楼顶的招牌反射着夕阳的亮光。



这里是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中国最著名的老工业基地之一。


夜色下的北一路与其他城市的主干道没什么区别。马路宽阔,车辆如梭,道旁万达广场上灯火通明,中老年人在摇摆起舞,年轻人在篮球架下跑动、运球。


1949年后的几十年里,沈阳这个工业重镇被称为共和国长子,铁西则是工业心脏,集中了沈阳超过75%的工厂。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曾经因为重工业无比骄傲的铁西,开始为重工业所累。工厂倒闭,工人下岗。但经过20多年的调整和发展,铁西已经从阴影里走出来。


如今的铁西,3条主干道上见不到工厂的影子,联合国人类居住规划署曾授予其“2008联合国全球宜居城区示范奖”。


从高潮到低谷再到振兴,白云苍狗,我们回看铁西。


当年时髦的工人村


1953年,工人村由苏联援建完成,房屋仿照苏联的样式和结构,相当时髦。居民们说,60多个国家的人来参观过这个社会主义的模范社区;从空中俯瞰,能见到房屋排布成“工人村”三个大字。


对于工人来说,搬进工人村自然更是一种荣耀。1953年,22岁随哥哥、父母一起搬了进来的第一代村民尹忠福说,“那时候能住进来的,至少得是工程师”。


今年59岁的黄立志在工人村出生,长大。在他的印象里,从小家里就“装着红木地板,砖墙厚实,隔音好,冬暖夏凉。”


 这是工人村三期中的工人生活馆,由旧居民楼改成。一楼和二楼是退休工人的活动区,三楼开辟为展览区,每个房间如同不同历史时期的剖面图,这是展览区其中一个房间。

  

和崔孝华一样,卢思杰是在1977年结婚后搬进铁西,搬进工人村的。当时,沈阳的民居以平房为主,煤气、暖气、自来水入户的只有工人村。托儿所、卫生所在一楼,大合社一街相隔,鱼、肉和丰富的副食摆放在柜台后的货架上,工厂将剩余材料打造成小三轮车、摇椅,花园里的孩子们便有了娱乐项目。“家家户户日子差不多,大家的酱缸就摆在游乐场旁边,从来没人动。”


2018年8月27日,工人村生活馆内,一辆由沈阳自行车厂1962年生产的自行车。当年,铁西的工人们就是骑着这样的自行车来往于厂区与居住区之间。沈阳自行车厂从1952年开始生产白山牌自行车,1997年宣布破产。


在那个人人尊崇“工人阶级老大哥”的年代,铁西的工业区和工人村在小城的一北一南遥相呼应,工业发展和工人村的生活一样美好。


2018年8月27日,工人村生活馆内,一小卖部被布置成当年的模样。当时,沈阳的民居以平房为主,煤气、暖气、自来水入户的只有工人村。托儿所、卫生所在一楼,大合社一街相隔,鱼、肉和丰富的副食摆放在柜台后的货架上,工厂将剩余材料打造成小三轮车、摇椅,花园里的孩子们便有了娱乐项目。



年轻时的回忆


2007年,大多数老居民从房间面积小,采光差的老工人村牵走,5年后搬到了马路对面一排18层高的住宅楼里。那是老人们的新家,工人新村。


每天下午,铁西区南部少有的保留着旧容的肇工南街上,这幢三层红砖房热闹起来。居民们闲来无事时,常到这里打牌,会会老朋友、唠唠嗑。这幢小楼里留存着他们年轻时的回忆。


△  当年,在周末工人们会在工人村文化宫内跳舞。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这些老铁西多是曾经的工人,十几年前下岗成为出租车司机、修理店店主、商户老板,或者办理退休手续开始晚年生活。


△  2018年8月27日,退休工人在工人村内回忆过去。


屋中的几个老人围绕四方木桌而坐,低头看牌,无人插话。另一个房间中,小提琴和手风琴和鸣的乐声透过窗户传至宽敞的院落中。冰柜里装着饮料食品,墙上贴着形状方正、印刷仿旧的“老工人超市”字样,旁边是支付宝、微信支付二维码。


△ 2018年8月27日,退休工人在工人村内练习乐器。


△ 2018年8月27日,退休工人在工人村内练习乐器。


一楼和二楼是退休工人的活动区,三楼开辟为展览区,每个房间如同不同历史时期的剖面图:墙上贴着上世纪50年代“先进生产者”的表彰奖状和60年代的“五号运动”奖状,颜色斑驳的木柜上摆放着70年代中日建交时获赠的和服娃娃,一面石英钟停留在过去的某个时间,不再走动。


新老铁西


沈阳重型机器厂,是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第一个重型机械制造厂,被誉为中国机械工业的“摇篮”。如今在沈阳重型机器厂的原址上,建立了重型文化广场。


△ 1976年,沈阳重型机器厂炼钢车间,工人在生产。 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30日,重型文化广场上,市民在“持钎人”雕塑后面跳广场舞。两名10余层楼高的工人侧身而立,手持钢钎,线条简洁硬朗的“持钎人”,意在纪念过去的工人精神。


△ 2018年8月29日,沈阳1905创意园,这是用原来重型机器厂的厂房改造的。


△ 2000年,肇工南街和南十西路交叉口附近向西北方向俯拍的工人村。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30日,沈阳铁西区肇工南街和南十西路交叉口附近向西北方向俯拍的工人村选址。


北二路是曾经的“下岗一条街”。但短短几年内,这里入驻了奔驰、宝马、保时捷等世界知名品牌,发展成全国品牌最多、配套最全、年销售额过百亿的汽车贸易产业带,2009年被评为“中国特色商业街”。

 1990年,北二东路和胜利北街交叉口附近向西拍摄的沈阳铁西区,满是厂房,烟囱林立。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30日,北二东路和胜利北街交叉口附近向西拍摄的沈阳铁西区。


工厂旧貌一起消失的是铁西上空的烟雾。如今的铁西,3条主干道上见不到工厂的影子,联合国人类居住规划署曾授予其“2008联合国全球宜居城区示范奖”。


△  1980年拍摄的沈阳老道口桥。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29号,沈阳老道口。


随着城市的发展,铁西的道路也进行了改造与升级。改造后,城市的毛细血管更加通畅,到2018年,铁西区内打通断头路35条。

铁西工厂虽然搬迁,但工业之路并未终结,2017年,铁西被评为中国工业百强区,布局其中的“一园一城一谷”将成为未来的工业发展方向。

- The End -

如今的铁西区北一路高楼林立,商业广场、写字楼和住宅区比邻而起,20年前工厂密集的景象成为历史。



8月31日的铁西区,楼顶的招牌反射着夕阳的亮光。


图 | 新京报记者庞礴  实习生 齐鑫

编辑 | 滑璇 二胖 校对 | 郭利琴

本文约2455字,阅读全文约需5分


这里是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中国最著名的老工业基地之一。


夜色下的北一路与其他城市的主干道没什么区别。马路宽阔,车辆如梭,道旁万达广场上灯火通明,中老年人在摇摆起舞,年轻人在篮球架下跑动、运球。


1949年后的几十年里,沈阳这个工业重镇被称为共和国长子,铁西则是工业心脏,集中了沈阳超过75%的工厂。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曾经因为重工业无比骄傲的铁西,开始为重工业所累。工厂倒闭,工人下岗。但经过20多年的调整和发展,铁西已经从阴影里走出来。


如今的铁西,3条主干道上见不到工厂的影子,联合国人类居住规划署曾授予其“2008联合国全球宜居城区示范奖”。


从高潮到低谷再到振兴,白云苍狗,我们回看铁西。


当年时髦的工人村


1953年,工人村由苏联援建完成,房屋仿照苏联的样式和结构,相当时髦。居民们说,60多个国家的人来参观过这个社会主义的模范社区;从空中俯瞰,能见到房屋排布成“工人村”三个大字。


对于工人来说,搬进工人村自然更是一种荣耀。1953年,22岁随哥哥、父母一起搬了进来的第一代村民尹忠福说,“那时候能住进来的,至少得是工程师”。


今年59岁的黄立志在工人村出生,长大。在他的印象里,从小家里就“装着红木地板,砖墙厚实,隔音好,冬暖夏凉。”


 这是工人村三期中的工人生活馆,由旧居民楼改成。一楼和二楼是退休工人的活动区,三楼开辟为展览区,每个房间如同不同历史时期的剖面图,这是展览区其中一个房间。

  

和崔孝华一样,卢思杰是在1977年结婚后搬进铁西,搬进工人村的。当时,沈阳的民居以平房为主,煤气、暖气、自来水入户的只有工人村。托儿所、卫生所在一楼,大合社一街相隔,鱼、肉和丰富的副食摆放在柜台后的货架上,工厂将剩余材料打造成小三轮车、摇椅,花园里的孩子们便有了娱乐项目。“家家户户日子差不多,大家的酱缸就摆在游乐场旁边,从来没人动。”


2018年8月27日,工人村生活馆内,一辆由沈阳自行车厂1962年生产的自行车。当年,铁西的工人们就是骑着这样的自行车来往于厂区与居住区之间。沈阳自行车厂从1952年开始生产白山牌自行车,1997年宣布破产。


在那个人人尊崇“工人阶级老大哥”的年代,铁西的工业区和工人村在小城的一北一南遥相呼应,工业发展和工人村的生活一样美好。


2018年8月27日,工人村生活馆内,一小卖部被布置成当年的模样。当时,沈阳的民居以平房为主,煤气、暖气、自来水入户的只有工人村。托儿所、卫生所在一楼,大合社一街相隔,鱼、肉和丰富的副食摆放在柜台后的货架上,工厂将剩余材料打造成小三轮车、摇椅,花园里的孩子们便有了娱乐项目。



年轻时的回忆


2007年,大多数老居民从房间面积小,采光差的老工人村牵走,5年后搬到了马路对面一排18层高的住宅楼里。那是老人们的新家,工人新村。


每天下午,铁西区南部少有的保留着旧容的肇工南街上,这幢三层红砖房热闹起来。居民们闲来无事时,常到这里打牌,会会老朋友、唠唠嗑。这幢小楼里留存着他们年轻时的回忆。


△  当年,在周末工人们会在工人村文化宫内跳舞。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这些老铁西多是曾经的工人,十几年前下岗成为出租车司机、修理店店主、商户老板,或者办理退休手续开始晚年生活。


△  2018年8月27日,退休工人在工人村内回忆过去。


屋中的几个老人围绕四方木桌而坐,低头看牌,无人插话。另一个房间中,小提琴和手风琴和鸣的乐声透过窗户传至宽敞的院落中。冰柜里装着饮料食品,墙上贴着形状方正、印刷仿旧的“老工人超市”字样,旁边是支付宝、微信支付二维码。


△ 2018年8月27日,退休工人在工人村内练习乐器。


△ 2018年8月27日,退休工人在工人村内练习乐器。


一楼和二楼是退休工人的活动区,三楼开辟为展览区,每个房间如同不同历史时期的剖面图:墙上贴着上世纪50年代“先进生产者”的表彰奖状和60年代的“五号运动”奖状,颜色斑驳的木柜上摆放着70年代中日建交时获赠的和服娃娃,一面石英钟停留在过去的某个时间,不再走动。


新老铁西


沈阳重型机器厂,是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第一个重型机械制造厂,被誉为中国机械工业的“摇篮”。如今在沈阳重型机器厂的原址上,建立了重型文化广场。


△ 1976年,沈阳重型机器厂炼钢车间,工人在生产。 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30日,重型文化广场上,市民在“持钎人”雕塑后面跳广场舞。两名10余层楼高的工人侧身而立,手持钢钎,线条简洁硬朗的“持钎人”,意在纪念过去的工人精神。


△ 2018年8月29日,沈阳1905创意园,这是用原来重型机器厂的厂房改造的。


△ 2000年,肇工南街和南十西路交叉口附近向西北方向俯拍的工人村。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30日,沈阳铁西区肇工南街和南十西路交叉口附近向西北方向俯拍的工人村选址。


北二路是曾经的“下岗一条街”。但短短几年内,这里入驻了奔驰、宝马、保时捷等世界知名品牌,发展成全国品牌最多、配套最全、年销售额过百亿的汽车贸易产业带,2009年被评为“中国特色商业街”。

 1990年,北二东路和胜利北街交叉口附近向西拍摄的沈阳铁西区,满是厂房,烟囱林立。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30日,北二东路和胜利北街交叉口附近向西拍摄的沈阳铁西区。


工厂旧貌一起消失的是铁西上空的烟雾。如今的铁西,3条主干道上见不到工厂的影子,联合国人类居住规划署曾授予其“2008联合国全球宜居城区示范奖”。


△  1980年拍摄的沈阳老道口桥。中国工业博物馆供图


△ 2018年8月29号,沈阳老道口。


随着城市的发展,铁西的道路也进行了改造与升级。改造后,城市的毛细血管更加通畅,到2018年,铁西区内打通断头路35条。

铁西工厂虽然搬迁,但工业之路并未终结,2017年,铁西被评为中国工业百强区,布局其中的“一园一城一谷”将成为未来的工业发展方向。



- The End -


雎才雎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