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人都会幸福的--写给ZD同学

人海阔2021-01-11 12:32:47

那天接到你电话,我还睡得安稳。因为你频繁换号,后来我就懒得存了。
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只要看到来电的号码归属地,听到声音,我当然知道是你。
又或者,我只是习惯了总是你主动联系,对我笑,对我哭。听你或兴奋或疲惫或喜悦或平静。
只不过某一时刻我就是突然很想找到你。
拨打完所有存在你名下的号码,机械得听着机械的女声说“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停机。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是空号”很多遍。QQ头像不闪,留言不回,说说很久没有更新过。
我找不到关于你最近的生活轨迹,折腾一番终于不得不安静。
懒懒的看了一眼屏幕的来电显示,按过接听,复又闭上眼睛,手缩进被子,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
你说文静,我说恩。或许我回复声音哑哑的有很重鼻音吐词不清。
听你讲以后的安排打算,多数因了小时候的影子。我终于慢慢苏醒。
好像回到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你高兴时的眉飞色舞手舞足蹈,你难过时声音哽咽词句断断续续泪水弯弯曲曲爬过你的脸颊。

 

别人上课传字条,我们直接传一数学本,满满的纸页,毕业后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后来你给我写信,我总笑说你的字像小学生的字一笔一划工工整整。
我给你回信,有时候趴在图书馆洒满阳光的桌子上,有时候坐在香樟树下的石椅上。
忽而说起小时候的印象,又讲起对以后的打算,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好像一瞬间突然就长大的样子。
很久以前有看到一句话:“人不是慢慢变老的,而是一下子老去的;就像人不是慢慢死去的,而是突然就死亡的。”一直觉得这句话奇奇怪怪的,不过是一句哗众取宠的俏皮话。今天却突然生出一丝赞同。
你马上要开始新的生活,勇敢的人都会幸福的啊。

这一路,我突然想起数学本上最后几页我们聊的话题。
你真是表里如一的好孩子呀,如果我早点领悟,或许就不会气急败坏掷地有声的说那么多自以为懂的傻话。
其实我不懂的,还自以为清醒看得真切。真是搞笑。
想来这是你的性格,没有变。多年以前,你这样说过,多年以后,也真的这样做了。就像无意埋下的伏笔理所当然得发展成结局。

 

--------------------以上写于2013年1月27日-------------------
---------------------我是2018年的分割线---------------------
有次给你发Q消息无人应答,留言也不回。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但是就是突然很想找到你。去你空间找到你弟弟的QQ,申请加好友,通过验证。
我叫了你弟名字,他很快回复:我记得你!怎么了,找我姐有事么?   
我们聊了聊你,他告诉了我你爸爸的手机号。
是啊,我有两个神奇的朋友,她们可以不用手机不用网络,你是其中一个。
我给你爸爸打电话,你爸爸听到我名字亲切又热情地说:噢,是文静啊,ZD在呐,我叫她来接电话。然后就听见电话里你爸爸叫你名字,就好像我们读书时候用家里座机打电话聊天一样。其实好意外你爸爸记得我名字,大概你经常会在家里提起我,所以你爸爸记得,我有去过你家找你玩,所以见过你弟弟。但是这些,都是好多好多年前的事了。
不久之后的某天,突然想起想去你空间逛逛。遍寻列表,找不到你小丸子的头像。搜索列表终于找到,显示“发起临时会话”,才明白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不是好友了。。。顿时百感交集,主要伤心。一直觉得吧,要删好友也提前打声招呼嘛(貌似我干过这种傻事,删人家之前发一句“我要删你了”),至少控诉一下我的罪行让我知道原因啊,一声不吭单删好友,真的伤心。
想不开只好又去打扰你弟:你姐删我好友了?(觉得自己好搞笑,事实摆明删了就是删了咯,我这般追根究底真的是搞笑)
你弟告诉我你弃用那个QQ了(一直觉得自己搞笑,直到这时,终于有点感谢自己的执着,搞笑的执着让我没有就这样心怀嫌隙失去你),而你新用的QQ很久之前我们就是好友,经常他给你发消息你也不回。我给你新的QQ发消息,也拜托你弟弟如果你联系他就帮忙转告我在找你。
后来我们终于又联系到,虽然也只是偶尔联系,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但是没关系啊。
我们不用靠太近,我知道你在就好了。

 

有次接到你电话时我正独自一人夜登衡山,你说你怕黑很少夜晚独自出行,嘱咐我注意安全什么的。回来后写游记,我断章取义叫了一个特别欠揍的名字《你怕的是天黑 我怕的是看不到想看的世界》。你没有评论,在留言板写了长留言回复,你说:我怕的不是天黑,我怕的是有一天不懂你的世界。聊成这样天都没有被我聊死,你大概在心里原谅了我八百次吧。

后来的后来,某次我用手机打字“有点”(you d),九宫格显示的是“zou d”,然后显示的第一个词组是你的名字。你看。

 

前些天写《荣耀日常》,偶然在草稿箱发现一篇未发表的日志,日期竟然是2013年!

如果不是无意翻到日志,如果不是看到这些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