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分享丨默然爱你(荣云霄姐妹)

TJC背诵大本营2018-12-05 18:53:50

见证人丨荣云霄姐妹

记录者丨我叫星期六

所属教会丨真耶稣教会


01

28岁前,我不相信天地间真有神

02

在祷告中,舌头被卷起来

03

在异象中,神与我对话:

神对我说:“有没有神?”

神对我说:“我可以回应你!”

神对我说:

“你现在是晚间,在美国是白天。”

神对我说:

“在你很小的时候,我就爱着你。”

神对我说:“我默然爱你。”

04

28岁后,我相信天地间真的有神。


文章底部有音频链接


奉主耶稣基督圣名做见证:

台湾松山教会一直会有很多的慕道友前来慕道,于是我就有更多的机会,不断地向他们来做见证。每一次的见证分享,我的生命就被激励一次,所以多年以来,我的信仰始终可以不改变,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这次心怡姐妹邀约我来,与这里兄弟姐妹们分享我的信仰历程,我是绝对不敢说“不”。因为神的行事、作为,实在是太奇妙了!


28岁前,我不承认天地间有神

(1)对圣灵(方言)祷告的排斥

在我的家族里,有很多都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比如:奶奶,姑姑,表姑等等。尽管我的父母没有信耶稣,但是我们家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被带去过真耶稣教会,也多多少少会听到一些见证。


就我个人而言,我从起初就没有办法接受真耶稣教会所谓的圣灵祷告,我觉得祷告声音不好听,祷告的肢体动作也不好看。在我长大了以后,我就问我的姑姑:“你们知道自己的祷告是在说什么吗?”我的姑姑说:“不知道哦。”


一个人祷告那么久,却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这岂不是很荒谬的事情吗?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2)善良的母亲身患绝症晚期

在我二十八岁那一年,我非常善良的母亲生病了,而且是绝症晚期。我的母亲虽然没有信耶稣,但是她的一生都在坚持做一个好人。在我母亲的简单的人生观里,如果真的有天堂的存在,那么只要努力做一个好人,百年之后就可以去天堂了,所以,她觉得不必去信任何一位的神。


母亲的身体健康状况,对我们全家是致命的打击。她在我门的眼里是那么的善良,我非常爱我的母亲。她辛苦一辈子,还未来得及享儿孙之福,就要面临着离开我们,但是我却没有办法救她,所以我很痛苦。


3一张床位,身陷无助之境

我的父亲是一名军人,我也是在国防部上班,那么我的母亲自然就要住进军医院。三十九年前的军医院的床位也是跟现在一样,很紧张的,一床难求。


为了我的母亲,我就硬着头皮去找了两位长官,请他们为我的母亲无论如何一定要安排一张床位。可是直到我母亲即将被送去医院的前一天晚上,我仍然没有等到一张床位。那天晚上我心情很沮丧,因为我这一生唯一能为我母亲做的事就是求得一张床位,但是我这个做女儿的却无能为力,所以那一天晚上我极其的悲伤,苦苦悲叹:“为什么好人,都不会遇见贵人呢?”


4抵制家族亲人邀请我们去信耶稣

我们家仨姐妹,曾经暗地里商量过,我们不要把母亲重病的消息告诉家族中信耶稣的亲戚们,因为他们一旦得知消息,第一个反应肯定是来力劝我们全家去信耶稣,所以我们决定暂时不声张。

 

我是一个极端地不相信这世界有神的人,哪怕只有一秒钟,哪怕只有一个意念,我都不能相信,更不能接受耶稣就是神的福音信息。


5)二姐向信耶稣的姑姑求助

我们家的二姐,与我一样的生长环境,但是她是一个很柔弱的女子,她会相信曾经听过的见证,会在她人生遇到疑难问题,自己无法解决的时候,她就会去向神祷告。


当我的母亲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我二姐就一个人关进房间里面,向神祷告,她甚至向神祷告许愿,说她愿意把自己寿命的十五年分给自己的母亲。(因为她好像曾经听过类似的见证)


二姐祷告后起身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打电话给我的姑姑。这令我无比惊讶,因为我们商量过的,暂时不声张的。在电话里,我的姑姑安慰了我的二姐:“不要怕,我们有主耶稣可以依靠!”我二姐的心立时得到了莫大的安慰,她当时是这样形容她的心情:“我那忐忑不安的,慌乱的心,就像在波涛汹涌的海浪上,抱住了一根木头!”


6)姑姑带着传道人向我们传福音

我的姑姑就非常的积极邀请了真耶稣教会的一位传道到姑姑家,然后邀请我们仨姐妹一同过去,在姑姑的家里传道对我们分享福音见证。


医院的医生已经是没有办法救治我的妈妈,我就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就想着蛮去听听看,有什么办法可以来救治我的母亲?如果可以医治我的母亲,我什么都愿意去做。


我们在姑姑家里,与传道人见面的时候,传道就给我们分享有关灵魂、得救、永生、天国的话题。我听了以后不住地流泪,我对他们说这些都是人死了以后的事情,我现在只关注的是用什么办法可以救治我的妈妈?传道看见我流泪,就继续再分享,神是一位慈爱的神,他除了要把我们最宝贵的灵魂的去处天国赐给我们以外,在世也有平安。


我一听到“平安”两个字,赶紧把眼泪擦了,巴望着传道能够给我指出什么办法?可是传道只说,我们一起来祷告,看神的旨意如何?


7)二姐祷告得圣灵

我也跪在二姐旁边,在这一次的祷告中,她的双手会不停地拍掌,祷告的声音也与我不同。我很疑惑地看着她,她以前也会自己祷告,但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状况,我还看见传道笑容满面地说:“她得到圣灵了。”


我看着眼前的正在祷告的二姐,她的面部表情告诉我,她的内心非常的喜乐。我知道我二姐不会骗我,那时我才隐隐明白,原来我之前所听过的圣灵祷告是真的哦。


(8)仨姐妹的第一次共祷

从姑姑家回来以后,我就告诉我的母亲,二姐得圣灵了,我母亲听到了以后也很开心,也会说感谢主。到了晚上的时候,我的二姐就提议说,我们一起跪下来祷告,为母亲明天住院的事情祷告。


我心里当时暗暗的嘀咕,我都拜托长官去找门路找关系,希望可以得到一张床位,都没有得到,那么祷告会有用处吗?但是既然我的二姐已经开口提出,我们要一起为母亲祷告,所以我们三个姐妹就在房间里一起为母亲祷告。


那天晚上,我们三个姐妹,真的都不懂得如何同心合意地向神祷告,所以我们在卧室里,就是跪下来,沉默了一下子,然后就结束了祷告。


28岁后,我相信天地间真的有神

(1)我独自屈膝向神祷告

我从小的观念,我并不相信这个天地人间有一位神的存在,因为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


人世间有太多不公不义的事情,如果有神,为什么会让这些人这些事存在呢?如果人世间有一位神,那么他应该懂得赏善罚恶,应该立即出手修理坏人。世间太多的不义,有时候我都会被气得甚至很想去学武功,然后来替天行道,修理坏人。


在这个世界,我看不到有神,所以你如何叫我去跪下来去承认有一位神叫耶稣。


我们仨姐妹祷告完成后,我的两个姐姐离开了房间,我一个人万分颓废地坐在床边。我的心情极其的沉重,极其的痛苦。


我没有能够为我的母亲争取得到一张医院床位,就在这种极其痛苦的时候,我突然间,自己会跪下来,说出来的第一句话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存在?然后,我就不再开口说话,我仅仅是默默跟神交流:但是求你可怜可怜我,因为我的妈妈才五十四岁,一生劳苦,请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尽一点孝心,让我的人生没有遗憾。


(2)在默祷中,舌头被卷起

忽然之间,我的舌头不由自主地卷起来。昏暗的卧室内只有一盏微弱的壁灯还亮着,我独自一个人,突然间自己的舌头会紧紧的卷起来,却不能放平。那一刹那间,对于我而言,是极其恐慌的事情。我尝试着努力要放平我的舌头,但是我没有办法控制。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闪现出来一句话:“圣灵祷告就是用奇异的卷舌音祷告。”


我立刻说:“啊,我听过这句话。”那是我还寄住在台北姑姑家时,她曾经对我这样子解释过--圣灵祷告就是用奇异的卷舌音祷告。


(3)在异象中,神与我对话(不是用声音,都是很清楚的意念)


①神对我说:“有没有神?”

我还在为舌头不由自主卷起来恐慌之时,随即另有一个讯息在我的大脑闪过:“有没有神?”我就很惊讶,他为什么知晓我不相信有神,所以要亲自来问我?


在神问我这句话之前,我是低着头跪着向神求告的,当神把这句话来问我的时候,我居然把头仰起来,然后我在心底里回答:没有!”(我还是很诚实的,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有神。)


②神对我说:“我可以回应你。”


○神说:“地球几十亿人中,你这样一个小小的人,跪在这一个小小的房间里,喃喃说几句话,他就可以回应你。如果他不是神,又是什么?”


我说:“对呀,地球几十亿的人,而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你却对我说话,你居然回应了我。”我就很惊讶,我真的被震撼到了,因为这不是我自己想象的。)


③神对我说:

“你现在是晚间,在美国是白天。”


我说:“这个地球有时差。当台湾的基督徒,在晚间睡觉了,就没有人祷告;可是在美国的信徒,却已经醒来了,又可以祷告了。所以这个地球的分分秒秒都有基督徒在祷告。因为你是神,所以你知道在这一个昏暗的房间里跪着一个小小的我。”很多人听见这句话后,就会好奇的问到底是什么意思?非常的奇妙,不需要解释,那一刻,神可以让我立刻就领悟明白


我心中的心结就这样子被神解开,我默默惊呼:“哇,你真的是一位神。”


④神对我说:

“在你很小的时候,我就爱着你。”


●我说:“我很惭愧,很不好意思,因为我从小就不承认有神,也不相信有神。”


随即,他给我看了一个异象(当时我的眼睛是闭着,但是却可以看得见):我就看见有一位小妹妹,剪着娃娃头,圆圆的脸蛋,胖乎乎的,真正兴高采烈地唱着:“耶稣爱我,我知道。”(那是我小时候的样子)


●我说:“‘耶稣爱我,我知道’这是我唯一会懂得哼的一首儿歌。


很讽刺的是,在过去的二十八年里,我没有一秒钟,是知道耶稣是爱我的。所以当主耶稣用这个异象给我看的时候,我非常的震撼。因为我知道,在我还是那么小的时候,他已经派人去把我带进真耶稣教会。可是我并不认识他,我也不相信他。


⑤神对我说:“我默然爱你”


●一个字一个字的在我眼前闪现,而那时候我虽然是闭着眼睛却是真的可以看得见。


●当时我并不知道圣经上有这四个字。可是当我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我突然之间大哭起来,因为我知道,“默然爱你”就是神一直爱着我,即便我从来没有回应过他的爱,神也依旧默默地爱着我。


我深知自己从来没有爱过神,我就开始放声大哭。我觉得这这份爱太伟大了,以至于我没有脸见这位神,我从心底里有股力量愿意承认---神真的存在


我的舌头就在我的心底愿意承认神真的存在那个霎那间,很奇妙地可以舒展开,可以被放平。在这之前,我的舌头一直是紧紧地卷着,直到我内心真的承认神真的存在。


当我的舌头被放平了以后,我就立刻起身坐在床边,我就很想咬咬我的指头,确定一下,刚才所经历的过程是真实的。然后我又告诉自己,不需要咬自己的手指头,因为是真的发生了。


(4)立下志向:

         认识真神,讨主喜悦

我要承认,神是真实的存在。我有限的智慧,我从前不认识他,我下定决心,从今以后,我要很清楚的认识这一位会回应我的神。我要认识他是一个怎样的神,我又要如何做才能讨得他的喜欢?我一定要讨他的喜悦。


那个晚上,是民国68年11月12号的晚上,神给了我他的回应,给我看了他给我的的异象,我就在那一刻起,立下了要清楚地认识神,不要糊里糊涂相信的心志。


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离开过神。我就开始很认真的去真耶稣教会聚会,我很认真在听讲道。因为我以前完全不认识他,现在我想要认识他,我想要听明白讲台的讲道可以让我听懂什么?


我在这三十九年里,我除了特别的状况,我几乎没有不参加聚会,到如今我仍然还是想说我要想认识他,因为神实在是太奥秘了,还有很多是我不知道的。所以这一点,我要跟大家分享,我们要常常聚会,常常看圣经,要常常心里火热服侍他。


神真的不偏待人: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约十四21)神实在是位信实的神, 就因为我这样认真执着地追求认识他,神不断带领着我,与我同在,与我同工。


小叔子一家受洗归真

(1)一道鸭血,悄然改变弟妹的信仰

有一天,是我们家族聚餐的日子,那天我小叔子点了一道鸭血。我是基督徒,不能吃血,所以我就开口征求他们的意见:“你们今天是否可以为了我的缘故,不要吃这道鸭血?”

 

我小叔子就很惊讶问道:“为什么呀?为什么呀?”然后他指着他的太太说:“她也是信耶稣,为什么都可以吃鸭血?”

 

我弟妹(小叔子的太太)霎那间脸红,面露羞愧:“我们的牧师说只要凡物感谢神就可以吃。”

 

我不慌不乱地解释:“是的,你说的不错。但是在《使徒行传》记载着:28 因为圣灵和我们,定意不将别的重担放在你们身上。惟有几件事是不可少的,29 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和奸淫。这几件你们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愿你们平安(徒十五28-29)所以我们真耶稣教会的信徒,是不可以吃血的。

 

那次聚餐之后,我的弟妹告诉我:“你以前根本都不认识神的,为什么现在可以这样清楚地认识神呢?”尽管她不得其解,但是她亲眼看见了(神在我身上的作为)。

 

2)探访慕道友,丢失一辆脚踏车

有一天,我接到弟妹的电话,她说她的一位朋友身陷痛苦之中,问我可不可以去向她传福音?我自然很欢喜地答应。原本约定是晚餐后再去探访那位朋友,但是还未等到我晚餐吃完,我的弟妹就又打了一通电话过来:“我的朋友即将出门,我恐怕失去这个机会,你可不可以现在过来?”虽然时间仓促,但是我心想救人如救火,就一口答应她,马上出门去探访那位朋友。

 

我的先生尚未接受这份信仰,所以他心理排斥很厉害,甚至有时候会蓄意攻击我的信仰,即便如此,我还是要忍耐,因为我知道,在过去的28年岁月里,我丝毫也不能承认耶稣是我的神,连一秒都无法接受耶稣是我的神,所以我怎能强求我的先生马上就信耶稣是神呢?餐桌上碗筷未来得及收拾好,我却急着要出门,但又不能直言相告,只是说我现在要出门。

 

我与弟妹家相距也有一段距离,也没有公交车,时间紧迫,来不及片刻的等待,我就毫不犹豫地骑上我儿子的脚踏车。那是一辆我先生刚刚翻新的脚踏车。

 

我骑着脚踏车匆匆忙忙赶到弟妹居住小区,停车时才发现脚踏车没有带锁。因为这辆脚踏车才刚刚被我先生重新刷漆了一遍,崭新得很,好像一辆新车。

 

这下糟糕了,如果没有刷漆,破破烂烂的,没有上锁,可能不会被盗走,可是现在刷得好像新买似的,没有上锁,放置在路边实在招人眼目,很不安全。可是我不是小区的住户,如果推进去委托给小区的保安照看,又恐于保安的笑话,一辆脚踏车而已,至于这么紧张吗?犹豫了片刻,我就决定直接放置在路边,然后仰望神:“主啊,交给你看管了。”随后就到了六层楼的弟妹家。

 

我跟小叔子聊了几句话后,弟妹就准备带我去见那位朋友。原来她们是住在同一栋楼的,那位朋友是住在第九层。

 

我们与那位朋友交流得很愉快,我对她讲了一些蒙恩见证,也分享了一些圣经的经节,悟性祷告结束后,我就起身下楼准备赶紧赶回家。当我下楼在停放脚踏车的地方寻找我的脚踏车时,脚踏车居然不见了。

 

我当时很无奈地仰天长叹:“主啊,开什么玩笑,我不是有拜托你帮忙看管的吗?”

 

这辆翻新的脚踏车,我先生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用了两罐油漆调和才刷新的,第一次被我骑出来,就不见了,我先生知道后一定会骂我的。随即我的脑海里又一个意念一闪而过:如果丢失一辆脚踏车可以换得一个人的灵魂得救,值得。我原本沮丧的心情立时得到了安慰,竟然是欢欢喜喜地唱着赞美诗回家去。

 

回到家,我也不敢将脚踏车丢失的事告诉我的先生,免得提早被他骂。临近睡觉之前,我才婉转地问他如果脚踏车丢失了怎么办?果然不出所料,他噼里啪啦地数落了我:“信迷咯—疯狂咯—一个电话就风风火火出去咯—。”

 

我心里一直默默祷告,我知道不能埋怨他,因为换成是我,我可能也会这般生气。但是我先生骂了一箩筐,实在令我很心堵,直到我用力捶了一下床头,他才停止责骂。

 

那时我是流着眼泪默默祷告神:“神啊,你改变我可以那么容易,在一两分钟之内就把翻转过来承认你,认识你,敬拜你,可是我祈求了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为什么就不能改变我的先生呢?如果他也信了神,即使我们没有一起出去做主工,但是至少他也不会拦阻我,更不会数落我。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呢?”我就这样一直反复地问神。

 

3)带领慕道友却被先生误会

过了不久,有一天,是我姑姑打来电话:“云霄啊,内湖(谐音)灵恩布道会,你姑丈的朋友答应你,我夜间视力不佳,你可不可以去带他一起去?”我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了,因为脚踏车的风波还未完全平息,我现在如果再答应出门,肯定又要被挨骂。

 

姑姑也不勉强我。挂断电话后,我立刻后悔了。

 

平常我们要费很多的唇舌去鼓励慕道友来教会参观,人家也不一定乐意接受,现在眼前就有一位愿意来教会的,如果我故意推辞,实在很亏欠神。所以,我又决定答应了姑姑。

 

姑丈的朋友是一位大叔,我要与他同行,就必须另约两位姐妹与我们同行。

 

布道会结束后,我们按照回家的路线依次把两位姐妹送回家后,本该是先送大叔回家的,但是大叔又以天色已晚,又坚持要先送我回家。

 

天底下的事,无巧不成书。计程车刚刚抵达我的家门口,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巧我的先生开门出来丢垃圾。他特别留心看了计程车内的那位大叔,整个脸沉了下来。我看得非常清楚,心里暗暗叫苦:“糟了,糟了,撒旦一定又来兴风作浪了。”

 

刚踏进家门,我先生就臭着脸取笑我为什么车内会坐着一位男士?尽管我百般解释那是姑丈的朋友,是一位大叔,而且自己固有的家教及信仰,也绝对不容许自己去放纵,可是他依旧不依不饶的怂我:“很多拜神的人,也做了很多坏事。”接着他的话,越说越难听,最后还不忘记狠狠地补我一刀:“不要脚踏车掉了,以后连人也要掉了。”那时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跑到卧室,关起门来向神哭诉:“主啊,你不肯改变我的先生,现在你看见了,我要因为他受了这么多的委屈。为什么我祈求你这么久,你就是不肯改变他?”

 

4)丢失的脚踏车神奇般失而复得

在祷告中,我倾诉了许久,内心得到了安慰,擦干眼泪,开门走出去。只见我先生很不好意思地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对着他脱口而出一句:“我的神,会让丢失的脚踏车回来。”话音刚落,我就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我怎么可以敢这样说话。脚踏车既没有牌照,也没有报案,偌大的一个城市,茫茫人海,脚踏车怎么可能会寻得回来呢?我的先生很不屑地对我说:“如果脚踏车可以失而复得,那以后的事情就随便你了。”

 

隔了一段日子,家庭聚会安排在我的家。下班后,我就准备去买一些水果,可是脚踏车已经丢失了,我没有车可以骑。鉴于我先前不由自主地在先生面前宣告丢失的脚踏车会回来,于是乎,我的想象力突然间丰富起来了,似乎可以远远望见,那辆丢失的脚踏车会在原位上等着我去骑回家。所以,我一鼓作气,一路欢喜,一路狂跑,奔向我的弟妹家的居住小区。可是,当我跑到了原先丢失脚踏车的停放处,原地空空如也,脚踏车没有在等着我带它回家。瞬间,我倍感气馁。

 

原来,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幻想而已,空欢喜一场。

 

正当我整理好情绪准备转身回去购买水果之时,遥见马路对面的弟妹向我招手呼喊我不要走开,一定要等等她。尽管我的时间很紧张,但是听见弟妹的呼喊声音那么急切,我也只好暂时停下往回跑的脚步。

 

原来,是弟妹楼上的那位朋友告诉她曾经做了一个梦,在梦中的自己居然是在祷告。我弟妹就把她的这个情况告诉了我,征求我的意见,要不要再去探访她一下。我一听,很是欢喜,自然应允她必须要再去探访关怀。

 

随即,我就把回家买水果的事情忘记得一干二净。

 

我与弟妹一路边走边聊,我顺口就跟她提起上一次因为来探访这位慕道友脚踏车被人骑走的事情。当我们乘坐着电梯抵达第九层之时,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我的眼睛顿时一亮,惊呼:“那就是我丢失的脚踏车!”我弟妹无限惊讶地望着我。

 

就在刚刚上一秒钟,我们还在谈论丢失的脚踏车,现在怎么这样神奇地出现在眼前?我弟妹说,如果今天我不是与你同行,如果只是后来你讲述给我听此时此刻所发生的事情,我一定不会相信,我一定会怀疑这是你编造的故事。

 

为了彻底打消弟妹的疑惑,我指着脚踏车告诉弟妹:“你快来看,这辆脚踏车的颜色举世无双,因为这是你二哥使用家中剩余的两罐油漆调成的颜色。”

 

弟妹赶紧按响朋友家的门铃,迫不及待地问她朋友:“为什么你家门口会停放一辆脚踏车?”

 

那位朋友被问得莫名其妙:“什么脚踏车?我也从来没有看见门口有停放着脚踏车。”

 

我们就把脚踏车丢失的过程讲述给那位朋友听,她的眼睛也是瞪得又圆又大,这么奇妙的事情竟然就发生在她自己的家门口。

 

如果不是因为先生亲手用两罐剩余的油漆调成的颜色独一无二,我当初完全可以自作主张地去二手店买一辆敷衍他。我们的神,非常厉害,他先预先让我的先生亲手调漆,让他可以在他日笃定识别失而复得的车,就是曾经被太太丢失的那辆脚踏车。

 

所以,我就把这个经历向很多人见证,就有一些人也无法理解,他们都会不约而同问我同样的一个问题:“是不是你自己把脚踏车停放在九层了,随后自己又忘记了。”我真的得不停地解释:“我弟妹邀约我与她一同去探访她的朋友,最初我并不知道她的朋友是住在第九层的,所以我怎么可能把车子带到九层去呢?”他们听到我这样的分析,就都沉默不语了。

 

5)安息日里,弟妹祷告求得圣灵

神让人眼睛看见的是有福的,脚踏车失而复得的那天晚上,我的弟妹就主动来我们家参加家庭聚会。从此以后,每逢安息日的早晨,我弟妹都会坐着公交车到我的家门口,与我一起前往真耶稣教会守安息日。

 

有一个安息日的上午,午餐时间,大家已经纷纷离席去楼下吃爱餐。我弟妹却跟我讲:“雲霄啊,为什么我现在又很想祷告呢?”我很高兴,就欣然陪她一起再祷告。

 

我们俩就径直走到讲台前跪下开始祷告。过了几分钟,我就听见弟妹的祷告声音好像是卷舌的声音,我很激动地起身冲到地下室去寻找传道:“我的弟妹不晓得是不是受圣灵了?”

 

传道才听见我这么一说,就放下手中的碗筷,随我冲到楼上来。

 

我们就在弟妹的身边一起祷告,传道为我弟妹按手祷告,我弟妹在祷告中又说方言又哭得很大声。经过传道的确认,我弟妹真的是得圣灵了。随后,我弟妹祷告完毕后起身告诉我,很奇妙,她并没有想哭啊,但是祷告的时候心中却充满着喜乐,好像遇见了阔别已久的父亲一样。

 

6)弟妹,坚决受洗归真

得了圣灵以后,我弟妹就坚决要求受洗归入真耶稣教会。我当时顾虑到小叔子的脾气与我家先生的脾气是如出一辙的,所以担心她受洗了会在信仰道路上遭受很多的拦阻与委屈。我还提醒她要考虑清楚,信仰的道路,是一条不归路,一旦选择受洗了,终身不能反悔。弟妹心意已决。

 

弟妹受洗以后,没有多久,他们全家移民去了美国。我的小叔子也是个很顽梗的人,但是神也有神的办法。

 

7)一个异梦,小叔子受洗归真

移民到美国的小叔子后来去大陆投资生意。在中国大陆的一个深夜,小叔子做了一个奇怪的异梦,梦中他看见四处黑烟弥漫,可是在另一个角落里却有一栋明亮的建筑物,即便浓烟滚滚,他也可以非常清楚地辨认出那是美国的真耶稣教会。(在美国的时候,小叔子偶尔也会跟随着弟妹一起到教会慕道。)

 

梦醒时分,小叔子终日惶恐不安。

 

回到美国后,小叔子回到教会,强烈请求要受洗。当时教会的同工经过深思熟虑,认为他没有迫切的危机,在大陆那边也不方便可以找到真耶稣教会进行跟进牧养,所以请他再给自己一些时间,先把真理查考清楚明白了以后再接受洗礼,可是他却提出:“如果世界末日来了,而我却没有受洗,那么你们谁为我负责?”

 

美国教会的传道被他这么一问,就只好抱着圣经天天往他家里跑,本着圣经不停地与他谈道,有两周时间之久。两周之后,小叔子受洗了。受洗的当天,他打电话到我的办公室告诉我,他受洗了,而那天正巧是我的生日。我很是欣喜,同时也感谢他,恰巧能够在我的生日的这一天,送我这么一份美好的礼物。

 

非常奇妙的神带领,我小叔子夫妇及儿女,后来蒙主拣选,全部受洗归入真耶稣教会。

 

婆婆归真经历

(1)不是丢伞就是失手提袋

我的婆婆是长老会信徒,我归入真耶稣教会以后,偶尔也会邀请她到真耶稣教会听道。来过之后,她就没有强烈的心思再去,因为她感觉真耶稣教会的教规很严格,星期六是安息日,必须要去教会守安息日,而在长老会做礼拜,可去可不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有一天安息日中午,我赶回家去准备带孩子去教会守安息日,婆婆正巧来我家,我就趁机再邀请她一起去真耶稣教会,她就说很困了,不想去。我一听,没戏。正当我们准备出门时,她却又改变主意了,决定跟我们一起去教会。

 

可能是因为勉强的缘故,她换装就拖延了很多的时间。为了尽量聚会不迟到,我就让儿子先出去打一辆计程车,因为平常要拦下计程车是很难的。当我牵着我婆婆出去时,我非常惊喜地看见儿子拦下的竟然是一辆进口的计程车,而且车子颜色很特别。

 

平常我们搭计程车都是低着头坐进去,也不会去留心司机的外貌长相,也不会更多地与司机说话聊天。那一天,我却与司机热聊起来了。怎知,这也是神的伏笔。

 

到了教堂门口,我们急匆匆下车,婆婆回神过来才发现她自己的手提袋遗忘在车内了,但是计程车却已经开走了。当下她就后悔:“我是不是不应该到你们真耶稣教会来,上次掉了一把伞,这次又掉了手提袋。”我就安慰我的婆婆,不要忧愁,等下请姐妹一起为你的手提袋祷告,一定会被再送回来的,她不相信:“哪里会有那么好的人,会把手提袋送回来。”

 

过了一段日子以后,手提袋仍旧没有被送回来,我的婆婆每每想起,都耿耿于怀地说“不可能啦,不会被送回来的。”

 

2)与计程车司机再次相遇

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位姐妹的电话,说是东部的一位同灵来台北工作,可是都没有时间参加聚会,只有星期天的晚间才有时间,所以很希望兄弟姐妹们可以到他家一起家庭聚会。

 

姐妹邀约我一同去,我以第二天要上班为理由当即拒绝,尽管那位姐妹还是再三恳求我,我还是铁石心肠地拒绝了。她又软磨硬泡地央求:“哎呀,我们就当是付一点爱心嘛,一起去咯。”我就不忍心再回绝她,但是心里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因为我们并不认识那位东部同灵的家庭具体住址在哪里。

 

透过询问教会的兄弟姐妹,得到了那位同灵的家庭住址,当我们一路寻找过去,却始终找不到那位同灵的家。这下犯难了,这位姐妹姐妹灵机一动,提议可以咨询计程车司机啊。可是我们并没有要搭坐计程车,我们怎么可以伸手拦截计程车呢?进退之间,眼睁睁地看着一辆计程车,又一辆计程车从眼前唰地开过去,再不拦下一辆,我们真的要空跑一趟。再看见有第三辆计程车开过来之时,我勇敢地伸出手去拦截下来。

 

当计程车停下来的那一刻,我又被惊喜到了,这么巧,居然是之前承载过我和婆婆去教会的那辆进口计程车。我特意定睛瞅了驾驶室的司机,方脸,黑边眼镜,果然是他。我赶紧向他解释我们曾经搭过他的计程车,并询问他是否看见了当时我婆婆遗忘在车内的手提包?计程车司机立马就想起了,并告诉我手提袋已经交给车行老板了。我照着司机提供的车行老板的电话号码打过去,老板确认手提袋还在车行,我要求老板提供给我车行地址,我会亲自上门去取。

 

3)同事顺路替我取回婆婆的手提袋

第二天上班到了办公室,我拿着车行老板提供的地址询问我的同事,板桥地址到底是在哪个方向?要坐哪路公交车才能抵达?我同事接过我手中的地址,原来那个车行就在她家后面的一条巷子。

 

她很好奇,到底我要去板桥做什么?我就把整个事件的经历见证给她听。她很惊讶,怎么可能呢?全台北有不计其数的计程车,你可以两次遇见同一辆的计程车?我就把地址交给她。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手中提着从车行中取回的手提袋,很得意的摇摆进来,对我说:“真的有神,真的有神。”

 

下班后,我兴高采烈地把失而复得的手提袋交给我婆婆时,我婆婆吃惊的同时,也连声惊叹:“你们教会的祷告真的很有功效哟!”

 

4)婆婆去美国,在纽约受洗归真

婆婆的女儿需要脑部手术,我婆婆就去了美国纽约照顾她。出发之前,她请求我是否可以请真耶稣教会的信徒帮忙代祷,因为她认定了真耶稣教会的祷告很有能力,我当即回复她当然可以的,也承诺她也会要求纽约教会的兄弟姐妹们共同代祷。

 

我的一位姐姐也是在纽约的,所以当我婆婆抵达美国以后,我姐姐也是很热情地接待她。每次接送,往返时间各需要40分钟,我婆婆很受感动。

 

随着更多的机会接触,美国纽约真教会的很多爱心姐妹也时不时地向婆婆传讲得救的福音,并本着圣经纠正真耶稣教会的浸礼才是完全符合圣经真理的,才有赦罪、得救的功效。

 

婆婆的身体向来畏寒,是开个冰箱都会打喷嚏的那种人。那时的美国已经是四月,天气非常寒冷。当美国纽约姐妹们鼓励她接受真耶稣教会的得救洗礼时,她畏惧严寒的气温,希望自己待到回台湾了再去真耶稣教会受洗。但是纽约教会的兄弟姐妹们实在很热情,那时杨约翰长老也很热切关注她的洗礼,因为他们付出了极大的爱心,所以神亲自动工,让我的婆婆放下心理包袱,在美国的寒冷四月天中接受真耶稣教会的活水浸礼。


神的作为真的非常奇妙,我的夫家亲族,就这样不断地被神感动,被主拣选,都一家一户的相继受洗归入真耶稣教会。

 

我的先生,受洗归真

我的先生,原先是个死硬派的人。我先生中风后,整个人就开始谦卑下来,每次听赞美诗都会流泪,蒙主看顾,手术也顺利。

 

先生出院后,就乖乖的跟随我到教会慕道,半年后受洗归真。

 

我的先生求圣灵的经历也是很有趣的。当他受洗后,固执己见,认为求圣灵祷告,大家密集祷告,空气不好,很不卫生。

 

我先生受洗半年后,教会的灵恩会开幕了。我就提醒他,大家都有求到了圣灵,若没有求得圣灵,以后也是不能进天国的。我再三鼓励他:“现在是灵恩会日子,是圣灵大将的时刻,你只要认真地祈求,神就会给你。”

 

我的话音刚落,我的先生就向我伸出三个手指头,然后点头示意同意。大家都猜他的意思是“OK”,我猜他的意思是“3次”。

 

我太了解他的个性,他只给自己三次的机会。

 

第一天,求圣灵,他没有得到;

第二天,求圣灵,他又没有得到;

第三天,求圣灵,他就不想再去。

 

他藉着去洗手间的借口逃离了。我太了解他了,就守在洗手间门口,提醒他:“既然是三次,那么现在还剩余一次。”

 

他就顺服地径直走向前面的讲台前跪下祷告求圣灵。在求圣灵时间快结束的时候,赖传道特意走到我跟前:“荣姐妹,你先生得圣灵了。”那一刻,全教会的兄弟姐妹们都为他高兴,为他鼓掌为他鼓励。今天因为时间的缘故,我不再细述。

 

感谢主,神的作为真的很奇妙,即便你如何不想认识他,神也会用自己的手段引领我们到他的面前,承认他,相信他,跟随他,见证他,宣扬他。愿一切的荣耀归给天上的真神耶稣基督,阿们!


耶和华你的神,

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

他在你中间必因你欢欣喜乐,

默然爱你,

且因你喜乐而欢呼。

(西番雅书三17)


本篇文字是见证录音如实记录,

为了文章结构,文字略微调整,

见证内容基本没有任何的删减。


默然爱你/荣云霄姐妹/见证录音链接

点“阅读原文”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