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夹竹”同行

静女文心爱读书2018-12-05 18:48:56

     

  海水退去之后,海边垃圾成山。人类半个世纪扔向大海的垃圾,大自然半天就还给了人类......

         


                   

与“夹竹”同行


                                   李华林

      新闻中叫做山竹的台风,我称作夹竹。

     对夹竹的宣传,真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在人们热切而又耐心的等待与期盼中,她如约而至。而我,恰在此地,索性与夹竹同行。

  安静的坐在窗前,看窗外微风摇摆着花草树木,也看到大地与天空的浑浊。渐渐的她来了,从轻展腰枝到热情奔放,恰如人间的爱情,先让人红脸,再让人红眼。撩骚着我的心田,撩拨着我的心弦,也撩动着我驿动的兴奋。

  风将雨吹成了浓雾,直扑面前的玻璃。在玻璃的阻挡下,瞬间下滑,形成一道道的流水柱。在风煸情的撩骚中,玻璃似乎有一种爆裂感。我动情的看着。听着窗外时而呜咽,时而尖利,时而无奈,千百种不同的风声,像埙,像笛,像古筝.....。

  风裹雨,雨借风。将一地的尘埃洗涤的清新靓丽。风在倾诉,雨在调情。锯般的锐利,将多余的树干树枝或树冠,一锯带过。将我眼前的世界重新整理。“夹竹”裹着雨,将洗涤大地、冲洗大厦高楼、整修树木、修剪花木等,属于她能做到的,有条不紊一气呵成,并且反复审美再重新整理,好一派热闹繁忙的景象。我想帮忙,但又似乎什么也帮不上,只有看着,想着.......

  谁的手将一片片铁皮在空中舞动,如周润发手中的扑克牌。

  观雨听风,欣赏着大自然的风云变幻。突然想起一首曲子《命运交响曲》,随即搜到,戴上耳机。看风,听雨,音乐相伴,左耳丝竹,右耳剑风,眼睛看着眼前不断变幻的世界。美哉,壮哉。

     我愣住了,《命运交响曲》的旋律,与我眼前看到的,听到的一切,在旋律上完全吻合,浑然一体。我动情的摘下耳机,可旋律还在,那是风,是雨,是变动的雨雾,是千百种风声的组合。这就是旋律,是命运交响曲的旋律。我不禁自问,命运交响曲的创作,与夹竹或她的兄弟姐妹的光临有关联。

     薄暮时分,电被刮断,手机电尽,好在我向关注我的朋友早早说过:“夹竹来访,会停电,手机也会不通,但,我是安全的”。漆黑的房间,摸索着拿出一瓶酒,与夹竹同饮,不醉不归,耳边依旧是千百种风声的组合,且饮,好梦留人睡。

     灾难其实不可怕,面对灾难,更可怕的是人类本自的一种心理恐慌,这种恐慌的心理将真正意义上的灾难以几何倍数放大,因一个小小的灾难引起骚乱的例子,在世界上数不胜数。

     人类在自然的面前,没有任何胜利可言,我们那么的需要地球,然而忘记了,地球并不需要人类,你看,菲律宾,你看香港:大海将人类扔向大海的塑料袋、塑料瓶、泡沫、破鞋、烂衣服……以山竹造访的方式,非常完美的还给了人类。

     海水退去过后,海边垃圾成山。人类半个世纪扔向大海的垃圾,自然界半天就还给了人类。“夹竹”台风只是人类应该向自然界支付的利息。台风是一种自然现象,但贪婪的人类,使得全球变暖,使强台风的出现变得频繁,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清晨,外出散步。映入眼帘的是被冲洗干净的大厦,还有那含羞带笑半遮颜的太阳。更有那叹为观止的让风旋成一堆一堆的垃圾......

                                                     2018年9月18日


 

  李华林先生,系渭南高级中学2013届五班李博闻的家长,爱好写作,恬淡自然。台风山竹到来之时,李先生刚好在广东,有感而发,与众分享。(图片来自网络)



敬请关注杨英妮工作坊读写平台
把时间交给阅读

                        主编:杨英妮    

                                副主编:王江贤  石富侠



投稿邮箱:1146760645@qq.com
来稿请附上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