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失事后,我们坠落在荒岛,一个阴谋被拉开...

企业析金2018-12-13 15:48:09

导读;

飞机失事,我和一群空姐降落在荒岛。 没有救援,只有层出不穷的危险和敌人。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这是我的荒岛, 我用勇气和智慧,打造我的世界。 这里,我是王!

1

     “先生,你也是去迪拜啊!”

  我刚坐在飞机舒适的座椅上,旁边的女孩就好奇的问我。

  “嗯,是啊!”

  我随口答应了一句,侧头打量着她,这妹子长得不是那种让人惊艳类型的,单眼皮鼻子不高,但是眼睛大大的很受看,两个浅浅的酒窝,给人很容易亲近的感觉。

  一眼之后,我瞬间对这个女孩起了好感,这绝不是因为她的胸口那里很鼓轮廓很美好,而是她浑身上下的穿戴,都是低调而奢华的。那件香奈儿春装外套,绝壁是马容同款,别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因为之前我的工作就是……

  在我审视的目光下,女孩的俏脸微微一红,略带羞涩的问道:“先生,你去迪拜玩吗?”

  玩……我赌上了全部积蓄,可不是为了去那里玩的。我是为了乞讨而去的!

  我微笑:“不,去做一些国际融资的前期考察工作!”

  女孩平和的笑了笑,这一笑,说明她对于我浮夸出来的这些东西,已经司空见惯,没有半点好奇,她的家世,看起来绝对不简单。

  “先生是从事哪一方面工作的?”旁边一个满脸世故的薄唇女人,听我说的挺牛叉的,两眼冒着桃红小星星,主动加入了我们的讨论。

  我看了看女孩,矜持的说道:“我之前呢,是一家五百强企业的安全顾问,后来感觉公司的发展理念和我不合适,辞职之后,开始在IT行业发展……”

  “能把保安和网管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你也是个人才了!”

  我脸孔涨的通红,愤怒的瞪着旁边冒出来的大长腿空姐,从牙缝里崩出一句话。

  “陈丹青,我要投诉你!”

  这个长相酷似赵丽颖的空姐,故作惊讶的瞪大眼睛:“你的机票钱都是我给的,你居然要投诉我?你的良心呢?吃软饭也要有点底线好吧……”

  说完,她不给我还嘴的机会,瞟了我一眼,得意的转身离开,小蛮腰妖娆摆动,气得我想追上去,在她翘翘的屁股上扇几巴掌。

  陈丹青是我表姐,但也没啥血缘关系,我们这个家族太大了,她和我八竿子都绕不到一个祖宗上,不过我们的父母关系特别好,从小我和她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

  我们俩从小就不对眼,见面就掐,但是刚才她说的话,每一句都没错。

  我当过兵,复原后在一家顶级会所当了保安,被开除了,去了网吧当网管,又被开了。快吃土的时候,我在网上看了一个新闻,说在迪拜乞讨,一天都能弄个千数美金的,就动了心思。

  正好陈丹青是飞这条线的,一咨询她,她给我买了票,说这事她得支持,因为我终于不再祸害祖国了。就这样,我混上了这架开往迪拜的飞机。

  陈丹青走了,旁边两个女人都脸色古怪的看着我,我老脸一红,心说这算特么把脸丢到九霄云外了。

  尴尬之下,我把头转向窗外,忽然看见一团浓密的黑烟从窗外飘过。

  握草,这什么情况这是……我心里一哆嗦,站起来指着舷窗外大喊:“烟……烟……”

  我的话还没说完,飞机剧烈的抖动起来,我的身体猛地后仰,然后就感觉到那种飞速下坠的重力感,让我一屁股坐了回去。

  前面忽然亮了,那是机舱被撕开了一条口子,一阵强风狂猛的吹进来,几个靠近口子的乘客被强大的气流吸引,尖叫着飞出了机舱。

  “啊……上帝……”

  “雪特……”

  各种惊慌的喊叫,机舱里面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机身上的口子越来越大,碎玻璃渣,金属块什么的到处乱飞,刚才那个薄嘴唇女人,就在我眼前,被一块金属碎片,刺进了胸口……

  飞机左右摇摆的越来越厉害,我被转的头晕目眩,忽然身体的角度一变,我的脑袋重重撞在前面的座椅上,眼前一黑,我失去了意识。

  我是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的,迷迷糊糊的,觉得怀里抱着什么东西,软软的,很舒服。

  我睁开眼睛,近在咫尺的是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女孩,她八爪鱼一样缠着我,紧紧闭着眼睛,俏脸上精致的妆容全没了,惨白的脸色,看上去楚楚可怜。

  我动弹了一下,她毫无意识的把我抱得更紧了,小猫一样把头往外身体里面缩了缩。她那一对傲视群论的肉球,顶在我的胸口上,让我脑子有点乱。

  哗哗的海浪声,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我和她躺在一片松软的沙滩上,周围乱七八糟的狼藉一片。

  有飞机散碎的碎片,还有一些躺着一动不动的人,一个浪潮拍过来,卷走了一些碎片和人体,又留下了一些人体和碎片,周而复始。

  这是……哪里?荒岛……

  我拼命回忆着,飞机失事的一刹那,在脑子里勾勒还原出来。

  握草!劳资真特么命大,从万丈高空掉下来都没挂了!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吧嗒一口,亲在女孩的脸上。

  谁知道就在这一刻,女孩张开了眼睛,愣愣的看着我,片刻之后,她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啊!流氓!”

  可是回应她的,除了呼呼的海风,就是我无奈的苦笑。

  “不要叫了,你要真能把警察叫来,我坐牢都愿意!”

  女孩惶恐的四下看看,看到那些尸体,她双手揪着头发,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我用力一扑,把她扑到在地上,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女孩呜呜的挣扎着,我们的身体不停摩擦,我感觉自己有点不良反应了。

  她也察觉到我身体的变化,惊恐的瞪大眼睛,眼里的泪水溢满了眼眶。

  “第一,现在我们在一个荒岛上,有没有淡水还不好说,你把嗓子叫干了,没法补水。第二,这里一切都是未知的,万一被你的叫声引来野生的狼和老虎,我们会死的很惨。所以,不许再叫了!懂了?懂了我再放开你。”

  女孩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挺不甘心的点了点头。我这才翻身松开了她,心里还挺遗憾的,你咋这么听话啊!

  我把她拉起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眼里又开始流泪,抽哒哒的说道:“安琪!”

  “嗯,我叫陈博,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罩着的人了!只要你听话,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可是,这岛上还有别人吗?”

  安琪这句话把我逗乐了,这妹子是有多萌啊!听不出我的玩笑啊!

2

    “陈博?”

  忽然响起的呼喊,让我菊花一紧,我看到荒岛的树丛里面,钻出两个女人,身材高挑的那个,正是我的表姐陈丹青。

  我嘴唇抽了抽,想叫她的名字,可是胸口堵得慌,嗓子硬硬的,叫不出来。

  陈丹青的身后,刷刷刷的不断出现着人,男女老少都有,有不少人,我有点明白了,原来幸存者不是只有我和安琪,我们两个算是被冲到荒岛比较晚的。

  “我们的幸存者,一共有二十八个,男人七个,女人二十一个。我想,我们现在最需要解决三件事!”

  “第一,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第二,能不能等到救援!第三,我们能不能活着等到救援!”

  说话的男人身材高大强壮,他叫古蔺,是飞机副驾驶员,也是驾驶舱里面唯一幸存的,据他所说,当时最危急的关头,就是他修正了一下飞机降落的方向,飞机才降落到了大海上,大家才保住了性命。

  所以在我没有醒来之前,他已经被大部分人当成了暂时的领袖。

  “我们在什么位置,你不知道吗?这是你应该对我们解释的!飞机到底怎么回事?”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愤愤的说道。

  古蔺冲这个男人笑了笑,忽然出手,狠狠一拳打在这个男人的肚子上。

  中年男人疼的大叫一声,捂着肚子弯下了腰,古蔺正好在这个时候抬起了膝盖,撞在这个中年男人的下巴上。

  中年男人仰面栽倒,被古蔺伸出脚踏在胸口上,无力的挣扎了几下,昏过去了。

  古蔺笑眯眯的环视大家,温和的说道:“现在,我们处于最艰险的境地,要想活下去,队伍里只能有一个声音,大家同意我的看法吗?”

  人群沉默着,毫无疑问,古蔺刚才的作为让大家有点反感,不过这个时候,似乎真的需要这种铁腕性格的人,才能hold的住场面吧。

  很快,有人点了头,承认古蔺的首领地位。

  人在茫然无措的时候,很容易从众的,越来越多的人同意了,安琪咬着嘴唇,正要表示同意,我紧紧拉住了她的手腕。

  “陈丹青,过来!”

  我冲表姐招招手,她白了我一眼,不过还是走过来,站在了我的身边。

  古蔺眯起眼睛盯着我,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这位兄弟,你有不同意见吗?”

  我懒洋洋的笑笑:“我这人比较没安全感,我始终认为,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样的话,就算死了,也不会后悔吧!”

  “嗯!”古蔺和我目光相对,彼此对视了十几秒,他飞快的转开目光,看向别人:“还有和他一样想法的吗?”

  “我和丹青在一起!”

  有个穿着空姐服装的女孩,站出来,来到我们的身旁。

  我带着他们走向海滩,在路上,简单的认识了一下。

  这个小集团,除了我和表姐陈丹青,富家女孩安琪,另外那个是陈丹青的闺蜜,空姐萧宁儿。

  她们比我们早来到荒岛一段时间,清醒之后,被古蔺带着,去荒岛里面探询,看看有没有出路,刚走了一段时间,忽然听到安琪的尖叫,就一起回来了。

  安琪问我,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人多才能力量大嘛!

  我笑了笑:“因为古蔺是个傻B,醒来的第一件事,应该是收集物资,而不是跑去探路!”

  “收集物资?”安琪疑惑的看着我。

  “对!”我试探着下了海,抓住一块飞机的碎片,远远的扔在沙滩上。

  “这个有什么用啊!”安琪真是个好奇宝宝,跑过去打量着那块碎片,左看右看的。

  我板起脸,严肃的说道:“从现在开始到救援来到之前,我们的队伍不养闲人,想要有吃有喝的活下去,我们每个人都要付出自己的努力,现在,都下来和我捞东西!”

  陈丹青第一个下了海,和我一起,在海水里面,打捞大海中乱七八糟的东西。

  萧宁儿也下来了,我告诉她们,尽量多打捞金属的东西,因为金属的冶炼,是原始社会过度了很久才出现的,我们不可能有这个条件去实现。

  看到我们的行动,古蔺他们也醒过味来了,他带着人跑过来,也开始打捞海水里的东西。

  他们人多,而且可能古蔺吩咐了什么,故意把我们包围了起来,只要我们一伸手,他们就下手去抢。我眼睁睁看着,有一大包饼干被他们从萧宁儿手边抢走。

  陈丹青气的要骂人,被我拉住了。

  我看了一眼远方,说差不多了,再不走,就该出事了。

  我们四个回到岸上,我让她们把收集来的东西往远处搬,我自己来到岸边的死尸前,开始清理尸体。

  我所谓的清理,是彻底的清理,每个尸体的衣服,都会被我扒下来,身上所有的零碎,腰带,钱包之类的,全都被我留下,然后只穿着内裤的尸体,会被我拖进大海。

  对于我这种行为,古蔺那边开始冷嘲热讽起来,陈丹青她们,捂着脸或者转过头,似乎也为我而羞愧。

  我知道,这些人进入角色比较慢,他们并不清楚,现在这种环境,生存才是第一位的,脸皮完全没有半点作用。

  不急,过了三天之后,或者用不了那么久,要是找不到吃的,他们连死人都敢吃……但我才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呢!

  所有的尸体都被我丢进了大海,我拖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走向他们,三个女孩脸色都有点不太好看,没人搭理我。

  “如果不把尸体扔进大海的话,他们会腐烂,污染沙滩和空气,我们会染上瘟疫,这里缺医少药,等待我们的只有死亡。而且人都死了,这些东西留在他们身上也没什么作用了,却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活下去!这是我的解释!”

  我低沉的说了几句,脸上是无懈可击的真诚,几个女孩子对视了一眼,除了安琪,其他两人都默默的点了点头。

  其实,我只说了一个原因,还有几点心思,我没说出来,我把尸体丢下海,除了避免瘟疫之外,也是怕尸体会成为古蔺他们的食物。还有一点,就是希望附近的鱼虾能被引来。

  钓鱼的人都懂什么叫打窝子,这些尸体,就是我打的窝子。

  我们正说着,那边忽然传来了惊叫,原来是涨潮了,古蔺他们那边,被海水卷走了两个人。

  这就是贪心不足,又不懂得观察的下场。

  三个女孩子看着被卷走的人在海浪里挣扎,脸上都露出惨然的表情,我则仰起头,细细打量着荒岛。

  “走吧,我们要找个家安顿一下了!”

  “家……”我的话让三个女孩子迷茫了一下,脸上都露出几分伤感。

  “吾心安处就是家!”我呵呵笑了几声,眼神变得无比锐利,盯着她们:“你们记住!能让我们舒舒服服睡觉吃饭的地方,就叫做家!”

  她们做不到我这样的没心没肺,满脸惆怅着跟随我,在荒岛里面游荡起来。

  这荒岛面积很大,我并不敢太往里面走,因为目前手无寸铁,万一有什么未知的危险,我没有应对的能力。

  在部队的时候,我的野外生存考核,一直都是满分,所以我才有这个底气,不和更多的人在一起。

  虽然有人多力量大这句话,但人多了,也就意味着情况更加的复杂,责任更加的繁琐。

  按照以前所学过的东西,关于野外生存时候,如何选择合适的宿营地,最理想的地方,应该是靠近水源的。

  不过这附近并没有太符合条件的地方,所以我退而求其次,找到一个背风的地方。

  这个荒岛具有典型的亚热带气候,在这春夏之交的时候,并不显得寒冷,但是我考虑到,这里近海,到了晚上,海风一定很大。

  大风会迅速带走人体的热量,同时会让点火做饭变得困难,所以我选择了一块高高岩石的下面搭建帐篷。

  我把捡来的一块飞机残骸,加上一个木柄,磨制成了一把并不规则的斧子,砍了一些树枝,把捡来的牛仔裤撕成绳索,绑了一个很简单的人字顶小窝棚。

  这窝棚实在小的可怜,我们四个钻进去,都有点装不下了。

  李丹青狐疑的问我,为什么要弄这么小,是不是故意想占她们便宜。

  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告诉她窝棚小了,海风的阻尼系数就小,很难被冲垮。而且夜里会很冷,我们挤在一起,可以有效的抵御寒冷,更重要的一点,这样的小窝棚,比较容易防护毒蛇和猛兽。

  看我振振有词的,李丹青闭上了嘴巴。

  别看窝棚不大,可是搭建起来也挺费劲的,忙完了这一切,天已经黑了下来。

  我们静默相对之后,咕噜噜的声音响起来,安琪不好意思的捂住肚子,低头找地缝想钻进去。

  算起来,我们也在这荒岛折腾了半天了,像她这种富家女,平时运动少吃的少,确实也应该挺饿的了。

  “我们能找到吃的吗?”萧宁儿看样子也饿的的不行了。

  “当然可以!”

  我肯定的点点头,三个女孩的脸上,刚露出点笑容,我继续说道:“但是今晚肯定不去找了,先想办法弄点淡水喝!人没有食物,可以勉强维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水,三天都够呛能撑下去。”

  “水……不也要去找吗?”安琪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估计是想让我顺便找点吃的,却不好意思说。

  “水可以自己制造!”

  我出去捡了一些干燥的草和枯死的树枝,拿出一条鞋带,很轻松的用钻木取火的办法燃起了火堆。

  熊熊火光燃起来的那一刻,我们每个人的脸孔都映的红红的,虽然升腾的烟气有点呛眼睛,可是我们还是一起欢呼起来。

  荒岛上的夜之篝火,足以让任何一个矜持的人放开心怀吧!

  “水……怎么制造啊?”安琪咽了口唾沫问我,估计她确实饿的很厉害了。

  “水的问题,很好说的!”我眯起眼睛,淡淡的说道:“但是现在,我们要先保护我们的财物!”

  “保护财物?”安琪诧异的看着我。

  我但笑不语,望着朦胧暮色中的身影,没过一会,古蔺带着四个男人,来到我们的面前。

  “不错嘛!这么快就把火堆升起来了!”古蔺笑眯眯的冲我翘起大拇指。

  “还好!”我背着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古蔺呵呵干笑了两声:“正好,借个火!”

  他身后的两个男人,一人拿着一个缠着布条的简易火把,一言不发的走上来。

  我横跨一步,挡在火堆前面,背在背后的手,伸了出来,手里紧紧握着那把简易的斧子,干脆的吐出两个字:“不借!”

  古蔺一愣,皱眉说道:“兄弟,大家怎么说也算是同病相怜,你这样,有点太自私了吧!”

  “我自私?”我哈哈笑了起来:“你们五个人一起来借火,打的什么心思,不用我说吧!你先把嘴角的饼干渣擦干净,再来说我自私吧!”

  古蔺下意识的擦了擦嘴,看到我讥讽的笑容,他立刻明白我在调侃他,他气愤的盯着我,脸色阴晴不定。

  我知道他的想法,他在估量我们双方的战力比,他之所以带着四个男人过来,就是打算软的不行来硬的,从他出手殴打中年男人开始,我已经看穿了他骨子里的掌控欲。

  他和我一样,都是冷静理智的性格,是最合适做首领的人选,但是很遗憾,一山,不能容二虎!

  我脚尖一挑,一根树枝飞入我的手中,我一挥斧子,树枝应声而断,我不言不语,静默的看着他。

  古蔺眼神闪烁了一下,冷冷说道:“好,不借就不借!总有你后悔的那天!”

  说完,他带着四个男人转身离开,我冲着他的背影喊道:“想要火种的话,用饼干来换!”

  古蔺闷哼一声,没有回头,扬长而去。

  “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毕竟……”安琪期期艾艾的看着我。

  “他们吃饼干的时候,可没想到大家是同病相怜的!”陈丹青冷笑:“古蔺这人……哼……”

  看到大家意见一致,安琪不再纠结这件事,可怜巴巴的看着我:“那个……现在可以弄点水喝了吗?”

  “不急!”我淡定微笑:“他们大概很快就会把饼干送过来了!”

3

    陈丹青皱眉:“你那么确定,他们会拿饼干来换?我看你刚才把火弄起来,似乎很简单啊!他们应该也可以的!”

  我呵呵两声道:“陈丹青,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你用我刚才的办法把火升起来!”

  陈丹青俏脸一红,正要啐我几句,我冲她眨了眨眼,她这才发现,古蔺掩着夜色走了过来。

  “大家一起流落在荒岛上,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的!”古蔺笑眯眯的把七八片饼干举在手中,另只手拿着简易火把晃了晃。

  我和他对视一眼,虚伪的笑了:“哈哈,是啊,下次可不要这么见外了!”

  古蔺用饼干换了火种,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静静的看着我,好一会,他开口很认真的说道:“我想了很久,才明白你为什么把尸体都扔下海,你是个很厉害的家伙!”

  我望着他,明灭的火把把他的脸映照的阴晴不定,我也挺真诚的开口:“你这么快就回来换东西,也出乎了我的意外,我想,在荒岛上短暂的相处还好,若是时间长了……”

  “但愿不要!”古蔺斩钉截铁的打断了我,眼里有锋芒闪了一下。

  他执着火把转身离开,几个女孩一头雾水的看着我,我低头思考了一下,说道:“刚才古蔺来借火,我把他气走了,心里就开始默数,如果他在五分钟之内回来,这人就很可怕了,没想到他三分钟就回来啦!”

  我知道她们听不懂,继续说道:“平时我们想用到火的时候,只需要按下打火机,或者旋开煤气开关,可这里是荒岛,火种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可是你刚才……”

  安琪忽闪着大眼睛,我低头摆弄一块飞机的残骸:“这正是我要和你们说的,很多事情,别人做起来容易,自己做,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有的木头坚硬,有的松软,有的纹理细密,有的粗糙,你知道选什么样的木头?还有引火时候,其他木材的摆放,关于风向,这些都是取火的必要因素。他不懂这些,所以不可能取到火!”

  “不过这个人也算是很有决断了,他现在最在意的,就是他在队伍中的威信,一次次的失败,会打击其他人对他的信心,所以他没有犹豫,马上就来和我们交换!这个人,很难对付!”

  “那你为什么要想着对付他呢?我们流落在这个荒岛上,大家应该同舟共济才对!”萧宁儿问道。

  “你相信古蔺会做到绝对公平吗?”我反问她。

  萧宁儿立刻摇了摇头,展颜说道:“我懂了!”

  “可是我不懂啊!”安琪萌萌的看着我们。

  陈丹青笑着摸了摸她的肩膀:“慢慢你就会懂了!”

  安琪懵懂的左看右看,我正好把飞机的一片残骸敲打成了一个简易的半圆小锅。

  “等我回来!”我拎着小锅走了出去。

  一会,我用这个半圆的小锅,装了海水回来,架在了火上。

  “喝海水?”安琪的小脸皱了起来。

  “蒸馏水!”我把衣服盖在上面,升腾的水蒸气很快浸湿了衣服。

  看到我把湿衣服里的水拧出来,三个女孩子的表情,同时在表达着她们的嫌憎。

  其实我有更干净一些的取水办法,但是我要用这种办法,来潜移默化,让她们尽快适应荒岛的生活。

  海水很快被烤干,挤出来的蒸馏水,也盛满了几个空的矿泉水瓶,因为是从衣服里面挤出来的,颜色稍微有点浑浊。三个女孩子尽管已经渴的嘴唇发干,却谁都没有主动要求喝。

  没关系,一切尽在我的预料之中。我没理会她们,用斧子把小锅底下,那一层白色的结晶刮下来。

  “这就是海盐吧!”安琪眼睛亮亮的看着我,里面的那种光芒,是叫做崇拜吗?

  “嗯!”我点了点头,倒了一点水,把锅涮干净,把所有的蒸馏水倒了进去。

  熊熊的篝火,很快就把蒸馏水烧开了,我迅速把刚才古蔺送来的饼干,扔进了锅子。

  几个女孩目瞪口呆的看着,饼干在锅子里打了几个旋,一点一点的分解,一股奶油和草莓混合的香味,在我们身边弥漫开来。

  我找来一根小树枝,仔细的搅拌,力争让每一个水分子都掺杂着碳水化合物。

  只为了两个字——公平!

  最后做出来的成品,有点像廉价咖啡,灰白色,上面还有一些泡沫。

  “这就是我们的晚餐!”我拿出几个塑料杯子,那是飞机上掉下来的,被我用海水洗刷过。

  我做的饼干粥,连四个杯子都倒不满,但是我做到了公平,每个被子里面的食物,误差都不会超过3毫升。

  “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保证严格分饭制,这样才可以控制所有人的欲望!”我盯着她们三个说道:“我现在做的事情,可能你们不理解,但是我告诉你们,在这里,只有三个字是最重要的!”

  “那就是……活下去!”我拿起饼干粥,小口的喝了起来。

  这粥闻着香气扑鼻,喝起来却有一股怪怪的味道,不过我知道,这很有可能是我们所吃到的,最后一次文明社会所生产的食物!

  陈丹青捧起了塑料杯,喝了一口,皱起眉头,不过还是学着我的样子小口的喝着,并且对萧宁儿举杯示意。

  萧宁儿苦着脸也开始喝,富家女安琪,愁眉苦脸的端起饼干粥,伸出小舌头舔了一口,小脸立刻拧成了包子,转头呸呸呸的开始往地上吐。

  我柔声说道:“如果觉得难喝的话,就不要喝了!”

  “嗯!”安琪萌蠢的点头,正要放下杯子,忽然发现陈丹青和萧宁儿,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安琪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陈丹青叹了口气:“这可是荒岛,不是都市,饿了还能叫外卖,吃了这顿,下一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吃什么……你确定自己不吃?”

  安琪白了我一眼,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最后终于还是喝药一样,捏着鼻子,把饼干粥喝了。

  “喝完就开工吧!”我砍了很多树枝,用斧子把一头削的尖尖的,让她们围着窝棚插了起来。

  这次不用我解释,她们也知道,这些是做警戒用的。

  弄好了这些,我把篝火燃烧后的灰烬,均匀的绕着窝棚撒了一圈,最后添好了足够的木柴,就钻进了窝棚。

  这个小小的窝棚里面,地下铺满了树叶和我们捡来的死人衣服,她们三个坐在里面,已经很拥挤了,我加入之后,四个人的呼吸都能相互喷在脸上。

  “能不能和我们说说你的打算?”安琪问我。

  我疲惫的躺了下去:“已经说过了!”

  “说过了?”安琪瞪大眼睛。

  “活下去!”

  “切!玩什么深沉!”陈丹青撇撇嘴,伸脚踹了我大腿一下。

  我一把捞住她的大长腿,眼睛一下子亮了。

  “差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你松开……”陈丹青用力往回收腿。

  “别闹,我有用!”她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用你的袜子!”

  我抓住空姐制式袜子的顶端,小心的剥了下来。

  十几分钟之后,我两手空空的回来了,她们好奇的问我干嘛去了,我但笑不语,仰头躺了下去。

  别看在她们面前,我表现的坚强而自信,其实我心里也忐忑的厉害,突然就来到这么个陌生荒芜的地方,救援不知道何时才能到来,要说我不害怕是假的。

  现代科学的搜救技术,其实并不是很让人放心,马航都失踪那么久了,现在连根毛都没找到,万一……

  我制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闭上眼睛,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终于如愿以偿的来到了迪拜,在帆船酒店外面,我摆上了我的破碗,把里面一大叠绿色的美金揣进怀里,忽然闻到一阵香味。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白纱蒙面的阿拉伯女郎,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袋子,丢在我的碗里。

  我打开袋子一看,里面是一颗一颗晶莹剔透的钻石,怕不有四五十颗……

  我惊愕的抬头看着她,她伸手轻轻拉开面纱,一张宜嗔宜喜的俏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脸……好熟悉啊!

  我还在思考,她已经弯下腰,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心神迷醉的时候,忽然听到耳边传来歇斯底里的惊叫。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紧紧抱住安琪,她一边拼命的挣扎,一边尖叫。

  难怪,梦里那个阿拉伯女郎,长得那么像她……

  “放开我……你……”

  我指了指一旁,安琪扭头一看,萧宁儿和陈丹青也是抱在一起,我告诉安琪,夜里很冷,拥抱取暖是人类本能的反应。

  安琪红着脸,偷偷瞄了我一眼,我顺着她目光低头一看,难怪她这么激动呢。

  我苦笑:“这能怪我吗……要怪,怪我的名字吧……”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