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乱坟岗(微小说)

奔跑的迷路人2019-03-04 11:14:44

夜无尘,星无宿。

乔健距家三里之外。深处低洼的乱坟之中,身影斜,欲不能归。

家的周围,肃然无声,鬼静。借一点天光,透过高耸的杨树林向西。

是他摇摆不定,哀号之后,猛然扑于一土坟之上。

“我爱你,你看得见吗?”

“它就像天空的月亮,月亮,一样的皎洁,一样的皎洁,一样的皎洁......”

“还像天上的星,星星,那么多,那么多,那,那么多......”

A坟——“我听见了,乔健,可是你TM傻呀!今天晚上哪有月亮啊!哪有星星啊!你给我滚犊子,换个坟趴着去。”——村霸二楞去年被平头车撞死埋于此处。

乔健耳盲,酒虫妖道劲十足,使之身形扭转大挪移,仰面跌倒另一坟之上。

B坟——“哎,这是干啥!小时候就撞我一跟头,长大了也不让我消停,太重了!起来,起来。”——邻居老王,因老婆漂亮被有钱人勾搭而离婚,长期郁郁寡欢服农药自杀。

“你不该背着我去爱别人......我错了,我应该接受现实去祝福你,可是我怎么能......”

“你怎么就不给我一次机会呢?我想过......”

C坟——“孩子,你要啥机会呀!你和赵家小明是同性恋,国家不允许,你哭爹喊娘的是不是张家小亮啊?一样,国家也不允许。”——空巢李老倔头含泪病逝的时候,他两儿刚好组团坐上出国旅游的飞机。

“谁,谁在说话,TM的,不要吓唬我!”

“老子有,有神经病......杀人不偿命......”

D坟——“谁没神经病啊!你看看躺下来的,哪个没神经病!是谁,是鬼呀!在告诉你死了没地方埋。这没地了,城里你也清楚。”——CC城市民慢性胃癌去世,因生前渴望土葬刚好被抠门的女婿偷埋于此。

“谁我也不怕,我乔健,我乔健,什么没见过,鲁阎王牛不?还不是被,被我给喝多了。”

“张小亮,你跑到国外当孙子去吧!”

“赵,赵明明,小亮走的时候你也知道。咱三个的感情 ......”

“我TM是......”

E、F、G......坟——乔健,小乔,健健......


坟里传出的雄性声音络绎不绝。杂草的脖颈处流下汗,一只黄鼠狼放了一个臭屁后消失不见。

几朵开在坟头的野花一年蓬,悄然的低下了头。一群蚂蚁停住脚步,竖起了触角,惶恐着像天要下雨似的。

有个写着姓名姜强的石碑颤抖了几下,倒了下来。

大早出门的乔健,本打算搭邻村胡伟的郊线面包车去C城打工,不料胡伟干私活改了线路,使之扑空。

就与偶遇的几个去做建筑工的村民食杂店门口喝起酒来。骂骂咧咧道:“胡伟这货,拉私活没原则,有了点币子就TM不干人事了。”

店主来凑热闹。乔健道:“郑哥人好,娶的嫂子也好,两姑娘生得美呀!”

店主道:“可别这么说,都去城里打工啦! 也挣不了几个钱,两姐妹商量着去香港。到时候她妈去给做饭,我就和你们天天喝酒对付日子喽!”

一喝到午后,务工村民步行八里外桥西坐车。

乔健多贪了点酒,头晕回走。

不知是酒假,还是过于思念去南方发展并嫁了人的田雪梅,离家不过四五里,竟斜进乱坟,彻夜未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