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只悲伤七次

可王颠倒的人生2018-12-05 19:46:41



      传说九尾狐有九条命,每一条都为心爱之人而死。因情生怨,因爱生恨,死而复生的决绝与哀婉,都如庄周梦蝶,亦是痴人说梦矣。所以九尾狐永远属灵,它们的生命永远献祭给爱情。


       假设我的心只够悲伤七次,每一次都鲜血淋漓,筋肉分离。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所有的爱情便都不再精致饱满,不再作为天神的恩赐悬于穹苍之顶接受日月星辰的朝拜和献礼,而是卑微的陷进泥土里,跌进尘埃里,以最不堪最干瘪的一面示人,再接受这一切的轮回注定。


       我倒数我的心脏能够悲伤的次序。七。六。五。四。三。二。一。


       我贪婪地发现,我的心只能悲伤七次。而我向死而生,却永远期待第八次悲伤的降临。


       我热爱悲伤。或者说,我热爱热爱本身。

      我遇见艺术家是在一个很萧瑟的季节,我只记得头顶上还盘旋着几片残破的落叶,艺术家便在这个时刻出现了。他站在离我大概五米远的地方,朝着远方的落日吹响了口哨,这个时候整个秋季的余晖都慷慨的降临在他身上。我狼狈地想,这个男孩子可真他妈帅啊。


       然而我是永远不知道艺术家在想什么的。有一次我终于鼓起勇气,站在离他四米远的地方问他:你是怎么学会吹口哨的啊?


       他挑眉:我并不会吹口哨。


       我试图解释那天我初见他发生过的一切,他听过之后沉吟片刻,终于愿意谨慎的开口:那可能是风刮过发梢的声音。


       阿。原来这位艺术家并不如同我想象的那般不善言辞。相反,他充满智慧,且精通数学。


       “所以你平时都做些什么啊?”

       “什么都做一点儿。画画,写诗,读书,旅游。”他习惯性的挑了挑眉,我却在他热烈的眉宇间听到了我暴烈的心跳声:“更多时候是睡觉。打麻将。”


        原来艺术家也是爱打麻将的。于是我字斟句酌,选择了一个听起来更有内涵的命题:“所以你靠什么赚钱呢?”

        “呵呵,”艺术家好听的尾音终于也飞扬了起来,透着一股子极致的温柔与缠绵:“我从来不缺钱。”


        是啊,艺术家都是不缺钱的,我竟然忘记了这档事。于是我便羞于开口,担心自己再问出什么无知短浅的问题。不过我相信,只要我愿意等,总有一天我也会等到他的问题。果然这一天就这么被我等到了。


       这仍然是一个无比萧瑟的季节,金黄的落叶在我头顶上温柔的盘旋,艺术家就这样不期而至的出现,带着头顶发梢间残留的风。他温柔而又高贵,像一个远道而来的天使,温柔地伫立在离我五米远的地方。不,那可能是四米远,原谅我已经忘记了所有精准的度量衡,他甚至有可能就站在我眼前,因为我分明闻到他温柔的呼吸声。然后他微微启齿,像一株盛放的鸢尾花来宣判我的死期。在我停止呼吸的片刻我终于听到了他的声音,像是从亿万光年前传来的靡靡之音,生动而又单薄,飘摇在整个秋季里:



       “嗨。打麻将吗。三缺一。”


       我终于心满意足的成为了艺术家的牌友。因为我知道,艺术家的那些画,那些曲,那些缠绵而又动人的诗。是不属于我的。

      我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爱上一个无赖。那是一个觥筹交错的舞会,我从叮当作响的酒杯缝隙里捕捉到了绚烂耀眼的霓虹。然后瞬息万落,我逆着光找到这个躲在角落里喝的酩酊大醉的人。


        “我是一个无赖。”他对我的第一句自我介绍是这么开场的。


        “……我是一个学生。”我只好这么答复他。

            

        他似乎对我很有兴趣的样子,于是他当着我的面又开了一瓶香槟:“和我一起喝杯酒吧。”

       

       我不自然的环绕四周,又欲盖弥彰装作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摇骰子吧。干喝多没意思啊。


        我就是这么和这个无赖成为朋友的。


       其实无赖也是个学生,不过他学的专业和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极为不符:电气与自动化。大概他生活中唯一会用到专业知识的场景就是他拿着瓶香槟死乞白赖的找我,像个乞丐一样倚靠在我的寝室门边:


        “喂,你懂不懂做人啊,你不帮我写这篇论文的话,小心我电你。”


       我和无赖就这么相处着,有时候他嫌我太累赘,就对我冷言冷语,我也习以为常;有时候我恼他太浪荡,就把他删除拉黑,永不联系他。


       可是我永远都会败在他死皮赖脸的忠犬笑里。“你别生气了啊,”这句话仿佛是在我耳边对我说:“再坚持一下吧。”


       再坚持一下吧。虽然他永远不肯善罢甘休的放过我,也会永远拒绝我的告白,不过再坚持一下吧。否则他的论文要谁帮他来写呢,这个傻狗。

       我最后一次和他聊天是在一个晴朗的午后,我兴高采烈的告诉他食堂二楼新推出的寿司拼盘和我在大阪吃过的那家有多么像,然后等来了他的秒回:


       “我有女朋友了。”


        哦。这样啊。我面目表情的修改备注,把“傻狗”删掉,打上无赖的本名,然后又仓皇的退出,按下微信下面红色的按钮。这个按钮我也很熟悉了。


        而他仿佛也未卜先知般的预知我下一步的行动,又给我留了这样一段话:


        最后和你说件事吧。

        其实我们刚见那晚。我根本没醉。我杯子里的全是农夫山泉矿泉水。

我和数字先生有一段缠绵悱恻的浪漫爱情故事。他是个工程师,可是我却爱叫他数字先生。因为他见我的第一次是这么搭讪的:


小姐你好。请问你家住几楼?


我便从这一次开始叫他数字先生。他真是我见过最细腻温暖的人,永远会帮我记得我最喜欢的麦当劳单品,也会通宵守夜帮我抢林俊杰的演唱会门票。我每天醒来的时候,床头边都会放着一罐一小时前加热好的牛奶,然后我走到饭桌前,数字先生的便签贴在面包和意面中间:


“必须要吃早餐。把牛奶喝完。”


我和他在一起的这两年里,活活把光明乳业的股价提高了0.1个百分点。


数字先生的工作是个工程师,挺枯燥的一个职业,所以他的人也不算很有趣。有时候我缠着他让他陪我看最新上映的恐怖片,或者是十三亿人都哭了的悲情电影,他都会满口答应,然后趁我捂眼奔逃或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时候打开自己的笔记本检查一个又一个数据,然后恰到好处的把自己的袖子借给我:“有我在呢。你别把鼻涕擤到沙发上了。”


数字先生的工作很忙,所以有时候我会和朋友一起看电影。有一天,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他和数字先生很不一样,很高挑很霸道的一个人,一点儿也不温柔。可是他就是对我很好,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晚上数字先生回来了,看见沙发椅上遗落的那个男生的袜子。他拿着那只灰色的长筒袜神色怪异的盯了我很久,最终把这只袜子丢进了垃圾桶里。


数字先生离开我的那天是在三个月之后了,我和袜子先生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通宵,他甚至答应教我玩高级飞行棋和反着抽烟。我就是在点烟的时候收到了数字先生的消息:


我走了。


我回家的时候,数字先生的所有行李都被搬空的。只剩下饭桌前的一张便条,还有如常的面包和意面:


“吃点早餐吧。”


没有牛奶。

我真的喜欢过一个高中生,我和他还穿了三年的情侣装。就那身又土又挫的校服,成为了我日后最怀念的青春单品。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困倦呆滞的语文课上,我神使鬼差的朝右边轻轻一瞥,就从打盹的间隙里看见了这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嗯,长得不错,我埋下头继续睡。


醒来的时候我差点以为刚刚的一切是一场梦。然后我后桌的女生笑意盈盈的用笔尖戳了戳我的后背,哄笑地对我说:


你知道吗。你右边那列从前往后数第三排男生,他一直在偷拍你睡觉,偷拍了一节课。


我瞬时间竟然丝毫也恼不起来,但又想做些什么来回应后排的嘲弄。于是我一鼓作气的走到了校服男孩的旁边,涨红了脸半天才憋出一句:


“…………你饿了吗。我有辣条。”


眼前的男孩子终于笑弯了腰,言笑晏晏地看着我从抽屉里尴尬的掏出两包辣条,终于在最后一刻善心发作解了我的尴尬:


晚上一起吃饭吧。


校服男孩成为了我一整个高中时期的白月光。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百无聊赖的晚自习透过闪烁昏沉的电灯和轰鸣作响的吊扇,穿过第一张和第二张数学试卷的缝隙,看到他认真冷峻的侧脸,和他好看修长的右手。


有时候他也会抬起眼来,猝不及防的撞上我来不及收回的视线。然后我只好狼狈收场,留下他一个人攥着黑色水笔狡黠无害的笑。


终于有一天,我也不肯规避他毫无防备对上的眼,鼓起所有的勇气朝着他眼睛里的光看去,坚定且热烈的用口型告诉了他四个字:


我。喜。欢。你。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由于我说这四个字的时候太过紧张,导致我的嘴极不自然的瓢了,“喜欢”这两个字说的囫囵吞枣,口型反而是像在说“我shuan你”。


大概是我嘴瓢的样子真的很丑吧,从那以后校服男孩就再也没对我说过一句话。


毕业典礼的那天,我拿着手上厚厚一摞同学的签名,在回神的片刻再次和校服男孩四目相对了。在我视线流转的前一秒,校服男孩终于朝我开口说话了:


“我们拍张照吧。”


校服男孩不知道,这张照片最后还是被我毁了。他走后我攥着那张相机底片,躲在母校绿油油的梧桐下面,哭的像个天底下最大的傻逼。

我很小的时候谈过一场不作数的恋爱,我对那个男孩子甚至都没有什么印象了。不高,不胖,声音好像是我喜欢的类型。


朋友聚会的时候会偶尔聊起初恋,他就永远作为我们插科打诨的对象,成为搪塞我感情史的最佳人选。然后我总是略带一丝尴尬的笑:


那个算什么初恋。不作数的。


是啊,连接吻都没接过,算什么初恋。


不过奇怪的是,自他以后我便再没有什么桃花了。然后我们各自走向不同的人生轨迹,这个人也逐渐成为我qq里的一个永不联系的好友。有时候我甚至都恍然,原来这个是我的初恋啊。


后来我考到别的城市,认识到了一群新朋友。那晚我们兴致极好,一起去包了ktv里最大的一间房,准备彻夜K歌到天亮。


突然有个男生说,点个倒带吧。


我霎时间像被什么击中一样,直勾勾的盯着ktv劣质屏幕里传送出来的mv画面。仿佛是情绪先到位,然后斑驳翻滚的记忆才延迟到来:


这个男生和我的初恋,好像啊。他在ktv给我唱的第一首歌,就是蔡依林的倒带。


那天晚上我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哭的,只记得自己的眼泪好像怎么止也止不住,接下来的歌单不断更迭,可是满脑子浮现的旋律却仍然是这首蔡依林的倒带。我突然就想起来了他请我吃的三块钱的雪糕,我过生日的时候他送我的贺卡,还有第一次牵手的时候我内心涌起的确信与感动——


喜欢的东西不会不喜欢,只会不记得。


至于我第二天在ktv醒来,已经分辨不出来,到底谁才是昨晚那个唱倒带的男生了。



游泳运动员是个完美的人。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缘,是在烈日当空的游泳馆里。


我可能只有七岁还是八岁吧,还在翘首以盼等着即将出炉的烤肠的时候,就被身旁运动员溅起的水花真实的打动了。我第一次感到心跳加速的瞬间,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刻,泡在晒的偏咸的消毒水里。


于是我便悄悄的跟在了游泳运动员的身后,悄悄记下了他胸前挂着的选手牌,记住了他的本名,还跟着他到了他家楼下,目送他一个人迅疾灵巧的上楼。我数着他上楼的节拍,数到第三次终于听到铁门开门的声音——


啊。你住在四楼啊。


当晚我还吃了他家楼下那家远近闻名的牛肉面。特别好吃,就是没钱,还被慈眉善目的老板娘数落了一番,打给下班回家的爸爸让他来赎我回家。


从那天起我就忘不了他的名字,就这么傻傻的记了十年。


我后来偷偷打听到,他的运动员生涯并不顺利,进了县队也没有打出什么好成绩,过两年就被父母接回家继续上学了。考了一个不出名的大学,以后应该会当一名英语老师。


我养你啊。我偷偷的想。就凭你在我身边游过的那一个瞬间,我养你啊。


终于,我再次如愿以偿的见到了这个游泳运动员。去驾校报名的第一天,我听见我的教练喊出了让我心动了十年的名字:


李华,在吗。李华是哪位,来了没有?准备科目一考试了。


我抬眼望去,人群中一个瘦削的背影站了起来。他甚至从我身旁走了过去,我在一个绝佳的位置目睹了他单薄的单眼皮,干燥的皮肤和开裂的嘴。他低头交了表,一溜烟钻进了考场。


那一瞬间我心中唯一想着的,就是推荐他用一下RAY的金色面膜。补水的。


我再也没有提起这个人,也再也没有去过他家楼下吃那家远近闻名的牛肉面了。因为那家牛肉面其实不好吃,涩涩的,像是老鼠肉。


但是,我的心,依旧为你悲伤了一次哦。

诗人的最后一次悲伤,给了诗人。


他一点儿也不敢挥霍自己的悲伤了,因为他知道,一个人的心是只悲伤七次的。他怀揣着自己血淋淋的心,踌躇不前,怅然若失。


他不敢前行,也不敢后退。他畏首畏尾,又自卑怯懦。


但是他始终明白的,他始终明白自己的最后一次悲伤,是会交付给一个完全值得的人的。不管这个人在哪里,在何处。他知道,他会好好替他保管这次悲伤的。


诗人的最后一次悲伤。给了一位诗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