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美铃诗选 2

一朵花儿红了2018-12-05 16:21:36


金子美铃(1903.4.11—1930.3.10),生于山口县大津郡仙崎村,日本童谣诗人。




 

夜晚,给山、森林、树木,

巢里的鸟、草的叶,

甚至是红色的可爱的花,

都穿上了黑色的睡衣。

但唯独我,不是。

 

夜晚,给山、森林、树木,

巢里的鸟、草的叶,

甚至是红色的可爱的花,

都穿上了黑色的睡衣。

但唯独我,不是。

程璧 

 

 

泥泞

 

后街的泥坑里,

倒映着蓝色的天空;

那遥远、美丽,

而又澄明的天空。

 

后街的泥坑里

倒映着深邃的天空。

程璧 

 

 

当我寂寞的时候

 

当我寂寞的时候

其他人并不知道

 

当我寂寞的时候

朋友在一边笑

 

当我寂寞的时候

妈妈总很温柔

 

当我寂寞的时候

神灵也寂寞

程璧 

 

 

 

花谢了,果熟了;

果落了,叶落了;

那以后,又发芽,

那以后,开花;

 

就这样,重复多少次,

树才能,休息呢。

 

花谢了,果熟了;

果落了,叶落了;

那以后,又发芽,

那以后,开花;

程璧 

 

 

初秋

 

傍晚的凉风吹过来了

这时如果是在乡下

海边的落日

傍晚的凉风吹过来了

这时如果是在乡下

海边的落日

在水色的空中鸣叫着

深山乌鸦也归来了

 

田里的茄子已经被收割了

稻子的花是要开了吧

 

从远处望过去

牵着黑牛回家路上

 

寂寞的、清冷的, 这个村庄啊

只有家、土地和天空

从远处望过去

牵着黑牛回家路上

寂寞的、清冷的, 这个村庄啊

只有家、土地和天空

 

 

外婆的话

 

婆婆从之后再也没有说起,

那些她讲过的故事,

 

其实我是那么喜欢。

“我已经听过啦”,

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

她脸上露出了寂寞的神情。

 

曾经,在婆婆的眼睛里,

映出来草山上,野蔷薇花的模样。

 

我很想念那些故事。

如果她可以再给我讲一次,

讲五次,讲十次,

我都会不出声的,认真听下去。

 

 

房总半岛最南端

 

这条路的尽头

会有大片的森林吧

孤单的那棵树啊

我们去走这条路吧 

 

这路的尽头

会有广阔的大海吧

荷塘里的青蛙啊

我们去走 去走这条路吧 

 

这路的尽头

会有繁华的都会吧

寂寞的稻草人啊

我们去走 去走这条路吧 

 

这条路的尽头

一定会有什么吧

我们一起 一起去吧

我们去走这条路吧 

 

这路的尽头

会有广阔的大海吧

荷塘里的青蛙啊

我们去走 去走这条路吧 

 

这路的尽头

会有繁华的都会吧

寂寞的稻草人啊

我们去走 去走这条路吧 

 

这路的尽头

会有森林吧

孤单的树啊

我们去走 我们去走

去走这条路吧 

 

这路的尽头

会有繁华的都会吧

寂寞的稻草人啊

我们去走 去走这条路吧

 

 

石头

 

昨天, 你把

一个孩子绊倒了,

今天, 又绊倒一匹马。

明天又会是谁呢?

 

石头,躺在

乡村小路上,

一片红色的晚霞里,

你一声不吭。

金重

 

 

海的尽头

 

那里风云涌起,

那里彩虹生根。

 

总有一天 

我会乘船远行,

去海的尽头。

 

海是这样的浩瀚,

太阳落下,

我四周一片黑暗。

 

我会捧起一颗美丽的星星 

就像刚摘下的一粒红枣。

让我们去海的尽头!

金重

 

 

不可思议的事

 

不可思议的事,

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事,

是从黑色云彩里下的雨,

却闪着银色的光。

 

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事,

是吃着绿色桑叶的蚕,

身体却是白色的。

 

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事,

是谁也没碰过的牵牛花,

自己却悄悄开放了。

 

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事,

是问谁谁都说,

那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

为什么,从乌云落下的

是银光闪闪的雨滴?

 

不可思议 ----

蚕变成白色,可它们吃的

却是绿色的桑叶?

 

不可思议 ----

无人拨弄,

葫芦花却在黄昏开放 

 

不可思议 ----

人们笑着回答我: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金重

 

 

春的早晨

 

麻雀们合唱,

天真好 ----

 

睡啊,睡啊,

小睡猫。

 

上眼皮愿意睁开吗?

 ----下眼皮不愿意。

 

睡啊,睡啊

小睡猫。

 金重

 

 

 

  

电灯

各自亮着,

各自画下

影子。

小镇

布满精致的条纹。

 

在明亮的条纹上,

三五个人,

穿着夏日的和服。

在黯淡的条纹上,

看不见的地方,

秋隐藏着。  

金重

 

 

星星和蒲公英 

 

在深蓝色的天空里

如同海底的鹅卵石

它们躺在水中,直到黑暗来临……

星星,在白日无法看到。

你看不到,它们依旧在那里。

事物看不到也都在那里。

 

花瓣飘落,枯萎的蒲公英

躲在屋顶的灰瓦缝隙中

静静等候春天的到来……

它们强壮的根,没人看得见。

你看不到,它们依旧在那里。

事物看不到也都在那里。

金重

 

 

星星和蒲公英

 

蓝蓝的天空深不见底

星星就像海里的小石头,

沉静着直到夜晚来临,

白天的星星 我们用眼睛看不见。

 

看不见它却在那里,

有的东西我们看不见。

 

干枯散落的蒲公英,

默默躲在瓦缝里,

直到春天来临,

它那强健的根 我们用眼睛看不见。

 

看不见它却在那里,

有的东西我们看不见。

 

 

那是回音在回答我吗?

 

当我说:我们玩吧,

它说:我们玩吧。

 

当我说:傻瓜!

它说:傻瓜!

 

当我说:不玩了,

它说:不玩了。

 

再后来,时光流逝

我的孤独长大。

 

当我说原谅我吧,

它说原谅我吧。

 

那是回音在回答我吗?

不是啊。它就是我们之间的

每一个人。

 金重

 

 

当我孤独

 

当我孤独,

陌生的人们,不知道。

 

当我孤独,

朋友们,都在欢笑。

 

当我孤独,

我的母亲,变得温柔。

 

当我孤独,

佛,也孤独。

金重

 

 

铃,鸟,和我 

 

无论我怎样伸张双臂

也无法飞翔,

但一只飞鸟,你无法像我

能在地面奔跑。

 

虽然我前后摇摆身体

弄不出什么美妙的声响,

但叮叮响的铜铃, 你无法像我

能唱出这么多的歌谣。

 

铜铃,飞鸟,还有我,

各自不同,却都美好。

金重

 

 

我和小鸟和铃

 

我即使张开双手

也不能向空中飞起一点点

可是能飞的小鸟却不能像我一样

在地上快快跑

 

我就是晃动我的身体

也发不出美妙的音

可是那鸣唱的铃却不像我一样

知道好多好多的歌谣

 

铃、小鸟、还有我

大家不一样大家一样好

美空

 

 

我和小鸟和铃铛

 

我伸展双臂

也不能在天空飞翔

会飞的小鸟却不能像我

在地上快快地奔跑

 

我摇摆身体

也摇不出好听的声响

会响的铃铛却不能像我

会唱好多好多的歌。

 

铃铛、小鸟、还有我

我们不一样,我们都很棒。

 

 

鱼的春天 

 

海草吐出新芽。

海水一片碧绿。

 

天空里,一定也是春的国度。

偷看一下,眼花缭乱。

 

飞鱼叔叔掠过天空,

洒下一片光辉。

 

快来呀,咱们藏猫猫,

藏到嫩海草的影子里。

 金重

 

   

花的灵魂 

 

花朵凋谢,

她们的灵魂复生,

她们的每一个,

在佛的花园里。

 

我要告诉大家

花儿有多好:

当太阳向她们召唤,

嗒嗒!她们就开放,

露出甜美的微笑,

叫蝴蝶吸吮琼浆,

把花香献给所有的人。

 

当风说:快跟我来!

她们弯一下腰,

就随风而去。

 

当我们过家家,

她们愿意用身体

乔装成一桌野餐。

金重

 

 

一只蜜蜂,一个神 

 

蜜蜂在花里,

花在花园里,

花园在土墙里,

土墙在小镇里,

小镇在日本国里,

日本国在世界里,

世界在神里。

 

然后,然后呢,神就在

这个小蜜蜂里。

 金重

 

 

吵架之后 

 

吵完就变成一个人了,

一个人在家里。

这榻榻米上

好孤独。

 

根本不是我的错啊!

是她找茬吵架的!

可是...可是

我还是觉得孤独。

 

还有我的布娃娃,

它今天怎么也孤独呢?

抱抱吧,可是

我还是觉得孤独。

 

杏花,三三两两

从空中飘落。

这榻榻米上

好孤独。

金重

 

 

护城河边 

 

看到她在河边。

她看河,根本不理我。

 

昨天我们吵架。

今天我却想她。

 

脸上做出笑容给她。

可她还是看河。

 

刚才笑容收不回来,

现在泪水停不下来。

 

快跑呀拼命跑,

直到把卵石跑成丝绸。

金重

 

 

邻居的孩子 

 

拨开豆夹,倒出蚕豆,

我听到邻居

在狠狠地骂孩子。

 

去偷看一眼?

不,那样不好。

手里握着一只豆夹

——我这样去看。

手里握着一只豆夹

—— 我又回来了。

 

究竟是

做了什么错事,

邻居的孩子

被狠狠地骂了一顿? 

金重

 

 

 聪明的樱桃 

 

一只聪明透顶的樱桃

在树叶底下自言自语:

"等等!我还是只青果,

你们这些无知的小鸟,

吃我会肚子痛。

藏在这里,我安然无事。

于是它就藏在叶子后面,

鸟儿发现不了它,

太阳也不会将它晒熟。

 

但不久樱桃就熟了,

它在树叶底下自言自语:

等等!我是这树结的果,

这树是老农夫种的。

你们这些可恶的鸟

休想吃到我。

于是农夫背着筐来了,

樱桃藏了起来,

农夫没有摘到。

 

不久走过来两个孩子,

樱桃又自言自语:

等等!他们是两个人

我是一只樱桃,

不能让他俩为我打架。

我安然无事,不会掉在地上。

于是到了半夜它掉在了地上,

 一只黑色大皮鞋

把聪明的樱桃踩个粉碎。

金重

 

 

小牛  

 

一,二,三,四,

站在铁路道口,我们一起数车厢。

五,六,七,八,

第八节装的是小牛。

这些被卖掉的小牛,

要到哪里去?

车厢里没有别的东西。

 

铁路道口,寒冷的晚风

刺痛我们的脸,

我们一起看着那些车厢驶过。

今夜这么多小牛怎么睡觉?

身边没有一个妈妈。

你说这些小牛要去哪里?

它们究竟要去哪里?

 金重

 

  

电灯的光亮 

 

那一天我们班去郊游,

有人在车里唱歌,

老师开心地笑。

 

玻璃后面,

傍晚的空气里,

我看到有东西冒着火花,

像一个就要燃尽的烟火。

噢,是一盏电灯发出的光亮。

 

我仔细看,灯下

是妈妈的脸庞。

 

那天从山里回来,

有人在车里唱歌。

金重

 

 

我忘记的歌

 

青草覆盖的山坡上

野蔷薇开放,

今天我回到这里

想起一首早已遗忘的歌,

那是一首摇篮曲

甜蜜,优美,

却比梦还遥远。

 

如果我还记得

我会唱出声来,

草坡上,就会有一扇门打开,

那是妈妈,站在那里,

真的是她,

就在那一天,

在久远的以前... ...

 

今天我又坐到这草坡上,

今天我又看到大海,

心里默念着:

白金的船,黄金的桨

这里发生了什么?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那首摇篮曲

我已唱不出调子。

 金重

 

 

 

 

停进港湾的船,

岁月已将它们的帆

染得灰黑,

而远离海岸的船

总是洁白,闪亮。

 

远离海岸的那些船

从不驶进港湾,

它们在海与天的界线上

行驶,驶向很远的地方。

 

趁着我还洁白,闪亮

我也要远行!

金重

 

 

天空的后面 

 

天空的后面是什么啊?

 

那块积雨云摇摇头

太阳也说不知道

 

天空的后面

是一个不可思议的

魔幻的世界

那里的山和大海交谈

那里来回走动的人们

是海鸥

 金重