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右转即将迎来日出时刻 --- 回顾最高法院献给世界的史诗(五)

应锐策2018-12-05 17:06:25

位高权重一言九鼎,地位近乎于“君权神授”下的“黑衣大主教”的大法官,却是并不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


这是因为在美国的宪政机制下,大法官并非民选,而是由总统提名国会上院(Senate)确认,而且一旦上岗非自愿辞职或犯罪弹劾不得被罢免(用心细致的宪法起草者们甚至明确规定了所有的联邦法官薪资皆是只可增,不能减),也没有规定到了啥年纪就得下班。


这样一个安排给予了大法官们可以终身在位的殊荣,却也意味着,即使贵为首席大法官,也无法对最高法院内部的力量对比施加影响。最高法院这座堪称镇国之柱的殿堂是右翼还是左派占据多数,完全取决于总统与国会的选举结果。

2010~2016的美国最高法院:前排从左至右:托马斯、斯卡利亚、罗伯茨、肯尼迪、金斯伯格;后排从左至右:索托马约尔、布雷耶、阿利托、卡根


谁来做接班人

倘若一定要为大法官们找到一个影响最高法院构成的路径,那就只有一个代价高昂的办法:在最佳的时刻引退。由是,向来的惯例是年事已高的大法官会在意识形态相近的总统当选就职任期起始之际退隐,从而尽可能的保证心仪的接班人得以继任。这在近数十年来,美国政坛的两大阵营对立日趋泾渭分明之际,益发是珪步之间震动天下。


自1971尼克松提名伦奎斯特接替哈伦大法官以来,共和党的艾克提名的沃伦偏左派而民主党的肯尼迪提名的怀特却偏右翼的事例越来越难得一见。及至上世纪最后二十年与世纪之交以来,以提名大法官的总统是哪位,来判断该名大法官的司法理念倾向,当说已是相当的靠谱了。


里根在1981入主白宫后,先后提名了奥康纳(1981)、斯卡利亚(1986)、肯尼迪(1987)3位大法官,这3位均属保守派的一侧,但如前所述,奥康纳与肯尼迪先后成为左右最高法院走向的“摇摆票”,只有斯卡利亚一位是纯色的铁杆右翼光谱。


老布什于1989接手总统权责后,在为期4年的任内提名了两位大法官,前面的苏特(1990)成为迄今最后一位立场同提名的总统不相符的大法官,而后面的托马斯(1991)终使最高法院的力量对比实现翻盘。

1991年初老布什打赢海湾战争,声望如日中天,年事已高身体欠佳的马歇尔大法官(Justice Thurgood Marshall)深感后面的4年还将是共和党的总统当家,遂于当年年中宣布退休。这个意外的再提名一位大法官的机会,为老布什回填了前一年提名的苏特转向左翼的意外。身为1960年代民权运动传奇的马歇尔,在1993年初克林顿就职数天后去世,而接替马歇尔的同为黑人但却立场极度保守的托马斯大法官(Justice Clarence Thomas)至今仍在最高法院


冷冻奶酪机

1993年1月克林顿就职后,美国总统在两党之间经历了连续3个在位8年的轮换执政。期间的最高法院,先是完成了上一轮的新老交替,进入了持续十余年的稳定期,随后则又迎来了一度充满悬念的新一轮交替期。然则,由于大法官的卸任与提名保持着同党派的“潜规则”,最高法院时有摇摆的5:4右翼多数局面在二十多年间一直未曾改变。


最高法院的一条规矩,就是在9位大法官举行闭门会议时,是不可以带进助理秘书的。因此,来得最晚也就是资历最浅的那位大法官就得负责做好会议记录;倘若因为什么原因有人敲门的话,还得起身去开门;此外,资历最浅的大法官还得管着餐厅。

在克林顿任期的最初两年里,金斯伯格和布雷耶两位左翼大法官到任,完成一轮新老交替的最高法院进入了超出十年的稳定期。于是乎,一直保持着资历最浅身份的布雷耶大法官记了十来年的会议记录,开了十来年的门,管了十来年的饭,直到人们都觉得最高法院的饭没法吃了..... 


直到2010,从未当过一天法官的卡根(Elena Kagan)就职后,局面才算彻底改观。对此卡根大法官曾表示,“也许50年之后没人记得我判了什么案了,但大家一定都会记得,是我在最高法院引进了冷冻奶酪机” 。

曾任哈佛法学院院长的卡根,虽在理念上属于对立阵营,却跟校友师哥罗伯茨有着良好的私交


然则笔者想要在此一提的是,在小布什于2005年启动最高法院当前的一轮新老交替之后,2009年继任的奥巴马在两届任期里 --- 而且期间6年是总统和国会上院多数同属一党 --- 仅仅只提名了两位大法官,并非是个正常的状况 --- 当说,是个相当不正常的状况。


“超期服役”的大法官们

诸位且来看看2016年5月的最高法院成员名单:


除去此前在79岁年纪辞世的斯卡利亚大法官,按照资历排序:

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生于1955年,61岁;

肯尼迪大法官生于1936年,79岁;

托马斯大法官生于1948年,67岁;

金斯伯格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生于1933年,83岁;

布雷耶大法官(Stephen G. Breyer)生于1938年,77岁;

阿利托大法官(Samuel A. Alito Jr.)生于1950年,66岁;

索托马约尔大法官(Sonia Sotomayor)生于1954年,61岁;

卡根大法官生于1960年,56岁。


显然,这是一届相当老的最高法院,即便按照“九老院”的传统来衡量也是相当老了。

 

这其中的缘由,在于大法官们相当普遍的“超期服役”。


2012大选,是奥巴马击退罗姆尼而得以连任,与在朝的左翼(而且是相当的左)总统立场相左的右翼大法官们当然都不愿在此时退休。然而,除了前面提到的苏特和福特年间提名的斯蒂文斯大法官(Justice John Paul Stevens)早在奥巴马首任的2009和2010就已引退外,另外两名年纪也已不轻的左翼大法官却并无“提前下班”的意思。尤其是在1993由克林顿提名的金斯伯格大法官,虽然在2013就到了80高龄而且病体缠绵精神不济,却是丝毫没有退位让新的消息。无论立场为何,都须承认,这是极不符合最高法院多年来的惯例的。

当年就读于哈佛与哥伦比亚法学院,积极参加民权与女权运动的金斯伯格,最近宣称要至少再当5年的大法官


在2013~2014期间,民主党仍同时控制着白宫与国会上院,这给予了在朝的左翼大法官颇为理想的窗口来确保继任者出于同一阵营。但是金斯伯格却选择了等待,选择了承担2016大选结果出“意外”的风险 --- 而且如全世界所见,这个风险最终兑现了。


这样的反常背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只能是留给专注这个领域的史家去探究了。不过,有个推测却是可以探讨一下的:倘若,在2013~2014期间,金斯伯格选择了引退,奥巴马最有可能提名的大法官是个啥模样?

这个..... 或许大概..... 是个黑人大法官吧?


此前的2009和2010最高法院出缺之际,奥巴马提名的是一位拉丁裔、一位白人的两位女性。倘若第二任再来一个机会,而且那很可能是任期内最后一个提名大法官的名额了,会提的族裔又会是哪个呢?


这个当说概率颇大的推测,金斯伯格大法官当然也会看得到。


而这,还有坊间普遍认为希拉里必定会在2016当选的推测,是否影响了金斯伯格大法官的判断,就目前而言,也是只有其本人才知道了。


待续..... 


美国右转即将迎来日出时刻 --- 回顾最高法院献给世界的史诗(一)

美国右转即将迎来日出时刻 --- 回顾最高法院献给世界的史诗(二)

美国右转即将迎来日出时刻 --- 回顾最高法院献给世界的史诗(三)

美国右转即将迎来日出时刻 --- 回顾最高法院献给世界的史诗(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